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十九章 狸子逃捡只大兔子

第十九章 狸子逃捡只大兔子

  耗子二姑赶紧将白老太太扶着坐起来,说道:“这位婆婆,您怎么在这里呢,您的家人呢?”

  “不是被你们给打死了吗?”

  一阵阴测测的声音传出,让周围的空气都冷了下来。

  耗子二姑一愣,看着白老太太将头转过来,对着她阴笑的,很是诡异,但她并没有被此人的笑容吓住,暗想本来自己也是这么吓人的面孔,此人也跟自己差不多,对此人也产生了一阵怜悯,也没漏出害怕的神情。

  “死吧。”

  一声尖锐的声音传出,犹如摩擦破锣一般,白老太太说完,就眼神中出现一道幽光,直冲耗子二姑眉心,却是它最拿手的圆光摄魂术。

  耗子二姑还不明所以,只感觉灵台之中出现一道金光,冒出头顶,犹如车盖一般,将她护在其中。

  一道雷霆迎着幽光而去,白老太太吓得是亡魂大冒,冷气遍布全身,惨叫一声使出它最拿手的替劫之法,头向后一转,另一条腿伸了过去。

  ‘咔嚓’一道雷霆爆炸,白老太太只觉得神魂中天雷炸耳,震的失去了知觉,所施展的圆光摄魂术被中途打断,反噬了自身。

  冲撞的神魂都有些消散,嘴里发出吱吱的惨嚎之声,并喷出一口血来。

  耗子二姑还没明白怎么一回事,就见躺在地上的白老太太的另一只腿也被雷霆炸的焦黑,趴在地上惊恐的打着滚,然后就双手撑地,用极快的速度双手行走着向远处逃离而去,拖着它那两条残腿,伴随着呜呜的叫声,好像遇到了巨大危险一般。

  到了此时,耗子二姑哪还不明白自己是遇上妖邪了,记得江汉珍说过。

  ‘凡入门弟子都会施加封身之法,将护身之术封入身体,遇到危难之时,也能加以护持,不让弟子中途夭折。’

  一般门派对这些都极为重视,还会传授弟子藏魂术,将魂魄藏起来,法术符咒一般难以加害。

  但江汉珍不会藏魂术,只会雷霆护身之法,就花费了几天时间,制作出阴阳两雷,阳雷打入乌大体内,阴雷打入了耗子二姑体内,当做封身的护身之法。

  山神庙中江汉珍正在修炼掌心雷,此时掌心雷的威力已经比以前强大数分,双掌挥动之际,一股雷气在手掌中引而不发,若是有灵眼的人观看,就能看见一个西瓜大小的圆球在掌中来回盘旋,其内雷光闪烁,似乎就要爆炸一般。

  江汉珍吃力的控制着雷气凝聚成的圆球,不敢有丝毫大意,深怕一个不小心将自己给炸了,雷霆大可遮天蔽日,小可纳入介子,可随意应用,是掌心雷中盘雷法诀的精妙所在。

  也多亏了他所修炼的丹法强大,雷法既是丹法,丹法即使雷法,将一切都融为了一体,才能对雷霆应用自如,几个月之内就将雷霆能聚在手中,虽然只是西瓜大小,不能随意变化,但也掩饰不住他的内心的喜悦之情。

  此法需要不断磨练,将雷霆之力盘于手中,犹如盘玩,非一日之功,正在盘炼之际,忽然心神一阵,感觉到阴雷护体符的异动,暗道一声。

  ‘不好,蓝二姑出事了。’

  心神有些不稳,手中的雷霆之力有些控制不住,电光闪烁着就要爆炸,江汉珍吓得冷汉直流,感受到一阵危险,此时雷霆之力已经凝聚于外,敌我不分,一不小心就会炸了自己,不敢怠慢,赶紧运出掌心雷,一掌将雷球打像了一块巨石。

  雷球瞬息而至,遇到巨石发生剧烈的爆炸,江汉珍赶紧飞身后退,心中焦急,也不敢停留,伴随着‘轰隆’一声巨响,石块被炸成粉碎,飞的满天都是,江汉珍随着雷声,快速的奔袭而去。

  正在干活的乌大看着这种情形双眼放光,但也没什么动作,这情形他在这几天已经见过无数次了,每次都是一声巨响,然后伴随着浓烟滚滚,早就习以为常。

  等到浓烟散尽,一下傻了眼,怎么没看见江汉珍的身影,难道被炸飞了?

  不敢停留,赶紧过去寻找,还不时的翻着碎石,看看是不是被埋在了下面。

  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江汉珍,也越发的心急,大喊了几声,没人回应,声音中渐渐带着一丝哭腔。

  但还是不死心,取了一把铁锹,在地上挖着被炸成的碎石,翻找着什么,希望能从中翻出江汉珍来。

  此时的江汉珍已经飞身奔如从林,虽然现在没修炼什么飞行之术,但天人之体速度也是不慢,奔跑之际身形矫健,在林中穿梭着,如履平地,两旁的树木山石飞退而去。

  一口气跑到雷动之处,就见耗子二姑用一根随身携带的攀山用的绳子,将一直死了一样的大兔子捆绑着,扫了一眼四周,只看见地上一些焦黑,不见其他事物,也松了一口气。

  ‘看来是没什么危险了,邪物已经跑了。’

  江汉珍显露身形,说道:“刚才发生什么事了?”

  耗子二姑抬头一看,江汉珍正站在面前,还在看着周围的环境。

  神色一喜,说道:“祖师您来了,弟子刚才遇到了了一个白老太太,没想到它是妖邪,被雷符所伤,现在跑了。”

  说着就将刚才发生的一些事情说了一遍,江汉珍目光说说之际,杀气肆意,知道这就是那只狸子精,既然冥顽不灵,那就怨不得自己了,不除此妖也说不过去了。

  就说道:“此妖就是以前占据山神庙窃取香火的那只狸子精,本来我也懒得理会,但既然还有害人之心,犯了我山神庙,那就不得不除此妖了。”

  “多谢祖师为弟子着想,那老太太也没伤到弟子,切不可为了弟子以身犯险。”

  耗子二姑有些感动的说道,这老太太可是比较出名的一只妖邪,传说中伤人无数,觉得还是稳妥些好。

  江汉珍说道:“无妨,只要被我遇上,它定难逃一死。”

  耗子二姑也不说话了,只要江汉珍决定的事情,她跟乌大二人都是无条件支持,此时也就没在多说。

  忽然眼睛一亮,指着地上已经绑好的大兔子说道:“祖师,这只兔子是弟子在路边草丛中发现的,看着好像是死了,但身体还有温度,就怕它只是晕过去,醒过来逃跑,就将它绑了起来,准备带回去给祖师炖汤喝。”

  被绑好扔在地上的兔子忽然听到这种结局,吓得一个哆嗦,双腿轻轻的蹬了一下,但还是极力的控制着身形不让自己动弹。

  本来它是山中经常服食灵芝,灵草通了灵性的一只兔子,被狸子精所捕捉,当成了坐骑,经常化作一只白毛驴被白老太太骑着,白老太太为了控制它,就一直带在身边,时时用摄魂之法将它控制。

  摄魂之法有个限制,就是不能距离太远,距离太远了就会失效,过上一会就回自己醒过来,狸子精刚被雷霆伤了腿,吓得趴着逃跑之后,它就被耗子二姑发现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给绑了起来,等到它恢复行动,已经被五花大绑的扔在地上,听到还要被剥皮吃肉,吓得动也不敢动,继续装死。

  江汉珍观察入微,早就将它的情形看了个一清二楚,刚才那腿一抖,刚好被江汉珍给看见了。

  兔子本就生性胆小,擅长伪装,表面乖巧,其实反复异常,就是害怕惊吓。

  这也是天性决定,若不是被耗子二姑说着要拿回去剥皮吃肉,吓得动了一下,还真被它骗了过去。

  江汉珍仔细一看,这兔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跟个驴崽子一般大小,起码有个五六十斤重。

  就说道:“你有心了,这山中兔子常以药材为生,肉质肯定鲜美,咱们也能吃上十天半个月,那我就在这将它敲死剥皮,再带回去。”

  “好的祖师。”

  耗子二姑应了一声,就在药篓中翻找刀具,采药都会带一把刀,以来是防身,二来是有些药材需要刀来割取。

  大兔子作为一个积年精怪,哪能不知道这是要干什么,这肯定是要将它剥皮剔骨,吓得肝胆俱裂,睁开眼睛,使劲的再地上蹬了起来。

  耗子二姑被吓了一跳,惊呼道:“还活着,还活着。”

  说着赶紧取出刀,就要将兔子杀了。

  兔子漏出一丝可怜兮兮的神情,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让耗子二姑有些不忍,一时之间也难以下手。

  犹豫着看了一下江汉珍,说道:“祖师,这怎么办。”

  江汉珍摇头笑笑,不在意的说道:“你自己决定吧,若是想吃肉,就杀了吧,若是想留着吧,就带回去先养着。”

  耗子二姑松了一口气,这兔子虽然大了点,但还是看着挺可爱的,能不杀她也不想杀,让她真有些难以下手。

  江汉珍已经看得出她想留着了,说道:“那你先去采药,这兔子我就先带回去,等你回来再来处理。”

  耗子二姑虽然有些担忧,就怕带回去江汉珍扔在一边不管,可乌大会动手的,回去就成了一锅肉汤,但还是点点头,说道:“听祖师安排。”

  江汉珍不理会地上装可怜的大兔子,一把将其从地上抄起,交代了耗子二姑一切小心,凝练一下护身之法,让刚才消耗的能量补齐。

  然后几个闪身就窜出从林,向着山神庙奔去,不消片刻已经回到山神庙之中。

  且不说耗子二姑正一副忐忑不安的样子,拿着寻宝杖在山中寻找药材,暗暗担忧大兔子被带回去剥皮吃肉。

  而在山神庙后的炼法场地,却传来一阵接一阵的哭腔嚎叫之声,听着伤心,闻者流泪,好不凄惨。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