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挚求 > 第154章 虚心请教学司考

第154章 虚心请教学司考

  再说那四个年轻女子坐着出租车迅速逃离,虽然恰巧碰上了警察,这才躲过一劫,但她们心里依然怦怦直跳,心有余悸。

  “咱们怎么这么背运,偶尔出来吃一顿饭,也会遇上痞子下三滥,这世道还让人活不活了。”被痞子打的年轻女子哀怨着说道。

  “何梦颖,你今天晚上喝的太多了,总是往厕所跑,才会遇上坏人,以后还是戒酒吧。”另一个年轻女子说道。

  如果让柳志宇看清楚说话的这个年轻女子,柳志宇一定会十分惊讶,这个女人他并不陌生,她就是在实验小学门口,柳志宇遇见过的年轻女子,那个琳琳口中的婧姨,柳志宇思想中以为的琳琳的妈妈。

  “苏晓婧,你别说我了,你今天喝的也不少,可你就没有碰上,还是我命苦啊,被人骚扰了,还无处哭诉,那几个人都是他妈的人渣。”何梦颖恨恨地说道,恨不得掐死那几个狗屎王八蛋。

  何梦颖今晚确实喝了不少酒,但意识很清醒,去了两次厕所都没有发生什么事,但是第三次去厕所就碰上了愣头青。

  她刚从女洗手间出来,碰巧一个男子从男洗手间里出来,腰带都还没有扎好。

  男子就是愣头青,短短的寸头露着青青的头皮,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一看就不是好人。

  她想赶紧走开,却不成想愣头青一把拉住她的手,拦腰抱住她,上来就对她动手动脚,吐着满嘴的酒臭。

  她害怕极了,想喊喊不出来,拼命挣扎才挣脱,匆匆跑回房间,才躲过一劫,如果她不是及时逃脱,还不知道最后会是什么样子,在厕所里发生女孩被人侮辱的事情,她可是听说过。

  “对,他们就是一群人渣,看他们的眼神,就想要吃人,痞子人渣一窝,以后我们要小心了。今天晚上幸好遇见了警察,要不后果真不敢想象,看他们的架势,当时可是非要把我们带走不可的,想想都可怕。”另一个女子颤抖着声音说道,都是柔弱的女人,哪见过这种事情,吓都吓死了。

  “是啊,外面太乱了,以后我们少出来喝酒,想喝酒就在宿舍里喝,喝醉了就大睡,也不会遇到这些危险。”苏晓婧说道。

  她今晚虽然也喝了不少酒,可非常清醒,她在酒店里就看见一个男人的眼神一直死死地盯着她,盯得她脊背发冷毛骨悚然,心里极度慌张茫然失措,她当时感觉被人盯上真的太难受太可怕。

  “幸好我们逃出来了,也幸好我们遇见了那几个年轻的警察,是他们救了我们,他们就是我们的幸运之神,我们应该好好感谢他们。哎,就是不知道他们叫什么,长得都挺帅的,简直帅呆了,如果他们能够在身边保护我们就好了。”何梦颖轻轻拍拍胸口,脱离虎口让精神放松,心里竟幻想起那几个帅气的警察了。

  “你个花痴,差点被人吃了,还敢去想男人,你这是想作死吗?”另一个女人指着何梦颖,既哀其遭遇不幸,又怨其痴心妄想。

  何梦颖辩驳道:“他们是警察,可不是小痞子,我想想怎么了,能找个警察当护花使者,也很好啊!我就想找个警察当男朋友。”

  “唉,我说何梦颖,你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想以身相许吧!你也太随意了。”另一个女子一脸惊讶。

  “这是小事吗?如果不是那几个警察及时赶到,我们要是被那几个坏蛋拉进他们的车里,我们的下场可就惨了,哭都没地方哭,那种后果你敢想象吗?我觉得还是警察好,有安全感。”何梦颖坚持己见。

  那个女子听了何梦颖的话,闭上嘴巴不再说话。何梦颖说的没错,那个女子虽然没有何梦颖和苏晓婧长得漂亮,可她自信长得也是可以的,她也是个女人,如果今天晚上真的被那几个坏人掳走了,那她们的下场定会万分悲惨,她内心狂跳,再也不敢想下去。

  苏晓婧面色凝重,她想起那双恶狼般的眼睛,心里禁不住颤抖,不知道事后会不会有麻烦,只好以后更加小心了。

  她没有想到,学校放假了,姐妹几个出来放松一下,竟然遇上了那几个恶人,被搔扰纠缠,却没有人敢阻止。在酒店里时,有人看见了,却装作看不见,这是什么世道?

  她们幸好碰见了警察才得以脱身,而且警察里面有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个警察一定就是他了。苏晓婧眼前浮现出柳志宇那健硕帅气的身影,还有他那诚挚明朗的笑容,他,原来是个警察!

  那天晚上的事情过去之后,柳志宇没有再遇见到仇少刚,也没有遇见到那几个年轻女人,毕竟人海茫茫,那能说碰见就能碰见。

  柳志宇时不时脑海里会出现那个熟悉的女人身影,这些日子谢姐没有喊他去接韩欣悦,他也就没有碰见她。当然,这点小事,不会影响柳志宇的生活,这也不是柳志宇关注的重点。

  柳志宇更没有精力去关注仇少刚,那小子刚从看守所放出来,没有一点收敛,看他的眼神深沉了许多,也许他在看守所里又学到了很多知识和技能,当然这种知识是为非作恶、逃避打击的知识。跟好人学好,跟坏人学坏,有的人接受改造会变得好,有的人接受改造会变更坏,仇少刚就属于后一种,几乎可以升级为魔了。

  所以,社会上,那些三进宫四进宫的人,不仅不会收敛,反而更加变本加厉,无恶不作,手段残忍,这就是教育改造的结果,百毒加身,危害更甚。

  对这样的人,柳志宇的观点就是让他在世界上消失,老百姓才能有安全感,否则只能深受其害。柳志宇听说,有个叫孙某某的,二十年前涉黑涉恶、作奸犯科、无恶不作,残害了很多少女,罄竹难书,最终被判处死刑,但在二十年后又出现了,还成为涉黑重犯,不知道残害了多少人,有多少少女被其戕害。这种人该死而不死,逃脱死罪,重新作恶,其中隐藏的秘密谁人能知,不严查不严打,怎能彻底消除毒瘤?

  当然,柳志宇现在没有那个职责,他的职责仅仅是训练、巡逻、站岗、执勤,现在所有的工作内容都与侦查破案、打击犯罪相差万里。

  柳志宇在工作之余,主要的精力是整理父亲的人生总结,还要静下心来学习司法考试。为了了解如何学好司法考试,柳志宇最后还是求助了叶卓然,主动给她打了电话。

  柳志宇知道叶卓然内心里对他的那份情愫,他也知道自己对她也很有好感,但这不是那种谈情说爱的感情,彼此欣赏、彼此倾慕、彼此扶持、彼此成就,人生如一本书,得一知己足矣。

  人生如书,书写人生,无论成功和失败,坎坷和曲折,喜怒和哀乐,悲欢和离合;也无论人生苦比乐多,失败比成功多,顺利比坎坷多,痛苦比幸福多,人的一生都是在不完美中不断走向完美。

  叶卓然没有想到柳志宇会打电话来,自从她考上研究生以来,刚开始时他打过几个电话问候她学校里安排的好吗?再后来就是春节过年问候的短信,再后来就接不到他的电话了。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叶卓然是个内心沉静,很有自制力的女孩。她的感情内敛,性格沉稳,她对柳志宇的那份情愫深深地埋在了心底,当作了她心中的永恒珍藏。也许正是这种无与伦比的性格优势,才能够让叶卓然将来成为一名优秀的律师吧。

  “柳志宇,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你好吗?”叶卓然的声音满含着笑意,依然那么清脆悦耳,伶牙俐齿,思维敏捷,而一句你好吗,凸显了她对他的温情。

  柳志宇想起来好久没有给她打过电话了,内心有些歉疚,可是他又该如何去关心她呢,是该离她更远些,还是像往常一样不变,他找不到答案,只能随着时间的流失,顺其自然。

  以前,他们几乎天天在一起工作、学习、生活,心里没有什么感觉,为什么她去了京城上研究生之后,彼此之间似乎有了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无法言喻。

  柳志宇告诫自己不能想多了,讪讪地笑笑:“我很好,你好吗?学习紧张吗?”

  叶卓然很自然地笑道:“我也很好,学习时间不是很紧张,但是我想让时间变得紧张,我想充分利用这三年的研究生学习时间,尽可能多的学习一些法律知识,为毕业后进入律师事务所承接业务做好各种准备。”

  柳志宇点点头,祝愿道:“嗯,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做到最好,你就是最棒的。刘昊伟去找过你吗?他怎么样?”

  “刘昊伟啊,他来找过我几次,我们一起吃过饭。他学习也挺紧张的,他正在学习司法考试,他说毕业后的目标是其他的政法部门,法院或者是检察院都可以。怎么,你没给他打电话吗?”叶卓然心里疑问,刘昊伟可是柳志宇的铁杆好兄弟。

  “哦!最近我没有跟他联系,他也在学习司法考试啊!”柳志宇想了想,觉得刘昊伟学习司法考试很正常,他之前就说过要考司法考试,想进法院和检察院,必须要先通过司法考试才行,他这是提前做好各种准备。

  “咦!柳志宇,我听你的口气,你也在学习司法考试?”叶卓然心有灵犀,顿时听出了柳志宇的内想所想。

看过《挚求》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