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十八章 有奇术筹备育神鸡

第十八章 有奇术筹备育神鸡

  不理会乌大是如何作想,江汉珍自顾的心神沉静在神将陈驿所给的那块雷符之中,此雷符本用作传讯,但陈驿见江汉珍对圆光法术感兴趣,就将圆光术录入其中,还把自己所收藏的一些法术杂篇,奇闻趣事,民间方术都存入其中,虽然都是一些不成体系的东西,但也难得的珍贵。

  其中上古妖庭之时的昂日星君所留下的培养后辈子弟的方法,也恰好在其中,江汉珍要解决瓶山龙脉的问题,而瓶山之中的毒物就是绕不过去的一个坎,而在原著之中,怒晴鸡就是关键。

  但这老头的人品心性实在让他看不过眼,知道怒晴鸡是凤种,就动了歪心思,还想看自己的‘法本’,所谓法本,就是一个修行之人的根本道法,直指本源,一般都不出于金丹大道,是一个门派的核心之法,非嫡传弟子不得传授。

  江汉珍的核心之法就是雷祖所传的‘雷霆丹法’,要传授也得雷祖肯首,然后祭祀天地,考察德性,培养功德,才能承受住这金丹大道,就是他也不敢妄传匪人。

  正所谓‘德不配位,必有灾殃’,拿了不该拿的东西,不但无益,而且有害。

  最后一拍两散,让江汉珍对怒晴鸡也没了兴趣,只有找其他办法解决毒虫问题了,好在雷符之中存有这方面的方术,让他大喜过望。

  上古昂日星君不但是上古妖庭中三百六十五位星君中的一位,而且是十二生肖中的一员,还是鸡族的首领,职责是司辰啼晓,本身就有大功德在身,只是后来妖庭覆灭,这位星君才不知所踪。

  神将陈驿猜测,此传承是妖庭覆灭之后所留,这位昂日星君很可能还活着,若不是躲藏起来,就是已经遁入混沌之中。

  而此法就是这位所创,妖物本就成道不易,天生具备灵性的更是万中无一,自上古妖帝陨落,就连帝流浆也出现了问题,深感后辈得道不易,才创出此法。

  此法自成体系,就是用祭坛刻画阵法,然后用灵药激发血脉,再加上一套行之有效的锻炼方法,很快就能进入修炼之门,而且无后遗症,不像妖族通过点化形成的小妖,如催生一般的总是不怎么完善,随便修炼都能遇到上限,修为很难提升,而此法却是培养根本,还能增加潜力。

  江汉珍琢磨了一会,总觉得这套太复杂了,而且耗费太大,准备起来以目前的情况也不现实,就将一些辅助之法都祛除了出去,只留下一些简单的东西,打算以后有条件了再用。

  最后删删减减,成了一个很简单的方法,而且材料也很好找,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将之定了下来。

  对着正在胡乱思索的乌大说道:“有些事要让你去办。”

  乌大眼睛一亮说道:“祖师可是要我去寻那五彩神鸡?您放心这次弟子怎么的都会把他弄来。”

  江汉珍点了点有,接着又摇了摇头,让乌大看的是不明所以,这才说道。

  “是,也不是。”

  乌大是越听越糊涂,说道:“祖师您就别玩我了,我脑子笨,您能不能说明白点。”

  江汉珍笑着说道:“这次的五彩神鸡不时去别处寻,而是我们自己培育,虽然培育出来没有怒晴鸡厉害,但经过我们精心培养,三五年之内肯定超过怒晴鸡。”

  “真的。”

  乌大有些欣喜的开口道,接着问道:“难道祖师有培育这种五彩神鸡的方法?”

  江汉珍点了点头,说道:“是有这么一个方法,所以才让你准备些东西,我们自己培育。”

  乌大内心大震,怒晴鸡本是天生的灵物,可遇而不可求,要人工培育,可是想都不敢想,感叹的说道:“还是祖师神通广大,尽然可以将神物培养出来,弟子实在佩服。”

  接着说道:“需要弟子准备什么东西,您尽管开口,我这就去为您准备。”

  江汉珍组织了一下语言,将自己归纳的那套培育五彩鸡的方法确认无误,才将所需之物说了出来。

  “这几日你就抽空下山一趟,购买精气神十足的鸡仔白只,不论是公鸡或者母鸡,再购买黑鱼七条,鲤鱼七条,顺便再捡些鱼卵,朱砂硫磺,各一斤。”

  说完,江汉珍又确认了一下,这些都不是昂贵之物,其余的山草,灵芝等物可以让乌大上山采摘,至于准备什么,也不需要多麻烦,就补充了一句。

  “对了,再建一座鸡舍,然后挖个池塘,就这些了。”

  乌大还在侧耳聆听,默默记着,但等了一会也不见江汉珍继续说,差异的望着江汉珍,说道:“没了?”

  “对,就这些,没别的了。”

  乌大犹自不信,问道:“就这么简单?”

  江汉珍确信的说道:“就这么简单。”

  看乌大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就解释着说道:“大道至简,说破了一文不值,不明白的人看的神乎其神,此法虽然简单,但也是传自上古,鸡一般是三个月产卵,此方法不会立竿见影,犹如养蛊一样,需要一代一代的优化,若是方法得当,三年就可大用。”

  乌大这才明白过来,看似简单,但其中所费心血可不少,就如蛊毒一般。

  蛊虫的培育一般也就在湘西这种蛇虫鼠蚁多的地方流传,而这里经常就有蛊术伤人的传说,这段时间也问过江汉珍这方面的东西,耳目渲染之下也明白了个大概。

  简单的说,蛊虫就是培育细菌,微生物,或者介乎虚实之间的灵物,一般需要虫子做蛊床,通过蛊术培育出的虫子,生命力强悍,一般也不会死,经过几代甚至几十代的优化,虫子就会变得强大无比,这些虫子也可称为蛊,但实际上还是基因强化后的虫子。

  真正培育的其实是植入蛊虫体内的细菌,蛊师门通过自己的一套特殊办法明白其习性,从而加以利用,如气味,声音,震动等,甚至符咒等方法,此物肉眼难见,让人防不胜防,才能伤人与无形,也能救人于无形,因为看不见,所以才让人谈蛊色变。

  明白其中的原理,乌大心中也就亮堂了,就想现在就将东西准备来,实验一番,说道:“我这就下山去准备东西,赶明天就能回来。”

  江汉珍摇了摇头,说道:“待会传你一套寻宝咒,你找根木棍之后,将之供奉在法坛之上,用寻宝咒加持,待加持七日之后,做成寻宝杖,就上山寻几样珍贵的灵药,下山换些财物,也方便咋们生活所用。”

  “是,祖师”。

  乌大这才发现自己的确一文钱都没有,这些货物虽说花不了几个钱,但要用他所采集的山货换取,起码得跑还几趟才能全部弄来,有了寻宝杖就完全不担心这些了。

  傍晚江汉珍将乌大与耗子二姑叫到一起,商量了一下接下来的事情,说是商量,其实是江汉珍一人安排,两人对江汉珍有一种盲目的信任,基本说什么就做什么。

  最后达成一致,寻宝杖交由耗子二姑炼制,随即江汉珍就用心传之法将寻宝咒传与耗子二姑,由耗子二姑在附近寻找灵药。

  而乌大负责建造鸡舍,改造鱼塘,顺便将房屋也修葺一番。

  等到耗子二姑将寻宝杖祭炼完毕,而且一天之内就寻到几支大灵芝,乌大也将鸡舍鱼塘都弄好了,顺便将整个山神庙也修葺了一番,整个一个大变样,改变了以前的荒山凶庙的环境,此时才像个修行之所。

  在耗子二姑将寻宝杖祭炼成功之后,还发生了一件事情。

  耗子二姑拿着寻宝杖,不敢耽搁,祭炼成的第二日就进山寻找草药,刚一出山就被山中骑着兔子的狸子精给盯上了。

  狸子精这几个月日子可不好过,山上没什么人来,缺少了血食,早就急的乱跳。

  也是江汉珍看着山上一个人都没来过,它想伤人也没地方伤去,也就懒得与它计较,狸子精还以为江汉珍躲在山神庙不出来是怕了它,经常在周围徘徊,等待机会收拾一两个。

  但还是惧怕雷法,被江汉珍无意伤了的一条腿到现在还不见好转,还是焦黑一片,再加上江汉珍一掌打死了它最喜欢的一个后辈,这就让他更加仇恨山神庙的人。

  经常出来的就是乌大一人,但此人不但一身雷气,而且自身行动矫健,让他靠近都难。

  当然,江汉珍早就猜到此妖还不死心,但也懒得理会,就为乌大赶制了一道雷符,封入其身内,所以妖邪见了才不敢进身,躲得远远的。

  今日看见从山神庙中出来的不是乌大,而是耗子二姑,仔细看了一下,除了手中的一根木杖有些灵气,全身上下皆是无出奇之色,顿时大喜。

  就化作一个白老太太,骑上兔子变成的白毛驴跑到了耗子二姑前面的必经之地,将白驴藏在草丛中,塞住嘴巴,而它就斜躺在路中间,袖子中飞出几块石头,落入四周,然后装作很痛苦的样子在地上呻吟着。

  耗子二姑真在用寻宝杖寻找着丛林中的灵药,忽然听到前面传出一整呻吟之声,听着就很痛苦。

  她本就是心善之人,心想,“莫不是有人受伤?在这荒郊野岭的受伤可是很危险,若是能救的话,就先带回山神庙。”

  想着就循着声音而去,就在前面不远的一个路中间,躺着一个人,耗子二姑不敢耽搁,赶紧跑了过去,就见一个番瓜头的白老太太躺在路中间痛苦的呻吟着,而且一只脚还裹着白布,好像是受了伤。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