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九章 修雷法雷动鬼神惊

第九章 修雷法雷动鬼神惊

  乌大张罗着为江汉珍准备房间,又准备了食物,已经到了晚上。

  吃的就是上好的熊肉,虽然看着一般,材料也没江汉珍见过的丰盛,肉里面也就放了一些山中草药,八角野菜,纯天然的吃起来还真有一翻滋味。

  江汉珍坐着吃着,而乌大就站在一旁看着,本来让坐下一起吃,乌大死活不做,只是站着,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人老精,鬼老灵。’

  仙道之人称呼‘一不问寿,二不问俗世,三不拉家常习惯’,修炼之人图个长生久视,在这里称老有些不合适,但江汉珍的确有百年的经验,即使相貌看着也就不到二十,可是将乌大的神情举止看了个一清二楚。

  ‘恐怕这乌大有事要说,此时又不好说,且等我将饭吃完,再听他开口,若是说的合理,就答应于他。’

  江汉珍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不动声色的将东西吃完,完后接过乌大递过来的茶水,漱了口,乌大敢紧拿坛子接了。

  行为实在殷勤,让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江汉珍有些不习惯,但也没失了方寸。

  看着乌大将桌子收拾干净,又站在一旁,眼睛闪烁着,笑了一下,说道:“我说乌大,你有什么就说吧,别吞吞吐吐的,若是想学一两门法术绝技,我也不会丝毫吝啬。”

  乌大眼睛一喜,心中暗道这位雷道祖师也没那么不好说话,就将心中之事说了出来。

  “祖师,弟子有一事相求,还望祖师答应。”

  “呵呵,你且说,你也看我身无长物,唯一值钱的就是这套法袍,你想要我也可以给你,你若要点石成金的法术,这我可不会,剩下的就是我知道的法术修行之道了,你想学什么就说吧。”

  江汉珍不知道这乌大卖的什么关子,还是没夸什么海口,只是按照自身实际说话,毕竟受了人家的恩,总是要还的。

  乌大连忙摆摆手,说道:“不不,这些弟子都不求,只是···”

  江汉珍瞪了一眼,说道:“有什么就说,别磨磨唧唧的。”

  “是是。”

  乌大吓得赶紧跪在地上,连连称是,接着将想法如倒豆子一般的说了出来。

  “在山中弟子得祖师随天雷而降,熊瞎子口中逃得性命,将此奇事说与浑家听,她妇道人家,因为长相怪异吓人,人间存活不得,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在庙宇之中做个看守庙门之人,只是没有一间庙肯收留她,听闻祖师亲临,就想亲自拜见一翻。”

  说话之间哭了起来,想起两人都是命苦之人,不觉已经有些哽咽,江汉珍静静的听着,也没打断乌大说话。

  想到自己已经是雷门弟子,救急危难,扫除不平也是积功累德的一种手段,不去当个烂好人什么都救,还得分别对待,看那缘分。

  而乌大明显就跟自己有缘,不然也不会落到他的身边,是自家门内之人,得优先考虑,若是可以,帮一帮也是正理。

  乌大接着说道:“我知道她长相吓人,长得犹如耗子成精,被人称作耗子二姑,但她心地善良,有一片向道之心,就恳求弟子来求祖师,希望能让她拜见一翻,若是祖师觉得不方便,那就算了,妇道人家不懂事,还望祖师不要怪罪。”

  乌大说完已经泣不成声,跪在地上抽噎着。

  江汉珍心中也不好受,感叹万分,也没想到一副天生的长相就让人成为这样,命运变得如此悲惨,相术之说也不是没有道理。

  但心中坚信相由心生,好赖全看内心。

  ‘看来要做祖师给他们一些希望,乌大两人都是苟且偷生之人,好不容易见到自己这个希望,就如见了曙光一样,怎么能让他们失望呢。’

  ‘看来自己不装一回神仙是不可能了。’

  就对着乌大说道:“都是雷门中人,有什么就说什么,莫要哭哭啼啼,此事我应了。”

  “多谢祖师,多谢祖师。”

  乌大连忙感谢,神情中也有些许光泽,江汉珍看的出,这是运气好转的预兆。

  心下暗惊:‘难道雷道感应真的如此之强烈?’

  又回想起修炼十字天经的那些感应,虽然生前不愿意承认,但好多事都是真真切切的,如今想起来,还真是如此,雷道之法对祛除霉运,提升运气本就是迅捷威猛,至于其余妙用,还有待验证。

  从初见乌大和耗子二姑之时,两人都是阴气缠身,霉运当头,还没多长时间呢,乌大脸上的黑气尽然有消散的迹象,让江汉珍对此啧啧称奇。

  乌大告退之后,江汉珍就在屋内静心养气,打磨神魂,一边默默等待乌大带着传说中的耗子二姑来见自己。

  但左等右等都不见二人来,也就没有在意,开始修炼起来。

  修行的第一步就是修心,心性平静,处事泰然,有信,定,闲,慧四门神通,谓之神解。

  如此才可入大道之门,开启神魂修炼,感应得心神,与魂魄合一,此谓神之奥义。

  江汉珍入定之后,呼吸渐渐变得悠长有力,存想雷霆,不忘不执,心神呼吸之间慢慢变得强壮,好似能控制一般。

  丹田之中又有一股先天之气升腾而起,神魂立即操控着这股先天之气在筋脉中流转,收拢着周身四散的元气。

  此气非来自于天地之中的先天之气,而是来源于本身之气,人在出生之时,就带着一股生命气息,称之为先天一炁,也是人生命根本,与人的身体健康息息相关。

  随着后天的消耗,一直都是逐渐变少,若是有人想修炼长生之法,只有查缺补漏,慢慢培养,首先不使其消耗,然后慢慢培育,有朝一日悟道存真,炼成金丹,才能保全性命根本,进入长生之门。

  江汉珍此时正是修炼神魂的鬼仙之境界,此境界心神守一,死后不谜,为轻灵之鬼,但身体还是凡体,虽说是仙,但还是在仙道门外。

  神魂每个人都有,只不过很多人的不够强大,再加上心思复杂,被一些杂乱的事情迷惑了心神而已。

  若是有朝一日,静下心来,开始修身养性,再存思冥想,方法正确,很快就能感应得神魂存在。

  常人之所以做不到,就是无法可修,或者是难以静心。

  神魂需要慢慢培养,也是法术的基础,江汉珍心神结合,观想雷图,壮大着神魂,当感觉神魂到了极限,不易继续下去,也就停了下来,动静结合才是修炼正理。

  就在灵台中搜寻者可修炼的法术,当然选择肯定是雷法,到了此时,已经入了门,可一点法术都不会,作为修炼雷法的弟子,怎可不会雷法呢。

  江汉珍看着雷霆丹道的雷法介绍,雷霆丹道是雷祖刚刚创出,还没来得及传下去,是集上古练气士,神道,古仙,巫术与一体的长生之法,是雷祖经历无数元会的智慧结晶,也是一门雷门的无上道法。

  当然这些不是雷祖说的,雷祖只是说最近创出了一门系统性比较强的丹道,还没来的及传给门下,就传给你吧,而这些结论都是江汉珍一人脑补,至于效果如何,还得看修炼。

  此法将内丹与符箓,练气,炼体,兵器,巫术融为一体,既讲修心,存思,存神,内丹,炼体修炼,又有祈福斋醮,符箓咒法,炼体兵器,是诸多方术巫术的融合体。

  但最根本的还是内丹修炼为本,法术为用,是一门修仙成道,济世渡人,维持天地权衡的一门修炼之法。

  核心说:‘道贯三才为一气,天一气而运行,地以气而发生,阴阳以气而惨舒,风雷以气而动荡,人身以气而呼吸,道法以气而感通。’

  江汉珍只是刚刚入门,对此也是一知半解,想来就是神魂只是入门,最重要的是此先天一气,将之修炼成雷法的雷气,这是关键之处,施展法术神魂很重要,但也离不开先天一气。

  至于后面的还看不清,就是看清也看的晦涩难懂,有些甚至可以飞天遁地,呼风唤雨,翻江倒海的法术,想修炼也没那个资格,只能找一门简单易行的,做个护身之法。

  最后选来选去,就选中一门掌心雷,也是最普及的一门法术,进阶法术是五雷掌,修炼到高深之处,可五行齐出,阴阳推行,四方合一,可化混沌神雷,这也是雷祖极其推崇的一门法术,不然也不会记录在法术篇的最前面。

  至于后面的神霄雷,紫霄雷,玉枢雷,大洞雷,仙都雷,北极雷,太乙雷等诸多雷法,总共算上不常见的雷法,足足上百种之多,要选一门可真不简单。

  而只有掌心雷一门入门最为简单,而且不复杂,只要存想诵咒,运神聚气,咒符心神气合一,呼吸之间就可掌出雷霆。

  不管是除妖诛怪,治病驱邪,健体防身,无不如意,而且隐约之间与丹道法门相合,就凭此一门法术,就可一直修炼下去。

  ‘后面诸多雷法,也许是雷祖给的考研,看看修炼的弟子们是不是能把握住本心,不去贪恋法术,或许是介绍一下,让修炼雷霆丹法的弟子对这些雷法都有些了解,希望能触类旁通。’

  江汉珍也对雷祖的用意脑补一二,就扫除杂乱的心思,开始专心的修习掌心雷。

  神魂与气相合,存思默运心神,剑指凝气在掌心画了一道雷符,默念心咒,运气入掌,直通五指,心气合一,同时默念雷咒。

  咒曰:

  天地雷霆掌中存,心神符咒与气行。

  心助气行咒如令,妖邪鬼怪化灰尘。

  随着江汉珍心随气,气入咒,咒入符,一声令下,掌心冒出一股肉眼可见的雷气,虽然无声,但在神魂中听的犹如打雷一般,首当其冲的是面前一片区域。

  就见雷气所过,一路黑雾滚滚,如火上浇油,遇火立燃,黑气避之不及,顷刻间化为灰尘,散发出去的雷气将整个屋子的邪气都赶了出去,屋内为之一清,好像干净了不少。

  房顶传来“哐啷”一声响动,接着一身惨叫,沙沙一阵做响,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谁。”

  江汉珍目光如电看向房顶,起身出了门,向房顶看去,没发现任何动静。

  旁边的门响了,乌大提着一盏破旧的马灯出了房门,显然也是听见了刚才的动静,紧张的说道:“祖师怎么了。”

  说话之间眉头紧锁,想起黑熊岭多年的传闻,心情变得有些沉重。

  江汉珍看了一眼乌大,又看见乌大房间门缝后面不敢出来的耗子二姑,说道:“没事,刚才我在修炼之际,有东西在房顶上,被我的法术给伤到了,不知现在如何,你在这等着,我去看看。”

  乌大连忙点头,就见江汉珍一个纵身跳上了房顶,乌大惊的眼睛睁的倍圆,有些难以置信的样子。

  此地义庄虽然破败,但以前也是山神庙,主殿有五六米之高,就是侧殿,也有四米左右,要跳上去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了。

  而且没有借助任何东西攀爬借力,是直接从地上跳上去的,将他震的不轻。

  但随即一想,‘祖师可是天上来的神仙,是随着雷霆而降临人间,腾云驾雾都是可以的,何况一个飞檐走壁。’

  越想眼睛越亮,顿时觉得这可是自家祖师,心中有了寄托,本来有些驼背的腰杆忽然绷得直挺,瞬间精神大增。

  而门后面的耗子二姑更是不堪,本来不敢观看,但还是无意之间瞥了一眼,刚好看到了江汉珍跳上房顶的一幕,吓得往后退了一步,但随即想到已经答应可以见她,就立马开始闭目祈祷,虔诚至极。

  江汉珍跳上房顶,仔细的观察着房顶上的痕迹,只见房顶上一块瓦被什么东西弄的粉碎。

  轻轻的走了过去,将瓦片捡起仔细观看,其上有一只焦黑色的五趾足印烙印其上,是一种动物的足印,像是被猛然烧焦一般。

  将汉珍仔细感应了一下,就感觉体内刚培育出来的雷气有所异动,似要扑过去一样。

  又看了房顶上留下的一些痕迹,顿时心中明了。

  ‘原来是妖邪之物,而且是伤人害命的妖邪,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就是邪气,雷气才会如此,欲除之后快,刚才就是此物在房顶窥视,只是被掌心雷散发出来的雷气给伤了。’

  雷气最擅长肃清妖邪鬼魅,这种气息越强,雷气对此感应也是越强,可自行辨别气息善恶。

  ‘此妖肯定害了不少生命,不然也不会如此惧怕雷气。’

  江汉珍心中了然,随即一个纵身,跳下房顶。

  “祖师,怎么了。”

  乌大敢紧上前问道,神色紧张。

  江汉珍拿着瓦片说道:“应该是妖邪之物,被我雷法给伤了,也不知道跑哪去了,毁坏了一片瓦,你明天将之补上。”

  乌大敢紧点头,说道:“是,是,弟子明天将瓦补好。”

  江汉珍看了一眼主殿方向,因为主殿的方向又一股气息,跟房顶上留下的这股气息极其相似,同出一源,而且整个义庄那那种挥之不去的邪气,就是此气息。

  本来只是感应到邪气,并没有这么明显,但就在刚才,已经开始修习掌心雷,心性已经合格,又有神魂与元气,万事俱备,按照掌心雷的方法修行,一次即成,修炼出了雷气,就对此种气息的感应更加强烈,观之如黑夜明灯,耀眼无比。

  目光闪烁,但也没说出来,将手上的瓦片扔了,拍了怕尘土,对着乌大说道:“此妖被我雷法所伤,短时间不会再出现了,你且放心,待明日再做打算。”

  乌大紧张的心也跟着放松下来,说道:“弟子明白。”

  江汉珍扫视了整个义庄一眼,转身进了房间,乌大心情越加的激动,心知此地之事。

  ‘这老熊岭上有妖邪经常害人,而且还有一只尸王出没,祖师说的妖邪,应该就是传闻中的妖邪,这下好了,有祖师出马,也能还老熊岭一个清静。’

  至于江汉珍有没有哪个能力,乌大将其自动忽略,以往的危险让他都感觉难以生存,这下好了,山中的妖邪末日到了,乌大越想越是兴奋,提着马灯寻到江汉珍扔了的那片破瓦,回了房间,与早就很期盼的耗子二姑分享喜悦去了。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