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三十二章 万事具筹备上瓶山

第三十二章 万事具筹备上瓶山

  陈玉楼脸色一红,原来这人正是他所熟悉的搬山道人鹧鸪哨,搬山道人一向行踪不定,世人传言‘搬山道人发掘古墓者,乃求不死仙药’,但不知真假,但他陈玉楼可不相信这一套,任谁见了金银财宝不会动心?也猜测这只是搬山道人放出来的噱头。

  花灵神色好奇,没想到自家师兄还跟躺在这地上的人认识,就问道:“师兄,躺在地上的这人是谁。”

  鹧鸪哨看到陈玉楼这一副羞愧难当而装死的样子,就笑着说道:“说起这位可不得了,他可是大名鼎鼎的搬山魁首陈玉楼,是湘西响当当的一条豪杰。”

  陈玉楼被这么一说,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烧,不敢再睁眼看人,干脆闭上了眼睛不打算睁开了,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暗骂一声,到了现在还过来看自己的笑话,也不知道把我救起来的。

  花灵一阵惊呼,搬山魁首可不是一般人,和他师兄鹧鸪哨齐名的魁首人物,手段肯定不差,只是这手段有些奇怪,还没想到陈玉楼这是中了法术,动不了,就问道:“那他躺在地上干什么,是在施展什么手段吗?不会是卸岭的秘法吧。”

  鹧鸪哨听得嘴角直抽搐,旁边的老洋人看了一眼,鄙视的看着花灵说道:“他这哪是施展秘法,而是中了老狸子的法术,身体根本就动不了,若不是遇上我们,说不定就被那老狸子给害了。”

  花灵这才恍然大悟,说道:“师兄,你看他对可怜,救救他吧。”

  陈玉楼被说的羞愤欲死,只想就这么静静的躺着,再也不想睁开眼睛,高傲的心气在这个时候已经所剩无几,也知道这种法术中了之后,只要过个一时半刻就会自动清醒,身体也能恢复自如。

  心中暗道,‘你们还是赶紧走吧,让我静静的躺会’。

  但花灵可不会放着一个活人躺在山林中不管,上前开始检查起来,又是掐人中,又是掐虎口,只要急救的方法都试了一遍,任凭花灵怎么折腾,这陈玉楼就是‘醒不过来’。

  而鹧鸪哨和老洋人经验丰富,早就看见了陈玉楼眼珠子在眼皮底下乱转,人睡着有真有假,若全然不知,眼珠子是不会动弹的,但只要做梦或有心念活动,再就是陈玉楼这种装晕的,眼珠子会动弹的,看他眼珠子动的频率,就知道陈玉楼内心活动精彩至极。

  两人都憋着笑看着花灵施展救人手段,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只要能想到的,几乎都施展了个遍,但陈玉楼就是不醒来。

  花灵心急救人,说道:“师兄,你快想想办法,这卸岭魁首怎么还不醒来。”

  一旁的老洋人呵呵一笑,说道:“要不拿针刺一下腋窝寸关这些疼痛穴位,说不定能在疼痛的刺激下醒过来也说不定。”

  听到这个,陈玉楼只要觉得有些心酸,想他堂堂卸岭魁首,丢人竟然丢到搬山来了,心中对老洋人大骂不已,更是羞愤的不敢睁眼,打定主意,就是捅他两刀都不会睁开眼睛。

  鹧鸪哨蹬了一眼老洋人,老洋人赶紧闭上嘴,这才说道:“花灵,算了吧,这地方有老狸子的气味,等闲猛兽不敢靠近,也算安全,这法术等到一时三刻,就会自动解除,我们还有事情,也就不再这耽搁了。”

  花灵一阵犹豫,但最后还是选择了听师兄弟的话,指着躺在地上已经死了的大狸子,问道:“师兄,那这只大狸子怎么办?”

  她也懂药理药性,也知道这大狸子不知活了多少年,异常珍贵,拿回去说不定还有用,才就此一问。

  老洋人开口说道:“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带走了,皮毛还算完好,剥了皮也能值几个大洋的。”

  花灵哦了一声,就要去将大狸子捡起来,但鹧鸪哨看着陈玉楼这幅可怜样,也猜测这是陈玉楼的猎物,只是不知为何出了意外,被狸子给反制了,一时也不好意思拿走。

  就说道:“狸子肉酸,难以食用,但骨骼可以入药,能治疗离魂失魂之症状,这是陈兄的猎物,咱们还是留给陈兄吧。”

  老洋人这可急了,这怎么说也是一项收获,不服气的小声说道:“这明明是师兄你一脚踢死的,凭什么留给他。”

  忽然感觉到有人看自己,抬头一看,就见鹧鸪哨对他使眼色,示意让他看看陈玉楼,老洋人也就明白过来,虽然不愿但还是没继续说下去。

  至于花灵自然是听鹧鸪哨的了,三人收拾东西,就乘着夜色离开了古狸碑,去寻找山神庙了。

  而陈玉楼这才睁开眼睛,一副身无可恋的眼神,没想到一日之间尽然三次受挫,这次若不是鹧鸪哨刚好路过,就要交代在这里,此时只想静静的躺着,不想说话,不想任何事情。

  鹧鸪哨三人找了大半夜,也没找到山神庙的所在,只能找了个避风的地方将就过夜,准备明日天亮再来寻找山神庙,或者直接去瓶山也行。

  而陈玉楼这一躺,就是整整大半夜,一直到天色初亮,又打起精神来,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来,准备回去就大干一场,找回失去的自信,何况,他还有大志向,有一番大事业要做。

  四下一看,才发现一只硕大的狸子躺在地上,这正是鹧鸪哨踢死的那只,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总之将狸子留给了他,暗自对鹧鸪哨感激一声。

  暗道:‘有了这只大狸子带回去交差,也可以挽回一些失去的颜面,不至于让人说他‘陈玉楼恼羞成怒半夜狂奔而逃,第二天又灰溜溜的回来了’,而有了这只比平常狸子大三倍的狸子,也算晚上出去一夜的战绩,不至于空手而回那么尴尬。’

  想他还有远大的理想,还有一番大事业要干,怎么可能被这个小挫折打垮,上前提着大狸子,自信满满的就朝着山神庙而去。

  卸岭众人也是一夜没睡,找了大半夜也不见陈玉楼踪迹,只能回到山神庙等着,魁首失踪,失去了主心骨,也不知如何才好。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红姑才起来问花玛拐,说道:“魁首出去大半夜,你们找到了吗?”

  花玛拐一脸失望的摇摇头,有些丧气的说道:“还没有,晚上天太黑,也看不见,我准备待会发动弟兄们今天继续找。”

  心中又有些担忧,也知道山林中危险,但还是对陈玉楼信任,相信不会有事。

  大清早的陈玉楼才背着一个大狸子晃晃悠悠的回到山神庙,也不停留,直接进了房间,就见一众兄弟都是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呵呵一笑说道:“这都怎么了,大清早的哭丧个脸。”

  卸岭群盗抬头一看,无不惊喜,见陈玉楼平安无事,心中一下有了主心骨,纷纷上前询问。

  陈玉楼挺直了腰板,将背上的大狸子摔到地上,有些得意的说道:“都是这东西,昨晚出去追大兔子,没找到大兔子,就遇上这妖怪,跟她斗了半夜法,总算将它给打回了原形。”

  众人也是一惊,这么大的狸子可是头一回见,花玛拐赶紧上去查看,一看就吓了一跳,说道:“这狸子毛发坚硬,看起来好几百年来的道行了,恐怕离化成人形都不远了。”

  陈玉楼嗤笑一声说道:“早就化成了人形,我见他时是一个三尺高的白老太太。”

  花玛拐看着狸子说道:“这狸子皮毛都很完整,就是这两只后腿受了伤,好像被烧焦了,大当家的你是用火的吧。”

  陈玉楼忽然想到白老太太拄着两只拐杖,也才反应过来,原来是早就受了伤,但也不能承认,否则别人会说他陈玉楼捡了别人打伤的妖物的便宜,只能恩恩呀呀的点点头,表示承认。

  然后学着鹧鸪哨的话对花玛拐说道:“这狸子肉酸,难以食用,但骨骼可以入药,将它拿下去剥了吧。”

  “好咧,当家的。”

  花玛拐应了一声就开始着手剥狸子皮,一模之下,大惊失色,全身骨骼皆碎,略带崇拜的说道:“魁首真是厉害,尽然连狸子的骨头都给打碎了。”

  陈玉楼不知如何作答,但越说肯定越是有漏洞,只是高深莫测的笑了一下,也不准备多说,然后伸展了一下腰肢,说道:“这一夜可把我累的不轻,我先去休息一下,大家今天准备一下,我们明日上瓶山。”

  说完自顾的回到房间,休息去了,众人见着狸子都是一阵惊叹,无不觉得魁首的手段高明。

  但红姑眼神闪烁,不知为何,此妖的形象跟蓝二姑说的一个妖怪有些相似,有些怀疑,就悄悄出了门,去问蓝二姑了。

  陈玉楼安排之后,花玛拐先是跟罗老歪通了气,今日准备,明日去瓶山,罗老歪早就等的不耐烦了,自然是满口答应,而卸岭一种群盗也开始积极准备起来,各自的忙碌着。

  山神庙中乌大也打听到了卸岭之人要准备进山,觉得江汉珍肯定有安排,就赶紧过去汇报。

  江汉珍还是一如即让的修炼法术,在卸岭上山的那一刻吗,他感觉越发的急迫,总觉得法力不够用,还得加强一下,修炼是一刻也不停歇。

  见到乌大来报,心中暗道:“该来的还是来了,能不能成就看接下来的手段了。”

  只是疑惑,按照他的估计,鹧鸪哨也应该上山了,但到现在还没见到人影,只能将此事放下。

  对乌大说道:“既然卸岭的要上山,那我们也不能闲着。”

  乌大一副摩拳擦掌的样子问道,“还请祖师吩咐。”

  江汉珍看了乌大的样子,笑了一下,也不在意,说道:“卸岭初次去瓶山,肯定不了解瓶山情况,现陈玉楼心浮气躁的样子,贸然行动,弄不好会有人受伤,我们跟着救人就行。”

  乌大疑惑不解,问道:“那我们为何不提醒一下陈玉楼,让他小心一些,也免得损兵折将。”

  江汉珍差异的看了一眼乌大,说道:“今个你怎么变得这么好心了,按照以往,别人死活你可管都不会管的。”

  乌大有些羞愧,不好意思的说道:“弟子昨儿跟一众卸岭之人也聊过,他们也都是劳苦出生,有家有口,若是折损在这,那一家人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江汉珍点点头,赞扬的说道:“不错,有一颗慈悲之心,也不枉自称雷门弟。”

  转而摇头说道:“我这次要做的也是这事,此时陈玉楼一副心高气傲的样子,根本不待见咱们山神庙,怎么可能听得进去这等守诚之言。”

  乌大想想陈玉楼那样子,也觉的如此,说道:“那怎么办?”

  江汉珍说道:“所以我们就准备好药物,道水,担架等东西,救治卸岭受伤的人,至于陈玉楼怎么安排,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你去了也别吭声,做好自己的事就行。”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