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三十章 兔子蹬魁首二受挫(叶宸风第一学徒加更)

第三十章 兔子蹬魁首二受挫(叶宸风第一学徒加更)

  就在陈玉楼带着卸岭之人联合罗老歪入住山神庙之时,山下老熊岭来了三个穿着打扮怪异的年轻人。

  领头的一人可身材高大,一副饱经风霜的样子,此人正是搬山魁首鹧鸪哨,此人本领高强,为人慷慨侠义,。

  当今世上有‘搬山,卸岭’两位首领,其中卸岭的魁首就是陈玉楼,而这搬山的魁首就是这位鹧鸪哨了。

  此人不但本领高强,而且为人慷慨侠义,在搬山凋零无人之时,出了这么一位豪杰,才将搬山的名头稳固了下来,并更上一层楼。

  身边跟着一男一女,都是鹧鸪哨同宗的师弟师妹,女的善通百草百花的药性,道名‘花灵’,男的有色目血统,高鼻子大眼,一头卷发,不像是中土之人,道名‘老洋人’。

  搬山道人道名并非道号,而是隐名和绰号,至于真名字,估计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两人不到二十岁的年纪,经验尚欠,但搬山之中已经没有其余帮手了,鹧鸪哨也就将他们带着,一来当个帮手,二来给二人增加一点经验。

  鹧鸪哨正在探查一座汉王墓,忽然传来湘西瓶山有雮尘珠的消息,就带着两个师弟师妹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此时也正到了老熊岭。

  三人打听清楚瓶山位置之后,而天色已经不早,而寨子里晚上又不留外人,虽说风餐露宿对于搬山道人来说是常事,但还是打听到山上还有一座山神庙,离着瓶山也不是太远,就准备去那借宿。

  鹧鸪哨心急雮尘珠的消息,不想再耽搁时间,三人一合计就乘着夜色向山神庙赶去。

  陈玉楼自持英雄过人,没想到这次出来还没到瓶山就受了挫折,心中很是不服气,但好在江汉珍好歹给他留了面子,只能将此事压在心里,一肚子闷气憋着看什么都难受。

  此时就连红姑也跟蓝二姑在一起,一帮子大老爷们也不可能去安慰他,越发的不爽,看什么东西都觉得一肚子气,待在房子里闷得慌,到了晚上也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就起床出了门在外面转悠,舒缓一下心情。

  山中黑的出奇,但他陈玉楼可生了一双夜眼,外面的环境即使再黑,也能看的一清二楚,忽然一阵响动,一只走路一瘸一拐的山猫出现在他的眼前,看样子是后腿受了伤,偷偷摸摸摸的样子,陈玉楼觉得可疑,就跟了过去。

  山猫腿受了伤,抓不到猎物,可能是饿极了,就来山神庙找点食物,若是它完好的时候,怎么可能被这事给困住,摸着夜色就摸到了鸡舍。

  陈玉楼也知道这里是养鸡的,本来就一肚子气,此时见到山猫偷东西,顿时怒从心起,将一肚子火全给带了出来。

  心道:“好啊,我正愁一肚子火没地儿泻呢,没想到你送上门来,那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然后抽出随身短刃,‘小神锋’摸了过去,他向来不喜欢用枪,只用这柄短刃防身。

  说起这‘小神锋’可是大有来历,是当年皇上身边御用的宝刀,此时一出,寒光侵润,锋锐绝伦,只见刀光闪闪,一看就不是凡物。

  鸡舍门口拴着的大兔子见到一只大山猫,吓得趴在地上不敢动弹,而且还在瑟瑟发抖,山猫看了一眼大兔子,犹豫着要不要扑上去,但最终觉得这兔子也不简单,此时它受了伤,还不一定收拾的了这兔子,还是吃点五彩鸡实在,就大摇大摆的向着鸡舍走了过去。

  陈玉楼一看,这是要偷鸡啊,这么明目张胆,摸过去猛地一铺,大吼一声,‘小神锋’脱手而出,飞射向山猫。

  山猫常年生活在山中,五感明锐,胡须一抖,一个前窜就躲了过去,好巧不巧的是‘小神锋’刚好剁在拴着兔子的铁链上,本就削铁如泥,竟然江铁链斩了开来。

  山猫转头看了一眼陈玉楼,自顾的在鸡舍前,前爪一阵挥舞,就刨除一个洞来,摸进了鸡舍,进去偷鸡去了。

  陈玉楼顿时有些恼怒,但接着鸡舍中仿佛炸开了锅一般,鸡叫声不绝,和猫的惨叫之声,然后就没了声息。

  鸡叫声在夜里尤为明显,将山神庙里正睡觉的众人都吵了醒来,纷纷出去查看,来到鸡舍外面,就见到陈玉楼阴沉的站在鸡舍门口,面色很不好看。

  乌大说道:“怎么了,陈当家的怎么跑这来了,我门可是说好的,这五彩鸡可是不能动的。”

  花玛拐怒视一眼乌大,说道:“怎么说话呢。”

  乌大说道:“这鸡可不是一般的鸡,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可不答应。”

  说着还看向陈玉楼,陈玉楼脸色越发的不好看,但也不好动手,就说道:“有没有事你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耗子二姑看见鸡舍被破坏了些,心中焦急五彩鸡,就和乌大两人打着马灯进去查看,最后乌大提着一只硕大的山猫出来了。

  山猫被叨的浑身是伤,但还没死,知道蓝二姑喜欢小动物,就交给了蓝二姑处理。

  事情也就明了了,事情就是陈玉楼看见山猫追了过来,就准备抓山猫,只是山猫速度太快,他没抓住,山猫就抛开一个洞进了鸡舍,哪想鸡舍的鸡凶悍异常,见到山猫就开始进攻,本来山猫就饿得不行,哪能是无彩鸡的对手,进去就被五彩鸡给叨晕了。

  乌大一脸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陈当家的,是我乌大误会你了,我在这给您道歉。”

  “哼。”

  陈玉楼冷哼一声,走过去抽出地剁在铁链上的小盛锋,就想离开这里,真是越待下去越窝火当着,看陈玉楼要离开,纷纷让出一条道来。

  突然趴在上的大兔子见拴着自己的铁链就要断了,连着的豁口也不多,它随意就能挣脱,顿时大喜,四周都被人围着,只有陈玉楼一人挡着他的去路。

  知道这是自己逃脱唯一的机会,若是在慢了就会被发现,重新栓起来。

  双腿用力往地上一蹬,窜到了陈玉楼跟前,不等众人反应,悬空跳起,斜着身子对着陈玉楼又是一蹬,劲道自是不小,陈玉楼被兔子蹬的直接飞了出去,幸亏昆仑离他不远,一把将她接着住。

  而兔子蹬着陈玉楼借了力,飞出老远,落在地上动作不停,蹬蹬蹬一连串的跳跃,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兔子就以极快的速度消失在众人面前。

  众人看的傻了眼,纷纷看向陈玉楼,陈玉楼也心中万马奔腾,脸色羞怒难当,没想到先是被山猫耍了,然后再被大兔子给蹬了,很想找个地方藏起来,再也不见人。

  耗子二姑惊呼一声:“大兔子跑了。”

  这大兔子是她养的,没想到就这么跑了,一时有些心急,乌大劝说着不要着急,走过去一看铁链,看见上面的刀口,又想到陈玉楼刚才拔出刀的样子,说道:“陈当家的,你为何晚上不睡觉,将我们栓的大兔子的铁链给砍断,让大兔子跑了。”

  卸岭众人都不再去看陈玉楼,有的是不以为意,有的是憋着笑意,陈玉楼心中也是郁闷的紧,没想到去抓山猫,竟然将他们的大兔子给无意中放跑了,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说。

  蓝姑拽了拽耗子二姑的袖子,漏出一丝恳求之色,耗子二姑本就心软,再就是对大兔子很失望,没想到平时表现得温顺乖巧,关键时刻就逃跑,此时大兔子让她有点伤心。

  心道,跑了就跑了,再加上红姑说情,也不准备追究此事。

  就说道:“算了吧,不就是一只大兔子嘛,既然不想在咱们这待着,就随它去吧。”

  陈玉楼听得怎么感觉都有些刺耳,扫视了一眼周围兄弟,觉得看他的眼神都有些不一样了,让一直以来都心高气傲的他有些难以接受。

  心中有气根本没出撒,有些赌气的说道:“不就是一只大兔子嘛,我去给你追回来。”

  说着就身形飞快的向大兔子逃跑的方向追去,不管身后众人的呼喊,自顾的狂奔而去。

  红姑有些担心的说道:“怎么办,大半夜的出去多危险,花玛拐,派兄弟们出去将他追回来。”

  花玛拐也是担忧的紧,就组织人手,点上火把,开始进入山林,四处呼唤着魁首陈玉楼。

  而乌大自是有种想仰天大笑的感觉,看着卸岭众人也就憋着回到了屋里,自个在被窝里笑去了。

  耗子二姑看着手上的山猫也发现山猫后腿已经骨折,不像是被五彩鸡叨的,而是受伤好几天了,才明白这山猫腿瘦了伤,才跑到山神庙来找吃的,也觉得情有可原,就将山猫带回房间去救治了。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