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挚求 > 第90章 别样春节乐事多

第90章 别样春节乐事多

  春节前的几天,时间过得飞快。因为考研已经结束了,所有人都没有了精神压力,正好趁着春节假期,好好放松放松,度过一个惬意的不一样的春节。

  白冰洁看见叶卓然不停地收拾东西,不知道她是不是准备回家过年,笑着问道:“然然,春节假期怎么安排的?我们到天涯海角去洗海水澡怎么样?”

  “哦!你是想去晒日光浴吧!我可没机会去享受那些,我打算节后去京城,我的高中同学春节不回来,我找她陪我到学校看看,为复试提前做个准备,有备无患嘛。”叶卓然笑道,白冰洁是一个喜欢浪漫的女人。

  “我明白了,心里有自信,心里有底气,考研的事看来确定无疑了。要不,我陪你一起去,我也去京城看看,体验体验京城的感觉。”白冰洁也动了心,春节呆在家里很没意思,还不如出去转转看看。

  “那太好了,正好没有人作伴呢!咱们好好商议商议,把时间和行程定下来。”叶卓然一听白冰洁也想去京城,自然高兴的不得了,有人相伴不会孤单。

  柳志宇在宿舍里已经打好包,随时可以回家过年了,父亲柳国胜的身体一直不是很好,他想回家看看,尽管母亲在电话里没有说,听她的语气有些担心。

  仲达海刚刚回到宿舍,坐在床沿上,满脸的犹豫不决:“柳志宇,我刚才听白冰洁说,她和叶卓然节后想去京城看看。你说,我们是不是跟她们一起,也去京城玩玩啊?”

  “哦!去京城啊,你很想去吗?白冰洁邀请你了吗?”柳志宇转头看着仲达海,真是一个痴情男子啊。

  “我很想去,白冰洁没邀请我,可我想和白冰洁一起去玩嘛!两个美女去京城,也不安全不是,我跟着的话,至少能当个护花使者嘛!”仲达海说了自己的想法,给自己定了任务。

  “你想去就去呗,做事要果断利索,忧郁啥嘛!这可不是你仲达海的样子,怎么了,怕白冰洁跑丢了啊!”刘昊伟看着仲达海郁郁寡欢的样子心里直笑。

  “都是大活人,还能丢了?你以为她们傻啊!能被人贩子拐跑了,给卖到穷山僻壤深山老林里去。”张心平笑道。

  “你还别说,那么多被拐骗的女孩子,大学生不在少数吧!学历高,人聪明,不一定不会被骗,就是因为她们的想法多、有欲求,才更容易被骗。如果没那么多想法,以我为主,不轻易相信别人,就不会那么容易被坏人骗了。”刘昊伟分析一番。

  “你们说的都有理,我更担心白冰洁了,他那么爱慕虚荣,见到京城有钱又帅的富二代,肯定不愿再回来了,还是让她待在家里比较让人放心。不过,我主动说想去,就怕白冰洁不让放我去啊。”仲达海心里顾忌,有些无奈。

  “白冰洁是那种能待在家里的女人吗?嗯,那你还是不要去了,白冰洁眼不见心不烦,你要是去了,像个跟屁虫一样,那不是跟她添堵吗?”刘昊伟直戳仲达海的痛处。

  “这就是做男人的悲哀,仲达海,你让我们说你什么好,你还是不是个男人,竟然为这事纠结,想去就去,去不了就不去,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再强求也白搭。”张心平很是不屑,看仲达海那软哒哒的样子,让人作呕。

  柳志宇对仲达海想要追求白冰洁的心愿非常清楚明白,仲达海是真的喜欢白冰洁,而且那是一种深深的迷恋和眷恋,是他说单相思吧,也不对,白冰洁知道仲达海喜欢她。

  但是,从实际情况看,仲达海还是缺少了那种自信,啥嘴皮子行,来实际行动就犹豫不决,正是因为这样,才无法让白冰洁深刻地感觉到他的那份真心真意,要想打动一个女孩,是需要付出努力的,更需要把握关键的那么一个节点,能够触动白冰洁的内心和灵魂才行。对于相当理智和聪慧的白冰洁来说,一般的男人、一般的举动,是无法打动她的心的。

  “张心平说的对,仲达海,追求女人要用心,不能只凭嘴,你呀!口惠而实不至,这是你最大的缺点,白冰洁最需要什么,你知道吗?”柳志宇摇摇头,对仲达海追求白冰洁并不抱太大的希望,但是也不能打击他,而是要不停地去鼓励他。

  “我怎么能不知道嘛!她最想要的应该就是化妆品了,那些能让她越来越美丽的东西,她都喜欢的。哎!我不是不想给她买化妆品,而是我觉得,她已经足够漂亮了,她要是再漂亮些,我怕守不住啊。”仲达海说出了心底的担心,太漂亮的女人,在外面不让人放心,娶回家当老婆有点顾虑啊。

  刘昊伟忍不住指着仲达海嘲笑道:“仲达海,你确实不像个男人,我怎么觉得你在白冰洁面前总是太软呢,你这么软不拉几的样子,白冰洁能够喜欢你那才怪了,她就是喜欢我,也不会喜欢你的。做男人,要坚硬,懂不懂!”

  “屁!我哪就不像男人了?难道你的能比我的硬了?那才是天大的笑话。我不是不想硬,我是舍不得让白冰洁难受。这叫珍惜,珍惜女人,懂不懂啊,你个处男!”仲达海不屑一顾,彪悍地反击刘昊伟。

  仲达海是怀着郁闷的心情回家过年的,白冰洁最终没有邀请他一起去京城,他也没有厚着脸皮去主动提出来。他的缺点就在于缺乏了主动性,特别是对美女的攻击性。

  他想要追求到白冰洁这个美女,那是需要付出千辛万苦的,就像要经历翻越雪山走过沼泽地一样,可是仲达海并没有这样坚定和坚决的信心。

  一个男人在美女面前,如果没有自信和信心,怎么能够捕获美女的芳心呢。

  当然,喜欢美女是男人的天性,是不是要选择美女当老婆,这并不是男人的唯一需求。

  男人应该找什么样的女人当老婆,其实最好还是找那种“三心”女人当老婆好,一心是自己看着伤心,二心是别人看着恶心,三心是搁哪儿都放心,这样以后的婚姻生活会才更加稳定,这是仲达海思前想后得出的结论,也算是一个颠簸不破的真理了。当然,这是玩笑话,仲达海还是喜欢美女的。

  所以,对于白冰洁,仲达海是真的喜欢并爱着,但是最终是不是追求白冰洁当老婆,他心里没底呀!至少从目前的情况和条件来看,仲达海自认为他自己还不具备娶白冰洁当老婆的资格,他没有钱啊!一百万都没有,怎么能够张嘴说:白冰洁我爱你,你嫁给我吧!那不是痴人说梦嘛。

  仲达海的心情是复杂的,心思是烦乱的,但是,年还是一样要过,而且还要过得好、过得开心。

  红红火火的年味,跟亲人团聚的快乐气氛,很快让仲达海忘掉了心中的烦躁苦闷,他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去思考。所以,对白冰洁的那一腔热情的爱恋,并不是他精神寄托的全部。

  如果一个男人精神上只会考虑一个女人的话,那么这个男人也就彻底的废了,也就是常说的“废男”。仲达海不想当“废男”,他可以当一个“痴男”,但他更想当一个“圣男”,特别是能够当一个高贵富有的“男爵”就最好了。

  仲达海有一个幸福和谐的大家庭,他的爷爷奶奶都健在,身体很硬朗,他的父亲仲文义是家中老大,他还有个二叔叫仲文勇。

  过年了,一大家子人聚在一起过除夕,吃年夜饭,热热闹闹,其乐融融。男人们陪着老人喝酒聊天,女人和孩子们等着看春晚。

  “达海,你当了警察,咱们家的安全保卫工作就交给你了,你可要保护好咱们这个家啊!国家要保护,小家更要保护,咱们家以后绝不再受别人欺负了。”仲文勇一边喝酒,一边跟仲达海调侃。

  “二叔,警察的职责不就是保护一方平安嘛,我要是连自己的家都保护不了,还怎么能去保护别人。这个,我是责无旁贷啊!哈哈!二叔,我看你红光满面,是不是有很高兴的事啊!”仲达海跟二叔开玩笑惯了,看他喜眉笑眼,猜出一定有好事了。

  仲文义稳稳地坐着,不停地给老人夹菜,听见二弟和儿子说笑,便对仲达海说道:“你还不知道吧,你二叔前些日子被提拔为副镇长了,他能不高兴吗?他可是咱们家最大的官了。”

  仲文勇脸色一收,感叹一句:“哎!干了二十多年的革命工作,快退休了才弄个副镇长,说起来有点丢脸啊,可是在乡镇里工作,想提拔干部太难了,特别是咱这样的小百姓。”

  “二叔,祝贺你啊!这样已经不错了,怎么说你也是镇领导了,在镇上也是有头脸的人物了,在村里也没人敢再瞧不起咱家。”仲达海刚知道二叔提拔了,这可是大喜事。

  “当然没人敢瞧不起咱家,还有你爸在呢!达海,你还不知道吧,你爸当村主任了呢。”仲文勇喝了一口酒,大哥的事也是大事。

  “什么?我爸当村主任了,什么时候的事?爸,你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嘛!”仲达海心里很惊奇,父亲这么大年纪了,还能当村主任,不是他不信,而是他疑惑。

看过《挚求》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