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二章 不觉已至泰山府

第二章 不觉已至泰山府

  时光穿梭,岁月流转,江汉珍一直在飞碟之中修行度日,恍惚之间不知过了多久,感觉时间不短,玉佩好像停了下来,但江汉珍却没有理会,继续的修行着十字天经中的修行之法。

  “道友,道友,醒醒。”

  忽然耳中传来声音,似乎还有人在推着自己,睁眼一看,就见一个穿着神官服装的人在眼前,周围鸟语花香,仙气缭绕,仙鹤环绕,青玉铺路,似是仙境。

  前方还有一座白玉雕刻而成的数丈门庭,有神兵看守左右,其上用古篆文书‘泰山府’。

  江汉珍一阵喜悦,说道:“这里可是仙籍之人报到的泰山府?”

  “对,这里就是泰山府。”

  神官看着江汉珍这奇怪的样子问了一句,因为此时的江汉珍穿的不是凡间的汉服,而是一件奇怪的衣服,没有长袍大袖,只是看着精干,就问了一句。

  “你从何而来,来此所谓何事?可是来此报备之人?”

  江汉珍听到神官的问话,也觉得自己来对地方了,没想到仙界就是跟凡间不一样,连说话都这么文绉绉的,也学着这种说话方式说道。

  “在下是豫南修士,拜入雷祖门下修行,如今已是身死,得黑白无常二位君使指点来泰山府报到,还望神官指引。”

  ‘豫南?是何地方,难道是凡间新建?还没传到这里?’

  神官疑惑的低估着,想了半天不是太明白,说道:“你可有路引文书。”

  “有。”

  江汉珍敢紧将自己怀中的文书拿了出来,递给神官。

  神官接过一看,暗暗点头,但总觉得不对,用手在上面量取了一下,说道:“你这文书是何处所发,标准的文书长九寸六,宽六寸三,你这文书明显小了一点。”

  江汉珍心中一突,有些紧张,这可是他进入仙道的凭证,容不得丝毫大意,就解释着说道:“这是黑白无常二位君使给在下的,说是泰山最近人手不够,有人托他们将此文书给我的。”

  “不会是路途遥远,风刮着磨损了一些吧。”

  江汉珍试探的说道,想着自己不知道被玉佩带着飞了多久,万一被风刮着磨损了呢。

  “噗嗤。”

  神官差点笑出声来,但看着江汉珍一本正经的样子,憋着笑意说道:“最近确实有些状况,南瞻部洲妖魔作乱,人手有些紧张。”

  接着又仔细翻看了一会文书,却定不会是伪造的,这才对江汉珍说道。

  “你这上面的印和内容都没问题,你先跟我去报备吧,这件事我会上报帝君的。”

  江汉珍松了一口气,刚才可将他紧张着不行,就怕神官说这个文书有问题,不让他进门,这可不行,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失去了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对神官感激的说道:“多谢神官。”

  心中只有仙路,对刚才所说的南瞻部洲也没什么在意,心中激荡,一心想着敢紧登记了,将此事办妥心中一块石头也就落下了。

  跟神官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经过一道勾栏,到了一座大殿前,神官说道:“你在这等着,我去通报一声。”

  “好的。”

  江汉珍连忙点头,此时到了门口,心情稍有放松,便欣赏起周围的风景来了,只见楼宇如林,陈列四周,亭台楼阁,勾心斗角,四周仙鹤环绕,鹤鸣不绝,苍松迎客,好一座仙山。

  江汉珍看着心驰神往,不知不觉已沉浸其中,不知时候。

  而大殿内却一片沉浸,神官将路引文书呈递上去,就站立一旁,等待着泰山大帝发话,但左等右等,都不见泰山大帝开口,就抬起头偷看了一眼。

  见泰山大帝的法身正拿着文书仔细的看着,眉头紧锁,好像遇到了什么难事一般。

  而神官顿时感觉有些心虚,因为这张路引文书是他递上去的,心中懊恼,若不是自己疏忽大意没按照规格检查,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这问题连泰山大帝都有些难办,不禁有些自责。

  说起泰山大帝可不简单,可是一等一的帝君,自上古时期得道,修行至今已不知多少年岁。

  有宝诰曰:太一混元之气,虚空无极之尊。禀日月之元精,初成胎息,受乾坤之正气,乃赋真形。承上皇荣赐,作五岳纲维。

  判死书生,消灾退厄。

  轮回造化,天地宽厚。

  大悲大愿,至圣至慈。

  掌管人道,东岳天齐,大生仁圣帝。

  太灵苍广,司命真君,威权自在天尊。

  如此泰山乃是天地之间的枢纽,就是地府要上奏天庭,都得通过泰山作为中转,当然,没有很高的神通是不可能的。

  神官心虚的看着泰山大帝的法身,出班说道:“帝君,此事是属下失职,若是此文书有问题,可将此人发往阴间,交由阎君处置,属下给帝君带来的麻烦,甘愿受罚。”

  泰山大帝摸索着这张文书,摆了摆手,说道:“不必如此,此事来的诡异,也不怪你。”

  神官松了一口气,刚才确实紧张了,不是自己失职,那就是别的问题,就问道:“敢问帝君,此文书可是他人伪造?”

  泰山大帝摇了摇头,神色疑惑的说道:“非是他人伪造,放眼三界之内,没有人伪造出来的东西能逃过本帝的法眼,但此文书不是伪造,但比平常尺寸小了一些,我思索良久,也不记得从泰山府签发过此文书。”

  “那就是假的了?属下这就去将此人打发回去。”

  神官闻言有些生气,还说的是被风刮着磨损了,如此可笑自己竟然也信了,既然是假的那就好办了,说着就要往外走,这毕竟是他的责任。

  “且慢。”

  泰山大帝将手下神官叫住了,说道:“此物也并非是假的?”

  神官听的发晕,一会假的一会真的,让他头都打了,就问道:“这是何缘故?”

  泰山大帝将文书收起,说道:“此物不是出本帝之手,但本源法印确出自本帝,若是拿出去没有一个人会相信这是伪造的。”

  神官被绕晕了,说道:“那该如何是好?”

  泰山大帝仔细感应着上面的法则,有些惊异的睁开眼睛,其上的本源出自于他,但法则却超出于他,不知是何种原因,就想探查一翻,思索良久,才说道:“这样吧,你去换一张文书,由本尊亲自盖章,然后通知雷霆都司之人,将他交接过去就成。”

  “是,帝君。”

  神官答应一声就离开大殿,江汉珍正在欣赏着风景,但眼神还是不时的看着大殿门口,看见神官出来,敢紧上前见礼。

  “神官大人,不知是否办妥,在下接下来该如何去做。”

  “哼。”

  神官对着江汉珍冷哼一声,看见此人就来气,拿着一张不知道真假的路引文书就来了,害的帝君差点以为自己失职,没好气的说道。

  “等着。”

  江汉珍听的莫名其妙,想着是不是得罪他了,刚才还好好的,就进去这么一会,态度怎么就变了,让他原本放松的心跟着提上了桑子眼,暗暗祈祷不要出什么变故才好,毕竟这可是仙缘。

  神官去的快,来的也快,去时手中空无一物,来时手中拿着一册玉书,其上流光渲染,很是不凡,江汉珍上前去打招呼,但神官没有理他,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立在门口忐忑不安。

  神官将玉书递了上去,泰山大帝看了一下,没有什么错误,然后从手中消失。

  泰山之上的洞天之中,泰山大帝本尊正在与一道友焚香品茗,忽然心神一动,手中出现一册与书,扫了一眼,明白了前因后果,抚掌而笑。

  “有趣,有趣。”

  对面的一个剑眉星目的道人一阵疑惑,说道:“帝君可是看到了什么,让帝君如此高兴?”

  “哈哈,无事无事。”

  说着拿出自己的随身大印,盖了上去,然后玉册消失,对道人说道:“就是雷祖门下的一个弟子,拿着一张被风给磨损变小的路引文书来泰山报备,你说是不是很有趣。”

  “哈哈哈。”

  剑眉星目的道人也是一阵大笑,摇了摇头,说道:“可能是哪里出了问题了,道友可不敢大意,此时佛教正在谋划东行,道友可要小心些。”

  泰山大帝点了点头,将此事放在了心上,也知道西方教最近跳的很欢,玉帝也不知在搞些什么,让他心生烦躁,两人喝了一会,剑眉星目的道人也看出了泰山大帝心不在焉,也就告辞而去。

  留下泰山大帝一人,看着手中不知何时从法身那传过来的奇怪文书,仔细的研究着,忽然神情一动,觉得此物不凡。

  对童子吩咐道:“关闭洞天,谢绝一切来客就说本帝要闭关。”

  “是,老爷。”

  仙童答应一声,转身安排去了。

  不说泰山大帝本尊如何,大殿内文书消失,下一刻就出现在案几之上,泰山大帝将玉册文书递下去,说道:“将此文书交给江汉珍,让他在府中暂且住下,然后派人去通知雷霆都司,让他们来领人。”

  “是,帝君。”

  神官接过文书就出了门,江汉珍敢紧上前见礼。

  神官一挑眉毛说道:“不知道你是走了什么狗屎运,还能让帝君亲自为你盖印,接着吧。”

  江汉珍看着一侧玉书递来,敢紧上前双手接住,看着是玉石制造的竹简一般的玉书,顿时眉开眼笑,对神官很是感谢。

  “多谢神官费心,在下感激不尽。”

  神官点点头,算是此事过去了,说道:“帝君慈悲,你来时也路途遥远,被风给磨损了些,变得不够规格,就为你换了一册玉书,要感谢就感谢帝君吧。”

  “是是。”

  江汉珍连忙说道,神情有些尴尬,刚才只是情急之下才说有些磨损,没想到被当面点破,但也不是皮薄之人,随即将此事忘却。

  神官说的帝君就是泰山大帝,听黑白无常讲,来泰山要面见泰山大帝的,但此时没有见到,心中难免有些遗憾,看着手中玉简文书,就觉得没什么了,只要有此物就觉得值。

  “跟我来。”

  神官到此时气也消了,态度也和善了些许,江汉珍不知道要去哪里,但跟着总没错。

  觉得初到仙界,还是有组织的雷祖弟子,也有了入门凭证,听安排就行,心中也对雷祖感激不已,就跟着神官一路前行。

  大概走了半个时辰,才到地方,是一所独立的院落,神官上前打开了门,说道:“你们仙籍之人本该住仙籍院,但你拿到的是帝君亲自盖印的玉册,就住这个别院吧,这里僻静,少有人来,你安心在此居住,一切所需都会有人送来,不可擅自乱跑就行。”

  “我明白,多谢神官。”

  江汉珍看着这座仙雾缭绕的仙居,看着环境优雅,不是凡地,心生欢喜之下连忙答应。

  神官说完,又交代了几句就走了,而江汉珍也就在这住了下来。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