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真没想重生啊 > 38、伤了心的女人

38、伤了心的女人

  晚上11点半,一向不怎么熬夜的陈兆军依然守在电视机前,不断变换的彩色画面将墙壁映衬的五彩斑斓。

  “爸。”

  大概收到了老陈发出的无声信号,陈汉升也来到客厅沙发上坐下。

  “这么晚没睡。”

  陈兆军看了一眼自己儿子,脑海里还保存着陈汉升小时候的顽皮形象,一眨眼已经是个18岁的大小伙子了,居然还有女孩给他喂糖葫芦。

  “爸,我想说下午······”

  陈汉升打算和陈兆军公开,因为他本来就和萧容鱼没什么,两人之间清白的很。

  没想到陈兆军很大气的摆摆手:“不用解释,我又不像你妈那么封建,只要女孩子人品好,可以处着看看的。”

  “不是爸,我和萧容鱼真的······”

  陈汉升一定要解释清楚。

  “咦,萧容鱼这个名字挺耳熟的。”

  陈兆军再次打断,他皱着眉头仔细回想出处。

  “公安局刑侦萧队长的女儿。”

  陈汉升只能先说明萧容鱼身份。

  “原来是萧宏伟的闺女啊。”

  陈兆军恍然大悟,然后笑着说道:“你萧叔叔年轻时可是港城公安系统第一美男,难怪女孩那么漂亮,不错!”

  “爸,我和萧容鱼只是正常的同学关系,不是你想的那样。”

  陈汉升终于找到机会阐述这个事实。

  没想到陈兆军居然笑了笑:“怎么现在的年轻人比我们那时还要胆小,都什么年代了还用同学关系当幌子,真当我平时不看电视剧啊。”

  看着沉浸在自己想象里不能自拔的老陈,陈汉升突然不想解释了,总之最后都会水落石出的。

  “爸,你刚才没清楚那女孩身份之前,是不是还有点担心啊?”

  陈汉升又换个了话题问道。

  “怎么可能。”

  老陈矢口否认:“我一直都在看电视呢,哪有担心的样子。”

  “噢。”

  陈汉升点点头,还陪着看了一会电视,准备回卧室休息时他才拍了拍老陈的后背:“拿着空调的遥控器,能给电视换台吗?”

  陈兆军定睛一瞧,手里果然拿的是空调开关,难怪按到现在电视一点变化都没有。

  “我先睡了,小老头一个别整天乱操心,实在闲的无聊就和我妈吵个架。”陈汉升挥挥手说道。

  老陈嘴上说不担心,可心里一直在猜测女孩的身份,直到明确是萧宏伟女儿才放心。

  陈兆军摇摇头,看着自家儿子的背影嘀咕一句:“臭小子。”

  ······

  国庆七天假期有些长,看完外公外婆以后,陈汉升就找不到事情做了。

  中间接到过萧容鱼打来的电话,邀请陈汉升去冰饮店里闲聊,一起的还有其他几个高中同学,不过被陈汉升找理由拒绝了。

  一是陈汉升和他们共同话题不多,二是他不想老被人误和萧容鱼有点什么。

  “梓博,晚上去打台球?”

  陈汉升打电话给王梓博。

  王梓博立刻就答应了,他这种没啥交际圈的宅男,要是没陈汉升带出去浪,也只能在家陪着他妈温习《还珠格格》了。

  陈汉升对港城的网吧、迪厅、KTV非常熟悉,他带着王梓博来到一家二楼是台球室,一楼是迪厅的娱乐场所。

  一边喝着啤酒,一边打着台球,感受着楼下“轰隆隆”的震动感,王梓博黝黑的脸上充斥着兴奋。

  “小陈,没想到港城还有这么好玩的地方。”

  王梓博大声喊道,尽量压过振聋发聩的音乐。

  陈汉升嚼着口香糖,笑笑不吱声,只顾瞄准桌台上的号码球。

  今天王梓博明显不在水准,老是偷看从一楼上来的女孩,她们穿着露着肚脐眼的渔网丝袜,化着浓妆,经过身边时能闻到香水和酒精混合的味道。

  陈汉升也不催,耐心等待王梓博把目光转移回来。

  王梓博还有些不好意思:“这都10月份了,就不冷吗?”

  “你懂啥,这叫美丽冻人。”陈汉升笑着回道。

  有几个女孩看到陈汉升觉得眼前一亮,这个年轻人脸上的笑容又痞又坏,相处起来应该会很有意思。

  不过陈汉升兴趣不大,有时候厌烦了还会拍拍身边女孩们的细腰:“对面的小黑哥还是处男,你们去逗逗他。”

  本来王梓博是一脸羡慕的看着陈汉升和这些性感女郎调情,但是轮到他自己时,却又红着脸不晓得如何应对。

  晚上10点的时候,陈汉升和王梓博离开这家娱乐场所,王梓博还不太想走。

  陈汉升一边点烟,一边告诫道:“常去夜店的女孩子,不管多漂亮,偶尔接触一下无所谓,不要太认真······”

  “还有呢?”

  王梓博听到一半,发现陈汉升突然不吱声了,顺着视线看过去,只见不远处的马路边上,萧容鱼和两个女同学静静的看着这边。

  她们应该是刚从冰饮店里出来准备回家,萧容鱼手里还拿着一杯冷饮。

  王梓博立刻转身假装不认识,陈汉升没办法这样傻乎乎的掩耳盗铃,心想这他妈也太尴尬了,哪里想到这么巧就碰上了。

  “晚上好啊,聚会这么快结束了吗,萧容鱼你家好像不是这个方向吧。”

  陈汉升尽量让自己语调和语速正常,心里也在不断暗示自己和萧容鱼没什么关系,所以去酒吧是正常合理的。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有一种抹不去的歉疚感。

  “你不是说今晚去外婆家?”

  萧容鱼开口说话了,不过声音比秋风还要冷。

  陈汉升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不想参加晚上的聚会,所以用这个理由搪塞萧容鱼,现在谎言被当面戳穿。

  此时,萧容鱼白皙的脸蛋上布满了一种叫“伤心”的情绪。

  “陈汉升,我们刚刚聊天时,小鱼儿还说可以尝试接受你······”

  有个女同学看不下去,结果刚说两句就被萧容鱼冷声打断。

  “没了!”

  她把手中的饮料放在地上,吸了吸鼻子说道:“走吧。”

  转身的背影毅然决然,秋风吹拂,萧容鱼柔顺的头发在路灯下如缱绻情丝。

  远远的,还能听到女同学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陈汉升,你不是个人,今天冰饮店刚出了一种好喝的果饮,小鱼儿特意买了准备送到你家的,你却瞒着她来这些地方鬼混!”

  “去死吧,渣男!”

  ······

  陈汉升恍然大悟,原来萧容鱼走这条路是要给自己送饮料。

  “小陈,你好像真把萧容鱼追到了。”

  王梓博一脸忐忑:“然后,好像又丢了。”

  :。:

看过《我真没想重生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