悠悠书盟 > 挚求 > 第43章 惨烈教训记忆深

第43章 惨烈教训记忆深

  几乎出离愤怒的棉纺女工,拼了死命地使劲推搡着想要进入院内,去找领导要说法。说起来,这些棉纺女工都是职业健将业务好手,她们不仅用身体向前冲,还夹杂着用手又掐又拧又抓,简直比九阴白骨抓还要厉害。女人一旦疯狂,谁也抵挡不住。

  这下可苦了柳志宇、刘昊伟和几个顶在最前面的男队员,身上到处传来阵阵剧痛,可又不能打不能骂不能反抗,只好咬牙坚忍着。什么叫新时代的警察,面对劳苦大众普通群众,就要骂不还口,打不还手,逆来顺受,甘当出气筒。

  面对一边倒的情势,市局的值班局长和治安支队孙支队长一看事态变得不好控制,赶紧下令指挥派出所的警察和协警队员全都冲上去支援外面的那些队员。

  派出所的警察和协警队员加起来也有上百号人,齐刷刷地跑到大门口的伸缩门处,想阻止女工冲进来,可这才发现,那些队员是在伸缩门的外面与女工们面对面身贴身硬抗,而他们却在伸缩门的里面待命,这中间隔着高高的伸缩门,他们根本无法翻越过去支援,只好站在伸缩门的里面直瞪眼干着急。

  柳志宇真真切切感觉到天真的塌下来了,上千的美女压顶。他低叹一声,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队员就扮成高个子了,即使个不高也要坚持往上顶,不顶也没办法,身后是伸缩门,没有退路啊!幸好对方都是女人,被掐被拧被抓权当是一种身体按摩享受吧!平时,难得有机会被女人又掐又拧又抓的,柳志宇悲哀地自我安慰了一回。

  “你们让开,把门打开,使劲往里面冲啊!”后面的女工朝前面的女工大声吆喝,唯恐天下不乱。

  “请你们不要激动,事情会解决的,不要动手动脚。”仲达海忍着身上的疼痛,呲咧着嘴劝道。

  仲达海不说不要紧,这么一说完全提醒了那些女工,不动手动脚怎么可能,早已经动上手动上脚了,还在乎继续动手动脚吗?

  “你们快让开,再不让开,我们就抓脸了啊!”冲在前面的女工说到做到,话到手到了,朝着他们的脸上就抓了过去,可是真抓呀。

  漫天飞舞的凤爪,带着股股凛冽的寒风,向他们的脸上狠狠地抓来,他们却毫无办法,想躲都躲不开。这个时候,每个队员互相挎胳膊,根本抽不出手来阻拦那些凤爪,只有努力地向后撤身躲避。

  柳志宇虽然躲过了脸,但脖子躲无可躲,一阵剧烈疼痛传来,眼见一只尖利如刀的凤爪划过了自己的脖子,那儿肯定留下了几道深深的抓痕。

  柳志宇吃痛,转眼一看,张心平更加悲惨,他的脖子不仅被抓伤了,脸上也留下了两道血痕。由此可见那些女工的手指甲有多锋利,都说女人的手指甲很美,是女人值得骄傲的资本,是啊,手指甲绝对是女人最锋利的武器,战无不胜。

  柳志宇不忍再看张心平凄惨的形象,转过头却发现白冰洁已经被棉纺女工围住了,其中有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女工正恶狠狠地瞪着白冰洁,恨不得要吃了白冰洁的样子。她最看不惯别的女人的皮肤比她白,她伸出肥厚的大手猛地抓向白冰洁粉嫩的脸颊。而白冰洁正跟女队友往后看,想要看看怎么退回去,对那个扑面而来的大凤爪毫无察觉。

  “白冰洁!”柳志宇大喊一声,不顾男女有别和文明执勤,奋力一把推开身边的女工,脚下用力,屈膝弹跳,身体腾空而起,像箭一般朝白冰洁冲了过去。他将身体的速度提升至极致,想要扑倒那个皮肤黝黑的中年女工,伸出手臂想要阻挡她那个肥厚的凤爪。

  白冰洁听见柳志宇喊她,转过头看见柳志宇飞扑而来,顿时愣在当场,而皮肤黝黑的中年女工的凤爪几乎就要抓到白冰洁的脸上了。

  柳志宇见此情景顾不得多想,没有再去扑倒那个皮肤黝黑的中年女工,而是直接扑倒在白冰洁的身前,用自己的身体抵挡那个中年女工威猛肥厚的凤爪。他顿时感觉到脖子再次被坚硬锋利的手指甲抓划了一下,那火辣辣的疼痛让他倒吸一口冷气,钻心的疼,实在是疼!

  柳志宇收住身势,稳住身形,忍着脖子的剧痛,将白冰洁搂在身旁,将她推到叶卓然的身边,然后又迅速反身挡住那些想要冲上来的棉纺女工。面对女人的攻击,他要努力保护好女人,这都是女人,为什么差别这么大呢?

  这不是一场决斗,更不是一场角斗,这是一群失业下岗无法生活的棉纺女工在发着心中的怨恨!柳志宇知道自己不能出手,忍受着身体的疼痛,直直站立着,严肃以待,面对着失去情绪控制的棉纺女工,绝对不能再退缩了,那几个女队员根本招架不住这些棉纺女工的撕扯乱打。

  危急时刻,领导英明神武,果断下令指挥,伸缩门又快速打开了,里面的那些之前看闲景的警力带着装备冲了出来,直面迎对棉纺女工。最后,那些女工慢慢向后退去,这才将大门口的形势稳定住。

  白冰洁、叶卓然和其他几个女队员利用空隙,退回到院子里,堪堪躲过这一劫,小心脏吓得那是怦怦直跳,要是美丽的脸庞被抓花了,那以后还怎么活啊。

  而柳志宇他们被那些棉纺女工又抓又打,只能躲避着阻挡着,不能有任何反击还手的动作。这是他们自从参加工作以来,最惨烈最悲壮的一次战役。经此一役,这也成为了他们最黑暗的一天,永记一生的一战,那是一败涂地,毫无反手之力,每一个人都是遍体鳞伤,惨不忍睹。

  最后,事情到底是怎么被控制住的,柳志宇根本不知道,也无法知道,他的眼前全是棉纺女工们狂舞的手臂和凤爪,听到的全是她们的嘶喊和叫骂。虽然她们个个长得漂亮、身材丰满,可他们一点欣赏的想法都没有,他们只想着躲开她们,可是怎么躲都躲不开,无路可退、无处可躲。

  高音喇叭声再次响起来,一个浑厚的男中音开始讲话:“各位棉纺厂的姐妹们,请大家冷静,不要再冲动,这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大家都听我说,我是副市长,跟你们谈话。”

  终于有市里的领导出来谈话了!棉纺女工想要的目的就是这个,有领导重视,问题才有可能解决,既然领导都出面了,那就听他讲讲,讲的好听,暂时不闹,讲的不好听,连他的脸也一起抓。

  这位副市长的魅力还是很大的,刚才冲动之下蛮横冲撞的棉纺女工消停下来,尽管依然有人在大声嚷嚷,也有很多女工瞪着大眼睛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但那抓人的姿势依然保持着。

  这位副市长一看自己的讲话有点效果,赶紧又说道:“市里一定会给你们一个说法,我在这里作出以下承诺三件事,一是暂停棉纺厂改制,二是发放拖欠的工资,三是工作组进驻棉纺厂审查财务,根据审查的情况再做处理,有违法犯罪的依法处理,并对棉纺厂的女工做出合理的安排。请大家不要激动,稳定情绪,解决问题才是你们的目的,如果因为你们的过激行为,触犯了法律,受到了惩罚,那就得不偿失了。请你们一定要保持冷静,市里不会不管你们的。下面,请你们推出五名代表到接待室,我们具体协商,这样好不好!”

  棉纺女工见副市长出面了,听他的三个承诺还算是那么回事,而且还可以继续进行协商,于是情绪渐渐地稳定下来,没有继续再闹。她们也不傻,好女不吃眼前亏,一下子出来这么多警察,那威慑力还是蛮大的,她们可不想因为自己反映问题而被抓进局子里,一旦进了局子里自己就发不出威风来了。

  协商在接待室里进行,上千名女工围在外面叽叽喳喳,不再想要闹进来,也不再跟那些警察较劲,她们可不是来跟警察闹的,其实她们心里还是有点喜欢警察的,如果能够嫁给一个警察,她们即使下岗了也无所谓。

  于是,有好心的棉纺女工笑着慰问那些被抓伤的队员,她们问伤得重不重?感觉疼不疼?其实她们都有点心疼,事后情绪稳定下来,感觉有些于心不忍,当时心里气愤,下手有点狠了,看看他们的脸都被抓花了呢!哎!都怪这手指甲太长了啊,回去一定把手指甲给剪了。她们还说不是故意的,更不是有心的,让他们一定不要往心里去。

  仲达海听着,心里只想哭,他不会往心里去的,他告诉自己这件事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但是,伤痕已经留在身上,那可是永恒的记忆,抹也抹不掉的,女人总是能够让男人记忆一辈子。而仲达海心里只有白冰洁,即使被棉纺女工抓了,也绝对不会去记忆她们,那是噩梦啊!

  “大妈,大姨,大姐姐们,谢谢你们的体贴和安慰,我身上虽然有伤,但是我心里不痛,因为我理解你们,男人甘愿当女人的出气筒,谁让我是男人呢!我,仲达海,顶天立地,男子汉!”仲达海心里不住地嘀咕着,唯有自己安慰自己。

看过《挚求》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