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挚求 > 第58章 正常调查存猫腻

第58章 正常调查存猫腻

  柳志宇、张心平和白冰洁的话,谢俊岚也听明白了,看来开车的并不是今天送钱来的年轻人,而是另有其人,可见那个人很不一般。

  她叹了一口气,自己已经这样了,她不想追究谁的责任,她只想好好养伤,能够得到赔偿就好了。

  谢俊岚心里万般无奈,摊上了这种遭遇,诉说无门,自己受罪,凄然说道:“柳弟弟,我看,这件事就算了吧,只要他们按规定给了赔偿费,我也不想怎么样。”

  “谢姐,这怎么能行?”张心平不由得说道。

  “我听说他们都是小痞子,家里有钱有势的,我一个小小的老百姓惹不起啊!说心里话,对那个仇什么刚,还有那几个小痞子,是不是应该受到法律的惩罚,我并不关心,我也没有那些心思,我只在意的是,我的伤势尽快好起来,我还要支撑这个家啊。”谢俊岚无奈地说道。

  “谢姐,你不要这么想,我们会为你讨回公道。”柳志宇看见谢俊岚这个样子,劝慰道。

  “哎!什么公道不公道的,对我来说有什么意义呢。本来家里经济就拮据,因为我的受伤,工作不能干,工资领不到,生活更是蒙上了一层阴影,家里还有一老一小需要照顾,我现在这个样子,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能得到多一点的赔偿,我就知足了。”谢俊岚哀叹一声,摇了摇头。

  “谢姐,你的心情和想法,我理解,我一定要让他们给予最大的赔偿,先解决治疗费和生活费的问题,其他的事情你就不要多想了,那是我们需要做的,你就放心吧。”柳志宇看出谢俊岚心中的无奈,他也不好再劝她什么,他该怎么做还是要做的。

  “好吧,说实话,幸好他们送来了三万块钱,解了燃眉之急,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我一个弱女子支撑着一个家,我真不敢有太多的奢求。你们也不要太费心思,既然已经这样,我也认命了,他们走的时候说,这三万快钱是先期的治疗费,等我出院后再算清全部的赔偿费用。”谢俊岚说着想起来那个年轻人离开之前说的话。

  “嗯,这事先这样,回头我去交警队问问,最后怎么处理,还是交警部门作出决定。谢姐,你好好休息,我们先回去了。”柳志宇安慰一句,告辞出来。

  张心平跟在柳志宇身后,走在医院的走廊里,对柳志宇说道:“我们现在是不是去交警队看看?”

  柳志宇想了想,摇摇头,说道:“不急,我们考虑考虑再说,仔细想一想下一步该怎么办。”

  “仇少刚既然已经暗中操作这件事,那么我们要想再去惩治他就难了。小痞子顶了包,那三万块钱一定是仇少刚出的,仇少刚家有的是钱,这点钱根本就是毛毛雨。”张心平想起这件事被顶包了,心里很无奈。

  “是,不管这钱是谁出的,对谢姐来说都是及时雨,仇少刚要是一直不闻不问,那才更没有人性,会更让人寒心了。但是,这点钱绝对不行,后续赔偿还要协商,一定要狮子大开口,狠狠咬上仇少刚一口,让他吐吐血才行。”柳志宇恨恨地说道。

  第二天,柳志宇考虑了再三,还是和张心平一起去了交警队,这件事情最终还得找交警,先了解一下调查进展情况,再具体分析该采取什么应对措施。知彼知己,方能百战不殆。只有掌握了对方的动向,才能从容应对不走弯路。

  柳志宇再次找到处理事故的交警,非常客气地询问:“我们想问一问,谢俊岚被撞的事情,现在是什么情况了?”

  交警看着柳志宇和张心平,他不知道他们两个人为什么对这件事如此上心,伤者既不是他们的亲人也不是他们的朋友,可他们俩却是紧盯不舍,因为都是警察,所以耐心解释。

  “哦!那天晚上驾车的人已经找到了,是一个叫贾六子的人,他已经承认了,他说刚学会开车不久,当时精神不集中,看见警察阻拦,他心中害怕,错把油门当成了刹车,慌乱中操控不当撞到了行人,愿意积极赔偿伤者的损失。唉!他不是已经到医院先垫付了三万块钱了吗?”交警说道。

  柳志宇听了交警的情况介绍,皱着眉头说道:“是,他送去了三万块钱。但是,开车的人真的是贾六子吗?你们确实调查清楚了?”

  交警一愣神,他没想到柳志宇会这样问,心里虽然有点反感,但没有表现出来,撇撇嘴笑了笑:“呵呵!当时没有监控,也没有人证实,贾六子都已经承认了,我们还能说不是他开的车吗?”

  交警有交警的说法,这件事情,已经有领导关注,也有人递过话来,交警心中有数,他也不想多事,这种时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一事不如无事。

  “既然驾驶员找到了,那抽血化验的结果怎么样?是酒后驾车还是醉酒驾车?”张心平不再纠缠到底谁是驾驶员,而是问了抽血化验的情况。

  他们知道,交警有交警的难处,毕竟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还是不要再为难他了。仇少刚肯定已经私下做通了各种工作,想要证明仇少刚是驾驶员的难度很大,既然已经有人承认了,那么交警正好省心省力了,才不会再去费心费力的调查,而且有些人也不允许深入调查。

  “这个检测结果已经出来了,贾六子的抽血化验结果是每百毫升血液中的酒精含量七十八毫克,属于酒后驾车,不是醉驾。”交警没有隐瞒,都是干警察的,一查阅鉴定书都知道。

  张心平顿时惊讶不已,万分怀疑,诧异道:“什么?他的抽血化验结果酒精含量只有七十八毫克,正好比八十毫克少了两毫克,怎么可能?绝对不可能!实在太巧了吧!真的是投机取巧了啊!我可是现场看见他们是醉成什么样子的,比一般的醉酒还要严重的多啊。”

  “这个结果就是这样,也不是我化验的,我只认鉴定结论。其实,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对吧?”交警摇摇头,隐晦的笑了笑。

  交警这么说也没错,他们只认手里的鉴定结论,对于鉴定结论有什么问题,他对此概不负责。他的话中的意思也比较明显了,大家都是明白人,有些话不必说的那么清楚。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何谓无知?

  “呵呵!奇怪,是奇了怪了!可是,奇怪才是不奇怪,没有奇怪才奇怪。”柳志宇明白交警话中的意思,问了一句毫无意义的话,“这件事的处理,跟仇少刚还有关系吗?”

  “仇少刚?是谁?”交警面色淡然,故作不知。

  “就是那天晚上,醉酒最厉害,说不是他开的车,闹得最凶的那个小子。”张心平愤愤地说道。

  交警故作恍然,笑道:“哦,你问他呀,驾车的是贾六子,仇少刚没有开车,这件事跟他没有直接关系。无论是依法处罚,还是经济赔偿,所有的责任都是驾车的贾六子承担,不仅要赔偿伤者的治疗费,还要赔偿其他车辆的损失。”

  柳志宇心里清楚了,又问道:“事故责任会怎么确定?”

  交警没有隐瞒:“经过现场勘查,黑色汽车是违章行驶,驾驶员又是酒驾,造成交通事故,致一人受伤,撞坏多辆汽车,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

  “这么说,这件事,只是按照一个普通交通事故处理了?”张心平疑问道。

  “是的,根据调查的情况,就是按照交通事故处理,领导也是这样交代的。”交警点点头,意思说的更明白了。

  交警心里清楚,黑色汽车疯狂行驶的情况没有继续深入调查,那是因为领导已经打过招呼,要求尽快淡化处理,事情到此程度已经不错了,当然这个话他是不会说的。

  柳志宇和张心平得知了这个结果,心里万分无奈,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仇少刚,而最后处理却是贾六子,与仇少刚没有任何关系。

  虽然,这个结果早在预料之中,柳志宇还是忍不住仰天长叹,但也只有感叹的份,他什么都做不了,也改变不了任何事情。

  柳志宇知道,这其中,肯定是仇少刚找到他老子仇金宝,各方面都已经做好了工作。有钱好办事,有钱能办事,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一点不假。至于伤者的赔偿和车辆损失,这些都是小事,钱对他来说就是一个数字而已。

  柳志宇决定不了事故处理结果,但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调查全部证据,虽然没有多大用处,这对他将来当一名侦查员也是一个极好的实践锻炼。所以,柳志宇没有放弃,继续进行调查,这次他是认真的。世界上的事怕就怕“认真”二字,党人就最讲认真,柳志宇也不列外。

  柳志宇把已经收集来的证人证言、证据材料整理好,这是他暗自办理的第一起案子,晚上睡不着的时候会瞎寻思,这比天天去无聊的站岗执勤有意思多了。

  当然,这也不会影响他的考研学习,距离考试的时间还长着呢,柳志宇如是想着。如果他能像叶卓然那样学习,付出艰苦的努力,他的考研成功率应该会大很多了。

  “柳志宇,我真的不敢想象,那个贾六子的抽血化验结果,每百毫升血液中的酒精含量七十八毫克,这里面肯定有门道。”张心平始终不甘心。

  “一定是的,虽然难以让人置信,但也只能接了受。这里面有什么猫腻不是我们可以置喙的,仇少刚他们既然能找到领导说情,也就能找到化验员暗中操作。嗯!对了,交警说,他只认鉴定结论,那么我们就去查查这个鉴定结论,看看除了贾六子之外,仇少刚和那几个小痞子的化验结果是多少。”柳志宇猛然醒悟,如果能查到仇少刚的鉴定结论,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走,我们现在就去。”张心平也是精神一振。

  柳志宇和张心平很快就找到了仇少刚的抽血化验结果,看着鉴定结论,两个人大喜过望。

看过《挚求》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