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一号狂兵 > 第二十二章 相剑大师

第二十二章 相剑大师

  “不知这把青铜剑是...。”李剑凛压抑着内心的激动,沉声问道。

  魏风喝了一口威士忌淡然说道:“这把剑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应该是战国时期的纯钧,但是我也不敢肯定,要亲手试一下才敢断定。”

  “不过我觉得我还是断了这个念头吧,这把剑这么宝贵,人家这么可能轻易拿出来让人看呢。呵呵,我也就是随便说说,你也别当真。”

  “这么说,你想试试这把剑,如果是的话,我可以帮忙,我跟这件的主人是好朋友,只要我开口,他一定不会拒绝的。”李剑凛说道。

  “不过我觉得还是算了,要是弄坏了,肯定赔不起。”魏风无奈的摊开手。

  “堂堂男儿,竟然说出这种屁话,别让我小瞧了你,来,跟紧我,我现在就带你看看去。”李剑凛说话,一脸的豪气。

  魏风早就想试一下这把剑了,于是跟着李剑凛一路向前,从别墅的一处角门出去,直接到达了后花园。

  “大叔,你这是带我去哪里啊?”被李剑凛带出了别墅,魏风有些疑惑。

  “当然是带你看剑了。”说完,李剑凛像是有意识的探出了几步。

  咔咔咔,一阵铁链搅动的声音,只见面前的画面竟然凹陷下去,露出一截短短的楼梯,看起来应该是个密道。

  “走。”李剑凛拉着魏风就向下走去。

  李剑凛突然的动作,让魏风有了惊觉,身体下意识的做出反应,直接去佛开李剑凛的手,哪知道对方的速度更快,右手如同鬼魅般探了过来,锁他的喉咙。

  这一招,直接让魏风大吃一惊,因为面前这个老者使出来的,赫然是失传已久的锁喉功。

  “你到底是什么人?”魏风脸色变了变。

  “年轻人,沉得住气,不要大惊小怪。”李剑凛努努嘴,率先迈进了楼梯,给了魏风一个背影。

  魏风迟疑了一下,也跟了过去。

  很快他们来到了一处房间,房间不大,约莫二十多个平方,里面没有任何布置,只有一盏散发着淡黄色的灯光。

  紧接着李剑凛走到墙壁的一角,打开一个密码锁,熟络的按下几个密码,又是一阵铁链搅动的声音,过了约莫十几秒的时间。

  只见刚才在楼上看见的那个玻璃罩子,被缓缓的送了过来。

  此时看到这把年代久远的青铜剑,魏风心里不免有些激动,不过他心里又隐隐约约为他身边的这个老人担心起来。

  “你拿这把剑给我看,不会有什么事情吧。”

  “不会。”

  “我看你不像是这里的客人,客人没这么大的胆子,我觉得你是...。”

  “是什么?”李剑凛有些尴尬的笑着,正在考虑要不要把自己的真实身份告诉他。

  “管家。”

  “呵呵,居然被你看出来了,没错,我就是李家的关键。”李剑凛笑呵呵的说道。

  “管家大叔,我看我们还是算了吧,李家的人要是知道你拿这么宝贵的剑给外人看,指不定会开除你,况且你年纪有这么大了,真要找工作,我看未必能找得到。”

  李剑凛呵呵笑着说道:“这就不要你费心了,而且你也知道,那些大家族的家主,大多家务繁忙,哪里顾得上这种小事,就算发现了又如何,我这辈子早就赚够了,开除我,我巴不得呢,正好享受一下晚年。”

  “呵呵,想不到大叔你还看的挺开,不过你放心,如果真的被李家给开除了,到时候你找我,虽然我不敢保证你天天吃香喝辣,但是绝对让你过的舒舒服服。”

  “好嘞,借你吉言。”李剑凛走到玻璃罩子前,伸手一拍,从下来滑出一个小键盘。随后手指熟练的按下几个按钮,随后展示台的玻璃罩子缓缓的打开。

  呼,只见一道火热的红包猛地窜了出来,直射房间的顶部,其明亮程度不亚于那盏四十瓦的灯光。

  一旁的李剑凛看呆了。“这...。”

  好像这把青铜剑自动来了他们李家,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异象。

  魏风已经跑了过去,探手一拿,将青铜剑握在手里,细细打量着这把绝世宝剑,只见在宝剑的镂空处,那些红光犹如岩浆,在缓缓的流动着,竟好似活了一般。

  信手一弹,但闻一道粗狂野性的震音缓缓而起,经久不息,随后一挥,红芒闪现。

  “这不可能,我把玩这把剑不知几百次,从来没有见过它有今日之威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剑凛惊奇的问道。

  “这你就有所不知道,古代铸剑之术跟现在铸剑之术,有所不同,今日之剑讲究的是形,古代之剑讲究的是心。剑如美人,见悦者容光焕发。”

  “好剑,好剑。”魏风贪婪的看着手中的宝剑,只觉得它是世界上最美的美人。

  “这把剑是?”

  剑虽好,却是别人的,虽然是喜欢,魏风却也不至于干出强盗之事,有些不舍的将青铜剑重新放回展台。

  “我本来以为他是欧治子的纯钧,但没有想到他不是。”

  “你说他不是纯钧,可是你说他又是。如果不是,那他又是什么?”李剑凛有些失望了。

  魏风像是老师一般,给李剑凛仔细讲解。

  “说到古代的铸剑术,历史学家大多把他们分为三派,分别是吴越的欧治子,楚国的风胡子,和楚国的干将,而华夏历史上口口相传的十大名剑,就大多出自他们之手。”

  “其中这三派中,吴越的欧阳子名声最盛,十大名剑里,五把俱出自他手。他亲手锻造了湛卢,纯钧,胜邪,鱼肠,巨阙。而剩下的五把中,干将锻造走了干将莫邪,龙渊,剩下的则是为楚国的风胡子锻造。”

  “十大名剑中,鱼肠,巨阙是匕首,干将莫邪是雌雄剑,剩下的俱是长剑。”

  “我一开始以为他是纯钧剑,皆是因为他长有三尺,而纯钧剑名为英雄剑,男儿佩戴。不过当我仔细观察,却发现不是这么回事。欧阳子锻造石喜欢用玄英沙,也就是铁砂,剑成之后,剑身上不免有细细的纹络,不过你看这把剑,通体光滑,根本不是欧阳子的风格。”

  听闻魏风细说,李剑凛不免有些失落:“看来老爷是被人骗了。”

  “不不不。”魏风赶紧摇头:“你老爷不但没有被人骗,反而捡了一个大便宜。”

  “捡了一个大便宜?”李剑凛有些摸不着头脑。

  “看来你刚才没有听说仔细说话,我说在传统的史学家眼里,华夏一共有三大铸剑派,但其实在他们之前,还有一个铸剑派,由于这个铸剑派年代久远,所以史学家大多把他给遗落了,但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刚才的三派都是出自那一派。”

  “你说的是——。”

  “蚩尤铸剑。”魏风沉声说道,随后细细打量的那把剑身,压抑着心中的狂喜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就是传说之中的蚩尤剑。”

  古语有云,当年蚩尤大战黄帝,命工兵部铸剑三千,以击黄帝。

  虽然最后失败了,但是当年工兵部落的铸剑之术却成了华夏铸剑的始源,后来吴越铸剑大师曾深入蚩尤部落,寻找当年的铸剑之术,但是也只是寻找到了皮毛,即便如此,也被后人称之为,天地一下铸剑师。

  李剑凛并不知道这些,只知道蚩尤是魔神,脖子微微的缩了缩。带着惊恐的口气说道:“你说这把是蚩尤剑,会不会渗出魔气,感染李家。”

  魏风大笑:“殊不知,剑在手,人在心。一把剑再好,也终究是把武器,遇仙成仙,遇魔入魔。管家活了这么大,不会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吧。”

  “我懂,我懂,听你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

  不过显然魏风的这些话,没有化解李剑凛心中的担忧,压抑着脖子说道:“是真的没事吧。”

  “当然没事,况且就算是有事,它克的也是李家的人,你不过是李家的管家,你大可以放心。”魏风笑着说道。

  “不能这么说,我身在李家多年,早就他李家的人当作自己的家人,如果真的有事,我也是很痛心的,要不——。”

  “你要送给我。”魏风笑了,既然这是件魔物,不如送给我好了。

  “不行。”李剑凛的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般。

  “好吧,既然看在你邀请我看剑的份上,我就给你化解一番。”魏风嘿嘿笑道,其实这剑根本就不需要什么化解,只是他看着李剑凛害怕,故意说出这话,当心他内心的想法是想要试试此剑。

  “那就又请了。”李剑凛脸上的笑容如同开了花一般。

  其实身为特种兵,魏风根本没有机会学剑法,毕竟现在战争中,都是热武器,冷兵器的时代早就过去了。这套剑法还是当年那个猥琐老头子,强制交给他的。

  魏风走过去,拿起手中的剑,轻轻一弹,身子便犹如游龙一般在不大的房间里舞动起来。

  一时间,只听房间里,红光闪现,剑鸣呼啸。

  而手持宝剑,不停舞动的魏风,看起来就好像复活的蚩尤。

  而在古代,蚩尤还有一个名号,那就是——

  战神。

看过《一号狂兵》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