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二十四章 惊慌间撞进山神庙

第二十四章 惊慌间撞进山神庙

  山洞中的刘家兄弟这才反应过来,除了睡得跟死猪一样的刘老四,纷纷起身找家伙,工兵锹,洛阳铲,撬杠,开山刀,只要趁手的就拿在手里。

  刘老大上前踢了一脚还在睡觉的刘老四,吼道:“赶紧起来。”

  但刘老四只是哼哼了一声,翻个身继续睡着。

  眼看着道群就要冲进来,外面的刘老二也正跟盗匪们搏命,声音越来越小,一听就是受了伤。

  刘老大心一横,说道:“我们冲出去。”

  刘老六担忧的看着还在睡觉的刘老四,说道:“那四哥怎么办?”

  刘老大说道:“来不及了,再等会咱们一个也逃不了。”

  说着一挥手中的洛阳铲,一马当先的冲了出去,对着冲进来的一个盗匪就是一铲子挥了过去,打了个脑袋开瓢。

  后面的三个兄弟也是不慢,都是土匪窝子里出生的狠人,挥舞着手中的家伙就照着卸岭之人要命的地方招呼,一路冲到了外面空地。

  眼见刘老二已经变成一个血人,浑身上下身中数刀,一个小个子的盗匪正围着刘老二打个不停,每一下都带起一片血花,还有几个盗匪当帮手,但刘老二也是硬气,硬撑着就是不倒。

  刘老大心痛欲裂,大吼一声,将一挡路的盗匪打翻在地,不要命的冲了过去,但还是被阻挡在外,刘老二眼感觉自己就快不行了,大吼道:“大哥,快带兄弟们跑,不要管我。”

  地里蹦冷笑一声,说道:“想跑?你们今天一个也走不了。”

  说活之际趁着刘老二一个空档,一到刺入要害,刘老二两眼一闭,翻了过去。

  地里蹦就开始指挥着卸岭群盗,开始对几人围攻,人多势重之下,将几刘家几兄弟打的无力还手。

  这时有一个盗匪摸进了洞里,看看有没有什么财物,也能带来些额外收入,但看见里面还躺着一个人呼呼大睡,觉得可以立功,拿出刀刺入刘老四肚皮。

  “啊··”一阵杀猪之声响起,刘老四也被疼痛惊醒过来,睁开眼睛对着刺自己的盗匪就是一拳,直接打的飞了出去。

  听到外面的喊杀之声,也知道出事了,抄起一根撬杠就冲了出去。

  本身就力量大,一头扎进人群之中,竟然将几兄弟给解救了出来,但盗匪人多,寡不敌众之下也中了几刀。

  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不行,就将卸岭盗匪给拦了下来,说道:“大哥,快带兄弟们跑。”

  刘老大也知这个理,明白再等下去它们一个也跑不了,刘老四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说道,你们分开逃,能跑一个算一个,神色一狠,看向卸岭群盗。

  老三老四对视一眼,知道它们大哥这是要做什么了,两人捏紧手中的家伙,直接就搏命一般的冲进了人群,吼道:“大哥,快带小六走,回去召集人手给我们报仇。”

  刘老大悲痛难忍,也知道只有这样了,一把拽着还在发呆的刘老六就向山上跑去,不敢乱跑,密岭中若是迷了路,毒虫蛇蚁不知道有多少,一个不小心,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就顺着小路头也不敢回的一路向前。

  此时天以大亮,刘老大在悲痛之中,带着刘老六一路而逃,心中懊悔不已。

  ‘想他们几兄弟在北方也是响当当的大盗,没想到在这湘西之地栽了跟头,兄弟六人,死的剩下了两个,不知道回去之后怎跟家中交代。’

  心中的恨意已经到了上头的地步,只想着先活着,将老六带出去,然后自己再回来搏命报仇。

  地里蹦将剩下的几人收拾了,自身也伤亡不小,最后一清点人数,死了的好手就有八人,剩下的还是个个带伤,做事出了错,也只有先回去汇报花玛拐,怎么惩罚还得看花玛拐的意思。

  忐忑不安之际,埋了死去的弟兄,带着剩下的残兵败将就返回了驻地。

  回去之后花玛拐看见这种情景,也是愤怒无比,将地里蹦叫过来问清缘由,原因是地里蹦自大之下没有点燃迷魂香,但发出笑声的那个盗匪也是逃不了责罚,若不是这二人,也不会死上八个好手,这些可都是卸岭十万盗众里挑出来的精兵强将,死上一个都是损失。

  问清楚发出笑声的这个卸岭兄弟之后,也是笑得有些岔气,在地里蹦脸上来回看了好几遍,越看越像戏曲里面的武大郎。

  但笑归笑,出了事总要有人承担,此时正是用人之际,暂且留了两人性命等待魁首处理,就剁了两人一人一根手指头,暂且长个记性。

  逃跑的自然是要斩草除根的,知道是向山上跑了,下山的路都被他们已经封锁,都已经打听清楚了,去瓶山的路也是这条路。

  听说山上有一座义庄,偏僻的很,平时只有些赶尸道人去那里,一般没有当地人带路找都找不到,很可能两个漏网之鱼会逃到那里。

  于是花玛拐做主就挟持了寨子里一个抽烟土的,用烟土交换,这人什么事都做,带着一帮子卸岭盗匪就向着山神庙追去。

  一是山神庙离瓶山比较近,可以当做落脚点,二是顺便将两个漏网之鱼做了。

  话说刘老大带着刘老六,仓皇而逃,一刻也不敢停留,深怕卸岭盗追上来,顺着小路一直往前走,心中悲痛,但逃命要紧,本身受了伤,脚步越来越虚浮。

  到了最后就被刘老六搀着慢慢的走,就是不敢停下来休息,直到两三个时辰之后,已经日上三竿,终于到了看见了了一座山神庙,刘老大终于松了一口气。

  对者刘老六说道:“前面有座庙子,我们去讨口水喝。”

  说着就让刘老六搀着向山神庙走去,两人也没多想,只是看见山神庙刘老大心情放松之下,身体一软,就失去了知觉。

  刘老六大急,焦急之下就开始喊救人,院子中正在锻炼身体的乌大听到了有人喊救命,赶紧跑了出去,出门一看就是一个血人躺在地上,旁边一个青年一旁焦急的不知所措,只是一个劲的大喊大叫。

  乌大不敢怠慢,上前查看了一下血人,觉得还有气,也松了一口气。

  但旁边的刘老六赶紧将刘老大护住,怒视着乌大说道:“别动我大哥。”

  乌大本来还好心的想要救治一下,没想到这青年这么不长眼色,连自己这是在救人都看不出来,也是一怒,说道:“喊救命又不让动,不让动就滚,别挡在我们家门口。”

  乌大骂完就走,刘老六这才反应过来,也知道这是山神庙的主人,说道:“对不起,我刚才一时心急冲撞了先生,还请先生不要责怪,求您救救我大哥。”

  乌大还在气头上,就是不看他,转过身去欣赏着远处的风景。

  此时耗子二姑也闻着声出来了,看见有人受伤,就赶紧说道:“这是怎么了?”

  刘老六哭着说道:“我们兄弟来湘西做生意,不想遇上了土匪,被抢了财货,就我们两逃了出来,还请这位救救我大哥,我刘老六感激不尽。”

  耗子二姑心善,就要上前,旁边的乌大将耗子二姑拉到了一旁,小声说道:“这两人来路不明,而且身上一生土腥味,谁知道是干什么的,看样子是被人追杀道这里的,说不定后面还有尾巴,这样贸然救回去,说不定会给咱们带来麻烦。”

  乌大经常跟尸体打交道,对尸体的气息敏感异常,这人身上带着尸气,而且衣服凶神恶煞的样子,知道不是正道上的人,又听过赶尸道人们讲过的江湖趣事,也能分辨出来的大概。

  耗子二姑一听,就问道:“那这两人怎么办。”

  乌大说道:”就让他们在外面待着,给点吃的打发走就行,不必理会。“

  但耗子二姑看的刘老六伤心欲绝的样子有些心酸,本身心地善良,说道:“要不救它们一回吧,等将伤势处理了在打发走也不迟,这样不管不顾的那人也活不了多久。”

  乌大番了个白眼,对耗子二姑也是无语,耗子二姑什么都好,做事认真勤快,但就是心太软,连个兔子都舍不得杀,但他也不会在意,说道:“看你,只要别给祖师带来麻烦就行。”

  耗子二姑犹豫了片刻,一咬牙,说道:“救一下吧,这事我去跟祖师说。”

  说完就朝着刘老六走过去,说道:“先将人抬进去。”

  刘老六自然是愿意,跟耗子二姑就要将刘老大抬起来,乌大看着直摇头,走过去对耗子二姑说道:“还是我来吧,你去准备东西,将水烧好。”

  耗子二姑应了一声就进去忙碌了,乌大跟刘老六将刘老大抬起,冷声说道:“我不管你是从哪来的牛鬼蛇神,进了山神庙就给我安份点,若是惹出了事,可别怪我不留情面。”

  刘老六心中一突,差点抓不稳,也明白这位对江湖之事是门清儿,也不敢多想,答应着说道:“我明白,到了先生的地头我刘老六肯定守先生的规矩,不会给您带来麻烦的。”

  乌大冷笑一声,对这些江湖人的话也只信半分,还得敲打一番,说道:“你明白就好,若不是我那婆娘,你们今天连这个门都进不了,进去了也只能躺在西边的房子里。”

  刘老六好奇的问了一句,说道:“为什么是西边房子里,那是干什么的?”

  “呵呵呵”

  乌大冷飕飕的笑了一声,阴沉沉的说道:“挺尸体的,你们这些外乡来的商人,若是客死异乡,就抬到那去,等挺上几个月,还有人送你们回家,你说好不好。”

  “额。”

  刘老六感觉一阵凉风吹过,浑身凉飕飕的,对乌大产生一种恐惧,赶紧满口答应着:“好,好。”

  乌大这次满意的点点头,只要将他吓住之后,就不会捣乱了,然后说了一些山神庙中的规矩。

  山神庙之中根本就没规矩,这些规矩当然也是乌大自己编的,总之就是不能打扰到江汉珍,而且还要义务劳动,去什么地方还得给他打报告,不能随意乱跑等。

  被吓住的刘老六只能一一答应,还不敢太慢,慢了深怕乌大将他跟尸体放在一起。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