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三十三章 望瓶山魁首施绝技

第三十三章 望瓶山魁首施绝技

  江汉珍可是清楚的记得,原著之中盗取瓶山墓穴可是发生在差不多四年以后的事,那时候陈玉楼更是信心满满,自信心膨胀的厉害,最后不但没有获得多少利益,而且还死了不少人,将去瓶山的大部分人手都折了个干净,碰了一鼻子灰才退出瓶山。

  而此时还没有积累到那个程度,比本来的进程提前了几年,陈玉楼等人的经验还有些不足,估计以他那种心高气傲的性格,这次折损的人手肯定也不少。

  乌大有些疑惑,有些不明白江汉珍的意思,不知道到底是帮还是不帮,就问了一句。

  “祖师,我们到底要不要帮陈玉楼他们,这光救人,就眼睁睁的看着他们送死,到底算不算帮。”

  江汉珍看了一眼乌大,还算有点脑子也知道考虑问题了,就解释着说道:“我们是在做自己的事,而与其他人无关,最多是拉几个帮手,陈玉楼做的是搬山倒斗,而我们要做的是将龙脉回归天下,不管他们如何做,我们做好自己的就行。”

  乌大这才反应过来,他的思维差点就跳进搬山倒斗之中,而山神庙之事江汉珍也与他说过一些,就是接触厌胜之法,恢复瓶山龙脉,放入天下,来结束乱世。

  两者之间有根本性的区别,不能混为一谈,想明白之后,有些暗自责备,‘差点跟着陈玉楼去思考盗墓之事去了,却忘了自家之事,若不是祖师提醒,还真可能做出里外不分之事’。

  有些不好意思的挠头,说道:“祖师,弟子知道该怎么做了,弟子肯定会按照祖师的计划来的。”

  “好。”

  江汉珍一声叫好暗自点头,明白就好,就怕去了之后,被卸岭的人忽悠着去跟着解决盗墓问题,被人利用了还不知道,墓穴中危险重重,一不小心就被忽悠过去送了性命。

  以乌大的本事肯定不是陈玉楼的对手,被忽悠上几句可能就找不到东南西北了,说不定还真有这个可能。

  他希望乌大能够成为独当一面之人,而不是只会听话办事的人,瓶山之事开启,就意味着离去的时间近了,有一个独当一面之人,也能主持所留下的这份神将传承,不至于他离开之后,传承就断了。

  江汉珍又嘱咐道:“将那几只五彩鸡也带上,瓶山毒虫甚多,让他们自行寻找捉食,以此为食,也可增加五彩鸡的潜力。”

  “好的祖师。”

  江汉珍又说了几句,但都是大概,能不能做得完善就看乌大自己了,只要不乱了计划就成。

  次日一大早,卸岭之人已经整装待发,罗老歪也调来他的‘工兵掘子营’,总共人数不下五百。

  工兵掘子营是罗老歪为盗墓专门组成的一个队伍,挑选的都是些要钱不要命的主,受过专门的训练,配有卸岭的各种器械,还分配不少骡马,用来负载炸药土炮石,或者是运输挖出来的珍宝。

  手段不知如何,但装备却学了个有模有样。

  众人就要准备势师出发,却发现江汉珍一身道装,风度翩翩,身后跟着乌大与刘老六还有蓝二姑三人,大包小包的带着,看样子也是要跟着上山。

  陈玉楼看的眼皮子直跳,自打昨日,看见江汉珍就头皮发麻,而且江汉珍还对他说过,宝物分文不取,只做自己的事,至于什么事就不得而知了,只要不取宝物,就什么都好说。

  一旁的罗老歪却有些不乐意了,他可不愿意有人在中间横插一杠子,两家分宝变成三家,手指头转着一把手枪走了过来,对江汉珍杀气腾腾的说道:“我说这位,你不是不要财物吗?怎么看见我们这要取宝物就心热了?这大包小包的背着要干什么去?”

  江汉珍摇了摇头,说道:“宝物我们的确没什么兴趣,上山有自己的事要做。”

  罗老歪冷笑一声,就举枪指着江汉珍说道:“既然跟我们不是一路人,就别跟着,小心我崩了你。”

  乌大气势一凝,抽出柴刀就要动手,犹如雷霆就要爆发,吓得罗老歪眼皮直跳,暗暗的防备着乌大。

  江汉珍对乌大摇了摇头,对着罗老歪说道:“我们只是上山救治一下卸岭受伤之人,没别的意思,还有就是龙脉之事,与你们所做的不一样,还请罗司令放心,我们不会插手你们做任何事情。”

  “哈哈哈。”

  罗老歪见江汉珍不想跟自己动怒,而且被自己用枪指着都没跟自己起冲突,而且身边还有个凶人,让他有些忌惮。

  这么一下也算占了一点上风,也没有传闻中的那么诡异,顿时信心大起,也没那么忌惮了。

  说道:“好好,那就多谢江先生给我跟陈当家的当个医疗兵了,我罗老歪佩服江先生高意,再此多谢了。”

  但还是起了防备之心,深怕江汉珍从中使坏,说完就转身离去,不行待在江汉珍身边,总觉得有些不舒服。

  陈玉楼将一切都看在眼里,但没有说任何话,也乐得看罗老歪在江汉珍面前吃瘪,但看了半天都没发现江汉珍对罗老歪下手,不禁有些失望,又有些怀疑,是不是对自己施展了障眼法。

  接着陈玉楼就开始出发前的演讲,口才流利,将盗墓给说的正气堂皇,慷慨激烈,听得罗老歪等人目瞪口呆,好生佩服。

  接着就一挥手,大部队就开始向着瓶山进发,江汉珍自然也是带着身后三人跟在后面。

  乌大刚才可是有些生气,说道:“祖师,那罗老歪太气人了,还拿枪指着您,您怎么拦着我,他离我们不远,我能保证在他开枪之前将他手剁了。”

  江汉珍也知道乌大有这本事,乌大本来就习过拳脚,而在修炼了雷法之后,也学了几门争斗法术,有动若雷霆之势,五步之内,绝对能将罗老歪的手剁了。

  但这并不能解决问题,就对乌大说道:“剁了之后呢?”

  “剁了之后····”

  乌大刚想要说,但说不下去了,他也不是笨人,知道剁了之后的后果,那就是彻底跟罗老歪闹翻了,罗老歪虽然是个混人,剁了也就剁了,但他身后还有一支军队呢,后续的麻烦可是不小。

  乌大低着头说道:“祖师,弟子明白了,弟子不会与这种人一般计较。”

  “你明白就好。”

  江汉珍说了一句,就继续跟着赶路,至于罗老歪之事,他可不放在心上的,要杀罗老歪也就是一道掌心雷的事,但这并没有什么意义,来瓶山又不是来杀人的,没必要做这些事情。

  一行人从黎明出发,直到接近正午,红日高悬,才登上老熊岭后的一处危崖,这处古崖绝顶上杂草古树丛生,不远处一处宝瓶被群山环绕,虹光冲天,很是壮观,看着就让人惊叹连连。

  陈玉楼也是感慨连连,说道:“此处环山抱穴,土色坚厚,地脉盘旋,有气吞万里的真龙之相,是一块贵不可言的宝地,此地还看不出墓穴的入口,还得下去看看。”

  “呵呵。”

  罗老歪笑了一声,对陈玉楼说道:“陈当家的说这里有真龙之相,难道山神庙那道士说的是真的?”

  然后对走进一点,小声说道:“要不把那个道士抓过来,让他给咱两也点个龙脉?做个真龙岂不是更好?”

  陈玉楼嗤笑一声,摇头道:“真龙之说大都以讹传讹,都是历代江湖术士用来欺骗达官贵人的计量,算不得真。”

  罗老歪有些失望,疑惑的问道:“那真龙之说就是假的了?”

  这一问,陈玉楼是犹豫了起来,就这两天,不但被人施展了‘千金闸’之类的法术不能动弹,还被一只兔子精给踹了一脚,跑出去追兔子还见到一个变成三尺白老太太的狸子精,差点交代过去,被罗老歪这么一问,当即有些犹豫,也对自己以往的认识有些怀疑。

  见陈玉楼不答,罗老歪也没继续问,呵呵一笑,说道:“那陈当家的,接下来着怎么办,都听你的。”

  陈玉楼也不客气,当即意气风发,准备开始,说道:“待我先听听下面什么动静,咱们再做决定。”

  言罢,也不耽搁,几人就走了到断崖边上,陈玉楼凝神静气,侧耳聆听,探查声音,只觉得下面空旷无际,是个地宫。

  就对罗老歪说道:“罗兄弟,你朝下放两枪。”

  罗老歪立即取出手枪,‘砰砰’两声打入崖底,随着枪响,片刻又从崖下传来一道道深幽回荡的回音之声,陈玉楼侧耳聆听,探查地底下的环境。

  在不远处的乌大问道:“祖师,这陈魁首在做什么,听能听出什么东西。”

  江汉珍说道:“他这是在听声音辨别地理环境呢,从声音的角度与长短,分辨底部的空间如何,才能决定如何下手,跟江湖上那些擅长撬门开锁的江湖的小毛贼用的技能差不多,都是通过内部反馈,辨别内部构造。”

  说道这,不远处的红姑听到江汉珍说的话,杀气腾腾的蹬了江汉珍一眼,哼了一声然后又转过头去。

  江汉珍见此有些尴尬,将这事给忘了,红姑出生‘月亮门’,月亮门擅长古彩戏法,机关盗术,而这撬门开锁正是他们的强项,也难怪红姑听了就不乐意了。

  乌大憋着一脸笑意,说道:“还是祖师厉害,知道的真多。”

  江汉珍不以为意的说道:“多看,少说,你看看陈当家的是怎么做事的,也多学着点,不然我离开之后你怎么将传承发扬光大。”

  乌大对陈玉楼有些不以为意,鄙视的看着陈玉楼不屑的笑了一声。

  但旁边的耗子二姑可听清楚了,问道:“祖师您要离开?”

  乌大也才反应过来,听到这话顿时有些慌了,急切的说道:“祖师您不会真要离开吧,弟子哪做错了您打我骂我都行。”

  “庸俗至极。”

  江汉珍骂了两人一句,接着说道:“我辈修道之人唯道独存,生生死死,聚散离合本就是常事,不要再做那小女儿状。”

  看着两人眼睛微红,看来是真把自己当祖师了,有些不忍的轻声说道:“你们两人已经拜入雷门之中,我也为你们上表了仙籍文书,以后切莫怠慢修行,若是你们修道有成,还能再此相聚的。”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