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十七章 两相散解说道法缘

第十七章 两相散解说道法缘

  江汉珍此时已经不想多说话了,千算万算,没猜出这老头的人品,失意装可怜,得意就忘形,不知道他所养的鸡是怒晴鸡的时候,就放低姿态,低眉顺眼。

  知道了这就是凤种怒晴鸡,一下变得趾高气扬,自觉有神物在手,高人一等了。

  江汉珍摇摇头,说道:“老先生误会了,既然此物是凤种,肯定珍贵无比,今日之事是我们不对,让老先生白跑一趟了,这样吧,待会让乌大传授你雷道的普传之法,’十字天经‘,就算我们对你的补偿了。”

  乌大自是不愿,眼看着怒晴鸡就要到手,可就这么飞了,就要职责仡轲老头,但被江汉珍一眼望过,话到嘴边又憋了回去,心中暗骂,‘好你个仡轲老头,明明有事所求,想用你的鸡做谢礼,被祖师辨认出此鸡是凤种怒晴鸡,又出尔反尔,不答应了,看着道貌岸然,没想到心中这么龌龊,若不是在此地,定将你打的满地找牙’。

  仡轲老头噗嗤一笑,说道:“你那个所谓的十字天经老头子我也听乌大介绍过,内容也太简单了,虽然老头子我懂得法术不多,但随便拿出一手法术,就比你那十字天经强上不少,我看你也就骗骗乌大和耗子二姑这种没见过什么世面的人,别说骗整个怒晴县的人,就是来我们金风寨,你一个人也骗不了。”

  江汉珍静静的听着,对这些话根本不在意,心性如此,他喜欢怎么说就怎么说,只要不挡着自己的道,喜欢跳就跳去吧。

  但乌大却忍不了,既然不让动手,那骂两句也是可以的,指着仡轲老头说道:“你少在这放屁,祖师好心传你入门修行之法,你还这老不修的还在这大放厥词,不需要就滚出这里,这里不欢迎你。”

  “嘿嘿。”

  仡轲老头阴笑一声,没有理会乌大,而是看向江汉珍,拍了拍怒晴鸡,说道:“你可想清楚了,想要怒晴鸡就拿出你所修行的核心‘法本’来,等我验证一番,再决定与你交换不交换。”

  看着江汉珍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说道:“你可想清楚了,机会就这么一次,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想要换就尽快,我有了此凤种还怕换取不到一两门道法吗?”

  乌大冷眼看着仡轲老头,说道:“让你滚了,你还在这废话,道不可轻传,你这人就是连最基本的道法都不配修炼,修了几十年混成这样也是活该。”

  仡轲老头神色渐渐的变得阴森,骂人不揭短,这事可是他最不愿承认的,没想到被乌大给提了出来,怒视了一眼乌大,对着江汉珍冷声问道:“你也是这个意思?”

  江汉珍觉得没什么趣味,早就不想听下去了,还不如去修炼法术,看也没看仡轲老头,说道:“乌大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既然怒晴鸡是凤种的宝贝,老先生就好好留着吧,我们也不稀罕,现在就不留老先生了,您请自便。”

  “好好好。”

  仡轲老头气的指着江汉珍和乌大连连说好,面色不善的看了一阵,说道:“那老头子我就不多打扰了,你为我掌眼辨认了怒晴鸡,老头子在这感激你,但你也见了这等神奇的凤种,算开了眼界,咋们两清了,老头子这就告辞。”

  说着小心翼翼的将怒晴鸡关进笼子里,叫了一声他的傻儿子,他那傻儿子正在院子里玩的开心,被老头一叫,兴高采烈的跑了过去。

  呵呵笑着说道:“爹,你叫我?”

  老头此时正在气头上,见不得别人高兴,一巴掌就扇了过去,打的他那傻儿子在原地转了一圈,然后神色一愣,不知为什么挨打,但疼痛还是感觉得到,嗷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老头上去又是两巴掌,一下将声给止住了,将笼子背在身上,对着他儿子呵斥着。

  “咋们走。”

  临走之时还不忘怒视乌大一眼,但乌大却不甘示弱的顶了回去,仡轲老头冷哼一声,就背着怒晴鸡,带着他儿子出了门,头也不回的向山下而去。

  两人走后,乌大再也忍不住来了,说道:“祖师,那可是凤种,您告诉他真相干嘛,等将它的怒晴鸡换过来,他就是知道了,量他也不敢闹事。”

  江汉珍摇摇头,说道:“你不懂,我们修道之人修心为上,道法次之,尤其是我们修雷法的,更是要紧守本心,不可有丝毫大意,即使在怎么珍贵的东西,不属于我们的,也丝毫不取,也不能心有贪欲,而欺瞒别人,一切都要对的起本心,才是一个道人应该做的。”

  乌大低头说道:“弟子明白了。”

  但神色之中好似还对此事有些过意不去,江汉珍摇摇头,也不着急,等着他以后想通就行了,笑着说道:“其实你也不必在意此物,我本来就没打算与他交换什么。”

  乌大有些疑惑的问道:“那祖师的意思是?”

  江汉珍想着这老头的选择,也不觉得有什么可惋惜的,说道:“我本来是想近距离观察一下怒晴鸡,看看有什么特别之处,再就是接触一下仡轲阿旦,若是他心性能入得我眼,就给他指点一番,让他明白怎么完善修行之法,可没有如他所说,要换取什么。”

  乌大听得连连点头,江汉珍接着说道:“道不可轻传,就是找不到合适的修炼之人,我也不会传出去的,只会将传承放入虚空之中,若是有人适合修炼,自会得到传承,非人力所能左右。”

  “这么神奇。”

  乌大两眼放光的问道,此事可是闻所未闻,听起来神奇无比。

  乌大是自家弟子,江汉珍就悉心解释着说道:“其实历代神仙道人,许多都在这么做,不是他们不想传出去,而是每一门道法都要有他相应的心性才能修炼,否则有益无害,或者修炼无数年也修炼不出来的名堂,若是大门派,经过无数仙真的完善,都有一套入门进阶之法,但那些逍遥仙人,可就没培育弟子的进阶之法了,一般都在飞升之际,若是找不到心性符合的弟子,都会将自身传承根据推算,埋于名山大川,或者流传于市井街头,有的甚至随便找个地方一扔就不管了,不是失传,而是没人发现而已。”

  乌大听得啧啧称奇,连连发出感叹,忽然想到,这传承之物万一被损坏了呢,岂不是很可惜,就问道:“如果埋入地下,发生地脉迁移,或者自然灾害,不是就将这些传承毁了?”

  “哈哈。”

  江汉珍摇头笑笑,说道:“这你就放心了,每一门传承都是天地之间的一份大道,都是经过天地认可的,自有天地护佑,即使历经万年,也不会有损丝毫,除非是已经不适合存在于天地之间的道法,这些毁了也就毁了,天地养育众生,众生凝聚大道完善天道,相辅相成,若是有人诚心求道,数年不间断,又功德具备,心性具足,这些自会机缘巧合下出现。”

  “那我们只要修炼心性,道法自会出现,这也太简单了吧,难道不需要去名山大川寻道吗?。”

  乌大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求道求道,传闻中都是离家出走,抛妻弃子的出去修炼,很少有听过天上掉下来的,让他感觉有些难以置信。

  江汉珍说道:“我修炼之时,蹉跎数十年,到老回家之时才遇一道人传授那普及法门‘十字天经’,再无任何法术传承,凭着此经修炼十几年,不敢有丝毫间断,平时修身养性,培育心神,感悟道德,到后来才灵感具足,得遇祖师传法,也入了那大道之门。”

  顿了一下,接着说道:“至于其他的,我就不得而知了,或许有大气运之人出门就能捡到传承也不一定。”

  乌大听得江汉珍也是一步一步走过来的,与他相比,自己可要幸运的多,三十几岁就遇到了法缘,得以传授道法,而江汉珍蹉跎几十年之后,才得到的是一门普传的十字天经,孰高孰低一眼就看的明白。

  也对自己见了这山望着那山高的心态有些羞愧,不该贪婪的渴求直指长生的法门,应一步一步按部就班的修炼下去。

  低头说道:“祖师慈悲,弟子不及也,弟子今后一定安心修炼祖师所传之法,踏踏实实的在大道之路上前行。”

  江汉珍点点头,说道:“你明白就好,我们修道之人唯道独尊,道心永固,道缘自来。”

  乌大说道:“弟子明白了。”

  江汉珍看到乌大的确听进去了,也就放心下来,自从他见了仡轲老头那种德性,就开始自查,也开始想一些相应的办法提升心性。

  仡轲老头已经被世俗的市侩遮住的眼睛,看不清实际情况,但自己可不能如他那样,乌大还是对那些事情很自已,江汉珍就提醒了几句,以免被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迷惑了心神,而遮住心灵,从而落入下成。

  看来乌大还算不错,没跟着仡轲老头进入是非之中,让他深感欣慰。

  乌大明白是明白了,但对那只凤种的鸡还是有些放不下,说道:“祖师,那只怒晴鸡我们怎么办?弟子也看的出来,您也就对那只怒晴鸡比较上心,肯定对您有大用,既然那老头反悔了,那我们怎么办。”

  “无妨,我自有办法,这就是我接下来要你去做的事,没了怒晴鸡,还有五彩鸡。”

  江汉珍很淡然的说道,乌大一愣,五彩鸡?他可没听过,暗想是不是哪地方也出现了这种异种,打定主意,这次的五彩鸡怎么的也会弄来。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