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年少有为 > 第81章:给个面子

第81章:给个面子

  /

  当我问出什么规矩时,那汉子哈哈大笑起来,同时其他人也跟着一起笑,我特别注意到只有其中一个年级有些大的中年男人没笑,他戴着眼镜,躺在自己床上抱着一本书安静的看着。

  他们越笑我心里越发慌,同时好些人都从床上站了起来,一起向我走了过来。

  “什么规矩啊!我来告诉你什么规矩……”那光头汉子冷笑一声,伸手就讲我手中端着的脸盆抢了过去。

  因为我没注意,所以他很轻松地就抢了过去,接着他将脸盆里的一些毛巾、牙刷等等一些生活用品都分给了其他人,还大声喊着说:“来,兄弟们,有新货啦!”

  我心中气得不行,但我知道我如果反抗只会遭到他们的一顿暴打,我只好深吸一口气忍了下来。

  我没再管他们,找到一个空的床位,径直走了过去,可旁边床的一个寸头青年立刻朝那床位吐了口浓痰,直接吐在了那凉席上。

  我心里已经火大得厉害了,但我依然控制了下来,在这种地方,自己又是个新来的。

  我不停的告诉自己:不要动怒,千万不要动怒。

  可尼玛我再忍就不是男人了,我猛地一转身,朝着那几个还在分抢我东西的犯人大吼一声:“把东西还给我!”

  随着我吼声落下,整间狱室也安静了下来,静得落针可闻。

  那个光头汉子觑看了我一眼,冷厉地说道:“你刚说什么?”

  “我叫……”

  “咳咳!”我刚开口,旁边那个从我之前进来就一只抱着书看的中年男人突然干咳了一声。

  他好似故意打断我的话,我瞟了他一眼,可也不像要管这事的样子,还是一本正经地看自己的书。

  而那光头汉子却冷笑了起来,步步向我紧逼而来,同时破口大骂道:“草泥马的小杂种,你跟谁俩呢?”

  说真的我挺怕的,我第一次来这种地方,而且也在电视里看见过很多新入狱的都会被老犯人欺负,不怕那是假的。

  可就在那汉子扬手准备朝我打过来时,那个看书的中年男人终于放下书本站了起来,冲那光头汉子喊道:“喂!虎哥,给我个面子……”

  那光头汉子似乎也不卖他的面子,转头一看,同时也骂道:“书呆子,滚一边去,别多管闲事!”

  真是太无法无天,我这暴脾气确实也看不下去了,可那中年男人好像真的要帮我,突然又从他床位下摸出几支有些变形的香烟递给光头汉子,点头哈腰的说道:“虎哥,这是我用饭票和换的,你给个面子吧!”

  看见烟,那光头汉子才勉强放下了手,接过了那中年男人手中的烟,冷声一笑说:“这还差不多,行了,今天就看在你的面子上暂时放过着新来的。”

  那光头汉子接过烟后便去厕所和那群犯人们,吞云吐雾的享受了起来。

  我长吁一口气,走到哪中年男人面前,冲他点了点头说道:“大哥,谢谢你啊!”

  他也冲窝笑了下,又躺下抱起书继续看了起来,这人挺奇怪的,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帮我,估计那几支烟都是他攒了好几天的了。

  可不管我怎么跟他讲话,他也不理我,我低头看了一下他看的那本书竟然是关于资本论的书籍,这种书很难看,也很难了解内容,一般人包括我都看不进去。

  我突然好奇起来,冲他问道:“大哥,你看得懂这个书吗?”

  “为什么看不懂?”他终于回我话了。

  我笑道:“这书我看过,挺难懂的。”

  “那是你的心太浮躁了。”他一边回答我的话,一边继续目不转睛地盯着书看。

  “所以,你看懂了什么?”

  他笑而不语,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回到自己的床位,用手纸擦掉了凉席上那口浓痰,真快恶心死我了。

  不一会儿在厕所里享受的一群人走了出来,那光头大汉揉了揉鼻子看着床上躺着的我,又看了眼那中年男人,顿时笑了起来:“我说,书呆子,你都四十好几的人了,还有十多年牢,出去都快六十岁了,整天抱着书看有用吗?”

  “那怎么着?像你们一样吗?”

  “我们这样不挺好吗?是吧?兄弟们……”那汉子和其他犯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就这么度过了我在监狱的第一个晚上,还算平静,只是我真的受不了这里,受不了各种臭味和各种比打雷还响亮的鼾声,我真的快压抑到爆了。

  直到天快亮了我才勉强睡了一小会儿,可就一小会儿就被哨声叫起床去外面跑步了。

  几天下来生活过得还算平静,虽然同一个号子里的虎哥时不时的会拿我找点事情干,但都还算小事。

  这里的生活极其枯燥无味,每天都准时准点去跑步,然后到点吃饭,然后会有一个小时的放风时间,这一个小时应该是所有犯人们最想要的,然后也有学习时间,每天必须看新闻联播和政治教育。

  一个星期下来,我真的快要奔溃了,我无法习惯里面的生活,我想我的父母,更想靳芸昕。

  这天,狱警终于来找到我,说有人要见我,到了会见室我终于见到了靳芸昕。

  一个星期没见到她了,我想她快想疯了,可是见到她那一刻,我却愣在了原地。

  我不知道该怎么权衡自己的情绪,她是一个好女孩,可唯一不幸的就是遇见了我,刚跟我确定恋情,我就遇到这样的事。

  见到我的那一刻靳芸昕的眼里也包不住泪水了,她咬着自己的下唇哭了起来,我很想出去抱抱她,摸摸她的头安慰她。

  可是我甚么也做不了,只有隔着这厚厚的玻璃这样看着她,我心里难受得厉害,我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直到她在椅子上坐下,主动擦掉了眼角的泪水,才迫不及待地向我问道:“林东,你在里面还好吗?”

  说这句话时,她的声音也是沙哑的,我能够感觉到她需要多大力气说出这句话。

  我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就这么冷冰冰地看着她,因为我心里响了很多,我要在这里待五年,而一个女人一生中并没有多少个五年,我不能给她希望,更不能毁了她。

  我是爱她的,可正是因为爱她,我才不舍得她为了我在外面苦苦死守我五年。

  “林东,你说话,说话呀!”见我许久不语,她急切的喊道。

  我终于坐了下来,却更加冷厉地看着她,她被我这眼神盯得有些不知所措。

  就在她准备开口时,我抢先说道:“靳芸昕,你来干什么?”

  我突兀地一句让她有些愣神,神色也变得有些不自然了起来,她急声说道:“我来看看你,今天立秋了,天气就要变冷了,我给你织了条围巾,给你送……”

  没等她说完,我便冷声打断了她的话:“别自作多情了,谁需要你的围巾?我看不上!”

  听着我冷冷语气,靳芸昕彻底慌了,她明亮的双眸里再次闪烁起了晶莹剔透的泪花,她微微摇着头说道:“林东,你、你怎么了?”

  “听不懂吗?我说我看不上你的围巾,也不需要你来看我,滚!”

看过《年少有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