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挚求 > 第142章 母子连心爱之切

第142章 母子连心爱之切

  柳志宇习惯了平淡如水的日子,时间从指尖划过还来不及感受,将所有的一切化为绕指柔,又一年新春佳节来到了。柳志宇陪着母亲蒋凤娥坐在沙发上看着春晚,一年一度难得有这样惬意的时刻。

  伴随着春节联欢晚会零点钟声的响起,时光的车轮又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印痕。钟声敲打着柳志宇的心扉,每敲打一下,好似就是一个年轮。

  柳志宇细细想来,自从十八岁考上大学,经过四年省警校的学习,二十二岁毕业分配到云江市公安局特勤机动队,这是他工作之后在家里度过的第三个春节。

  人生苦短,韶华易逝,岁月无情,十六岁的花季早已远去,青春之花在奋斗中盛开,却渐渐地走向了败谢凋零。

  柳志宇真的没有想到,时间会过得这么快,快的让人来不及记得发生过的事情,快的让人来不及思考已走过的人生,每一次呼吸都是潮湿,每一次仰望都是灰色,明知年华终将老去,而站在青春的尾尖静静眺望,盼着风儿不停地微笑,盼着这颗奋斗不止的心永远温暖到老。

  蒋凤娥早就困了,可是她不愿意去睡,她想多跟儿子待一会,想多享受这亲情温馨的感觉。儿子小的时候,是那么的娇小,乖乖地躺在她的怀里,享受着母亲的爱意;而此时她斜靠在儿子的肩上,感受着儿子宽厚的肩膀,儿子已经长了,成为了她的依靠,她的心里很欣慰,他为儿子感到骄傲和自豪。

  父亲柳国胜早已经休息,这段时间写作总结人生,耗费了他太多的脑细胞,舞文弄墨让他的身体吃不消,稀疏的头发愈发的白了,脸上的皱纹愈发的密了。一年的光景,整个人苍老了很多,岁月的沧桑全都刻在了他的脸上,繁深的皱纹就是一幅人生的画卷。

  房间里的暖气温度不低,但柳志宇还是把滑落一旁的毛毯扯了扯,盖在了母亲身上,搂了搂母亲的身子,互相紧贴着取暖,他小时候母亲都是这么温暖他的,他轻声说道:“妈,我爸每天晚上都坚持写东西吗?”

  蒋凤娥挪动了一下子身体,让自己感觉更舒服些,回应道:“是啊,一天不落下。你爸就是一根筋,认准的事非要完成不可,他每天吃完晚饭出去溜跶一圈,回来就去书房,弄他的那个什么总结,每天晚上都将近十一点,我要不是催着他睡觉,还不知道他写到什么时候。你看看,他的身子骨越来越弱了。”

  蒋凤娥劝不住老伴,只能由着他做自己的事情,但看着他那么劳心费神心里又不忍,便向柳志宇诉苦埋怨。

  “我爸就是这那样的人,今天晚上他喝了不少酒,看来他心里高兴啊。我在书房里看见厚厚的一摞纸,那都是他的著作成果吧。呵呵!我爸也能成为一个作家了。”柳志宇笑道。

  “作家?就他?我才不信,给别人讲道理是个行家,要说写东西,就他喝那点墨水,还不如小学生三年级的作文好看。”蒋凤娥对柳国胜的写作能力和水平那是相当的质疑,胸无点墨,也想当作家?

  “呵呵,妈,你不要小瞧了爸,他不是写小说,他是想把自己的工作经验写出来,他怎么想的就怎么写,这才更有实践指导意义,我相信爸,他一定行的。妈,你也要相信他,多给他鼓鼓劲,让他赶紧完工,不能一直这样拖着写不完。妈,你的责任挺大的,既要鼓励他,又要监督他,还要全心全意的照顾他,妈,你辛苦了。”柳志宇握住了蒋凤娥的手,手上满是摺皱,并不光滑,略显粗糙,那是一双日夜操劳饱经风霜的手。就是这双手,让柳志宇感到心里很踏实,感到无比的温暖。

  “我可从来没有扯过他的后腿,每天好吃好喝的伺候着,我已经尽力了。但是,他也太拼命了,根本就不管不顾自己的身体,白天还去警务室,爱管闲事,还生闷气,晚上又不住下。我看他呀,写那个东西比出去耍嘴皮子累多了,背都有些驼了,有必要把自己累成这样吗?”蒋凤娥向柳志宇倾诉。

  她只有两个男人可以倾诉,那个大男人不愿听她唠叨了,她只有向跟前的小男人诉苦,可这个小男人却很少回家,每次回家的时间又那么短暂,她心里有苦有泪,从来没有流露出来过。

  柳志宇笑了笑,他知道父亲的性格,认准的事就一定要做好。母亲也不容易,不仅要操持整个家,还要为老伴的身体担惊受怕。人只要活着,身体健健康康的,比什么都强。

  世上有那么多的事情,想干永远也干不完,如果自己的身体垮了,就什么也干不了了,所以身体健康才是第一位的。

  柳志宇听见柳国胜的阵阵咳嗽声从卧室里传出来,心里紧揪了一下,父亲的身体一直不好,照这样下去不是长法,是要好好劝劝他了。

  柳志宇知道母亲心疼父亲,母亲的爱总是那么深沉而无声,一个女人对家庭的付出,那种爱是无价的全身心的,深情地说道:“妈,你是世上最好的妈妈,也是世上最好的妻子,我和我爸都很感激你,也深深地爱着你,我们是世上最幸福的人,那是因为有了你。妈,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太过操劳,也不要太过优思,只有你好,我们这个家才好。”

  “我哪有那么好呀,还不如你爸有文化,我也帮不了他什么,看他每天绞尽脑汁写写画画,那百般受折磨的样子,我就于心不忍,可我又没有办法。志宇,你爸的血压越来越高了,我劝他好好休息,他把我的话当耳旁风,回头你也劝劝他,决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这心里,一直心慌,就怕他出事。”蒋凤娥无奈地摇摇头,抬手轻轻按抚着自己的心口,她的担心越来越重了。

  “我知道了,妈,我们一起去劝他。你也不要太担心了,幸好他的精神很好,他心里有寄托,每天过得充实,所以他是快乐的。既然他感到快乐,我们就不必阻扰他,给他提供安静的环境,让他不要有压力,一切顺其自然吧。每天晚上十点之前劝他休息睡觉,他的身体应该没有大问题。”柳志宇也劝慰着母亲。

  “我也是这么想啊,可有时候他不听我的,我催他十点睡觉,他却说刚刚有了灵感,我的一句话就把他的灵感赶跑了,还使劲埋怨我一顿,真心为他好,却没落个好。”蒋凤娥心中无奈,说说都是泪。

  柳志宇忍不住笑了,父亲也很有意思,知道自己也会有灵感,笑道:“我爸他,也知道什么是灵感?看来他的进步很大嘛,有点进入作家角色的意思了。写东西就是靠一个灵感,灵感来了,思如泉涌,下笔如行云流水,一发而不可收拾;而没有灵感,搜索枯肠,也一样三纸无驴,更显得江郎才尽。妈,我爸是老来学皮匠,越学越像样了,呵呵!”

  蒋凤娥被柳志宇逗乐了:“咯咯,你说的很形象,你爸就是这个样子,我管不了他,随他去吧。志宇,你的事,怎么样了?”

  蒋凤娥关心完大男人,又开始关心小男人了。当然,小男人的事情,在她的心里比大男人的事情还要重要。

  “啊!我的事?什么事?”柳志宇愣了一下,不知道母亲想问什么。

  “还能是什么事,你找对象的事呗,你剑萍姐没介绍女孩给你认识吗?”蒋凤娥看着柳志宇,眼中充满希望的神采。

  柳志宇找对象的事,她早已经给蒋剑萍说过了,她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蒋剑萍身上,毕竟在市里她根本就不认识人,只能靠蒋剑萍帮着张罗,她也信任蒋剑萍,都是自己的孩子嘛。

  柳志宇知道了母亲想问什么,轻飘飘地说了一句:“哦!那件事啊!还不急。”

  “咋?不急?柳志宇啊,你工作有三年了吧,过了年,你都二十五岁了,该找对象了。别人家像你这么大的孩子,早就结婚了,有的都抱上娃了。”蒋凤娥一听柳志宇不急不躁的样子,一把将柳志宇推到一边,忍不住开始唠叨,心里有点生气了。

  柳志宇没有想到母亲反应这么激烈,笑道:“妈,这个东西不能比的,人与人不同,结婚生子更是不同。我知道你心里急着想抱孙子,但缘分这东西,可遇不可求。萍姐给我说过了,她们学校有几个女孩还未找对象,她正参谋着呢,怎么着也得选一个跟她一样漂亮优秀的女孩吧。”

  “那你还不赶紧见见,拖得时间久了,人家女孩子早就找对象了,还能轮得到你?不行,我得给剑萍打个电话,让她抓紧时间介绍女孩给你认识,不管成不成,先护下一个再说。”蒋凤娥一听,又有了希望,心里非常急切。

  “妈,看你急的,好像我找不到对象似的!女孩子是护着就能护住的吗?我跟萍姐说了,本来我一直在考研究生,不想因为谈恋爱而分神,再说如果我考上了研究生,这边正在跟女孩谈恋爱,那边又要跟人家说拜拜,这不是对人家女孩不负责任吗?”柳志宇解释道。

  其实,柳志宇这只是种借口,他还没有做好谈恋爱找女朋友的准备,毕竟现在的工作生活状态,不是他心中想要的那种激情生活,他自己都觉得不满意,何况新认识的女孩会怎么看他,他不想在别人特别是女朋友面前感觉到抬不起头。

看过《挚求》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