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二十五章 山神庙救人有访客(sdgsgsdg第一个见习加更)

第二十五章 山神庙救人有访客(sdgsgsdg第一个见习加更)

  将刘老大抬进去之后,有把刘老六打发到了门口站着,警告他别偷看,别乱跑,乌大就开始忙碌,等耗子二姑烧好水,乌大就开始清洗伤口,开始救治刘老大,而耗子二姑打下手。

  乌大看了一下,伤口中还有杂物,就说道:“清静水。”

  耗子二姑自是不慢,取出一只碗,倒上七分水,左手三山诀,将碗搁置于手诀之上,右手剑诀,凝神闭目,默念咒语,双眼一睁,一道灵光透目而出,凝聚与指尖之上,剑指对着水碗开始画符,口中默念咒语,最后轻轻一点,一声‘敕令’,碗中闪过一道清幽光芒,将水递给了乌大。

  乌大用清静水开始清洗刘老大身上的伤口,因为这刘老大受伤也有几个时辰了,在逃跑过程中难免会有杂物钻进伤口,不好处理。

  但一切杂物被清静水一碰,就被轻易的取出,而且刘老六身体被开始沾染清静水,就开始冒出肉眼难见的灰气来,而且从中传出浓厚的土腥味。

  乌大指着灰气对耗子二姑说道:“你看看咱们救的这人,这么重的土腥味,若不是我们用清静水清洗他的伤口,这味道洗都洗不掉,这两人肯定不是什么做生意的,而是刨坟掘墓的盗墓贼。”

  耗子二姑被说的低头不语,一个劲的炼制着‘法水’。

  水法是法术的核心之法,许多法术的施展都离不开水法,也是有些法教的核心之密。

  所谓水法,可以说是道门法术入门的必经之路,没有水法的修炼,基本上也不会有法术的展现,也是最难求的法术真传。

  气乘风则散,遇水则止,可以储存法力为用,法术修炼艰难,所以才会用到水,是人与自然沟通的重要媒介,初修者法术微薄,几乎显现不出来,所以就有水法一说,是施展法术的关键。

  其中流传着四大水法,二十四中水法,三十六小水法,以及不计其数的杂水法。

  其中如大小雪山水,治病华佗水,太上阴阳水等,还有什么铁牛水,罗汉水止血水,画煞水,杂七杂八的数不胜数。

  大都在民间流传,也只是一些散乱的水法,如今乌大夫妇两人拜入雷门,并且开始修炼,到现在还没修炼出神魂,想要用法术不会像江汉珍那样,挥手就出掌心雷,只能通过水法来施展,所以一些雷门常用的水法江汉珍也给了两人,传了密咒,让两人自行修习,看样子修炼的还不错。

  一碗接着一碗的炼水,耗子二姑也有些吃不消,等到乌大将刘老大的伤口清理干净,耗子二姑额头已经布满了秘密的一层汗珠。

  乌大转头一看,有些埋怨的说道:“让你别救你就是不听,你看现在,还将自己累了个半死。”

  耗子二姑自知理亏,小声的说道:“这不是快好了嘛,等待会我炼一碗逢春水,你将伤口缝合涂抹在他伤口上就行了。”

  “你疯了。”

  乌大真大眼睛盯着耗子二姑,怒道:“那个可是最能消耗本源的水,你身体也刚刚恢复,怎么可能炼制那种水,一碗小药王水给他就算很仗义了。”

  耗子二姑也明白水法虽然看着神奇,是法术的一种体现,但消耗的还是自身精气神,用的多了会伤到本身,乌大说的是实话。

  以前她一直病着,身子本来就虚弱,差点扛不住,若不是乌大一支采药给她续命,她早就病入膏肓了,那里还能等到现在。

  直到江汉珍出现,才将他两身上的邪气祛除干净,并进入修行大门,此时恢复没多久,身体还是很弱,消耗的多了也对自己不好。

  逢春水和药王水听起来差不多,都是治病疗伤的法术,但效果可是天壤之别,逢春水法强大,有枯木逢春之意,可以做到断肢重生,强大无比,但消耗也大,像耗子二姑这种状况,用上这么一次,差不要用好几个月恢复。

  而小药王水就不同了,专门治疗伤口的,可以加速恢复,但疼痛无比,催化伤者元气,加速恢复伤口,对法师来说,消耗就小了许多,多吃两碗饭就能补回来。

  耗子二姑也不是明白事理之人,也就答应下来,取了一碗水,默念小药王咒,然后在水碗之中画了一道小药王符,水中出现一道光华,一碗药王水就成了。

  乌大看着满意,这才取过缝衣服用的大针,在火上烤红,再用钳子掰弯,放在清静水中消毒之后,就开始拿起小药王水,往伤口里面撒一点,然后开始很粗暴的缝合。

  还好刘老大是晕过去的,否则非得跳起来不可,即使如此,被乌大刺到神经上,晕过去的刘老大躺在床上直抽搐。

  就这样,乌大就开始一个伤口接着一个伤口的缝合着,等到整个伤口全部缝合,小药王水也已经用完了,这才拍了拍手,擦了一把汗,说道:”好了,这真不是人干的,以后遇到这种直接扔出去,简直是给我们找麻烦。”

  耗子二姑也擦了一下头上的汉,折腾了这么久终于将人给救过来的,也是心里松了一口气,对乌大的话虽然不甚在意,但还是点点头,表示答应。

  乌大推门而出,就见到刘老六急的在门口来回的乱转,看见乌大出来,赶紧上前问道:“先生,我大哥怎么样了。”

  刘老六一副心惊胆战的样子,让他想起了鸡舍旁边拴着的大白兔,气不打一出来,没好气的说道:“死了。”

  “什么?”

  刘老六一阵惊慌,眼泪夺眶而出,眼看就要流出来。

  乌大看着鄙视一眼,说道:“看你这德性,滚远点,别挡道。”

  说着一把将刘老六拨到一边,自顾的向后山江汉珍修炼法术的地方走去。

  刘老六犹如失魂落魄一般的进入房间内,就开始大嚎起来,让收拾杂物的耗子二姑纳闷的看了一眼,劝说道:“孩子,你大哥没死,只是昏了过去。”

  刘老六这才反应过来,上前查看了一下刘老大,看见呼吸均匀,除了面色因为失血过多有些苍白之外,其余的一切正常,伤口都已经缝合,感激的对耗子二姑说道:“多谢这位···”

  说着不知道怎么称呼,耗子二姑看着这刘老六年龄还小,看着柔弱,就说道:“你以后就叫我二姑吧。”

  刘老六也是感激两人救了他们兄弟两,也就叫了声二姑,也算刘家兄弟暂且在山神庙安身了。

  乌大处理完事情之后,自然是去江汉珍那里汇报事情的前因后果,虽说耗子二姑说自己会向江汉珍说明情况,但乌大怎么可能让一个女人站出来担当呢,就硬着头皮向江汉珍那走去。

  其实在刘家兄弟进门的那一刻,江汉珍就已经知道了。

  他神魂通透,又是天人之体,一些细微的动静还是能捕捉的到,也对这事有些猜测,但没有理会,还是一心修炼法术。

  江汉珍看乌大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学生一般的站在旁边,知道可能是有事,收了法术,就说道:“我说乌大,早上还好好的,这还没多长时间就蔫了,发生什么事了。”

  乌大低着头说道:“祖师,弟子可能做了一件错事。”

  江汉珍一愣,不在意的说道:“怎么了,犯啥错了?”

  乌大说道:“弟子将来路不明的两个土夫子从外面救了回来,弟子担心给我们山神庙中带来麻烦,但已经救了,就来此汇报祖师。”

  然后接着说道:“若是祖师嫌这事麻烦,弟子这就将人给赶出去。”

  江汉珍心中明了,该上山的土夫子们也都开始上山了,撒出去的网已经开始起作用,对乌大说道:“不用,既然救了就让待着吧,没什么大问题,不用担心。”

  然后看着乌大,笑着说道:“你啥时候有这么好心了,明知是盗匪还往回来救。”

  乌大心中一突,看来是看出来了,说道:“弟子修炼之后,自知要积累功德,这救人一命,可是大功德···”

  “好了好了。”

  江汉珍赶紧制止的乌大的瞎掰,说道:“我知道你是替蓝二姑来的,既然做了,又不是伤天害理之事,那我肯定支持,至于你所担心的事,一切有我担着。”

  “多谢祖师。”

  乌大有些感动的对江汉珍一礼,神色诚恳,让他觉得真是有担当的一个祖师,也暗暗决定,自己以后也要做个有担当的人。

  江汉珍从乌大救回来的这连个土夫子身上猜测着时间,有盗墓贼被追杀上山,肯定是为了瓶山墓起了冲突,而湘西最大的盗匪就是卸岭,那极有可能就是卸岭之人干的,这两人逃了,卸岭的人肯定要追上来灭口。

  或者为了瓶山之事,这山神庙也是个好的落脚点,也是必经之路,不管如何,都是会来山神庙的。

  旋即对乌大说道:“走,咋们先回去。”

  乌大一愣,江汉珍出了吃饭睡觉就一直在此地修炼法术,基本不会闲着,怎么这时候就要回去,疑惑的问道:“祖师您不修炼了?”

  江汉珍点点头,说道:“今天暂时就到这吧,待会会有客人来,我怕你招呼不周,还是我来吧。”

  乌大修炼日久,思维敏捷,也明白江汉珍的话是什么意思,说道:“多谢祖师为弟子考虑。”

  江汉珍摇摇头,说道:“这可不是为你考虑,而是我这次要做的事,等闲下来给你解说一二,也明白其中的原理,经历一下也能为你增长一些见闻。”

  “好的祖师。”

  乌大点点头,对江汉珍所说的有些期待,这可是神仙之事,想想就觉得激动。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