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跛子求爱,王爷别逃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旧事重提

第一百四十八章 旧事重提

  谷风推了楚风一把岔开话题道,“你知道阿祖母亲清修的道观在哪吗?”

  楚风摇头道,“不知道,我没去过。”

  谷风道,“他母亲你有了解吗?”

  楚风想了想说,“不太了解。我总共都没见过他母亲几次。小的时候和阿祖玩去过他家里几次,见过几面,梅夫人不爱笑,也不喜欢说话,而且我觉得她不怎么喜欢小孩,所以后来我就再没去过他家。五年前我跟随王爷回京,听说梅夫人搬去道观清修,从此就再没听人说起过。”

  谷风道,“阿祖也不去看望他母亲吗?”

  楚风道,“不是阿祖不愿意去,是她母亲禁止府里人去看望她,说是会打扰她清修。只有若招因为身体不好,才被接到道观调养身子,但也只让若招带了一个贴身的丫鬟,其他人一概不允许进去。”

  谷风道,“梅夫人怎么会突然想到去道观清修?放着好好的梅夫人不做,真是奇怪。”

  楚风道,“这有什么奇怪的?我父亲放着好好的大理寺少卿不做,外出云游到现在都找不到人,这难道不奇怪吗?”

  谷风皱眉审视楚风道,“你这么多年都没找过你父亲吗?”

  楚风道,“怎么找?连一点线索都没有,人这么多,地方这么大,派出去的人什么都没打听到,后来我就放弃了。”

  谷风道,“你没有问过你母亲吗?她肯定知道原因。”

  楚风一屁股坐在凉凳上说,“一点线索都不给我的就是我母亲。只要说起父亲,她就不愿意说了,不是沉默就是流泪,他们两人从来没吵过架,没有红过脸,可是就这么悄无声息的分开了,我实在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

  谷风默默坐下思考着,犹豫道,“这件事确实奇怪,如果分开说倒也没什么,可是放在一起就很怪异。你父亲和梅夫人几乎是同一时间离开的,那一年正好是新帝登基后不久,然后发生了萧丞相满门抄斩的事情。”

  楚风深有同感的看着谷风道,“难道真的和萧丞相的事情有关?”

  谷风拧眉道,“什么意思?”

  楚风又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我父亲莫名离开后,我想过无数次原因,可是除了新帝登基,就只有萧丞相的事情。如果是因为政见不同,我父亲对新帝有不满那也不至于离家出走这么多年,我母亲也没必要如此隐瞒;如果是因为萧丞相的事,具体又是为什么呢?当年这件事虽然闹的满城风雨,可是因为我还小,并不清楚整个事件的内在,事情发生的快处理的也快,后来就很少有人再提起此事,慢慢大家都遗忘了。”

  谷风道,“我比你稍长几岁,当年这件事我也听说过,还是有些让人费解的。

  起因是有人举报萧丞相在乡下购置了一块带有王气的田地,意图谋反,皇上因此大怒,命人彻查,后来又查到萧丞相通敌叛国,所以最终罪名是通敌罪,皇上下令将所有与此事有关的官员全部问斩,来了一场大清洗。你所说的满城风雨也是数千人人头落地,家破人亡,血流成河。”

  楚风道,“通敌?通谁?”

  谷风道,“月叱国。”

  楚风大惊道,“什么?月叱国?难道是萧夫人,她不是月叱国的王后吗?”

  谷风道,“这个不清楚,当时也没人知道萧夫人的真实身份啊,咱们不也是后来听阿柒说了才知道的吗?而且当时月叱国并不知道他们的王后逃往大燕国还做了丞相夫人,所以这个罪名现在看来就有些莫须有了。”

  楚风道,“那通敌的罪名是怎么成立的?明明有购置带有王气的田地这个还能算得上的谋反证据不判,最后却判了通敌罪,这不是匪夷所思吗?”

  谷风道,“是王爷亲手从萧府搜出了一封萧丞相与月叱国国王来往的书信,皇上才因此判了通敌罪。”

  楚风惊愕道,“王爷?你是说是王爷亲手将萧丞相置于死地的?那个导致了数千人死亡的罪证是王爷搜出来的?”

  谷风点头道,“是的,这是王爷告诉我的。”

  楚风不敢相信道,“不会的,王爷不可能是这样的人,他怎么会...”

  谷风道,“怎么?失望了,不解了?你一个堂堂大燕国皇上亲封的静远侯,看不懂其中奥秘?”

  楚风道,“你直接说清楚,不要说一半,这并不会显得你有多高深莫测。”

  谷风脸上始终挂着和此刻所说事情不符的笑容接着说,“皇权之争向来都是血淋淋的,根本没有表面上那么风光无限。萧丞相一直以来都是支持王爷的,而且当时很多人都是站在王爷这一边的。可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先帝遗诏上写的不是王爷,这件事是怎么回事,谁都不知道,现在也弄不清楚了。

  新帝登基,拥护者无数,可是曾经的对手,王爷的拥护者就没有那么好运了。皇上首先想要对付的人毋庸置疑就是王爷,可是突然接到谋逆的举报,萧丞相反倒成了皇上第一个要清理的对象。

  一个彻查萧府被封,与萧丞相有关的人和事全部受牵连,无数人人心惶惶,夜不能寐。直到王爷搜出了那封信,事情才得以终结,杀了很多人,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也包括王爷。”

  楚风颓丧的一拳砸在石桌上道,“没想到还有这么多事情我不知道。事发时王爷派我出去南海练兵,等我回来时一切都尘埃落定,我父亲也走了,王爷从此变得冷漠寡言,性情大变。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大家都很默契的从不提起那件事。”

  谷风道,“我更愿意相信萧丞相是用自己和府上下的命救了王爷,他用自己一死保住了王爷。”

  楚风道,“所以王爷才这么舍命保护阿柒对吗?”

  谷风道,“我不知道。”

  楚风疑惑道,“这还有什么不知道的?”

  谷风道,“我不知道的是王爷舍命保护阿柒是因为对萧丞相的承诺还是真的喜欢阿柒?”

  楚风道,“可能一开始是为了报答萧丞相才救阿柒,后来是真的喜欢阿柒吧。”

  谷风道,“如果当初萧夫人让王爷送出的那封求救信是真的,王爷对萧丞相的赴死就有怀疑,他会认为萧丞相真的通敌,所以才会在处置萧丞相的事情上果断干净,不遗余力。”

  楚风道,“可是王爷还是送出了那封求救信不是吗?曼珠不是说月叱国的国王确实接到了那封信才派人来救阿柒的吗?”

  谷风道,“所以在阿柒的事情上王爷真的几乎是本能的不愿意伤害她,这让我很疑惑。”

看过《跛子求爱,王爷别逃》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