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三十四章 话离别搬山至瓶山

第三十四章 话离别搬山至瓶山

  看两人一副生离死别的样子,江汉珍就赶紧将此打断,他见惯了生死,早就看的清楚的很,若是忽然离开,给他们打击也是不小,只有先通个气,让他两有个心理准备,但也不想见到他们哭哭啼啼的样子。

  好聚好散本就常理,也没必要搞得那么庄重,就是他在身死之际,任凭子女们如何,都能有一副坦然的心态面对。

  乌大听了心情稍好,但还是觉得有些憋得慌,难以接受这个事实,自从江汉珍出现,他也就有了主心骨,做事顺风顺水,每天都过得踏实,也活出了一个人样。

  有啥事都是有人顶着,不用他考虑太多,只要做好自己,好好修炼就成,忽然听道江汉珍要离开的消息,总觉得心理难受的紧。

  但看了江汉珍那份从容坚定的气质,也暗暗发誓,定要修炼出个所以然来,不能丢了雷道修行者的颜面,将此事放在心底,不再提起。

  至于耗子二姑也是坚强,本来就是被人当成猪嫌狗不爱的人,四处苟且偷生,早就尝遍了人间冷暖,最后得乌大收留,才有一个安生之地,对生活早就失去了信心,抱着活一天算一天的心态。

  也是江汉珍出现之后,将她收入雷门,踏上了修行道路,一颗心早就放在了修道之上,也能看的开凡俗之事。

  虽然眼圈还是有些微红,只是神色越发的坚定。

  江汉珍看着两人的神情动态,也是暗暗点头,心道,两人虽然资质一般,但心性着实不错,是个能成道的心态。

  修仙了道,有些注重资质,有些注重心性,江汉珍一路走来,是最为看重心性的,几乎是一步一个脚印,他所修炼,讲求先修心性,再修一两门护道之法,将心性锻炼的圆融,功德足够,自有天降道法传承。

  他走的也就是这个路子,将心性放在首位,而乌大和耗子二姑的心性恰好是他最满意的地方。

  雷法迅捷勇猛,挥手之间有万钧之力,不光可以祈晴祈雨,消灾解难,化煞求福,权衡天地。

  但不要忘了这修炼的可是天地之间的雷霆,是也可以降妖除魔,伐神灭魔的,厉害者甚至可以毁天灭地,重新造自然。

  杀伤力不可谓不强大,若是修炼雷法之人是个心术不正之辈,且不说这心术不正之人能不能修的成,但若是心性失控,走火入魔,那就是纯粹的灾难了,所以历来传授雷法,都是层层传授,谨慎传法。

  两人也在这几个月成长不少,江汉珍也比较放心,觉得这次就是瓶山事情不成,找到能权衡天地阴阳的两个传承人也是赚了,想到此,紧张的心情也就放松下来,对瓶山之事也没那么担心了,惬意的看着卸岭一众在那施为。

  陈玉楼探听这瓶山地下的空间构造,罗老歪在旁边开枪辅助,一会儿工夫,陈玉楼收了耳朵,站直了身子,说道:“刚才我用‘闻山辨龙’之法听了一下山谷地下,这里面空旷无底,又有数道回音,据我判断,其下至少有三个以上洞穴。”

  罗老歪一愣,说道:“那咋整?”

  搬山倒斗的都知道,进入墓穴之前,首先要找准入口,否则就是累死也是做无用功,尤其是像瓶山这种规格的墓穴,一开工就是好几个月,若是找错了,不但找不到墓穴,还会徒劳无功,出了力也讨不了好,成了南辕北辙之态。

  所以才有搬山绝技这一套东西,如卸岭的辨别土色深浅,山峦草木长势的这些绝技,又辅助以风水秘术,才能辨别埋葬方位,准确的寻找到入口。

  陈玉楼目光闪烁,这么大的墓穴也不敢妄加定论,地洞太多有些拿捏不准,这次又是他用做登顶之资的墓穴,非比寻常,一时之间也不敢下定论。

  就谨慎说道:“历代元代墓穴,与中原有异,他们结合中原墓葬又吸取了西域的一些方法,向来都喜欢深埋大葬,瓶山以前又是历代炼丹之所,有可能墓葬就在下面,入口是否也在其中,还得派人下去探查一二。”

  罗老歪一听下面有东西,眼睛就睁的明亮,有东西就意味着有宝贝,说道:“那还等什么,派人下去看看不就得了。”

  陈玉楼点点头,气势一振,说道:“花玛拐,让兄弟们准备‘蜈蚣挂山梯’。”

  “是,魁首。”

  花玛拐说完,就一声令下,卸岭群盗就取下背上的圆筒,在地上一组装,就是两节梯子,一人一节,然后开始组装,一节节的连起来,就从山下探了下去。

  罗老歪看的目瞪口呆,心痒难耐,呵呵笑着说道:“陈大当家的,你这梯子挺别致的,尽然是这么组装的。”

  陈玉楼呵呵一笑,有些自豪的说道:“我卸岭取宝,善于以力伏之,遇山开山,遇河搭桥,靠的就是此物。”

  罗老歪看着眼热,不停的打量着卸岭的这攀岩神器,用处还真不是一般的小。

  准备妥当之后,陈玉楼就问道:“哪位兄弟愿意为此探一会路?”

  一瘦一矮两个盗匪站了出来,说道:“属下愿意。”

  “好汉子。”

  陈玉楼一看两人,称赞一句,说道:“原来是赛活猴,地里蹦两位兄弟,两位伸手不凡,这次瓶山打头阵的就是二位带的头,这次又是身先士卒,好样的,这次回去就在花玛拐身边听用吧。”

  赛活猴和地里蹦顿时大喜,没想到自己两人被魁首记住了,本来就想表现自己,才接了这次活,为的不就是在魁首面前露脸吗,一朝得偿所愿,都是大喜。

  干劲十足的说道:“属下定会竭尽全力,为魁首探明瓶山。”

  约定好信号之后,二人就顺着蜈蚣挂山梯攀爬而下,手脚利索,一看就是此中好手。

  陈玉楼正自信满满的欣赏着周围的风景,这时鹧鸪哨师兄妹三人不知从哪窜了出来,出现在众人面前。

  陈玉楼一眼就看的清楚,就想起那天晚上之事,面子上有些挂不住,装模作样的就躲了开来。

  罗老歪又看见来了三个道士,冷哼一声,看了一眼一身道装的江汉珍,说道:“这又是你哪里找来的同行,还说不想要瓶山宝物,连人都叫来了,你以为我罗老歪好糊弄是吧。”

  正在闭目养神买的江汉珍一看,三个道士打扮的人出现在人群中,正观察着瓶山风水,领头的身材高大,气度不凡,而其余两个青年一个一头金发大眼,另一个是个水灵灵的姑娘,心中明了。‘该来的都到齐了’。

  罗老歪看江汉珍不理他,旁边还有个伸手不凡的乌大在侧,也不敢造次,就对三人喊道:“你们三个道士往哪瞅呢,别乱瞅了,你们道士的地盘都在这呢。”

  三人正是从外地风尘仆仆赶到老熊岭,路过老狸碑救了陈玉楼的鹧鸪哨师兄妹三人,没有找到山神庙所在,不知怎么跑到瓶山来了。

  三人被罗老歪一喊,就转头看了过来,就见江汉珍盘膝坐在一块大石头之上,乌大和耗子二姑一人一左一右犹如护法神将立在一边,刘老六自顾照看着行李,凶神恶煞一身将军服传得歪歪扭扭的罗老歪站在下面,就像是被审讯的恶鬼。

  “噗嗤”。

  花灵看见这幅场景却笑了出来,旁边的老洋人问道:“师妹,你笑什么呢?”

  花灵说道:“你看那个凶横的军阀,像不像被抓住审讯的恶人。”

  “切。”

  老洋人自是嗤之以鼻,说道:“又是个招摇撞骗的道士,有什么好看的,还没你师兄我长得帅。”

  花灵自是对老洋人鄙视一眼。

  但鹧鸪哨眼力可不差,江汉珍双手环抱与腹部,凝神静气,分明就是太极凝神之法,周身气势不凡,散发着一种玄妙的韵味,心中也是一惊,暗道:‘遇上行家了’。

  听到老洋人的编排,就说道:“不可造次,这是真正的修行之人。”

  老洋人自是不服气,鼻子一歪,说道:“我们不也穿着道袍,怎么没见哪个人成仙的,我看像个江湖骗子。”

  鹧鸪哨瞪了老洋人一眼,老洋人不敢再说,但是还是不服气的歪着头。

  鹧鸪哨叹息一声,说道:“修仙炼道的不是没有,只是常人难以遇到罢了,此人身体泰然安适,道韵之强,身藏雷霆之势,道行不低,我们去跟他打个招呼,不可对此人无理。”

  花灵自是信服,但老洋人还是有些不服气,呵呵一笑说道:“那正好,这人不是修道高人吗,肯定会炼制仙丹,咱们也别找什么雮尘珠了,跟这道人求几粒不死仙丹,就不用这么奔波劳累了。”

  此话一出,鹧鸪哨立马面色变得阴沉,寻找雮尘珠是他们一族几千年的使命,是压在身上的一个重担,几千年都没什么结果,就是他也对此产生了怀疑,老洋人也是不忍心他这么东奔西跑的劳累,几年来一直不离不弃,但这寻找雮尘珠已经成了他生命的一部分,是一种生命的寄托。

  老洋人这么提出来,让他有些伤心,怒道:“待会你罚站一炷香,好好反省一下。”

  “大师兄···”

  花灵紧张的喊道,看样子要为老洋人求情,但被鹧鸪哨制止了,说道:“不用再劝了,寻找雮尘珠是我们族内解决诅咒的希望所在,容不得他这么编排。”

  花灵看了一眼老洋人,做了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老洋人说道:“师妹,你不用再为我求情了,我看他是跟雮尘珠耗上了,别说罚一炷香,就是三炷香也行。”

  鹧鸪哨瞪了一眼老洋人,说道:“那就三柱香。”

  花灵扶额长叹,对两位师兄也是无语了,三人一起出来也有几年时间了,起初老洋人还自信满满的,几年之后,东奔西跑的什么结果都没有,对雮尘珠一事就产生了怀疑,每次怀疑,都会被鹧鸪哨给骂了回去,这不但没让老洋人平静下来,而且积攒了一肚子气,两人经常为这事争吵。

  但结果都是老洋人被罚,消停上几天又开始有意无意的嘲讽鹧鸪哨,让她已经习以为常了。

  鹧鸪哨说完,也不理一脸不服气的老洋人,说道:“咱们过去打个招呼。”

  花灵自然跟上,老洋人犹豫了一下,也跟了过来。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