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年少有为 > 第89章:新的开始

第89章:新的开始

  /

  本身我心里就压抑得不行了,在那中年男人持续的挑拨下,我中午无法忍受,转身一把拧住了他的衣领,将他按在了墙壁上,红着眼睛瞪着他。

  紧攥的拳头顿时杨了起来,就在我的拳头快要砸在他脸上时,我妈忽然叫住了我:“阿东!别冲动,快放下手,别打人……”

  我妈及时制止我的冲动,若不然我可能又回去了。

  但我的拳头并没有放下,也没有送来他的衣领,中年男人已经被我的气势吓得直哆嗦了。

  “你……你打一个试试!你这个劳改犯,你敢打我一下,我、我就报警,再把你抓进去……”

  刚才我承认是自己冲动了,但我妈叫醒了我,同时又想起了狱中师父的教诲,我渐渐平静下来,也放下了手松开了他的衣领,还帮他整理了一下衣领。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着说道:“别害怕!我不会打你的。”

  “哼!”中年男人冷哼了一声,更加霸道起来,“你不就是个劳改犯吗?现在法制社会了,可由不得你这种人猖獗了!”

  我没再跟他说话,对他冷冷的笑了笑回到我妈的身边,问道:“妈,你没事吧?”

  我妈摇了摇头,又急忙问我有没有事?

  我摇头表示没事后,又说道:“妈,咱们走吧,离开这里。”

  我妈像是很为难的样子,我大概猜到她在担心什么,于是又对她说道:“放心,我回来了不会再让你和爸受苦了,我们搬出去,重新找房子。”

  我妈好像特别信任我,她也没再多问什么了,就去捡外面那一堆狼藉,我赶忙去帮忙,让我妈旁边站着就行。

  等我把外面那一堆狼藉收拾好抬起头来却发现我妈正看着我流着泪,她那张满是皱纹的脸上挂满了泪水。

  可是她又不想让我看见她流泪的样子,急忙转过头用手背擦掉了。

  那一刻我就控制不住了,直接冲我妈扑了上去,将我妈紧紧地抱在了怀中,这是我成年以来第一次和母亲拥抱。

  我感受着妈妈温暖的怀抱,感受着妈妈的心跳……

  我也哭了……

  “哭啥哭,赶紧搬,别在这里碍我的眼!”旁边再次传来那个房东不合时宜的声音。

  我再次转头狠狠瞪了他一眼,他又缩了回去,估计还是被我吓到了,怕我打他。

  但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了,不会动不动就打人了,拳头并不是解决办法的唯一方法。

  跟我妈一起收拾好了行李,几个大箱子,锅碗瓢盆都在里面,我们一起离开了这个地方。

  路上,我向我妈问道:“妈,我爸呢?”

  我妈支吾着回道:“他……他在以前的厂子里。”

  我眉头一皱,疑惑道:“厂子不是早就垮掉了吗?”

  “是,不过现在又被开起来了,现在不是做床单了,听你爸说是做什么汽车零件的。”

  我稍稍安心下来,接着又问道:“他以前都是办公室的主任,现在怎么说也是车间主任级别了吧?”

  其实我知道不是,如果真的是我说的那样,那么他们不会过这么糟糕的生活。

  我妈也没有和我说实话,她只一笑而过,估计就是怕我知道后担心吧,毕竟我爸五十多了。

  我也没再问了,只是问了房子的事情,我想知道他们怎么把房子卖了?那可是当年厂子给员工分的房,大半一辈子都住在那里,怎么说卖就卖了?

  我妈依然支吾着说这两年房价涨的厉害,他们就把房子卖了出来租房住,反正他们两个人住不了多大地方。

  我妈这话很大的矛盾,首先房子增值了卖掉很正常,但是真的卖了肯定有钱,而不会选择住在这里,就算他们为了节约,可刚才我妈又说没钱给房租,这不是互相矛盾。

  我妈这人从来就不会撒谎,我们一家人都是比较老实的人,有没有说谎一听就知道了。

  当然我也没有再多问,因为有些事情不要知道可能是对我好,但我相信总有一天我还是会知道的。

  离开了庐山新村后我们就不知道该去哪里了,我只好在附近暂时找了一个廉价的宾馆,给开了一间房。

  宾馆老板知道我要住一个月,原本60元一天的房间,他给我算40元,一个月一千二百块。

  我当然不会住在这里,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我妈一开始是不愿意的,毕竟一千二百块,他说在庐山新村住民房一个月才五百块。

  我让她放心说也只是暂时的,好说歹说才劝说下来,然后让她给我爸打电话告诉我爸下班后来这里。

  因为我没有身份证,还是用我妈的身份证开的房间。

  我爸得知我回来了,他下午提前就回来了,看到我爸那一刻我又有点控制不住了。

  以前我爸是多么有气质的一个人,我爸是那个年代的高中生,他是很有文化的一个人,可是现在看上去就和一个农民工没什么区别。

  这话并不是歧视农民工,而是一种比喻。

  我爸跟我一样不是一个爱哭的人,我长这么多反正很少见到我爸哭,上一次还是在法庭上我被判刑的时候。

  但是此刻,我爸看见我的时候就红了眼睛。

  那也是我成年以后第一次跟我爸拥抱,那是父亲的怀抱,还是像大山一样宽阔。

  我父母都不善言辞,特别是对我,哪怕三年没见了,也许他们心里有很多话想和我说,可是这一刻都沉默了。

  我在宾馆附近找了个餐馆,点了些菜,要了瓶白酒,我跟我爸喝了一杯又一杯。

  嗓子打开了爷俩话就多了,他向我问道:“你提前出来了,怎么没跟我和你妈说一声呢?”

  我笑道:“爸,我这也是才接到的消息,本来还有两个月的,可上面介于我的表现优秀,就让我提前出来了。”

  我爸还特怀疑的说道:“你该不会是偷跑出来的吧!”

  我爸话音刚落,我妈就轻轻打了他一下,说道:“你这老头胡说什么呢!”

  “哎呀,我开玩笑的嘛,来……儿子,我们再喝一个。”

  我爸端起酒杯又跟我碰了一下,我爸很少和我说笑,他就是那种很老古板的人,但这一刻我晓得他是真的高兴。

看过《年少有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