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日日撩人 > 14.【14】
  第十四章给我剥

  “大哥?”

  傅谨恒的剑眉微不可察的皱了一下,有些不敢置信,指了指自己的脸。

  “大哥,是叫我么?”

  看着傅谨恒那张帅气却蜜汁认真的脸,沈临瞳“噗”的一下笑出了声。

  只见她眉毛微挑,那笑意在眼角眉梢不断延伸,像是带着引人探究意思。

  “对对对,是我的错,”沈临瞳笑道:“怎么能叫你‘大哥’呢,要叫小哥哥才对。”

  这种略带轻佻的话,放在平时,傅谨恒肯定是要冷脸的。

  但是,对着同桌那张笑意盈盈、纯洁妍丽的脸时,他却怎么也生不起气来。

  “不许乱叫。”

  傅谨恒故作严肃的说了句。

  沈临瞳眸光微转,笑问道:“小哥哥确实是不够专属,让我想一想叫什么好呢?”

  “傅同学,太生疏了。”沈临瞳摇摇头,“这个不好。”

  “谨恒?感觉有点酸的。”

  听着傅谨恒听着她在那里念念有词,善意提醒道:“再不吃,可就没有了。”

  这一提醒,沈临瞳才发现桌上那盆最先上的小龙虾,居然已经只剩两只了!!!

  这帮猪,是在抢么!

  沈临瞳立刻带上手套,伸手刷刷两下子,就将两只拿了起来,还将一只放在陪自己说话,耽误进食的傅谨恒的盘子里。

  “喏,这个给你。”

  她刚打算快速开动,然后刚刚端上来的下一盘,就发现傅谨恒居然连手套都没有带,只是用筷子夹住了小龙虾的头。

  “你不会吃小龙虾?”

  沈临瞳有些不敢相信,只见傅谨恒点了点头,向她证明了事实就是如此。

  烧烤他吃过,虾他也吃过,但这小龙虾,他还真没吃过……

  作为全科学霸,傅谨恒发现了自己知识领域的空白。

  不过都是节肢动物门软甲纲十足目的物种,大致拆分方式应该都差不多,试试吧。

  他的余光刚刚落在沈临瞳那橘红色汤汁的纤细手指,打算观摩一下,就见到一只剥好的小龙虾放在自己的面前。

  “看着感觉你也不会,这个给你?”

  沈临瞳的话音刚落,就听见徐娇、文蔷在那边偷笑,陈旷、蒋逍几个也在那边跟着起哄。

  “呦呦呦~”

  陈旷闹道:“沈妖女怎么也不给我们剥小龙虾?”

  “对啊!给我剥!”

  “我也要!”

  傅谨恒虽然面上不显,但是其实心里早都被他们燥的有些脸红了,“她只教……”

  沈临瞳拦住了打算开口解释的傅谨恒,目光从几个人身上一一扫过,带着几分认真又带着几分调笑:“行呀,我倒是可以剥,你们敢吃么?”

  在场的很多人,都是当年一个初中一起升上来的,沈临瞳的行事作风,就算没有见识过,也多少听说过。

  立刻有人怂怂地说:“那我不要了。

  傅谨恒看着沈临瞳那微微扬起的下巴,就像一只骄傲的猫,神气又可爱。

  后面,沈临瞳没有再给傅谨恒剥过虾,反倒傅谨恒再旁人手下悄悄替沈临瞳抢了几只。

  没有什么友情,是无法用一盆蒜香小龙虾建立的,如果有,那就再来一盆十三香的!

  一起来吃饭的几个人,就算开始的时候还不熟悉,现在也都熟悉起来,开始交流起各班流传的最新消息来。

  “你们听说没有,这个月底咱们就要组织远足了!”十班的一个男生开心的说。

  别看他们现在才高二,开学一周,各个班级都被或多或少的占用了一下小课,提前感受了一丢丢高三的压力。

  所以,任何一个活动都能让同学们开心不已。

  “去远足?”

  沈临瞳转身问自己的班长同桌。

  “你有听说过吗?”

  一般来说,班长那里都有第一手的消息来源,更新快,并且可靠。

  傅谨恒点了点头,道:“明天,班主任应该会和大家说的。”

  这话说的很有艺术,虽然没有提前泄漏班主任的通知信息,又从侧面肯定了大家的猜测。

  本来只是来自十班的小道消息,现在被傅谨恒这样一肯定,准确度就高了起来。

  “咱们要去哪里远足你知道吗?”

  好久没有参加班级活动的沈临瞳其实还有些期待的。

  “大概是临港那边吧?”

  “我记得是七宝古镇!”

  “我觉得顾村公园那边也有可能。”

  大家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直到吃完饭,大家也还没商量出个结果来。

  以至于结了帐,各回各家都再继续讨论着。

  “阿童木,我叫司机送你?”

  尚小勇站在自家*申A6888*的座驾前问沈临瞳。

  沈临瞳摇摇头,说:“说了多少次了,咱们又不顺路,要不然你送娇娇回去吧,你们倒是住的近,就隔着一条街。”

  徐娇连忙摆摆手:“不用不用,我哥马上也到了,你回去也注意安全啊。”

  沈临瞳安排好自己的几个小姐妹,才放心的往地铁站走去。

  走了几步,就见到傅谨恒拿着一板养乐多从7-11里走出来。

  “你也坐地铁走?”

  沈临瞳站在他身边笑着问。

  “对,这里回我住的地方就几站路。”傅谨恒点了点头,“你也坐这趟?”

  沈临瞳点点头,“对,就做一站。但是,我现在有点撑,我在思考要不要走回去。”

  傅谨恒随手拆开一瓶,递给她,“现在有点晚了,你自己回去不安全,我和送你到小区门口?”

  在傅谨恒看来,沈临瞳一看就是家庭条件不错的女孩子,再加上又在世纪大道附近住,光是房子就值个七八百万,没有道理家长不来接的。

  送我回去?

  沈临瞳没想到傅谨恒居然还挺绅士、挺主动的!

  要是换做别的女生,也许要矜持客套一下。

  但沈临瞳可不是那样,她笑眯眯地点头。

  “那好,我们一起走一走,很快就到了。”

  两个人一起往前走着,沈临瞳将那瓶小小的养乐多攥在手里,来来回回欢乐地摆动着。

  “你不喝么?”

  傅谨恒见她生生将一瓶饮料,玩成了一个玩具,忍不住开口问出声。

  终于听到这个问题,沈临瞳举起饮料在自己脸边摇了摇,笑眯眯地说道:“这是你第一次送我的小礼物,我要好好留着呀!”

  傅谨恒微微一愣,开口询问道:“这不过是一瓶小饮料,怎么还变成礼物了。”

  “饮料就不是礼物了呢!”

  沈临瞳忽然停下来,如若春水的眼睛定定地看着傅谨恒,伸手在他的胸口上点了点,假装严厉的批评道:

  “小恒同学,我觉得你的思想很有问题,怎么还能搞起礼物的歧视链呢!你可要好好的反思一下你自己。”

  傅谨恒长这么大,第一次被女生戳胸口,她的指尖好像还带着隐隐小龙虾的味道,让人唇齿间回想起刚才那饕餮大餐的味道来。

  有点想吃一口呢!

  傅谨恒暗道自己可能是对那唇齿留香的美味上了瘾,才会产生这样的绮念。

  甚至没有分出精力来探究那一声熟稔的“小恒同学”。

  见傅谨恒盯着自己的手指在看,沈临瞳也觉得有些狐疑,带着些许的小心翼翼和不好意思,开口询问道:“怎么了,我刚刚刚戳疼你啦?”

  “没有,怎么可能。”傅谨恒否认道。

  那一点点的力气,就和挠痒痒似的。

  对,没错。

  就想挠痒痒一样,碰的他心里的某个地方开始酥麻起来。

  傅谨恒忽然意识,沈临瞳只要一触碰自己,他就会心里痒痒的,这样的事情不是一次两次了。

  之前,也有女生无意或有意的碰到自己,或是体育课上的接力活动,又或者是收发作业时的书本传递……

  可是,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被人一碰就苏到了心里。

  “怎么啦?”

  沈临瞳见同桌似乎在神游天外。

  傅谨恒回过神来说:“我刚刚是在思考。”

  “思考什么?”沈临瞳追问道。

  傅谨恒将手里剩下的几小饮料都放在了沈临瞳手上,“这几瓶也都给你,凑成一个大礼物吧!”

  沈临瞳:“……”

  快点告诉我,刚才这有些中二的对话,是我在幻听。

  看到那张娇俏的面庞上戴着乌鸦飞过的黑线,这对比的反差萌,让傅谨恒愉快地笑出声:“刚刚是在开玩笑。”

  沈临瞳定定的看着他,用最真诚的表情告诉他——我不信!你绝对是认真的!

  傅谨恒的眼睛里也闪过了碎星一般的笑意,笑道:“其实,刚才我是想说,我好想没吃饱,还想再去吃一份小龙虾。”

  沈临瞳:!!!

  你还想吃你早说呀,虽然她已经有有点撑了,但是再来一份没有关系的。

  “你怎么不早说呀!”沈临瞳看他的眼神里带着嗔怪,“我这都快到家了你才说。”

  哼!不满意。

  “你还能吃的下?”

  面对傅谨恒的质疑,沈临潼用力点了点头,用实际行动证明:

  她可以,她能行啊!

  傅谨恒看了眼自己的运动腕表,纠结了一下。

  “现在还是有些晚了,还是下次再开吃吧!提前约你一起。”

  既然还能约下次,那确实没有必要死抓抓着这次机会不放。

  沈临瞳开心的点点头,楼梯口给傅谨恒挥手,“那咱们约下次!”

  见傅谨恒点头,她的笑容愈发的娇俏:“那我们明天见喽。”

  在沈临瞳进到楼道里以后,刚才一直站在树荫里的人才慢慢的走了出来。

  一脚踢在旁边安静进食的小流浪猫身上。

  “喵———!”

看过《日日撩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