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年少有为 > 第84章:忍无可忍

第84章:忍无可忍

  我这句话也把我妈给说愣住了,她皱着眉头问道:“那个叫靳芸昕的姑娘,不是吗?”

  原来是她,我很想承认的,但我说过,我不会让她等我,即便书生大叔给我讲了他的故事,我也不会那么做,就因为我爱她。

  我对我妈说道:“妈,你误会了,她不是我女朋友,我们只是工作伙伴关系。”

  “真不是?”

  “真不是,她来照顾你们,只是觉得对不起我,你们让她别来了,要说她也是陷害我的凶手之一。”

  我把话说的很绝,但我只能这样。

  我妈沉默了,便也没再说什么了,我又问道:“我爸呢,他怎么样?”

  我妈叹息道:“这半个月你爸到处找关系,以前厂里的那些老领导都找遍了,你爸也豁出去这张老脸,可没人帮咱们。”

  这话说的我鼻头又酸了起来,我爸这个人向来心高气傲,不是瞧不起别人,而是我爸性格是那样,板是板眼是眼。

  就拿他在厂里那么多年的经验来说,好几次升任厂长的机会,他就是不愿意去跟那些官员打交道,所以一辈子还是一个办公室主任,人家那些比他能力还差的至少都混成科长了。

  如今为了我的事情他却拉下了这张脸,这是什么概念,不用我再多说。

  沉默许久后,我对我妈说道:“妈,回去叫爸别去求人了,我没事的,很快就会出去了,你们俩多注意身体,该吃吃该喝喝,别担心我。”

  “你呀你,你从来都是这样,对家里总是报喜不报忧,可是儿子,不管你多大了,你依然是我们儿子,我们哪有不管你的道理?”

  我再次沉默,我妈又让我在里面好好改造,争取减刑,探视的世界很快就过去了,我又被送回了那连一扇窗户都没有的铁牢里面。

  每次我心情不好时都会拿出靳芸昕给我的那条围巾,就藏在我的枕头下面,可是当我见完我妈回来时,我却发现围巾不见了。

  我大声质问号子里的几个人,问他们我的围巾去哪了?

  没人理我,倒是那个书生大叔给我使了个眼神,示意厕所。

  我急忙奔到厕所门口一看,赫然发现便池旁摆放着一条围巾,而这条围巾正是我的靳芸昕送给我的那条围巾,居然被这群王八蛋用来擦便池了!

  这半个月我已经够忍他们了,他们总是叫我和书生大叔打扫厕所的清洁,吃饭时也总是把我们餐盘里的肉丁夹到他们的餐盘里面。

  我真的忍够了,是可忍孰不可忍!我要再忍下去,我TM就不是个男人!

  我将那条围巾从便池旁捡了起来,不用说,上面全是污渍,恶臭满满,已经面目全非了。

  我拎着这条围巾两步走了出去,怒视着众人道:“谁干的?”

  众人“哈哈”大笑起来,那个光头汉子十分不屑的盯着我道:“我干的,你想咋地?”

  “我草你妈!”我怒骂一声,手里拽着着这条围巾就朝他扑了上去。

  这种情况我要是再忍下去,我就真不是个男人了!

  我抡圆了胳膊立刻扑上去跟那光头那群人打成了一片,我已经管不了他们人多势众了,我只想把这半个月所受的冤枉气全都发泄出来。

  那光头大汉估计没想到卑微了半个月的我能这么刚猛,他几乎没有还手的余地,我一只手将他死死按在铁床上,一只手拎着那条围巾直往他嘴里塞。

  这围巾上可全是便池里的污渍,监狱里的便池,可不是什么干净的地方,一般要等到一个月的一次大扫除才能打扫一回,那味道简直不用提有多酸爽。

  塞得那光头大汉“哇呜哇呜”的乱叫,就别说这围巾多恶臭,就是干净的,这么往他嘴里塞也承受不了的啊!

  可就在这时,我的身体突然被人用力地扳开,同时身后的两个人轻松地将我放倒在地。

  那个看上去很拽的青年向我走了过来,用鞋踩在我的身上,一脸阴沉的笑道:“小子挺狂啊!”

  我愤怒地瞪视着他,嗓子里发出低吼道:“我记住你的脸了!”

  “呵呵……”他一声蔑视的笑,道,“怎么,还想找我报仇不成?就凭你?也不看看自己那怂样!”

  那被我塞毛巾进嘴里的光头汉子将毛巾从嘴里扯了出来,当即便冲进厕所“哇哇”的呕吐起来。

  “把我大哥弄成这样?我该怎么玩你好呢?”那狂拽青年,摸着下巴一副思索样。

  “回去玩你妈啦!”我扯着嗓子怒骂道,也不想活了!

  我猛地朝他扑上去就是一顿乱咬,也不管后果了,逮住哪儿就咬哪,可以没心软。

  那青年当时就惨叫起来,我满嘴是血,如同魔鬼似的盯着其他几个人,怒道:“来啊!继续来啊!”

  每人再敢上来了,几个人都面面相觑的看着我,像是被我吓到了。

  与此同时,外面传来开门的声音……

  就这样我因在监狱里打架斗殴被关进了小黑屋,让我在里面反省一个星期的时间。

  这里面的条件比那个没有窗户的小铁屋更让人窒息,这里连光都没有,黑漆漆的一片。

  恐惧、害怕、凄冷、仇恨、罪恶各种不好的词语都可以用在这里,我真的快要崩溃了。

  这一个星期里我被限制了所有空间,只有狱警送饭来,勉强可以看见一点光以外,其余时间只有黑暗陪伴着我。

  几天下来,我不但没有崩溃,反而爱上了这里,因为这里只有我一个人,我不必去讨好那些犯人,而且在这种安静的地方里,我更容易让自己冷静下来。

  一个星期的世界很快就过去了,可我真的爱上了那个小黑屋,出去的第一天,我就主动去找光头他们的麻烦,他们笑话我被关小黑屋,我扑上去就是一顿乱咬。

  他们当然会打我,往死里打,我不会喊救命,反正我已经想通了,贱命一条大不了死在里头。

  我像疯狗似的,逮住机会就是一顿乱咬,也不考虑什么后果,我只想回到那个小黑屋里。

  无可厚非,我又被关了进去,在监狱里和外面一样,谁先动手谁就输。

  又被关了一个星期的小黑屋,放出去时,狱警警告我,如果再发生打架斗殴就不是关小黑屋那么简单了,而是增加罪行。

  其实我还是挺怕的,五年半对我来说就已经够多了,出去我都三十了,都说三十而立,可我拿什么去成家立业?

  我不敢再乱来了,可奇怪的是光头那群人竟然开始害怕我了,他们不会强行让我去刷小便池了,也不会抢我餐盘里的肉丁了,甚至都不敢正眼看我。

  我知道他们是害怕我了,怕我又像前两次那样,扑上去就是一顿乱咬,他们是真的怕了。

  我的日子虽然好过了,可我还是习惯不了这里面的生活。

  这天狱警又来告诉我,有人来看我了,说是个女的。

看过《年少有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