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年少有为 > 第8章:兄弟小北

第8章:兄弟小北

  “你说对了,我就是你爸安排在你身边的卧底,你想想咱们会有这么巧合吗?先是在京都的宾馆我和你的房卡被服务员搞错了,这种几率本身就很小……再者,在机场咱们又碰见了,好巧不巧和你还是同一个航班还是挨着坐的……然后现在咱们又合租在一起,你不觉得巧吗?”

  她一阵沉吟后点头道:“呃……好像是有那么点儿。那你说,你卧底在我身边想干嘛?”

  “你说呢?”我色眯眯的看着她。

  她“噗嗤”一声大笑,很鄙视地看着我说道:“你有没有搞错,也不照照镜子自己长成什么样儿,还想觊觎本小姐的美貌,你怕是没睡醒吧?”

  “不,一开始看你照片我觉得你还挺漂亮的,就想着来接触一下你,可哪知道你让我很失望啊!你一点都配不上我。”

  “什么!?”她不可置信的看着我,睁大了双眼,语气也放大了数倍道,“我配不上你?你个乡巴佬,敢说我李安安配不上你?”

  “你就是配不上我,你一点都没有女人的样子,疯疯癫癫的像个野丫头似的。”

  李安安好几次张开嘴却都欲言又止,这是在与我数次斗嘴中,她唯一一次败下阵来。

  接着她又“砰”地一声将房门关上了,从这关门声就感觉得出来她又多气,反而我却心里一乐,因为终于赢了这臭丫头一次了。

  洗漱后回到房间里,刚躺上床就听见隔壁传来一阵发泄似的大叫声,这应该是她心中不平衡又无处宣泄而发出来的怪叫声。

  在这个新的环境下,我依然无心睡眠,心里装着的事儿太多了,比如说现在最困扰我的就是工作问题,我现在身上就还有几百块钱了,我该怎么生活下去?

  我将这失眠的时间都用来搞起了假设,假设我去送外卖,假设我去送快递,假设我去摆地摊……

  我虽然有文凭,也有两年的设计工作经验,可我并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项目方案,而且,想找到一份好的室内设计工作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第二天一早我就先在网上投了许多份简历,希望能够得到回应,但我没有这么苦等起来,我联系了我在蓉城的朋友小北。

  “兄弟,回来了吗?”小北一接通我的电话就立刻向我问道。

  因为心里对他有愧疚,所以当听见他不计前嫌的一声兄弟,我的鼻子顿时有些酸。

  许久,我才说道:“嗯,回来了,昨天忙了一些事情没和你联系。”

  “成,那中午咱们找个地方好好叙叙旧。”

  刚挂掉小北的电话,隔壁主卧的门就打开了,李安安走了出来,让我眼前一亮,她此刻一副刚睡醒的样子,身上穿着一件宽松的T恤,下面露出两条修长白净的大长腿,看上去就像没有穿裤子似的。

  她见我直勾勾的盯着她看,她也转过头来瞟了我一眼,说道:“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吗?”

  说完转身就往洗手间走,我大喊一声:“给我站住!”

  “干嘛啊?”

  “你这全身上下有覆盖住百分之六十以上吗?”我从头到脚的打量着她。

  “怎么没有了?不就是露了两条腿么,这有超过百分之四十吗?”

  “那就怪你腿太长了,随便去问谁你这也不符合咱们规定。”

  “你这话我竟然无法反驳,谢谢你夸我腿长,不过你可能误会我说的覆盖百分之六十的意思是什么了。”

  “是什么?”

  “不能就穿着内衣在家里走来走去,我现在很显然不是啊!”

  “可你这差不多是了,我看着就像没穿裤子。”我撇了撇嘴,打算和她斗下去。

  她也是一个有脾气的臭丫头,一点不服气地将T恤往上撩了撩,露出被T恤遮住的短裤说道:“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这是什么?”

  “你,你这动作实在是太不淑女了。”我尴尬地挠了挠头起身回到了自己房间里,这一次算是我败下阵来了,也是自找没趣。

  不过我发现和她这个臭丫头住在一起好像真的挺有意思的,我最期待的也是和她斗斗嘴,尽管大多数时候她占上风。

  ……

  中午我和小北约在了我们以前上学时常去的一家小饭馆,小饭馆还是以前的小饭馆,老板和老板娘都没变,唯一变的是这里的装修。

  江河还是老样儿,骑着他那辆只能算是代步的破摩托车,相对坐下后我们就七七八八的点了一大堆菜,叫老板娘给上了一箱啤酒。

  “哎呀,哎呀……这么久不见了你怎么还是这逼样啊?”我上下打量着他,这都***了,他倒也不嫌热,还穿着一件皮夹克。

  在我印象中他始终是这么一副打扮,永远都穿着皮衣搭配着牛仔裤和一双铆钉鞋,这样的装束在学生时代是很流行的,可是今天看来却是相当老套,而且俗气!

  听我这么一说小北立刻脱掉外套,里面是一件灰色洗得已经泛白的无袖背心,脖子上还戴着那串银质的项链,典型的一副玩摇滚的样子。

  他嘿嘿一笑,道:“这不是骑车冷吗,就多穿了一件。”

  我撕开刚买的一包烟,递给了他一支然后便和他聊了起来,我向他问道:“现在在做什么呢?”

  小北点上烟,轻轻叹息道:“我还能做什么啊!还不是跟着我那叔叔跑运输。”

  “这么多年了你咋还跟着他呀?就没想着自己搞么?”记得当初我去北京上大学时他就跟着他叔一起跑货运了。

  江河耸了耸肩道:“有什么办法,我又不像你一样有文化有知识,就算我想自己搞,可也搞不懂电脑这些东西啊!”

  我尴尬的笑了下,之所以尴尬,是因为我心里对他的愧疚。

  我给他倒上酒,便就这么喝了起来,江河又向我问道:“不说我了,说说你吧,怎么突然想着回来了呢?上次不是听你说京都那地方挺好的吗?”

  “咳,别提了,提起就伤心……”我停顿了一下,忽然想起一个大事,随即对他说道:“哎,对了,你说你跑货运也跑了这么些年了,这些渠道啊人脉什么的你应该熟吧?”

  “还行吧,咋了?”

  我吸了一口烟,仔细权衡了一番后,对她说道:“你想不想单干?”

  小北自然知道了我的意思,他眯了眯眼睛,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你的意思是,想和我一起干?”

  “是有这个想法,我现在回来也没找到工作,其实我也不想再入职场了,是真的烦。我就想着你不是跑货运吗,咱们何不单干,要做就做大一点,别光跑货运,咱们把市场也给垄断算求了。”

  小北苦笑一声:“哥,你说得容易,可哪有这么轻松啊!要都像你想得那么容易,那么些大老板也不至于在这上面亏几十上百万的呀!”

  “怎么说,做生意嘛肯定有风险,但不去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呢?你说是吧?”

  小北沉思了片刻,似乎在消化我说的话,这期间我和他又喝了两杯,半晌后他才终于说道:“你真想干?”

  “真的,你要不好好考虑一下?”

  小北点了点头:“行,我考虑一下,其实我也不想跟着我叔跑了,他总是把不好跑的单子丢给我,他自己就挑好跑的,我早就想不干了。”

  “这不就对了,你回头好好想想,如果你愿意咱们再想聊。”

  “成,喝酒。”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年少有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