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十一章 入道门心印传有缘

第十一章 入道门心印传有缘

  江汉珍交代完之后,赶紧起身离去,坐在上面如烈火烧烤,难受的紧,一刻也不想多待。

  且不说乌大夫妇两人的这么个折腾法起不起作用,但对着活人参拜上香就觉得一阵恶寒,若不是急中生智拿出神将陈驿的雷符顶着,才避免自己坐在上面,想想都觉得不怎么舒服。

  难道要自己坐在上面让两人当神一样供着?这样怎么都觉得有些不对劲。

  活人受此大礼犹如被当着面诅咒,若是处在运气低落时期,被这么一拜,出现灾祸都是常事。

  受了人家的东西,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不是想怎么样就怎样的。

  但神将陈驿作为神仙中人,修为已经是神仙境界,早就超出凡人的生命范畴,也能受得起这种参拜,有人供奉也算是弘扬道法了。

  ‘只是没经过他的同意就让人拜入他门下,总是有些不妥,看来回去还得如实相告,将情况说明,免得产生隔阂。’

  江汉珍如是想着,外面的乌大夫妇已经激动的无以加复,被江汉珍收入雷门,虽然不是入他的门下,但也为两人找了一门大道,还会指点他们修行,心情激荡,就连力气也多了几分。

  两人对此都是深信不疑,都以为是灵感所致,至于真实情况就不得而知了。

  听了江汉珍的吩咐,自是不敢怠慢,将院内的东西收拾了个干净,耗子二姑自去处理一些杂事,而乌大腾开手之后就来见江汉珍。

  屋内江汉珍坐在椅子上,旁边站着精神抖擞的乌大,乌大的那副样子,让江汉珍有些无语,简直是有些迷信了。

  江汉珍心里明了,‘道法再怎么神奇,也离不开精气神三宝,用精气神推行大道生成的符文运转,才会形成法术,不会凭空生成,最终起作用的还是精气神。’

  没想到就这么一会,这乌大就变得精神高涨,一副斗志昂扬的姿态,这就有些夸张了。

  道法之所以神奇,就在于其能量强大,强大到可以快速祛除体内不正之气,所以才看的立竿见影,奇快无比,但也要有人用法术,即使将两人收入雷门,也只是刚才之事,气运归附也需要一个过程,需要自己慢慢培育。

  像乌大这样就有些过头了,一定是自己将内心中的心气激发,对自身达到的效果,没有多少外来能量,那只是自身的本源被激发了,如此情绪,就会加大自身的消耗,不利于养身。

  看他精神过头的样子,江汉珍无奈的摇摇头,此现象是个刚入门的人都有,等冷却下来就好了,只要能安心修习,他自会明白,也就不准备劝说。

  还是说正事,江汉珍旋即说道:“你可知你已经拜入何人门下?”

  乌大摇头,说道:“弟子不知,全凭祖师安排。”

  江汉珍又问道:“你对我雷门传法有知道多少?”

  乌大想到自己也被胡宅雷坛的道人传授过一点护身的技巧,做了个不记名的弟子,但耳目渲染之下还了解一些,将所知说了出来。

  “弟子听闻,雷道弟子有天授和师传两种,师传就是为师者从普传弟子之中挑选,然后观察其品性,然后考研之后,方可收为弟子,至于天授弟子只是听闻有诚心求道者,日日虔诚,等到功德足够,自会有师父出现,或者梦中传道,但这种方法弟子也只是听闻,至于其他的弟子就不知道了。”

  江汉珍听闻,暗暗颔首,说道:“看来你也对此有些了解,那我也就不多做介绍了,你且记住,万法全在一心,你此次所拜入的是一雷道神将,至于在什么地方,就看你自己感应了,现在只是暂时将你收入门内,能不能得到他的雷霆大道之法,还得看你表现,若是你功行足够,自会有法降下。”

  乌大说道:“弟子明白,弟子绝不负祖师教诲。”

  江汉珍又接着说道:“从现在开始,你就是雷门弟子了,至于以后的成就,全在你自己手上,你附耳过来,我告诉你如何修行。”

  乌大眼睛一亮,知道这是要传法了,一般传法都是口授心传,而且传闻中都是在半夜三更,还要有些规矩,但江汉珍却在大天四亮之际。

  随有些疑惑,但也没开口多问,走过去侧耳聆听,神色极为认真。

  江汉珍将神将陈驿的名号,讳字,密符,心咒,宝诰等一些信息全告知了乌大,将密符在乌大手心画了三遍,等到乌大全部记住,这才放心。

  最后才问道:“都记住了吗?”

  乌大连连点头,说道:“都记住了。”

  江汉珍又说道:“从现在起,你可以设置法坛,将此供奉,避开戊日,诚心供养,修炼心咒密符,有些关键之处,非亲传弟子不可以告知,还望你能明白。”

  “弟子明白。”

  乌大正色说道。

  江汉珍也就放心了下来,传道之法非比寻常,不是想传就能传的,不光看心性,还得看缘分,机缘巧合之下才能入了道门。

  毕竟人人不像孙悟空,出身就两道金光直射斗府,还有人在暗中引导,出去拜个师还有人暗中护送,直接送到师父面前,看似经历了一番苦难,实际上都是被安排好的,凡人可没他那种运气,还是一步一步来的好。

  就是江汉珍修行之路也不是那么容易,无疑之间得到飞碟玉佩后,也是经历过一番磨难,最后也是诚心求道才拜入道门,之学的一门普传法门,‘十字天经’,专心修炼十几年,灵性具足之后,才会去泰山走仙籍,若是不出意外,也会去雷府,面见祖师之后传授雷法。

  虽然中间出了点差错,飞碟玉佩出了一些异常,一切都是按照原来的路线,但这个过程没变。

  此时乌大刚刚入门,能不大能得到承认,入得仙籍,还得看他自己,又想到自己这次来的目的,应该与此地有关,而怒晴湘西世界最关键的就是老熊岭中的那座瓶山了,一切事情都是围绕着瓶山展开的。

  恰好又在这附近,忽然好想明白了一些,越想越觉得合适,至于是不是,还得验证一番。

  但眼下还是传授乌大一些入门之法,就从怀中取出一本小册子,说道:“此经为十字天经,是雷祖所创,是一门普传之法,我最初也是修行此经文十数年才得入大道,其中感应强烈,迅捷如雷,希望你也能在闲暇是修习一二,若是发现有向道之人,可传授此法。”

  乌大接过小册子,随意翻看了一下,顿时眼睛亮了,只见最开始就写到‘雷霆者,主天之灾符,执物之权衡,掌物掌人,司生司杀’,随后介绍了经文的十六种功德,而他和耗子二姑二人的问题,也能用此解决,顿时严禁亮了,心头大喜。

  “弟子定不负祖师传法之恩,将此法普传天下,若有违背,天打雷劈。”

  “好了好了。”

  江汉珍赶紧打断了他的话,说道:“你将这些也传与乌氏,以后你们两就好生修习此道,不可懈怠。”

  “去吧。”

  江汉珍接着挥手让他回去,乌大告辞一声,兴高采烈的就出了房门,找耗子二姑去商量修行之事了。

  江汉珍这才心神收敛,想起自己来此地的因缘,须知当下外界可是兵荒马乱,军阀混战,土匪四起,又遇上了灾年,是一片乱世。

  作为雷门弟子,也有自己的责任,需要为世间出一份力,不能坐等天下太平再出去招摇撞骗,收取香火,雷道弟子都有乱世救济苦难,扶国安民的习惯,只有在盛世,天下太平了,才会找个宝地安心修道。

  此时正处在乱世,江汉珍也不想看着一直混乱下去,也想为此出一份力,也不枉称为雷道弟子。

  ‘雷霆者,乃天地之枢机,能赏善罚恶司生司杀,上自皇天下自地帝,非雷霆无以行其令,大而身死小而枯荣,非雷霆无以主其政。’

  ‘顾下界安国扶民,消灾求福等事,皆隶属雷霆之政。’

  ‘雷霆者,主天之灾符,持物之权衡,掌物掌人,司生司杀。’

  江汉珍默念雷霆丹法的总纲,也渐渐的有些明了自己所要做的事情,结合记忆中怒晴湘西的世界,所有的故事都是以盗取瓶山之墓而开启的,大致他也清楚,但只是一种角度。

  就在刚来此地,从一名雷门弟子的眼观看了此山,此山脉为老熊岭,是湘西密岭中的一条灵脉,而且花草茂盛,有龙兴之相,若能善加利用,说不定能结束这个乱世。

  江汉珍心中应约的有些猜测,怒晴湘西世界中提到过,元人为了压制南朝气运,将一名元朝大将葬于瓶山,又用厌胜之法,祭祀了许多洞民,就是为了压制这瓶山气运,以图南人永不造反。

  虽然这些只是传说,但无风不起浪,说不定就与此事有关,若是自己能够将此地的气运散发出去,积攒了不知多少年的气运若是勃发,那乱世几年就能终结,而且有这股气运的加入,说不定能开创出一个新的盛世。

  想到这些,江汉珍再也坐不住了,就像沿着老熊岭的地脉去探查一番,验证一下自己的想法,看看猜测是不是真的,以便于以后要做些什么。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