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三十六章 大局开山下安新居

第三十六章 大局开山下安新居

  见到卸岭一众已经攀崖下山而去,罗老歪身边的副官总觉得有些不妥,将罗老歪拉到一遍,悄悄的说了一句。

  “大帅,这次探崖只有卸岭的下去,我们站着一边看着是不是有点不合适,毕竟是我们两家合作,万一在下面发现什么值钱的宝贝,被卸岭的人贪墨了怎么办?”

  罗老歪不在意的说道:“我相信陈大当家的,没事。”

  副官目光闪烁,说道:“大帅,陈大当家的人品这是没的说,大家都服气,但一样米养百样人,他手下的人可不一定有他的人品,大帅不得不防。”

  罗老歪这么一想,觉得也对,就问道:“那咋整?”

  副官这才建议说道:“要不我们也派人下去盯着点,为大帅看护财产。”

  罗老歪一拍腿说道:“妥,就这么办。”

  想了一下,接着看着副官,觉得合适,说道:”那你就下去给我盯着点,做好了重重有赏。”

  说完还拍了拍副官的肩膀,副官心中一片冰凉,那悬崖不知道有多深,站在上面就感觉往下吸,他建议可不是想自己下去的,那悬崖看着就让人心惊胆战的,一不小心摔下去哪还有命在,本想拒绝,但看见罗老歪凶狠的看着他,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只能答应,跟着卸岭一众攀着蜈蚣挂山梯颤颤巍巍的下了崖。

  一切都已经开始,鹧鸪哨也想看看下面的情景,传闻中有雮尘珠,其实以搬山道人的习惯,只要是墓穴,都得进去看看,招呼了老洋人,挂上窜天锁,让花灵在上面看着,两人也顺着窜天锁下了崖。

  江汉珍看着已经开始了,瓶山之中阴气厚重,又有残留的药性在其中,自元朝之后就没人打理,自然毒虫蜃气无处不在,他对陈玉楼这次探崖并不看好,从原著中知道,这次就死了不少人,若不是身边的一个壮汉昆仑,就连他都差点折在里面。

  但此时说话,陈玉楼不一定会听,以他那心高气傲的性子,不打击上几次是不会舒坦的,对此江汉珍也只能看着,只能尽量减少陈玉楼所折损的人手了,像原著一般,就是将瓶山给整塌了也没解决龙脉问题。

  毕竟江汉珍要做的这事可不是小事情,也非一人之功,放眼湘西境内,只有陈玉楼有这这实力参与这事,也只有让陈玉楼性格消停点,再与他说此事,也能当个助力,是一个双赢的局面,现在他还在春风得意之中,根本听不进去。

  江汉珍也不闲着,对乌大说道:“收拾东西,咱们下山找地方先住下。”

  乌大疑惑,说道:“那我们今晚不回山神庙了?”

  江汉珍摇头说道:“不回去了,此事也非一日之功,咱们在下面先准备一下,清理一下周围的毒虫,顺便培养一下五彩鸡,以后有大用。”

  “好的,祖师。”

  乌大也知道江汉珍说话都有用意,而且不会跟他明说,有些时候甚至晦涩难懂,但事后一看,让他都有些怀疑江汉珍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一边绞尽脑汁的猜测着,一边招呼耗子二姑和刘老六,收拾好东西,几人就绕着下山而去。

  卸岭众人都看的差异,但也没上前去问,罗老歪看见,走过来呵呵笑着说道:“大包小包的背着,这是干啥去。”

  乌大斜眼看着罗老歪说道:“去干啥还要跟你汇报不成?”

  罗老歪也不气恼,看着江汉珍一行人,说道:“看你们都是一群老弱妇孺,山中乱跑着实让人不放心,要不我派两人送送你们,不然被山里的野兽给啃了就有点不妙了。”

  说完还不怀好意的打量着几人,乌大冷哼一声,说道:“这就不劳动罗司令费心了,还是照顾好你自己就行。”

  然后悄悄地对罗老歪说道:“听祖师说着下面有修成内丹的妖怪,小心妖怪从崖底悄悄的跑上来将你拽下去。”

  罗老歪心里一惊赶紧看了一下悬崖边上,刚开始也感觉没什么,但被乌大这么一说,就有些不好了,总感觉崖地下有什么怪物一般。

  心中恼怒,拔出腰间的德国造,在手指上转了一圈,嘿嘿笑着说道:“神仙难逃一溜烟,我这次可带了不少,就是神仙来了,给他这么两排都得上天,别说什么妖怪了,只要它敢来,老子定叫他有来无回。”

  说完还拿着用枪口在几人身上晃荡着,威胁之意很是明显。

  乌大只是轻蔑的一笑,转身追着已经走远的江汉珍跑了过去,江汉珍懒得理会罗老歪,听了两句觉得无趣就自顾的看着风景,一边循着下山的路而去。

  等到一行人走远,罗老歪才骂了几句,但不知怎么回事,走起路来感觉脚脖子凉飕飕的,好像有东西要抓他脚腕一样,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山崖,往距离悬崖稍远的地方走了一些,方才感觉好了许多。

  瓶山周围,山峦起伏,草木丛生,几百年的荒废长得越发茂盛,几人也走的也不慢,等到下山,足足用了一个时辰。

  乌大一直在前面开路,将几人带到了一处山洞中,山洞被草木遮掩,难以发现,就挨着瓶山,这也是上次跟乌大来就看好的地方,江汉珍自知所做之事,无意中发现这个山洞就记了下来,当初乌大感觉有些奇怪,但此时想起,才发现江汉珍做事自有深意,果然用上了。

  江汉珍看着山洞说道:“此地挨着瓶山,瓶山又是个养虫之地,这里难免会有毒虫居住,放五彩鸡进去,捉食洞中虫蝎,再清理洞穴。”

  几人闻言,自是不慢,打开竹筐,咕咕一阵叫声之后,就见五彩鸡接二连三的从竹筐中飞了出来,一群身披五彩羽毛,身材壮实,气宇轩昂的五彩鸡飞了出来,公鸡各自头顶一只大红冠子,如同一团火焰在空中飘扬,挥动着翅膀在空中低飞,不事的借力一跃。

  母鸡自是奇特,身材微胖,双翅稍短,但双爪粗壮有力,扑扇这翅膀四处的看着,一双眼睛灵动异常,闻到毒虫的味道,争先恐后的向洞内扑去,好似深怕慢了一步。

  一数之下,不多不少,刚好十只,或飞或跑,好不欢快。

  这些正是江汉珍从神将给的那些杂术之中找出的方法,交给乌大和蓝二姑培育的五彩神鸡,用了密药神咒之后,鸡仔自然进化,百只活了十只,也是时间仓促,还不到火候,但比一般的鸡要厉害的多,对付瓶山地宫中的那只蜈蚣精有点不够看,但对付一般的毒虫却是够用。

  此时带出来的一个目的就是清理瓶山毒物,也可以用来培养五彩神鸡,就全部带了出来,鸡群一进山洞,就开始四处活动,不时的鸣叫两声,那些个毒物就被吓得四处逃窜,洞内岩壁上的蜈蚣自有公鸡飞上去捉食,一下就将毒虫从岩壁的上啄个半死,接着三两下就吞进了肚子。

  而地下的毒虫自由母鸡寻找,挥动着两只粗壮有力的大爪子,几下就能刨出一只,然后叨上两下,就将毒虫给叨死,啄起毒虫抖上两下,将尘土抖掉,吞了下去,吃到欢快之处,还不忘记愉快的欢叫两声。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就将洞内的毒虫啄食了个干净,就是没被吃了的毒虫,也吓得不知逃哪里去了,五彩鸡还有些不满足,犹意未尽之下三三两两的出了山洞,自顾的在树丛中寻找起来。

  一个个气宇轩昂,吃了毒虫之后越发的精神。

  一旁的刘老六看的是目瞪口呆,这五彩神鸡他是听说过的,也看过几眼,只是感觉好看,但不知其手段如何。

  平时乌大将这些五彩鸡宝贝的紧,就是想看一眼还得看他心情,所以一直没见过五彩神鸡捕食,方才见到,也被五彩神鸡的厉害给惊到了。

  乌大看着刘老六这幅样子,自是得意的一笑,说道:“算你小子运气好,见了祖师培育的这神鸡也算开了眼界,以后好好表现,若是你能入了祖师的法眼,等下一代鸡仔出生送你两只也是无妨。”

  “真的?”

  刘老六真睁大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问道,见了此五彩神鸡的威力,早就眼馋的紧,听到乌大所说,就渴望的看着江汉珍。

  其实刘老六的事情乌大也跟江汉珍说过,刘老六的几个兄长虽然是土夫子出生,但刘老六年龄还小,几个兄长也没让他参与,这次出来贩卖腥货,也是带他来见见世面,没想到就此差点遭了劫难。

  本来乌大就当刘老六是个苦力,但不想这刘老六干活踏实,做事勤快,为人激谨,心性也是不错,却入了乌大的眼,就有了传承的心思。

  而恰好刘老六也有向道之心,而且头脑灵活,明白了乌大的意思,两人一拍即合,相处的也算融洽,乌大也就将此事汇报江汉珍。

  江汉珍当然不会在意,让他自行处理就行,经过刘老大的同意,这刘老六就被乌大记在雷道门下,传了基础法门,观察以后表现。

  也知雷道修行艰难无比,经常会处理一些妖邪之事,怎可无护道之物,就决定以后将一些灵物赐予入门弟子,当做灵宠,为雷道弟子修行而保驾护航,这五彩神鸡专克妖邪,擅长争斗,充当护法最适合不过了。

  乌大的这个想法江汉珍也夸了几句,也就将此事定了下来。

  看着一脸渴望神情的刘老六,江汉珍点点头,说道:“若是你心性过关,乌大自会为你上表天书,将你名录登记在雷霆都司,五彩神鸡也会一并赐下,做你修行护法,若是你得了此物,定要善待与此。”

  刘老六当即拜道:“多谢祖师,弟子定不忘师门教诲,修善养道,权衡阴阳。”

  江汉珍点点头,算是应了,接着说道:“五彩神鸡就让他们自行觅食,我们进去收拾收拾,今晚就在这安身。”

  乌大赶紧说道:“怎可劳烦祖师,有我们就成了。”

  说着就对刘老六使了个眼色,刘老六自是不慢,很快的取出除尘避晦之物就进了山洞,乌大还堵在洞口,指挥着刘老六和蓝二姑在里面忙活,不时的还看江汉珍一眼,深怕江汉珍也跑进洞内帮忙一般。

  江汉珍也不认人自己什么事都做不了,一直以来做事都是亲力亲为,自力更生。

  就是年老之际也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到死也没见别人喂过一口饭,倒过一杯水,为自己做过什么。

  此时被人这么尊着,也是心里一暖,见惯了生生死死,悲欢离合,早就将一颗心全放在了修道之上,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修道,能为别人带来希望,带来曙光,才得到此等待遇。

  此时看着瓶山上光芒璀璨,夕阳的余晖照着山峦,越发的云雾缭绕,充满的仙意,一颗向道之心越发的坚定,神魂活泼,带动着身体雷气在体内循环着,锤炼着身体。

  灵魂的感悟,心境也跟着有所提升,此时才觉得自己像个修道之人,像个真正的道士。

  “人行大道,号为道士,身心顺理,唯道是从,从道为士,故称道士。”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