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十三章 讨封赏雷出诛妖邪

第十三章 讨封赏雷出诛妖邪

  眼看着就要到了山神庙,忽然一只头戴盖子的东西从草丛中窜了出来,站在路中间挡住了两人的去路。

  让本来回家心切的两人停了下来,乌大却被吓了一跳,惊呼一声,对着前面挥舞了两下柴刀,挡在了前面,口中大喊着。

  “祖师,前面冒出来一个东西挡住了去路,怎么办。”

  虽然是已经夜晚,可江汉珍是天人之体,耳聪目明,灵感极强,早就将这一切看了个清楚。

  两人行走之间,草丛中窜出来的东西分明就是一只狸子,比平常狸子要大上一倍,只是这狸子行为怪异,头戴一只不知从哪捡来的破草帽,上面还沾着点点血迹,还是带着人气的血液。

  狸子出来之后,模仿者人的动作,又是做鬼脸,又是作揖,还不时的跳舞。

  借着月光乌大仔细看了一下,才发现是一只狸子,行为诡异,悄悄的说道:“祖师,这狸子恐怕成精了,要不咱们绕过去。”

  江汉珍将乌大拨到身后,说道:“没事,只是一只狸子罢了,还没成精呢,我来吧。”

  江汉珍看着狸子沐猴而冠的样子,感觉有些可笑,对着狸子说道。

  “找谁不好,偏偏跑到我这个修雷法的人跟前来了,若是有这个自信,尽管来试试,若是你没有伤害过人命,而且能持守正道的,我也不介意给你一个封赏。”

  狸子听到之后,眼睛亮了,停止了它的骚首弄姿,摇摇晃晃的走到了二人面前,乌大有些害怕,紧张的问着要不要上去将狸子剁了,江汉珍只是说看看待会它要干什么。

  狸子抬着头,眼珠子咕噜噜的转着,灵机尽显,对着两人一拱手,忽然口吐人言,说道:“你看我像人还是像神。”

  说着神魂一栋,喷出一股白色气息,将此地方圆丈许封锁,看不见周围环境,乌大只感觉看到了尸山血海一般,身体发软,双腿瑟瑟发抖,有些站立不稳。

  “呵呵。”

  江汉珍听此言,神色冷了下来,此物已经有了灵性,就想一句封赏赐,如果没人封赏,是没法成精的。

  本来江汉珍就没打算答应它,但也不想拒绝,等着此物以后若是能改邪归正,给他一句封赏也是可以,可是此物不但用异术来吓唬人,而且心谋的太大。

  过去有些传说,尤其是在东北老林子之中,这种事经常发生,有五仙之说,所谓五仙,有狐仙(狐狸),黄仙(黄鼠狼),白仙(刺猬),柳仙(蛇),灰仙(老鼠),民间俗称‘狐黄白柳灰’为五大仙。

  想要修成仙精,必须获得人的封赏,如果没有人的封赏,是没法成精的。

  在深山之中的悬崖峭壁之上,每逢十五月圆之夜,运气好的话会看见一只狐狸顶着一个人的骷髅头在赤诚的拜月,就是一种修炼方法,想要修炼出人身。

  一般情况下,此等灵物讨要封赏都会叼来谢礼,如蛇会衔着一只灵芝,狐狸会拿着一支灵木,刺猬会扎着几只灵果,甚至有老鼠都会拿着一个从地底下挖出来的宝物,都是讨要封赏的谢礼,一般懂得此事的人,也都会说上一句,‘这只动物真有灵性,我看快成人了’,它们会兴奋的左跳右跳,向人拜拜后将灵物献上,表示感谢,而且还会记着人的恩情,若家中有难,它们肯定会第一个出马,跑来帮忙度过难关,才会有‘出马’一说。

  这些灵性具足的动物很是记恩,得了封赏之后,若是恩人家中无事,就会躲在山中修炼,以求得得道成仙,动物成精,比人要活得长久,就是恩人死了,后人还在,后人也许忘了这事,但这些成了精的动物可没忘记,就是过上几百年,恩人后辈有难,它们也是第一个出马。

  人与成精之物的和谐相处,深感仙精的仗义,不忘恩情的品德,也盼着它们能早日成仙,所以才尊称一声‘仙’。

  但若是得不到封赏,那就等于断绝了前路,只能等待着老死。

  这说的是正统修行的仙精,很明显,这只狸子不在此例,不但一身伤人害命的血煞之气,而且心谋的很大,还问它自己像人,或者像神。

  人也就罢了,消耗的气运可以补足,但神可不是一般人能封的,其中除了万民供奉,就是皇帝册封了,若是一个人封了神,那气运基本就消耗光了,不但自己的气运,而且还会连子孙后辈的气运也透支,只有等待着将封神的气运全部补足,才能恢复,简直是用心险恶。

  江汉珍怒极反笑,手中聚集雷气,默念心咒,存想雷符,蓄势积累,引而不发,对着狸子怒斥一声:“滚。”

  正在得意忘形的狸子忽然心神动荡,隐约的感觉自己的路断了,目露凶光,将破草帽一扔,后腿蹬地,向前扑了过来。

  乌大吓得亡魂大冒,但还是挥舞着柴刀,就要冲上去,但江汉珍更快,念出咒语,将蓄势待发的掌心雷大了出去。

  雷霆速度极快,有含有万钧之力,狸子扑过来,江汉珍一掌按到它的头顶,只听一声雷鸣,狸子惨叫一声,就被打飞出去。

  撞在山壁之上,发出一声闷响,伴随着骨骼裂碎之声,落在地上一动不动,却是死的不能再死。

  雷气散发到周围,狸子所布置的结界如雪遇骄阳,瞬间被除了个一干二净,周围再无一丝邪气存在。

  江汉珍收了掌,对乌大说道:“将狸子带上,咱们走。”

  “哦哦,好。”

  乌大目瞪口呆的非常吃惊,下意识的点点头,散发的雷气将身体中残存的邪气给祛除干净了,身体也能行动自如,但江汉珍的一道掌心雷可将它惊的不轻,虽然没雷光大做,但气势惊人,一掌就江狸子给打飞了。

  但随即一想也觉得合理,毕竟是祖师,降妖除魔肯定不在话下。

  手下不慢,走过去,捡起地上的大狸子,抖了两下,狸子瘫软的犹如烂泥一样,用手在狸子身上摸了一会,说道:“祖师,这狸子已经死透了,筋骨全碎,这狸子骨头听说可以入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江汉珍点点头,说道:“狸子肉是不能吃,但骨头可以入药,是修炼魂魄的一味药材,极为珍贵,它的法术就是源自于骨骼,有些江湖人所用的迷香也是用此物所致。”

  乌大想起刚才狸子吐出的那个白雾,就说道:“难道就是刚才这狸子对咱两施展的那个法术?”

  江汉珍说道:“就是这个,这法术称为摄魂术,称为有迷幻心神的作用,但也不是很强,也是圆光之术的一个小法术,只要用心修炼,不出半年就能达到这个效果,一般邪道之人最喜欢修炼此类方术了。”

  乌大点点头,对圆光术可是听过的,问道:“这圆光术可是法师门拿着一碗水,然后看病的那种?说是能看清鬼魅,不知是真是假。”

  江汉珍也是听说过这些,但后来神将陈驿给了他一个雷符,其中存有一些法术杂篇,圆光术恰好就在其中,就解释着说道。

  “你说的那种我也不知真假,传闻中有两种方法,一类是通过药物作用,让人产生幻觉,是江湖术士行骗的鬼蜮伎俩,当不得真。”

  顿了一下接着说道:“但真正的圆光术可没那么简单,是一门完整的道术,是行道的一门法术,妙用无穷,小可查人间百事,阴阳风水,大可查天庭地府,过去未来,不但如此,而且法术简单,可随意设置,一碗水,一盆火,就能作法,高深着随手一画,就能施展,若专修此术者,可凝炼一面宝镜,用心神细细打磨,成为法宝,不管是治病,收惊,驱邪,开光,还是斗法请神,通灵等事,都可应用自如,甚至可以直通大道,非同小可。”

  乌大听得是心驰神往,面露羡慕之色,幻想连连,似乎是动心了一般,开口问道:“那祖师可会此法术。”

  一副渴望的神色王者江汉珍,似乎是被此法术诱惑了。

  江汉珍一看,摇头失笑,也明白此道理,又有谁遇到此等法术能经住诱惑呢,他若不是有了传承,说不定也会去追求这些,但修法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似笑非笑的看着乌大,说道:“怎么?动心了?”

  乌大被看的有些心虚,低头不好意思的说道:“有点。”

  江汉珍说道:“我所传你的也是一门正统法术,而且是循序渐进,不会出什么差错,若是你能坚持本心,一心修炼,也是一门直通大道的法门,人的精力毕竟有限,修道贵在转一,且不可分心他顾,贪恋这些可有可无的东西,而荒废了大道修行。”

  乌大一脸羞愧之色,暗骂自己尽然被花里胡哨的法术给诱惑了,本身已经入道,只要一心修行就行,尽然还在看别的。

  对着江汉珍说道:“祖师教训的是,弟子一定会保持本心,专心修自己的道。”

  江汉珍这才点点头,表示赞同,毕竟都希望自己人都能够得道,不管哪个法术,都是要转一,学的多了,最后啥也学不精,自己先乱了,只有一心一意的修炼,才会有所成就。

  对乌大说道:“你能明白就好。”

  乌大说道:“弟子一定会谨记祖师教诲。”

  看着乌大江汉珍也有些感慨,‘我也是从这种情形过来的,乌大比我可运气好多了,三四十岁的时候就遇到了法缘,而我···”

  江汉珍想起自己的求道之路,真是感慨万分,其中坎坷不可言述,一身都在寻找自我之道,直到垂老之际才寻到一点门路,得了修行之法后,不敢有丝毫松懈,十数年毫无间断。

  从刚开始不相信,到后来半信半疑,到最后的深信不疑,才到今日的修行大道上,一路艰路险途,崎岖难走,非常不易。

  乌大看着江汉珍神情好似追忆,不敢打扰,静静的等着,戒备着四周。

  但江汉珍很快就回过神来,看着旁边的戒备四周的乌大,说道:“好了,咋们先回去,这狸子不是山中最厉害的狸子,是昨晚房顶上那只的后辈子弟,若是被察觉了,发起疯来就是我也的退避一二。”

  乌大心中升起一股凉气,四下看了一些漆黑的树林,总感觉有眼睛在四周窥视,当即不敢多待,对江汉珍说的还有狸子的事也不敢多想,赶紧将狸子背上,提着柴刀在前面带路。

  乌大不考虑,但江汉珍可不能不考虑,怒晴湘西世界之中可是有狸子群的,尤其是一个化作老太太骑着一只幻化成驴的兔子的那只,就经常在林深之处的老狸碑逞凶,时不时的将人引过去开肠扒肚,吸人脑髓。

  此妖物可不得不防,以前在山神庙中被人供奉了一段时间,窃取一些香火,后来山神庙破败,就漏出凶相,开始用人修炼,最后山神庙几乎成了凶地,才回到林中的一座坟地藏着,被人称之为‘古狸碑’的地方,做些害人的勾当。

  但此物到死也没修出内丹,还被后来的鹧鸪哨用道门的一招‘魁星踢斗’给踢死了,但此时却是一等一的凶物,若不是江汉珍修炼的是雷法,对凶邪之物最为克制,才将它给威慑的不敢出来。

  这狸子浑身邪气太胜,才惧怕雷气,只在暗中观察,不然早就开始动手了。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