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十二章 为验证瓶山探究竟

第十二章 为验证瓶山探究竟

  次日一大早,江汉珍就拉着乌大早早的起来,向着瓶山进发,起初乌大还是有些劝阻,说山中危险,有妖物出没,尤其是瓶山附近,那可是一等一的禁地。

  不光有猛兽出没,而且毒虫更是无数,一不小心就会丢了性命,传闻中更是有一只尸王,只要遇到了就没有生还的可能。

  江汉珍当然不是嫌活的太长,赶着去送死,只是说观看一下瓶山地脉,不会进入瓶山,以便于以后的打算,乌大几乎对江汉珍有了一种盲目的信任,也就答应了,但还是千叮咛万嘱咐的让他小心谨慎,又讲了一些山中行走的经验,这才放心。

  两人准备妥当,带着必备之物,就出发了,乌大提着一把柴刀走在前面,江汉珍一路跟着。

  此地素有十万大山之说,是当年蚩尤战败之后的退守之地,素有九山十八寨,三十六脉七十二洞之说,不知道藏了多少人,这些统称为黎明,再与中原百姓一起称呼,称之为黎明百姓。

  而老熊岭就是地处十万大山之中的湘西腹地,此地林密谷深,而这道山岭如睡卧之中的巨熊,本就再深山老林之中,而此山有的一段地脉,汇聚于一地,称之为‘瓶山’,就更加的偏僻荒凉了,基本是荒无人烟。

  跟着乌大一路穿林过谷,翻山越岭,跋山涉水的走了许多路程,中途遇到了几条蛇虫,都被乌大拨到了一边,倒是没遇到什么危险。

  一大早出发,直到临近正午,才到了乌大所说的瓶山附近,也多亏了两人没有什么拖累,一路健步,中途只是暂歇两次,但即使这样,江汉珍也觉得这路还是难走。

  到了一处危崖,其上杂草古树从生,居高临下正可看到清楚整个瓶山地脉,放眼望去,深山之中,全是圆锥状的奇峰危岩,片片相连,如雨后春笋,节节冒头,一望无际的充塞与整个天地。

  乌大指着一处泛着七彩光芒的山峰说道:“祖师,那就是瓶山了。”

  江汉珍顺着乌大所指,看了过去,果然一只大腹古瓶有些歪斜的立在此地,尽显天地之造化神奇,地形崎岖险恶,全是些飞鸟难落得悬崖峭壁。

  此山虽然险恶,但四面山峦环抱,百脉归流,如五龙还珠,将地脉聚集于此。

  “真是鬼斧神工之物。”

  江汉珍看着这大自然的杰作,也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乌大接口说道:“可不是嘛,看这山云雾缭绕的,还冒着七彩之光,就是炉子里炼着仙丹一般,没想到几年没见过,越发的好看了。”

  江汉珍心中一动,说道:“你以前来过此地?”

  乌大点点头,说道:“来过两次,上一次还是要采集毒虫,跑到这来捉了一只蝎子,就回去了,弟子记得很清楚,这山上的七彩之光可都是附在山上的,而且只有中午能看的见,其余时间只有是云雾缭绕,没什么出彩的地方。”

  江汉珍暗暗点头,此山有五龙汇聚之相,滋养一处,而瓶山就是阵眼,上面的七彩之光虽然灿烂,但还是被什么东西压着,但是地脉还往此地汇聚,迟早有一日冲出阵眼,会一飞冲天。

  就听乌大接着说道:“传闻中此山有宝物,这七彩之光恐怕是宝物散发的宝光吧。”

  “呵呵。”

  江汉珍笑着摇摇头,说道:“宝物有是有,但都埋在山中,但也放不出此等光彩,这些七彩之物却是毒虫吐出的毒蜃瘴气,被阳光一照,才显出七彩之色,只要人在其中待得,一不小心吸入这些,定会毙命。”

  “什么。”

  乌大大惊失色,赶紧往后退了两步,想起老熊岭每次出现这种毒瘴气的情形,到现在都还心有余悸。

  江汉珍说道:“你也不必惧怕,此地地脉正在勃发之际,而此地又被人用厌胜之法压制,若不遇上地龙翻身,一般不会喷出来的,你且放心。”

  乌大点点头,说道:“那天祖师降临之日就是地龙翻身之时,山中出现七彩之光,猛兽都四处乱跑,若不是祖师出现,弟子可能已经丧命了。”

  “机缘巧合罢了,我只是刚好路过,看猛兽伤人,才救了你。”

  江汉珍摇头说着,对降临之事从没有说明,乌大听闻也点点头,表示明白,也不提此事。

  随后两人在瓶山四周转了起来,乌大自是开路,江汉珍仔细看着整个山脉与瓶山的气运,也更加肯定了他心中的想法。

  ‘此地从秦汉时期就开始经营,已经打造的犹如洞天福地一般,的确是个修炼的好场所,只是到了元朝,因为元人的残暴,才导致此地发生动乱,最后打的两败俱伤,元人就为了不让此地的洞民造反,就将整个山脉的龙脉镇压,而恰好阵眼就在瓶山,只能将此地舍弃,作为墓穴。’

  两人围着瓶子山四处行走,江汉珍观察草木之气,四周都是草木丰盛,而瓶山却有点寸草不生,地脉汇聚到此瓶山好像忽然消失了一般,消失的有些蹊跷。

  绕道山的另一侧,一路发现几条巨大的裂缝从山上裂开,也猜测是地脉迁移所致。

  其内冷风阵阵,隐约之间散发着一股地脉灵气,其中夹杂着一些瘴气,密林之中毒蛇虫蚁无数,江汉珍本身就修炼雷法,气息中有雷霆的味道,最为克制阴邪之物,这些毒物见了都绕着走,不敢上前,两人倒是相安无事。

  ‘此处地脉按道理早就爆发了,看来真的有什么东西江地脉压制住了。’

  让乌大找了一个能看清山顶的地方,江汉珍心神入内,凝神一望,心中大骇然,但也有些大喜,所见一片光芒刺的神魂都有些不稳,萎靡不振的退了回去,只是一眼,若是被直接冲到,伤了神魂都是常事。

  只见地脉之气在瓶山之中蒸腾不发,就要一飞冲天,但山顶一块黑色尸体躺在上面,苦苦镇压着阵眼,就要被掀飞一般。

  喜得是他也没想到此地聚集了这么大的气运,若能善加利用,说不定可以从此平定战乱,若是后人经营得当,维持龙脉不绝,达到一些兴盛也不是不可能。

  骇的是尽然真有一个修成金丹的尸王,而且从气象上来看,还是人仙境界,若是被跑出来,以他此事的境界根本制服不了,说不定还会被反伤于此。

  江汉珍暗暗衡量,‘自己唯一出彩的地方就是刚修炼出来的雷法,而且只是修炼成功,不能随心所欲的施展,若是被尸王缠住,肯定难以逃脱,剩下的最厉害的就是天人之体了,也就此身体,才能跟尸王抗衡一二,尸王力大无穷,肯定也对付不了,那只能想别的办法。’

  最后想了半天,都没想出什么好办法,唯有将掌心雷修炼的融会贯通,才能有所建树。

  掌心雷有三层境界,初学者法力不足,所以施展起来必须气归掌,心气合一,咒法同出,符气相合,才能发出掌心雷。

  中层者法力还未达到一定境界,符法早已在手,只要配合咒语心咒,就能出掌如雷。

  上层者,无不是道法高深之辈,心念一动,就能瞬间聚气于掌,而且收发如意,聚散自如,威力强大,除妖降魔皆可。

  到了此等境界才算是掌心雷真真的入了门,以后无轮做什么都能有大用,不像此事,空有传承而无多少修为,做什么事都得瞻前顾后,束手束脚。

  此地不光有尸王,还有一只藏在地底下的蜈蚣,也不是好对付的主。

  江汉珍此时也将瓶山看了个清楚,明白了自己要做什么,这才对乌大说道:“咋们走吧,先回去。”

  “祖师您看出什么了吗?”

  乌大好奇的问道。

  江汉珍摇摇头,说道,“看是看出来了,但要做也没那么容易,等回去再从长计议。”

  乌大说道:“那咋们就回去,若是祖师需要什么尽管吩咐就成。”

  江汉珍想要答应一声,但忽然想到怒晴湘西世界中极为出彩的一只灵物,怒晴鸡,怎么能把他给忘了呢。

  就对乌大说道:“你有没有听过山附近寨子中最近几年发生的奇怪事情没?”

  乌大思索片刻,说道:“倒是有这么一件奇事,也是一名同道中人,属于‘金宅雷坛’得弟子,所以弟子才知道。”

  江汉珍听到‘金宅雷坛’这四个字,就知道问对人了,怒晴湘西世界之中,比较出彩的就有这只怒晴鸡,而这怒晴鸡的饲养者正是‘金宅雷坛’的一位弟子。

  雷法各地都有,但在湘西山区盛行的,除了茅山,和一些法教之外,就有金胡两大雷坛,这些有弟子有道士,也有方士,擅长做一些‘赶尸,驱邪,解蛊,除邪’的事情,擅长用‘辰州水法’,这些年由于战乱,道门死了不少人,气象早就今非昔比,如今也是由于传承的缺失,日子过得也很一般。

  江汉珍说道:“那你说说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乌大感慨的说道:“就是前年,山下的一个寨子中所有的鸡蛋都没有孵出鸡仔,而那金宅雷坛弟子家里却孵出一只公鸡,刚开始半死不活的样子,但后来越长越是神俊,威风的很。”

  “你见过这只鸡?”

  江汉珍顿时明了,这只就是所谓的怒晴鸡了,看他说的详细,肯定是见过了。

  乌大说道:“见过好多次了,弟子虽然没去过他家,但这老头每隔一个月就会来山上采药,但每次来都抱着他那只鸡,宝贝的紧,我也只是看过几次,若是祖师想看,等他下次上山采药,弟子跟他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让您也看看。”

  江汉珍目光连连闪烁,也有些感慨气运聚集地点就是不一样,什么都会在气运交接之处出现,那只要等着就行,就对乌大说道。

  “好,那就劳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祖师您就别跟弟子客气了。”

  乌大连连摇头摆手的,看来实在是受不了江汉珍的这客气。

  江汉珍笑了一下,也算是认同了,说道:“好,那咋们先回去吧。”

  “好嘞,弟子给您探路。”

  乌大赶紧提着柴刀走到前面,顺着来时的路再返回山神庙,此时山路已然熟悉,脚步也快了几分,但中途观看瓶山花费了一些时间,等到两人回到山神庙,已经是月上枝头。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