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挚求 > 第62章 了却所愿心舒坦

第62章 了却所愿心舒坦

  柳志宇从身后又拿出一个厚厚的档案袋,从里面先拿出一份材料,放在桌子上,但没有递给仇少刚:“你看清楚了,这是你的抽血化验报告,每百毫升血液中的酒精含量一百五十八毫克,严重超出醉驾标准,只这一条,就可以让你先到看守所呆上一个月了,等着经过判决后处以拘役,然后再呆上几个月,你想不想这样?”

  “我去!不会吧?”仇少刚忍不住咒骂一声,他一拍茶几,手上一阵疼痛,心里懊悔不已,不由得心想,咋忘了这一茬,这可要了他的小命了!

  之前,仇少刚安排了贾六子顶替他,他自以为没有自己什么事了,便没有把自己的化验结果放在心上,现在看来是棋差一招,真该把自己的抽血化验结果也给改了,就没有现在这种事了。仇少刚默默地寻思,就像柳志宇说的,难道真的要他到看守所呆一个月,甚至时间还要更长,这个打击实在太大了,坚决不能让它发生。

  柳志宇看见仇少刚已经惊愕失色,呵呵一笑:“这仅仅是你醉驾的证据,不光这些,还有呢?”

  “还有?”仇少刚瞪大了眼睛,大脑一阵眩晕,难道一个醉驾还不止吗?

  柳志宇又从档案袋里抽出厚厚一摞材料,材料上密密麻麻全是记录的字迹,但柳志宇没让仇少刚看清楚,严肃地说道:“这些材料,记的都是那天晚上现场群众反映的情况,整个过程记录的非常详细。你是驾驶员,醉酒驾车,违章行车,超限速行驶,明知人行道有那么多人,仍然冲撞人群,撞伤人员后不仅不停车,反而继续逃窜,又冲撞了多辆汽车,要不是你把车撞在树上,你肯定逃之夭夭了,说不定你还要撞伤撞死更多的人,后果有多可怕,根本不敢想象。从你的主观意志和客观行为看,你都够得上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你知道这个罪的处罚最低标准是什么吗?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你是不是很想到监狱里生活几年?”

  “你别开玩笑了,我不懂法,但我不是傻瓜,想骗我,没门!”被柳志宇一阵吓唬,仇少刚心里乱颤,浑身哆嗦,犟着驴头说道。他犹自不信,肯定是柳志宇瞎胡吹,哪会有那么严重。

  “你不懂法不要紧,你可以找一个懂法的问问,我骗你有意思吗?”柳志宇淡淡地笑笑。

  “即使像你说的那样又如何,我还不是一点事没有,那事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仇少刚故作无所谓。

  “那是之前没有认真调查,才作出的处理结果。现在,有了这些证据材料,处理结果就要重新作出了,而且,不仅仅是跟你有关系了,你还要接受法律的严惩。”柳志宇不放松对他的打击。

  “我不信,我爸跟市里的领导是好朋友,还跟公安局的领导是铁哥们,他们不会允许你胡来的,我爸有的是办法,哼!”仇少刚一想到无所不能的老爸,心里又充满了自信,别人会说“我爸是李刚”,他会说“我仇少刚的老爸是仇金元。”

  “是啊!你爸叫仇金元,人际关系很广,势力非常大,在云江几乎没有他办不成的事。但是,在法律面前,在国家面前,你爸根本就不值一提,只要是犯了严重违法犯罪的事,没有人会去帮你说话。即使这件事在云江得不到公正解决,那么还有省里还有国家吧,你爸的能耐大的过上面的领导人吗?我实话告诉你,一旦这些照片和材料公布出去,你就等着坐牢吧!”柳志宇一拍桌子,厉声说道。

  “你别吓我!”仇少刚被柳志宇的动作吓了一跳,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

  “这是事实,不是吓不吓的问题,该怎么做,你自己要想清楚了。”柳志宇收回档案袋,里面的材料是不能给仇少刚看的,这小子报复人的本事可是挺大的。

  “你想要我怎么做,才不会把这些材料公布出去。”仇少刚愣了半响,脑子有点不好使,他知道柳志宇不好对付,但现在被吃得死死的,只能服软。

  “不是我要你怎么做,而是你想好了自己该怎么做,你要自己主动承担责任才行,我可没逼你啊。”柳志宇收好了所有的材料和照片,舒服地坐在椅子上,轻松惬意地微笑着看着仇少刚。

  仇少刚心里暗骂一句,难道这不是逼吗?还有比这个逼人更卑鄙的吗?真是半夜走黑路,碰见柳志宇这个鬼了,厉鬼缠身啊。

  仇少刚不是傻子,反而聪明绝顶的很,他知道柳志宇没有直接把这些照片和材料公布出去,那就是留有余地,今天找他过来,那就是有条件的谈话,否则,柳志宇不会弄这么一出。

  “我脑子笨,想不通透,你给点意见呗!”仇少刚语气软下来,这件事就此打住才行。

  “你笨?不,你很聪明的。当个聪明人,那多好!我别的不多说了,只说一点,你把人家撞伤了,总得给点赔偿吧!”柳志宇不再打马虎眼,很明确的说道。

  “不是已经赔了八万了吗?协议都签完了。”仇少刚一脸懵逼,这是想要钱啊。

  柳志宇摇摇头,手指在仇少刚的眼前晃了晃,说道:“不对,协议是签了,赔了一点钱,但那是贾六子赔的,不是你赔的。你要承担起你的赔偿责任,这样你才能安心,我这也是为你好。”

  仇少刚差点从椅子上站起来,真想狠狠打柳志宇一巴掌,这是为他好吗?这是想狠宰他一顿啊。贾六子赔的钱都是他出的,可是这话又不能说,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自己吞。

  不过,一想到能拿钱消灾,这种方式也能接受,仇少刚长舒一口气:“好吧,我赔钱,赔多少合适?”

  仇少刚这会被柳志宇的气势压迫的几乎喘不过气来,思维根本跟不上他的节奏,总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傻子,任人摆布了。

  柳志宇见仇少刚终于低了头,并明白了他的意思,笑了笑:“贾六子赔了一点钱,你比他可是有钱多了,总不能比他赔的少吧,那样不显得你很掉价吗?”

  “我靠,我服了你了,你竟然拿我跟他比!他算什么东西,他就是一个穷屌丝!”仇少刚高高在上惯了,那几个小痞子哪有资格跟他比,柳志宇戳中了他的自尊心。

  “他当然不能跟你比!他比你差的不是一点半点。”柳志宇点点头,表示对仇少刚的尊重,“贾六子前后赔偿了八万,你也不要比他多太多,多太多了没必要,就赔偿十万吧!”

  “十万!”仇少刚没想到柳志宇狮子大开口,瞪大了眼睛,一脸的惊讶。

  “这点钱,对你来说,连拔根毛都算不上,而对伤者的伤势恢复却很重要。这样做,还显得你有点良心,晚上睡觉也能安心不是。再说了,是钱重要,还是蹲监狱重要,孰轻孰重,你还不明白吗?”柳志宇贴心的安慰仇少刚。

  到底是钱重要还是蹲监狱重要,仇少刚想都不用想,当然是不能去蹲监狱了,钱算什么,不过一张纸而已,他们家有的是钱,用钱来换不用蹲监狱,这是最好的办法,他也是一直这样做的。在他的意识里,钱就是万能的。

  “也是。”仇少刚想想只要不用去蹲监狱,花钱消灾好了,“我赔,但我有个要求,这件事到此为止,你不能再拿这事说事。”

  “一言为定!你的钱一到位,我就把这些照片和材料烧了。我的为人,你还不相信吗?”柳志宇见目的达到,信誓旦旦地保证。

  仇少刚白了柳志宇一眼,心说相信你才怪,真是遇见鬼了,最难缠的鬼,嘴上还是说道:“我给你转账,现在就办好,我心里放不下事。”

  柳志宇把写着银行卡号的纸条递给仇少刚:“记住,不是给我转账,你把钱打到这个卡号上就行了,这是被你撞伤的那个人的银行卡号。”

  仇少刚转完账,心里的石头终于放下了,再也不用害怕去蹲监狱了。如果每天都被柳志宇惦记着,他怎么能睡好觉呢!他拿过手机给柳志宇看了看,然后茶也不喝,转身推门离去,浑身一阵轻松。

  柳志宇终于了却了这个心事,尽管不是依法应当处理的结果,但对谢俊岚来说是最好的结果了。他没有立即离去,而是坐在茶室里慢慢品着茶,之前他从来没有专门到过茶社喝茶,他哪有喝茶的心情啊。

  今天,为了好好教训教导仇少刚一番,他专门找了这家茶社,茶的味道还不错。品一壶好茶,就象品人生一样,有苦有甜,苦尽甘来。人生,就是在品茶中思索,在品茶中感悟,在品茶中成长。一个人的成熟,不表现在获得了多少成就,而是面对那些令人厌恶的人和事,不曲意迎合,淡然置之;更是面对那些作奸犯科的人和事,要迎头痛击,绝不纵容。

  人生如茶,静心以对。清茶入口,回味无穷,柳志宇不由得想起唐代卢仝的《七碗茶歌》:一碗喉吻润,二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惟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蓬莱山,在何处?玉川子乘此清风欲归去。

看过《挚求》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