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六章 明因由已入西游篇

第六章 明因由已入西游篇

  等到江汉珍退出神魂,就见神将陈驿气呼呼的回来了,脸色不是太好,老远的就说道。

  “李天王真是欺人太甚,若不是看着同为天庭效力的份上我早就抽他了。”

  江汉珍听着糊涂,说道:“陈师兄可是去了下界?探明白那两道金光是什么事情了吗?”

  “哪有那么快?”

  陈驿有些生气的说道:“我看这离着南天门近一点,就准备从南天门下去,不想南天门的守将换了人,换成了李和尚的人马,堵着不让出去,你说气人不气人?”

  江汉珍听着有些纳闷,说道:“守卫天庭可是重任,按理说不会轻易调动的,这是怎么回事。”

  “唉。”

  神将陈驿叹息一声,说道:“还不时地界妖邪作乱,人手有些紧缺,将斗枢院的人全部调了下去,人手不够,就让李和尚带着他那四个棒槌看门去了。”

  “呵呵。”

  江汉珍听着一阵笑,想来李和尚就是托塔天王李靖了,传闻中他就是出自佛教的天王了,至于陈驿所说的四个棒槌,应该就是四大天王了。

  生前看过介绍,四大天王出自婆罗门教,也就是印度教神话中,分别是:持国天王,增长天王,广目天王,和多闻天王。

  让江汉珍也不得不感慨天庭的厉害,竟然可以容纳如此之多的派系,不愧是天庭。

  看陈驿还在生气,就劝说着:“看在同为天地效力的份上就别与他们计较了。”

  陈驿心情稍好,说道:“谁说不是呢,我也是看在这个上,才没动手的,尤其是那四个棒槌,还想跟我动手,以后别让我在外面遇到,不然非敲死他们几个不可。”

  说着还扶着自己身上挂的一只金鞭,摇动之间铠甲哗哗作响。

  江汉珍听了此言,才觉得陈驿也不简单,尽然能打的过李靖手下的四个天王,想来战斗力也是不凡,说道:“陈师兄竟然如此厉害,能跟四大天王放对。”

  陈驿不以为意的说道:“就他们几个,也就是个天仙而已,都不知道怎么还能称天王,也不知道丢人的,把李和尚加上我还会退避一二,若是单独放对,他们几个我谁也不惧。”

  江汉珍暗想,神将陈驿是神仙修为,能跟李靖和四大天王抗衡,那李靖也就是神仙修为了,而四大天王是天仙,但几人合力,就能结成阵法,陈驿才会暂避锋芒的,那这么说就是陈驿在天庭的实力也不低了。

  若是如此他也就放下心来,生前佛家昌盛,道家已经日见颓废,衰败的不成样子了,当时选择道家修行是因为道家出自本土,又是祖宗之道,一种执念驱使之下才选择道教的。

  不想天庭还是仙道势大,不然此时就真的尴尬了,也暗自庆幸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也不去想这些,就随口问道:“那陈师兄可问清下界发生什么事了吗?”

  “你不问还好,问起这个我就感觉可笑。”

  陈驿冷笑一声,对刚才打听到的事情嗤之以鼻,接着说道:“我问了什么事,他们竟然说东胜神州海外花果山地界出现一只猴子,那两道光是那只猴子弄出来的,你说可笑不可笑。”

  江汉珍神情一紧,觉得怎么这么熟悉,东胜神州,花果山,猴子,两道直冲斗府的光,这不是后世小说中写的西游记的故事吗?

  自己死前黑白无常二位君使可是说要泰山大帝那里报到,而且会有来雷府修行,怎么没弄明白就跑到西游记世界来了?

  越想越觉得不对,天界跟西游记世界可是两码事,要弄清楚才觉得安心,就问道:“陈师兄,不知西方教可入主中土?”

  陈驿有些奇怪的看了江汉珍一眼,刚才都还好好的,怎么一眨眼就脸色变得有些不对劲了,好像发生什么恐怖事情一样,有些诧异的说道:“这倒没有,西方教本是仙道八百旁门,后来得到极乐世界的一些传承,已经与道门分道扬镳,他们倒是想将三界度化成佛土,只是没那个能力罢了,听说玉帝近些年跟西方教走的很近,只是不知真假而已。”

  说完看着精神有些恍惚的江汉珍,说道:“江师弟你问这个干嘛?”

  “哦,没什么,就是随便问问。”

  江汉珍随意的说道,内心却不怎么平静,从这些话可以分析的出,毫无疑问,这就是西游世界了,那两道直冲斗府的光芒,就是石猴所化成的孙悟空发出的。

  本想只是上了天界,哪想来了西游,而且还在西游之前,那此时大概就是汉朝左右了,来了就来了,只是稍微有些不明白而已,为什么来到西游之前呢。

  心情有些动荡不假,但也经历过很多事了,心性也是不差,没有一惊一乍的感觉来到西游世界,就开始上蹿下跳的打算。

  有了丹法传承,又一心追寻仙道,西游与自己暂时也没什么关系,他西他的游,自己就修自己的仙就成,两不干涉。

  此时心里对自己来到西游世界的原因还是有些疑惑,导致跟神将陈驿说话也有些心不在焉。

  陈驿见此,也不在意,只是摇头笑笑,说道:“江师弟你刚安顿下来,这一路路途遥远,看你也是累了,就先在此地好好休息吧。”

  “好的好的。”

  江汉珍下意识的答应着。

  陈驿从怀中取出一枚雷符,说道:“这是我的身份令符,有传讯之能,若是有什么事,就用此符唤我,我只要没什么事,不消一刻,我便会来。”

  说着又将雷符收了回来,一手凝聚一道法诀,打在了其上,一道光芒闪过,雷符又恢复原样。

  陈驿说道:“见刚才江师弟对圆光之术感兴趣,我就将以前收集的圆光术和一些杂术录入其中,师弟有时间可了解一下,但不可太过入迷,以免荒废了大道修行。”

  说完这才将雷符递给江汉珍。

  江汉珍接过雷符,其上雷光闪烁,一道复杂的雷篆刻录其上,背面写着神霄二字,气息与陈驿一模一样,很是不凡。

  说道:“多谢陈师兄,师弟初来乍到,承蒙师兄照顾,又传授我法术,师弟我感激不尽。”

  陈驿点点头,说道:“你我师兄弟之间不必客气,那你以后就在此好生修炼,其余不用多想,有时间再来看你。”

  接着拱手道:“就此告辞。”

  江汉珍下意识的点点头,就见陈驿出了院门,召来一朵雷云,驾着雷云消失在山峦之间。

  江汉珍早就在琢磨自己是怎么来到这西游世界的,对陈驿的离开也没注意,被自己来西游世界的原因所牵引。

  ‘到底哪出了问题,就是后世也是有修行道法死后被接引洞天的传说,虽然没有见过,但听了白无常的话,道门弟子若是此生没有修成,死后得先去泰山府报道,然后再去祖师门派。’

  ‘想来此事不会有假,那到底哪出了问题呢?’

  江汉珍最奇怪的就是此事,一路都是按照道经中记载的流程在走,除了那张路引文书奇怪之外,没有别的异常。

  忽然想到就是来泰山之前了,越想越觉得就是如此。

  ‘生前都无异常,魂魄离体也没什么蹊跷,然后黑白无常来了,并说泰山游神有事,并带来一道文书,到了泰山也印证了泰山人手紧张的事,让自己凭着文书指引而去。’

  ‘那问题就是出在自己来泰山的路上了。’

  越想越觉得就是此事,记得临走之前默运天经,然后飞碟玉佩从身体手中飞出,并与灵魂融合,接下来都在修炼之中度过,醒来就来到了泰山府。

  ‘一定是,一定就是这中间出了问题,是飞碟玉佩将自己带来的。’

  江汉珍想明白之后,也扫去了心头疑惑,对此时灵台中停留的飞碟玉佩不禁好奇起来。

  到底是什么东西,尽然能带自己的灵魂穿梭,而且还来到了西游世界,想想就觉得不简单。

  左右扫视一眼,见雷池上方有一平台,其上香炉蒲团俱全,一看就是修炼打坐之地。

  就将殿门关闭,走到蒲团之上坐了下来,点燃了旁边的凝神香,开始打坐自查一翻。

  修仙养道首先是要静心入定,主旨就是修心,心神平静,无所挂碍,忘却天地万物,忘却自我,忘却世间一切,方可进入妙境界。

  刚好江汉珍身前修炼十数年,再经过这一路的巩固,也有这个基础,此基础层次分明,为坐忘之要旨,若要道心稳固,只有慢慢培养,不可心浮气躁,急于求成。

  经过了第一阶段,‘敬信’,对大道虔诚,深信不疑,此为道之根,德之蒂,在生前从不相信到相信,到了后来得以传授十字天经开始受益,渐生灵感,此第一关算是过了。

  第二阶段就是看见子女为了争夺财产,吵得不可开交,也就忘却了心中的牵挂,舍弃小追求大我,心情顿时轻松,从而收回了内心,将本心收回。

  心是一身之主,百神之帅,静则生慧,动则成昏。

  到了泰山修心养性,才开始渐入佳境,得见真我,内观灵台,入了泰定之境。

  最后的祖师传无上大道雷霆丹法,终得大道,才一举进入修道大门的嗲一步,开始了入道之境,能够面见神魂,成鬼仙之境界。

  找到本心面见神魂也是修道的基础,一切自身能施展的法术都是从这而来,也是修道之时先天一气的根本。

  真乃是:

  三才天地人同炁,人禀先天一炁灵。

  一炁具身名曰道,感通天地及神明。

  随着香炉中凝神香袅袅升起,让江汉珍很快的进入入定之中,虚无自然,以心合神。

  一见灵台,就见一块飞碟立在灵台之中,上面印着一字雷符,四周雷篆环绕,心神一见,就有一篇道文传入心中。

  此道文正是雷祖传授的雷霆丹法,属于金丹大道,直指长生之门。

  其内丹符法器一体,内容俱全,似乎是一套成体系的道法。

  想研究一番,就将心神沉浸如飞碟玉佩之中,心神入内,忽然一个内部空间出现,四周犹如探索雷达,四处扫描,一个光点正在发光,下书几个篆文。

  也了解一些天篆之文,还是明白了这个意思,试着读了出来。

  “鬼吹灯之怒晴湘西世界。”

  飞碟忽然光芒大做,将他吸入其中,盘旋几圈,消失在雷池。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