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年少有为 > 第90章:祝你安好!

第90章:祝你安好!

  /

  三年,三年的牢狱生涯几乎是彻底改变了我,我比三年前更加沉稳了,也更加深沉了,现在的我没有三年前那么浮躁了。

  现在回看曾经的自己,反而觉得可笑,就像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

  我不知道成熟对于一个人意味着什么,也许这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成熟会让我们丢掉天真单纯,变得更加世故圆滑。

  但,这不就是人生吗?

  酒桌上,我和我爸边喝边聊,我妈也偶尔参与进来,一家人十分和谐。

  我们聊着一些琐事,比如我在狱中的生活,比如他们这三年的生活。

  对于他们为何卖房,我只字未提。

  我爸向我问道:“这现在回来了,有准备做什么吗?”

  其实在我还没出狱之前我就想过无数次我出去后的生活,但等我真正出来后我却显得有些茫然。

  因为现在的世界让我有些恍惚,一切的变化都太大了,一切都变得陌生了,我感觉自己就好像被这个世界抛弃了。

  恍惚了好一阵我才回道:“暂时没有想好,等我把身份证办理好后再说吧!”

  我妈也跟着附和道:“就是,儿子这才回来,让他缓缓吧!”

  说着,又给我碗里夹了块红烧排骨:“儿子,多吃点,这是你最喜欢的,等有条件了妈亲自给你做。”

  “谢谢妈妈!”

  我妈对我笑了笑,又说道:“对了,你不在这三年里,你那个朋友经常来看我和你爸,每次来都带很多东西来。”

  我一边吃着排骨,一边问道:“哪个朋友?韩露还是小北?”

  我爸在一旁附和道:“他家也常来,不过你妈说的不是他们,是个姑娘。”

  “姑娘?”我一愣,心里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靳芸昕。

  “是,”我妈又接话道,一边又往我碗里夹了块肉,说道,“那姑娘心肠好,叫安安的,你忘了啊?”

  “安安!?”我惊呼一声吼自然也就想起来是谁了,不就是李安安么。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点点失落,因为不是我心里想的那个人。

  但是我万万没想到李安安竟然还真的把我的话当真了,她来监狱看过我几次,好几次我都让她常去看看我父母,她真的做到了。

  说实话我挺感动的,也挺感谢她的。

  紧接着我爸又说道:“现在你回来了,有时间去当面感谢一下人家。”

  我点头回道:“应该的,我会的。”

  接着我又问道:“对了,那你们知道韩露和小北的情况吗?”

  我爸又接话说道:“他们都是很不错的孩子,韩露现在开公司了,规模好像挺大,小北手里也管着几十辆大货车。”

  看来他们真的成功了,也是,韩露本身就有很好的资源,他也有生意头脑,加上又有钱,怎么都不会亏的。

  但我并不羡慕,因为我们是兄弟。

  但是我妈却感觉我心里不平衡了,她急忙岔开话题说道:“对了儿子,你还记得张阿姨家的小戴吗?”

  我稍微想了想说道:“戴淼吗?”

  我妈点头回道:“是,她已经结婚了,去年结的婚,丈夫好像是他们公司的叫忘记叫什么了。”

  “哦,挺好。”我淡淡笑道。

  我妈又好像觉得我不高兴了,又岔开话题说道:“儿子你也别担心,你在我和你爸心里就是最棒的。”

  我忍不住笑道:“妈,你别这样,我真的一点都没有不平衡,我很清楚我现在的处境,而且我就是最棒的。”

  我妈就笑,然后我爸又端起酒杯说道:“儿子来,最后还有一口喝了回家,时间也不早了。”

  我跟我爸碰杯后彼此一饮而尽,然后我就去结账,但我爸却把我叫了回来,说他来结账。

  ……

  将我爸妈送回宾馆后我就打算离开,我爸却问我去哪,怎么不跟他们一起住?

  我找借口说去找韩露他们,让他们暂时住在宾馆,等我找到房子再搬出去。

  我爸也没有多问什么,把他们送到房间后我就离开了。

  十月末的夜晚,街上挺冷的,好多行人都已经穿上了棉衣,而我却只是一件单薄的夹克。

  我裹紧了自己的衣服,点上一支烟走在这有些寒冷的街头,我没有目的地,只是想去找一个更加便宜的招待所。

  走了好几条街我也没有找到一个便宜的睡出,最后决定住网吧,花了十块钱开了一个通宵。

  那年代上网还是挺便宜的,不像现在什么网咖,一个小时就是四五块,还分竞技区和普通区。

  我虽然没有身份证,但是坐过牢的都知道,出狱时监狱的警察会给开一个身份证明,这个就相当于临时的身份证。

  不过在我上机时,收银员把我看了又看,总之就是对我有一种莫名的不好感,就连我去找位置时都有网管跟着我。

  网吧里人还挺多,我找了个靠角落的位置,开机后就这么直愣愣地盯着电脑屏幕,也不知道做什么。

  那网管就守在我身后,生怕我做坏事似的。

  我心里其实挺烦的,可没办法,坐过牢的人就是和别人不一样,就是要低人一等,这也是我出狱前师父给我说过的,叫我不必太烦恼,坚持做自己就行。

  坐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我才回忆着自己的QQ号码和密码,然后登陆了QQ。

  刚登上就收到了许多消息,一大半都是李安安发的,还有一半是靳芸昕发的。

  我挨着一条一条的记录看着,但也只能看最近一年的,哪怕就是最近一年也有他们无数条消息。

  我不知道她们为什么要给我发消息,明明知道我在牢里看不见这些消息。

  也没说别的,李安安就跟我说了一些废话,这些废话好像是从网上摘抄下来的经典语录。

  靳芸昕说了些她最近的生活,不过就只有几条,在今年二月份的之后就没再发任何消息了。

  她给我的最后一条消息是这么说的:林东,你还好吗?我好像已经忘记你了,也不知道是好是坏,我认识了新的人,也很快就会开始新的生活了,祝你一切安好!

看过《年少有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