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二十六章 掌心雷震慑花玛拐

第二十六章 掌心雷震慑花玛拐

  卸岭群盗在夜晚大清洗过程中,将一干散盗和别有用心之人全部处理了一遍,也算是彰显了卸岭的威名,只是最后关头地里蹦带队的时候出了错,几十人对付六个人,不但逃了两个,而且还死了八个好手,去的几十人还个个受伤。

  江湖争斗中伤亡本就是常事,但这可是万无一失的计划,若不是地里蹦大意,再加上一个卸岭盗发出奇怪的笑声,就不会出这么大的错,花玛拐削了一人一根手指头,暂且将事情记下,等待魁首上山处理,就开始准备上山的事宜。

  等到天亮,在寨子中抓住一个的抽烟土的熟苗当向导,熟苗烟瘾犯了给点东西什么都答应,一路带着花玛拐一行人就像山神庙而去。

  在路上花玛拐也根这熟苗问清楚了,山神庙现在已经成了义庄,看守尸体的是一个弯腰驼背的老乌,和一个长得像耗子的女人,称为耗子二姑,两人都是可怜人,也就凑在一起结为夫妻,一起过日子。

  山神庙偏僻,常年笼罩着一股古怪的气息,阴森异常,极为吓人,生人都不敢靠近,就是送尸体的也是放在山神庙门口,大吼一声,‘老乌,有客人到’,然后一刻也不敢停留的下山而去,尸体自会有义庄老乌处理。

  有了向导,花玛拐一行人也没耽搁多长时间,等到中午刚过就见到一座正气堂皇的庙宇在前方不远处,熟苗看着纳闷,总感觉与以前见过的不一样了,尽然有一种做了亏心事害怕的感觉。

  等到走到山神庙前,花玛拐看的眼皮直跳,此地根本就与这熟苗说的一点也不相符,不但没有丝毫阴邪之气,而且看着堂而皇之,有一股威严盘旋其中,环境清幽雅致,如山中修行之地一般,以为走错了地方。

  对熟苗问道:“这就是你说的义庄?”

  熟苗也有点傻眼,因为看到的情形和给人的感觉纯粹不一样,让他一时犹豫了起来,说道:“应该是吧。”

  花玛拐神色一冷,眼神凌厉的望着熟苗,说道:“到底是不是。”

  熟苗仔细回想着地理位置,思来想去都觉得没错,但此时山神庙这个样子让他有点心虚,但被花玛拐的眼神给吓得不敢乱说了,这位可是盗匪中数一数二的人,杀人不眨眼的主,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是,这就是义庄。”

  花玛拐看着这所谓的义庄就来气,给他一种心惊胆战的感觉,这种堂堂正正的气息让他有一种被压着审讯的感觉,极为不自在,四下扫视了周围的卸岭弟兄,都是一副羞愧自如的感觉,不敢目视山神庙。

  心中一怒,为了壮壮胆气,一脚踹到熟苗的屁股上,将熟苗踹了个大马趴,趴在地上‘哎呀哎呀’的叫唤。

  花玛拐说道:“这就是你说的义庄?你以为我瞎还是我不识字,明明写着山神庙,你当真爷好糊弄事吧。”

  越说越气,上去就对熟苗一顿拳打脚踢,打的熟苗在地上哭爹喊娘的嚎个不停,最后花玛拐揪住熟苗的脖子,将他脸搬过去对着大门上的三个字,说道:“你好好给我看清楚,别再认错了。”

  熟苗也是抬头一看,只见上面大门上挂着三个篆字,虽然他不识字,但也看出了与以前义庄的牌子不一样,辩解着说道:“爷爷饶命啊,这事小的可真不清楚,谁知道哪个王八蛋换的名字,小的也有好长时间没来这儿了,真不怪我啊。”

  花玛拐也觉得不是这熟苗的问题,极有可能是山神庙换了主人,就将熟苗一把扔在了地上,摔得哎呀乱叫。

  对着旁边的的喽啰说道:“上去敲门。”

  一种盗匪都是心中有愧的盗匪,见了山神庙的气势有点畏惧,一时都低下了头,装作没听见一般的研究别的东西。

  花玛拐看着一怒,骂道:“平时一个个都更大爷似的,怎么见了一个破庙就开始装孙子。”

  一众盗匪都不敢啃声,花玛拐最后看向地里蹦,说道:“地里蹦,上去敲门。”

  地里蹦早就被吓得往后缩了一下,此时被点出来,感觉一阵心惊胆战,不知为了,他见了这山神庙也有一种心中有愧的感觉,好像做错了事一般。

  因为犯了错,事情还在账上,也没没什么底气,只有硬着头皮走到门前,轻轻的拨动着门上的门环,发出叮叮的声音。

  花玛拐看了就来气,怒骂道:“你这是在挠痒痒吧,害怕门咬你啊。”

  “我这就敲,我这就敲。”

  地里蹦赶紧说道,心一横,就开始加大力气准备砸门,但吱呀一声,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正是一个身材高大,有些精瘦的汉子,站在门内,看着前面一个五短身材的人正举着手好像要锤人一般,这汉子将这五短身材的汉子一把拨了过去。

  地里蹦被拨的直接翻转过去,在地上滚了几个个才停下来,晕晕乎乎的反应过来,就瞪大两只眼睛怒视着干瘦高大的汉子,样子极为滑稽,被花玛拐看了一眼,差点被憋住笑。

  这高大的汉子正是乌大,早在江汉珍说准备迎客,就开始等着,义庄的牌子摘了,换上了扔在仓库中修好的山神庙的牌子,打扫了庭院,烧好了热水,这才准备妥当,客人就上门了,深感祖师之神机妙算。

  乌大一出门,熟苗就觉得有些眼熟?指着乌大疑惑的问道:“你是义庄老乌?你不是弯腰驼背的快死了嘛。”

  神色之间差异异常,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乌大看了过去,只见一个瘦的不成样子的人指着他,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这人他也认识,是一个寨子里的,现在叫自己义庄老乌,明明自己才三十岁,还说自己快死了,就顶了回去,说道:“你不是那个吴痞子嘛,怎么?带人上来刨你家祖坟来了?”

  “你,你···”

  熟苗被起的说不出话来,这事他还真做过,一次烟瘾犯了,就有几个盗墓贼找上门来,用几块烟土问出了他家祖坟的位置,这熟苗就将几个盗墓贼带过去刨坟,得出的财物熟苗就和几人平分了。

  熟苗祖上也是一小土司,墓葬之内财货不少,但他可是个败家的主,连赌带抽的没几年就祸害了干净。

  花玛拐在旁边听出了些不对劲,总之地方是没错吗,只是其中人的变化不小,就让人将熟苗拉到了后面,等待会再问清楚缘由。

  就见乌大对着一群人一礼,说道:“在下乌大,祖师早就知道有贵客登门,让我来迎接,诸位请吧。”

  花玛拐眼神闪烁不定,犹豫着要不要进去,但最后心一横,还是准备进去,说道:“既然主人邀请,那我们也就不客气了。”

  说着对着手下兄弟们说道:“走,咱们进。”

  说完一群人就开始跟着进了山神庙,花玛拐感觉有些不对劲,只觉的是没探明情况,等见了主人,看他葫芦里买的什么要,再决定如何做,他上山的目的可是记得很清楚。

  只见一个年轻人坐在院子中间的石桌之上,正在品尝着茶的滋味,一身道家打扮,宽袍大袖的,再配合其如美玉一般的肤色,看上去很是不凡。

  花玛拐不敢大意,知道这人不简单,上前对着江汉珍一礼,说道:“想必这位就是乌大所说的祖师吧,在下卸岭花玛拐,今日我们兄弟有事拜访,得罪之处还望这位先生不要责怪。”

  江汉珍点点头,说道:“花玛拐?我听过,卸岭魁首底下的第一干将,有军师之称,在下江汉珍,见过花先生。”

  花玛拐使劲摇了摇头,总觉得面前这人看着轻描淡写,一副淡然的神仙模样,但给他的感觉有些不简单,尽然有点心中愧疚之感,将这种感觉压了下去,也不废话,说道:“访山要访昆仑山,昆仑山高神仙多,常胜更比昆仑高,山上义气冲云霄···还请先生说个名号。”

  “哈哈哈。”

  江汉珍大笑一声,也知道这帮土匪口号喊得响亮,昆仑山山是一祖山,是官家的名号,但土匪报出来,就是说自己要做土皇帝,就说道:“你家陈当家的好志向,尽然要登上那昆仑山,既然你说了,那我也就报个名号吧。”

  “洗耳恭听。”

  花玛拐冷声说道,江汉珍知道,这黑道之人若是遇到实力差的,就会直接动手,但要感觉没什么把握,就会互相报上山头,再衡量该如何做,总之就一句话,‘实力决定态度,拳头就是道理’。

  江汉珍也是从这个年代活到后世的,一些江湖规矩也是懂得,如江湖八大门,盗匪大山三十六,小山七十二,都了解过一些,只是怒晴湘西世界中的江湖规矩,有些不一样罢了,但万变不离其宗,都有一定的规律。

  就说道:“寻仙访真道德高,雷霆都司震云霄,道行天地邪魅退,驱魔打鬼任逍遥。”

  花玛拐听得冷笑不已,虽然没听过这切口,但也明白其中意思,说简单些就是修雷法的道门中人,说不好听点就是江湖骗子,对于他们这些江湖大盗来说,这些根本就不会当回事,自吹是修炼炼道之人,恐怕都是往自己脸上贴金,那接下来就可以直接动手了。

  江汉珍将花玛拐的一且神情都看在眼里,从刚开始进门的忌惮,到后来的不以为意,到此时的轻视,再下去就会动手了,也明白这道理,暗道,‘看来不露一手是不可能善了的’。

  就右手挥掌默念心咒,一股雷气从手中飞出,将花玛拐随身佩戴的一把短刀用雷气控制,然后手掌一抬,短刀肥仔空中,悬立在二人面前。

  花玛拐忽然觉的腰间一空,自己的随身配刀就飞在半空中竖着,以为是障眼法,就要起身发怒,但身体怎么也动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吓得汗毛竖立,神色大惊,暗想今天恐怕是遇到行家了,手段太神奇,若是动手,自己这帮人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即使获胜,也会损失惨重,一时不敢动弹。

  江汉珍看着点点头,说道:“花先生,你这刀看着也时间久了,盘出灵性了,毁了也挺可惜的,还是还给你吧。”

  说完配刀就在空中打了圈飞回花玛拐随身的刀鞘,花玛拐这才感觉能动了,活了一下脖子,再也不敢怠慢。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