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五章 光冲斗府妖邪出

第五章 光冲斗府妖邪出

  明了真心之后,江汉珍也是对修仙之事感慨不已,同时也对雷祖更加感激,心中暗下决定,一定要保持本心,一心向道,做那雷门之中的弘扬道法之人。

  跟着陈驿一路前行,经过五雷院,斗枢院,又经过仙都雷火院,走过雷霆司,都水司,北斗防卫司,一路看的眼花缭乱,司院之多,简直让他看的晕头转向。

  如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眼睛再也挪不开,幸得神将陈驿在旁边一一解释,也算开了眼界。

  雷部司职繁多,责任重大,司生司杀,可主天之灾福,掌管万物生灭,行使雨露,降妖除魔,只是这一路,就看到这么多。

  心中暗道,本以为如门派一样,带回洞天福地修行就成。

  师兄两三个,师妹三五只,时不时师叔冒个泡,刷一下存在感,小门小户的就行。

  但哪想:

  九天之上雷门府,竟有雷霆百万兵。

  四府六院皆齐全,三十六帅一分三。

  天雷地雷和人雷,同行雷法却不同。

  又有雷司布令至,旱天能雨雨能晴。

  打怪灭巫捉妖精,召神捉鬼度亡魂。

  主灾主福掌万物,司生司杀持权横。

  让江汉珍看的是心旷神怡,听的是热血沸腾,不知不觉已走出很远,越来越偏僻,后来甚至连个人都看不见了,若不是周围仙气缭绕,风景秀丽,江汉珍都以为要被带去荒山野岭呢。

  但也差不多,也许是没什么建筑了,神将陈驿就带着江汉珍驾起一道闪电,风驰电掣的向前飞行,看的江汉珍直翻白眼。

  ‘没想到还是如泰山府一般,被安排到一个僻静的地方去了。’

  不到几个呼吸,就到了地方,山峦环绕,荒无人烟,包裹着一座宅院,景色秀丽,一看就是福地,但就是有点偏僻。

  一次还说的过去,但两次就有点疑惑了,刚才问了陈驿,说是飞升弟子和转生天人的弟子都是从小兵干起,怎么到自己这里就不一样了,不是说待遇不好,而是太好了,所需所用有专人提供,还安排一名神将专门负责,只是安排的地方就有点特殊了。

  环境虽然好,但就是太偏僻了,江汉珍看着眼前这座雷霆环绕的大殿,虽然偏僻,但看着不凡,与自身雷霆气息有些相合,觉得是个好地方。

  神将陈驿指着面前这座大殿说道:“你以后就住这里吧,走,带你看看,这可是个修行宝地。”

  “哦,有何神奇之处。”

  江汉珍眼睛一亮的问道。

  两人进了殿中,周围一营俱全,大殿被一座小院包围,其余的犹如仙居,但大殿来的稀奇,好像是被搬过来的。

  神将陈驿指着大殿说道:“此物是雷祖从雷泽之中搬上来的,名做雷池,是收集雷霆,供弟子们修炼雷法所用,后来雷法种类繁多,雷祖就集合整个雷门之力,炼制了新的雷池,供弟子们修炼所用,这个雷池也就闲了下来。”

  接着有些羡慕的说道:“这可是最本源的雷霆,若不是我所修的雷法与他不符,我都想跑这来修炼,但此雷池还是难得的宝物,有好多元帅都想要,雷祖都没答应,没想到将你安排在这了。”

  江汉珍听得暗暗惭愧,也没想到祖师会这么照顾自己,竟将最早的雷池让自己修炼,而且看样子就自己一个人,但对于雷法修炼却有些不明白,虽然知道属性有别,但到底如何就不得而知了,就问道:“敢问陈师兄,这雷法修炼还有区别?”

  “当然有了。”

  陈驿接着说道:“你初来乍到,有所不知,这雷法不光有五雷,十雷,三十六雷之分,而且各有不同,此地也有雷经存放,你以后可自己去翻看。”

  江汉珍这次算是大开眼界了,觉得自己抱着虚心求教的心态没有错,也就越发的谦虚,自己算是个新人,可不能仗着祖师垂青就眼高于顶,谦虚一点总没错,不然这位神将师兄也不会跟自己说这么多。

  ·····

  就在两人在雷池闲逛之际,话说自盘古开天辟地,有三皇治世,五帝定伦,时间之间,分为了四大部州。

  东胜神洲,西牛贺洲,南赡部洲,北俱芦洲。

  东胜神州内,海外有一国名傲来国,邻近大海,海中有一座仙山,唤作花果山。

  此山乃十洲之祖脉,三岛之来龙,自开清浊而立,鸿蒙判后而成。

  那座山山顶有一块仙石,高三丈六尺五寸,按照周天三百五十六排列,围圆二丈四尺,对应着二十四节气。

  上有九窍八孔,暗合九宫八卦。

  四面无树木遮阴,左右芝兰相称,自天地开辟以来,一直受天地滋养,日月照耀,感应时间一长,就有了通灵之意。

  内育一胞,到了今日方才迸裂,见风而成型,化作一个石猴,五官具备,四肢皆全。

  起身长啸一声,就跪拜四方,感谢天地的养育之恩,目运两道金光,直达天庭,射冲斗府,惊动了天庭一众高真。

  凌霄宝殿内,玉帝暗暗颔首,露出一丝高深莫测,吩咐道:“巨灵神。”

  一个身材高大的神将出班而立,道:“臣在。”

  玉帝思索片刻,说道:“最近北俱芦洲妖邪作乱,去告知雷霆都司,加派人手降妖除魔,将斗枢院中的北斗南斗一众都调过去,去的越多越好,让他们安心除妖,此等司职朕会安排人去做。”

  巨灵神作为玉帝死忠,只要安排就去做,说道:“臣宗旨。”

  灵霄殿内众仙表情不一,但都是一些散仙之流,如一些斗辰星君一个不见,雷部之人更是不见踪影,带兵之人也就李天王父子,奇怪异常。

  天庭司职像这种聚会一般都很少见,但玉帝不知最近怎么了,经常召集一些仙卿群臣在灵霄殿内载歌载舞,一众仙官心知肚明,也不点破,继续装作不知,一心观看仙女歌舞。

  雷池之中,江汉珍正听着神将陈驿介绍雷池妙用,忽见两道天光直冲天际,光彩耀眼,就像生前的那种国防探照灯一样,功率大的基本能照到月亮上。

  感慨的说道:“没想到凡间这么科技这么厉害,竟然能将光芒照到天界。”

  陈驿不知道江汉珍说的探照灯是什么,猜想是凡间之物,没有多想,但以他的眼里还是看出此光的不同,神情凝重的说道。

  “这两道光来的诡异,看方位是来自东胜神州,我们雷部的一大部分力量已经去了南赡部洲平乱,此时人手不足,莫要出什么事才好。”

  江汉珍听闻南赡部州,隐约感觉有些不对,可能不是地球吧,暗想仙界奇特,也许地球是藏在不知哪个角落的。

  但南赡部州可不是第一次听说了,在泰山时,那名接引神官就提过,说是大部分人手都调去了那里,也就问了一句。

  “陈师兄,师弟在泰山府的时候,就听神官讲南赡部州出了事,调去了大部分兵力,可是出了什么大事?”

  陈驿随口说道:“不知为何,最近各地都有妖王造反,好似商量好了一般,八面开花,为了平乱,我们雷霆都司除了斗枢院以及维持防卫的雷部天兵外,能派出去的人都派了出去,此时又出现异象,希望不要是什么妖魔才好,若是不查清楚,万一是妖邪作乱,一不小心就会生灵涂炭。”

  江汉珍暗暗点头,也明白了黑白无常二位君使说接引的游神有事,而后来雷霆都司的人半年都没来接自己,最后还是风风火火的王灵官将自己带回来的。

  此时才明白,原来四处都发生了妖邪叛乱,也暗暗庆幸,自己是有组织的人,也很顺利的到了雷霆都司,不然外面兵荒马乱说不定就小命不保。

  看着神将陈驿的担忧有些不忍,就说道:“陈师兄若是不放心,就去查看一二,以师兄的修为,去一趟应该也花不了多长时间吧。”

  说起这个,陈驿还是有些自傲,说道:“那是,不是师兄自夸,我们雷霆都司的飞行速度,在天界都是数一数二的,就拿我来说,此时修为神仙境界,但驾着雷云,一个呼吸之间就是一万二千里,去一趟东胜神州,也就一个时辰的时间。”

  说完,顿了一下,说道:“你且在此随意看看,了解一下,毕竟这以后是你的居所,我去去就来。”

  “好的师兄,那我就在此等候。”

  江汉珍看他心中焦急,也就没多做挽留。

  刚才跟他跟陈驿说话之际,也给他解释了一些神仙的境界,修行之法繁多,但也有个称呼。

  仙有五等,法有三乘,法有上乘,中乘,下乘之法,上乘之法无异于就是金丹之法,修仙得道无不出自金丹大道。

  而仙分为:鬼仙,人仙,地仙,天仙,神仙境界,大多数修行者都不出此五等。

  至于其上的金仙,无益不是天君之流,元帅之辈,至于大罗,都是天尊之属,至于高低就不得而知了。

  而陈驿虽不入金仙之流,但也在神仙之属,一手雷法神通很是不凡,就差凝聚法则修成金仙了,也暗自心惊雷府在天庭的实力。

  至于江汉珍自己,勉勉强强算个鬼仙吧,神魂轻灵,又有天人之体,只要继续修行,人仙也是指日可待。

  目送陈驿离开之后,江汉珍就在此雷池转了起来,外面的宅院很简单,就是普通的仙宫而已,最神奇的还是此殿中的雷池。

  方圆数丈,其内雷光滚滚,化为实质,犹如黑水一般,让人感觉一股心悸从内部传来。

  江汉珍觉得神奇,此物说是雷祖所出,内含雷霆之道,就来了兴趣,在雷池旁边就地盘坐了下来,开始了对雷池的感应道交。

  默诵十字天经,细细感悟雷池,只觉得自身犹如雷霆,浑身酥麻。

  等到刚入定其中,忽然灵台一阵耀眼的光芒照耀,让他尽心过来,暗想这可能是雷祖刚传给自己的道法,还没来的及修行,可能是提醒自己修行吧。

  凝神静心准备探查一翻,也多亏了在泰山府的那半年修行,让他很快的就进入唯恍唯惚的状态,心神沉浸其中。

  只见一个圆盘飞碟停在神识最中央,上面刻画着一个雷篆写成了雷符,神秘莫测,而神识只要探入其中,就有一段经文传入心头。

  心下震动不已,想来圆盘飞碟玉佩也是神物,不然雷祖不会将自己的雷印留在上面,虽然看不懂,但明白意思,是护身之用,可以保护自己抵挡死劫的符篆。

  心中感激,这飞碟玉佩在身前陪着自己,除了感觉价值不菲,也只有一种心神相连的感觉,并无其他神奇之处。

  只有在灵魂离体之时,才跟着自己离开,并将自己带到了泰山府,到那时就再无察觉,连感应都感应不到,也不知道什么用处,若不是雷祖传法时留了一道雷印,还真将他忘了。

  当下将此记在心头,等待安顿下来再细细查看,也就将心神从灵台中退了出来。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