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年少有为 > 第114章:怎么是你?

第114章:怎么是你?

  看见她的那一刻我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我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她,或者可以更加阐明,我是太思念她所以出现了幻觉。

  可是真的好像她,我不会认错的,只有她才会有这种独特的气质。

  在那一刻我几乎感受不到自己的心跳了。

  直到我看见她上了一辆奔驰轿车,才猛然回过神来,继而向马路边追了出去。

  可是车已经带着她离开了,我扑了个空。

  看着车子远离了视线,我又傻笑了起来,自言自语道:“何必呢?就算追上她,见到她了又如何呢?别忘了,你现在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别自作多情了!离她远点吧……”

  我又自嘲的笑了笑,然后独自回了网吧,这里仿佛成了我的家,不管睡觉还是干什么都在这里。

  现在还早,网吧里的收费还没变,我便去外面吃了碗面条,又在面馆里看了会新闻资讯。

  直到晚上八点我才溜进网吧,刷卡上机,人家网吧的收银员和网管都认识我了,甚至免费赠送我网费和泡面。

  上机后我继续完成3D图,我必须尽快做好,给工友们一个交代,也给自己一个交代。

  大概晚上十点钟的时候,我正专心致志做着3D图时,背后突然出现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二哥,就是这小子,那晚把我们兄弟给干了,今天你可一定得给我们报仇!”

  听到这声音我就知道了,就是那晚被我教训的那个叫力哥的混混,而且我也感觉到背后人挺多的,听声音少说十来个吧!

  我知道自己处境不太好,但也没慌,下意识地去摸手机,准备报警。

  却在这时,他们看见我去摸手机了,继而一把给抢了过去,在我身后凶道:“臭小子,你还想报警!”

  我的头发被人一把给抓住了,头发本来就不长,我很轻松地就甩开了,可是立刻又有俩人上来按住了我的两边肩膀。

  紧接着又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把我的人打成这样子,说吧!是赔钱还是砍断你一只手?”

  这声音很耳熟,猛地一想这不就是寸头的声音吗?

  我怎么可能把他的声音忘记,在监狱里三年啊!我至少两年半每天听他的声音。

  我猛地回过头看去,站在我身后的果然就是寸头,还有那晚被我揍的几个小混混,

  寸头嘴里叼着烟,他眯着眼睛,大概是被烟迷了眼睛,一时没发现是我。

  旁边那叫力哥的混混嚷嚷起来:“看什么看!今天要么赔钱,要么抵命!”

  我甩开按着我的俩人,站了起来看着寸头,笑着说道:“寸头你挺牛逼呀!”

  “你小子跟谁说话呢?给我放尊重一点!”力哥又在一旁嚷嚷起来。

  然而寸头听到了我的声音后,也猛然睁开眼睛,眼神顿时就定住了,半晌说不出话来。

  “小子,听不懂人话吗?我叫你坐下!”旁边一个混混又冲我大声吼道。

  而寸头反手就从旁边那混混打了一下,继而转头对我说道:“林兄弟,是你呀!我靠……怎么是你啊?”

  我摸着鼻子讪笑道:“怎么就不能是我了?”

  “不是……”寸头惊呼道,“我就说嘛,说那么厉害,一个人干翻我六七个兄弟,原来是林兄弟,那就说得过去了。哈哈哈……”

  旁边的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个个的都愣怔着,那力哥还问道:“二哥,这……这什么情况啊?”

  “什么情况?”寸头转头瞪了他一眼,怒道,“你说打你们的就是他?”

  “是呀,二哥。”

  寸头抬手便给了他一巴掌,大骂道:“打得好!你知道他谁吗?”

  那力哥完全傻了,他捂着被扇了一巴掌的脸,不明所以的说道:“二哥,我……我不知道啊!”

  “不知道我就告诉你,他是我兄弟,以后见着他就跟见到我一样,听懂了没?”寸头大声喝道。

  力哥一群人连连点头,显然都惧怕这个寸头,不过我可不怕他。

  寸头又笑了起来,说道:“你们打不过他也正常,想当初我们在里面时,我林兄弟可是一个人对付我们四五个汉子,而且我们几个可都是响当当的老大。”

  寸头说得没错,那时候我根本不知道他和光头大汉他们的来历,我就是觉得被他们侮辱了,只要他们瞪我一眼,我就敢跟他们拼命,后来他们都怕了。

  寸头这么一说后,力哥那群人都有些惧怕的看着我了,还说二哥有我这个强悍的兄弟真是兄弟们的福气。

  我可不想跟他们这种人有太多的交集,寸头便拍着我的肩膀,笑呵呵的说道:“林兄弟,这好长时间不见了,你怎么在网吧呢?你这是在做什么,看不懂呢。”

  我笑了笑说:“工作,你还有事吗?没事就带着你的人出去吧!这里是网吧,别把人家吓到了。”

  “哈哈,不会不会,林兄弟,这么久不见了,一起出去喝一杯呗!”

  我盯着电脑屏幕说道:“你也看见了,我现在挺忙,改天吧!你留个手机号给我,上次还忘记留了,等我忙完了,我来找你喝。”

  寸头是个爽快人,立马就答应了,我们交换了手机号,他便带着那群兄弟大张旗鼓地离开了。

  我看着他们这群家伙是哭笑不得,我若是不去牢里待这三年,我一辈子都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跟这种人交往。

  所以人啊!永远都说不清楚的,就像唐小北,以前那么唯唯诺诺的一个人,现在竟然变得如此混蛋了。

  直到第二天下机时我才发现我的网费竟然多了二百块钱,我去问收银员才晓得,这二百块是昨晚寸头给我交的。

  我是真没想到他会给我交网费,我知道他也过得并不如意,也要看别人脸色吃饭,竟然不声不响的给我把网费交了。

  我一时真的挺恍惚的,因为我有点分不清谁是好人,谁又是坏人了?

  如果说寸头他们是坏人,那么他们又做了什么伤天害理之事呢?

  也许,好人与坏人根本没有一个具体的说法,这个世界本身就是:有的人清醒的笑着,有的人麻木的哭着……

看过《年少有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