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四章 返老还童固道心

第四章 返老还童固道心

  内心中对所谓的雷霆丹法隐隐有些期待,传说中长生之道,莫过于金丹。

  生前听闻道士们讲,世间有四大丹法,分别为文始丹法,阴阳丹法,龙虎丹法,清静丹法。

  这些都是耳熟能详的,但这所谓的雷霆丹法却没听过,听天尊言,此丹法是他此时才改进创出的,还没传下去。

  心中暗想,能被天尊改进的,都是智慧的结晶,只会比以前的好,不会差。

  就如后世,科技是越来越发达,社会越来越进步,那修行也是,猜想天尊此时修为已经不低,总结上古不知多少元会的经验才创出此法,肯定是精华中的精华,抱着这种心态,江汉珍对雷霆丹法也愈发期待。

  玉枢神殿之内,雷神天尊看着江汉珍被神将带了下去,目光闪烁不定,一阵沉思,又有些疑惑。

  “奇怪,《十字天经》我只是一个猜想,只凝聚出大道法则,还在草创之中,此人怎么会,而且修行此经的时间已然不断。”

  又拿起案前一道文书,文书上有阎君大印,又看了一遍,确信无疑,自语道。

  “地府中也查无此人,泰山也没此人,但明明感觉此人与我有大缘分,这是何道理。”

  雷神天尊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但隐约的觉得此事不简单。

  “玉帝最近跟西方走的很近,会不会与这事有关?”

  想到此,忽然灵光一闪,觉得抓住了什么,这其中必定有大因果,在玉枢神殿留下一道分身,身形化作一道混沌神雷,直上三十三层天,也不停留,出了天界直入混沌,消失在天界之中。

  凌霄宝殿中的玉帝正看着天女歌舞,忽然察觉雷霆都司有异状,让他一直很忌惮的雷祖尽然去了混沌,眼光闪烁几下,随即恢复平静。

  江汉珍跟着金甲神将,一路激动不已,一朝得闻大道,任谁也难以平静。

  金甲神将看着江汉珍的样子说道:“怎么很激动?”

  江汉珍这才醒过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有点。”

  “哈哈哈。”

  神将大笑着说道:“我当时得传道法时也跟你差不多。”

  “呵呵。”

  江汉珍尴尬的笑了一下,接着就听神将有些羡慕的说道。

  “不过你是大气运之人,竟能得天尊传法。”

  江汉珍一愣,想到天经中的记载,疑惑的问道:“不是听说只要雷祖坐下弟子,就会得以面见天尊,并传仙道之法吗?”

  神将听得疑惑,说道:“这谁说的,天尊门下徒子徒孙多了,没有人像你运气这么好的,我们雷霆都司少说也有几百万弟子,虽然属于同源,但所修雷法各有不同,雷霆属性早就有许多种特性,哪能一概而论。”

  江汉珍一愣,没想到还有这么多区别,本以为雷法就是打雷而已,就问道:“愿闻其详。”

  神将说道:“天尊总领神雷玉府,下设三十六内院中司,东西华台,玄馆妙阁,四府六院及诸各司,各分曹局,大了去了,就像我,修炼的紫霄神雷,在三十六元帅辛元帅帐下听命,我也算运气不错,得辛元帅亲自传法。”

  雷部三十六元帅江汉珍也是知道的,没想到雷霆都司在天庭尽然如此庞大,也知道将自己接来天界的王灵官也是三十六路元帅之一,排名第九,觉得找到了组织,心情越发的激动。

  江汉珍不住感慨,看着神将,问道:“不知这位将军怎么称呼?”

  金甲神将说道:“陈驿,驿站的驿,以后有事吩咐一声就行。”

  江汉珍哪敢客气,敢紧拱手一礼,说道:“在下江汉珍,见过陈将军,我是初来乍到,又无品无级,哪敢劳烦陈将军。”

  金甲将军名叫陈驿,看江汉珍对他行礼,敢紧侧开身子将江汉珍扶住,说道:“你可别折煞我了,你是雷祖座下弟子,我算在这里还得称呼你一声师叔祖呢,雷祖可是交代过我的,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江汉珍诧异的看着陈驿,自己是雷祖门下弟子,但什么时候成雷祖座下弟子了,门下与座下一字之差,但地位千差万别,地位不同而语。

  本以为面见雷祖之后传下修行之法就会安排自己做事,但哪想尽然被人如此认为,想着也许是自己不了解这里的规矩。

  仔细看着神将陈驿的表情,真诚严肃,也不似作假,也就没继续行礼,转而问道:“你我同为雷祖门下,那以后该如何相称?”

  想着叫名字也好像不合适,叫神将也好像有些不对。

  神将陈驿一愣,想了一下,说道:“按说我该叫你师叔祖,但祖师并没有对外宣布。”

  说道这里也愣住了,虽然雷祖传法于江汉珍,但也没对外宣布,甚至在雷部的登记也不是很清晰,对于跟江汉珍如何相称,一时也犯难起来。

  江汉珍也是社会经验丰富之人,就说道:“俗话说,道门一家亲,见了师爷称师兄,我之地位尴尬,但咱门都是祖师门下弟子,以后以师兄弟称呼即可,等祖师爷决定之后,再改口也不迟。”

  “你说是不是,陈师兄。”

  江汉珍试探的问着,陈驿也是一愣,这句俗话说的确实挺好的,‘道门一家亲,见了师爷称师兄’,别说是道门了,光是雷门就有几百万弟子,论资排辈的话确实麻烦,根本捣腾不清楚,但这句话一出,这问题就解决了,至于这俗话出自哪里,陈驿表示没听过。

  但仔细一想,觉得江汉珍的话也对,就说道:“那我就斗胆称呼你一声江师弟了。”

  “好。”

  江汉珍抚掌而道,也是觉得自己不再那么尴尬了,在泰山的时候,就被泰山帝君安排在一个幽静的院子里,虽然是个修行的好地方,但好像没人跟自己说话,见了自己都绕着走,到雷府才想明白,这是自己身份难定,不好称呼,所以绕着走了。

  看雷府的情形也差不多了,根据他的猜测,雷祖将他安排下来,估计很长时间都不一定顾得上自己,而神将陈驿虽然会照顾他,但他身份还确定不下来,陈驿觉得不好称呼,肯定不会与他多做往来。

  那事情就明白了,肯定安排上一个没什么人的地方就不管了,虽然他已经将修行放在首位,也有了那种唯道独存的心态,只是修行时日还段,心境难免有些不圆满,做个独人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现在看来,确实如此,神将陈驿的表情也没刚才那么严肃了,有些活泼,没刚才那么不自然,江汉珍也觉得融洽许多。

  总结起来就是身份惹得祸,江汉珍不知何故,好像自己很特殊一般,到哪都被特殊照顾。

  这下好了,说明以师兄弟相称,也能免去尴尬。

  陈驿有些高兴,说道:“走,江师弟,我带你去你的住处。”

  说话之间也活跃几分,江汉珍点点头,说道:“那就有劳陈师兄了。”

  路上两人话明显多了起来,话题也比较多了,一般都是陈驿说,江汉珍听着。

  “我说江师弟,你这身衣服是出自何国,看着挺利索的。”

  江汉珍一愣,没想到陈驿会问这个,就笑着说道:“陈师兄你久在天界,对人间有所不知,此衣服称为中山装,是人间民国时期出现的,这衣服还是我年轻时候穿过的,没想到还能带到这来。”

  “民国?那是什么国?”

  陈驿一阵疑惑嘀咕一声,觉得有些不对,或许是新出现的国家吧,也就没纠结此事,转而说道:“江师弟你现在也是年轻人,穿着这身衣服看着的确精神。”

  江汉珍自嘲的笑了一下,自己都快百岁了,怎么能说年轻呢?想起人间的风风雨雨,摸了一下自己的脸。

  心里一突,觉得不对,又用双手摸了一会,怎么光滑了很多,而且如玉一般的润泽,有些难以置信,就左右看着,寻找镜子一类的东西。

  “怎么了?江师弟?”

  陈驿有些慌张的四处看着,在寻找镜子一类的东西,因为此事太奇怪了,不光脸上光滑如玉,而且双手也没生前的那种饱经风霜的粗糙,看起来细嫩无比。

  “找镜子,我怎么变年轻了。”

  江汉珍随口答应着,看着远处的勾栏旁边的水池,就要跑过去确认一下。

  “哦。”

  陈驿这才明白,心中暗笑,摇头说道:“江师弟不必四处寻找,我这就有。”

  江汉珍说道:“敢紧借我用用。”

  说话之间在陈驿身上四处打量,心中暗想,没想到陈师兄作为一名武将,也会随身带镜子,看来也是个细致之人了。

  但陈驿并没有从身上取,只是手掐指诀,在空中画了了圈,一面镜子凭空而出,说道:“师弟你就用这个吧。”

  “好神奇。”

  江汉珍四下打量着,不住的感慨,暗想神仙手段就是不凡,法术随手可用。

  陈驿说道:“这只是镜光术而已,是圆光之法的一个变化,算不得什么稀奇,师弟请吧。”

  “好的,好的。”

  江汉珍不停的感慨,圆光术在生前可是赫赫有名,是一门成体系的大法术,但如此神奇的还是第一次见,也不在客气,走到镜子前面,就看见一张年轻的脸出现子啊镜子中。

  有些不敢相信,顿时变得目瞪口呆。

  “哈哈哈。”

  陈驿大笑了一声,说道:“师弟不必如此,返老还童本就是仙道本领,只要修炼出金丹就能青春不老,以后神奇的事多着呢,师弟以后慢慢发掘。”

  “真是神奇。”

  江汉珍连连赞叹,心中也对雷祖更加感激,不但给了天人之躯,还传自己道法。

  回首生前光阴虚度,虽然纵横一生,但到头来还是难逃无常,如今得了仙缘,也就看开了种种往事,一颗心全系在了仙道之上。

  有道是:

  岁月蹉跎行一生,暮年方知性命真。

  幸得祖师传道法,赐得返老还童身。

  忘却生前凡俗事,修仙路上一行人。

  心中也对仙道之事更加在意,如今有雷霆丹法在生,只想找个地方好好修行,去追寻那天地大道。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