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年少有为 > 第98章:你坐过牢?

第98章:你坐过牢?

  一支烟后,他回复了我QQ信息,告诉了我他舅舅的手机号,说让我直接打过去就行了。

  他还问我叫什么名字?我说我叫林东,然后他也告诉了我他叫于坤。

  我也等不了明天了,即可就给他打了过去。

  对方很快接通了电话,我带着礼貌的语气说道:“你好,我是于坤的朋友……”

  对方笑着回道:“我知道,于坤都跟你说了吧?”

  “嗯,说了,我可以做装修,没问题的。”

  “那这样,咱们约个地方,明天见面详细聊,你看行不行?”

  我立马答应下来:“好,那就明天上午吧,你说地方。”

  “那就在我们工程队来吧,地址在……”

  他将地址告诉我后,又告诉我到了给他打电话,他下楼来接我。

  结束了通话后,我还挺高兴的,以前我肯定不屑于进一个工程队做装修,我好歹也是名牌大学出来的优秀设计师,曾就只有京都前四强的装饰公司。

  可现在,我知道不同以往了,我也不必拿以往的姿态去看待这一切了。

  好好的睡了一觉,次日上午九点我才起床,实在是太疲倦了,出狱这两天我都没有休息好。

  洗漱后我就去退了房,随后坐车去了那个工程队所在的位置。

  是一个比较靠郊区的小区里面,到地方后我就给他打去了电话,他让我原地等一会儿那就下楼来。

  等了不到两分钟,面前就出现一个跟我年纪差不多大的人,他疑惑的问道:“你就是林东吧?”

  “你是?”我同样疑惑的问。

  他笑着说:“我是于坤的舅舅,我叫于小强。”

  我稍稍愣了一下,一是觉得他怎么才这么年轻就当舅舅了?二是觉得他这名字挺耳熟的,好像在哪里听见过,可是忘记了。

  见我发愣,他又笑了起来,说道:“你可能觉得不像吧?”

  我急忙摆手说:“没有没有,我以为你三四十了,结果跟我一般大。”

  他憨厚的笑着回道:“我是家里最小的,我姐就是于坤的妈妈,比我大十多岁。”

  “原来是这样,不好意思啊!”

  “没事,我们上楼谈吧!”

  楼上五楼是他们工程队的临时办公室,工程队的办公室自然比不上公司里面,这里就是一个临时办公的地方,很杂乱,各种工具到处都摆放着。

  他带我进了他的办公室,与其说是办公室不如说就是他的卧室,里面一张简单的床,上面堆着被子和各种衣服。

  床的旁边有一张办公桌,上面除了一台电脑外全是各种资料和图纸,依然很杂乱无章。

  他简单收拾了一下又给我接来一杯水,坐下后便与我聊了起来,他向我问道:“我听于坤说你以前是做设计的,而且你还很高的学历,并且还在佳时多上过班?现在来做我们这个会不会太屈才了?”

  我知道我若果断的说不屈才,估计没人会信,我也不打算瞒着他,所以便直言道:“是这样的,08年的时候我出了一个事故,坐了三年牢,现在才出狱,很多地方都不要我。”

  我说完后明显看见他的脸色变了,我当时就忐忑了起来,我现在真的很怕被人另眼看待。

  “你坐过牢?”半晌后,他很惊讶的问道。

  我点了点头,他又很好奇的问道:“方便说说怎么回事吗?我看你挺端正的呀!为什么会坐牢呢?”

  以前那些事我不想在提起,于是起身道:“于师傅,以前的事我不愿再提了,打扰了!”

  说完我转身便准备离开,刚走出两步,他就叫住了我:“林东,你别误会,我没有瞧不起你,你坐牢的事我不问了,咱们聊正事行吧?”

  我稍稍有些意外,他竟然不在乎我坐过牢,昨天受了一天的打击,今天终于有人不在乎我坐过牢的,那一刻我真的特别特别的激动。

  人就是这样,当你被所有人都否定时,你就会对自己产生一种怀疑,怀疑自己是不是不该存在这个世界。

  可一旦有人接受你时,哪怕只有一个人,你就会心花怒放般的快乐。

  我想,那些患了抑郁症的人莫过于此了。

  我又走了回去,微笑着对他说道:“不好意思!”

  他说了句没事后,我便又坐了回去,喝了口水。

  他又递给我一支烟,十五的黄鹤楼,继而问道:“抽烟吗?”

  我接过烟说了句“谢谢”,点上烟我们继续聊了起来,他又对我说道:“你以前做设计的,我们工程队的工作你应该很清楚,累不用我说,脏也不用我说,你能做的下来吗?”

  我苦笑道:“我三年牢都坐的下来,还吃不下这个苦么?”

  他也笑了笑,说道:“那我就跟你开门见山的说,我知道你是个设计师对装修肯定比我们都懂,但是在实际操作上你可能还是个新手,我先带你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我给你100块一天,等你学会了可以独立完成,再给你150一天,你看怎么样?”

  我对工资确实没概念,况且一百一天算比较高了。

  我没有多想,立刻回道:“没问题,但前期还得劳烦你了。”

  “那没事,”他挥挥手说道,“你这才出来,估计身份证也没办理好吧?”

  “嗯,还在办理中,估计快了。”我点头回道。

  他便笑着说道:“那好,等你身份证下来后,再给你做个登记,现在你就先跟我跑跑工地打打杂吧!今天能行吗?”

  “没问题。”我很爽快的说道。

  他带我去了他们工程队的库房,说这里就是他们平时堆放工程器材的地方,这里有一个阁楼,上面就是工人休息的地方。

  他带我去阁楼看了看,我才知道什么叫工棚,这里全是大通铺,就是一张张独立的床板连接在一起,上面铺上床单就能睡觉了。

  环境自不必多说,工人住的地方能有多好?

  满满都是一股臭袜子气味,还有各种臭味,简直不像人住的地方。

  不过再怎么都比监狱里要好,我又有什么好抱怨呢。

  于小强问我住这里还是住家里?

  我回答就住这里,他便帮我找来木板与其他工人拼接在一起,然后又帮我买来床单和被褥,都是他付的钱。

  我特别感谢他,因为他是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向我伸出援手的人,我一辈子都会记住他的。

看过《年少有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