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三十八章 表文出虹光至雷府

第三十八章 表文出虹光至雷府

  江汉珍看着乌大这样子,也知他或许猜出了什么,就将鹧鸪哨所求之事说了出来。

  乌大恍然大悟,说道:“好一个搬山道人鹧鸪哨,怪不得一来就神情不对劲的大献殷情,原来是有所图谋,弄了半天原来是惦记着我们的五彩神鸡。“

  接着有些心急的说道:“祖师您说过,那下面根本就不是他们所寻找的墓穴,而是历代炼丹所造的地宫,还有修出内丹的毒虫在其中,那借去的五彩神鸡岂能活着?他鹧鸪哨又拿什么来还?若是这次将五彩神鸡借给他,找不到真正的墓穴,下次又遇到问题又来借东西怎么办。”

  这些五彩神鸡都是乌大从山下带来的鸡仔,耗费大量精力,精心培养而成的,一步一步看着他们长大,又一点一点看着他们蜕变成这五彩斑斓的神鸡,其中有数次晚上都是乌大亲自守在鸡舍旁边的,早就与这些五彩神鸡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此时江汉珍已经言明,这些个五彩神鸡很可能有去无回,乌大也是第一次在江汉珍面前抱怨了几句,但也不会违背江汉珍的意思,越说觉得越不好受,甚至有些委屈,袖子往上一撸,蹲在地上嘀咕着鹧鸪哨太自私。

  江汉珍对此也是心知肚明,当初培育五彩神鸡就是用来解决瓶山毒物的,但没想到乌大对这些五彩神鸡感情这么深,其实他又何尝不是,毕竟这是自己主导之下培育出来的,算是雷道门下的灵物,这么牺牲也是有些不值得,才做出上表天书的决定。

  就对乌大说道:“你也不用焦急,我今夜在上表文书只时,都会为它们做护身雷符,只要交代鹧鸪哨他们,雷符触动,就不可再动用五彩神鸡,想来也能平安归来。”

  乌大气归气,但江汉珍已经做出决定,他还是坚决执行,心情稍好,起身说道:“多谢祖师为它们着想,弟子代它们谢过祖师,我这就去准备开坛事宜。”

  江汉珍挥了挥手,说道:“去吧。”

  看着乌大还是有些不舍的样子,但神情闪烁,不知又有了什么鬼主意,江汉珍也没多想,就由他去准备。

  而江汉珍心中暗自思量着瓶山之事,瓶山龙脉若要勃发,就必须解决几个问题,此时随着卸岭搬山的行动,对此也越发的明了。

  地宫中的毒物这是首要问题,然后还有地宫中用作祭祀的无数冤魂,这些都是元人所屠杀的洞民,被镇压在此地无数年不得脱身,怨气早就积累到了一定程度,若是随着龙脉释放于天下,那就是大灾难了,最后一件事就是打开阵眼,接通地脉。

  但最后还有一只僵尸王在其中,此物不得不除,这三件事做成才算完善,也非一人之力,只有借助卸岭搬山的手段做这些,他们寻找他们的宝藏,而江汉珍打算就清理这些邪物,也已互相合作,是个双赢的局面。

  所以才会愿意将五彩神鸡借给鹧鸪哨一行人的。

  乌大回去之后一言不发,鹧鸪哨上前笑着打招呼,就被甩了个后脑勺,鹧鸪哨自知理亏,只能尴尬的立在一边。

  叫上刘老六,两人就开始准备开坛所用之物,乌大就开始书写文书,画出所用的灵符,挥手之间,潇洒自如,自有一番道韵含在其中,直到月上枝头之时,看准了时间,才去请江汉珍开坛做法。

  江汉珍一直在闭目养神,将精气神调整到巅峰时刻,此时乌大前来,方才醒了过来,说道:“时间到了?”

  “是,祖师,此时已经接近子时,弟子前来就是恭请祖师前去开坛做法。”

  乌大说完,静立一旁等候,江汉珍散开头发,取出身旁乌大用百年桃木雕刻七星剑,起身向法坛而去,乌大自是跟在身后。

  幽夜之中四处漆黑一片,星辰横列银空,隐隐的拱卫北斗九辰,江汉珍立与法坛之前,两侧乌大与蓝二姑定立左右两侧,各持一个竹幡。

  坛下十只五彩神鸡安稳的匍匐在地,好似跪拜一般,各自面前一道文书,而刘老六跪在五彩神鸡中间,文书却捧在手上,江汉珍检查了一下法坛,一些皆全,刚好好子时已到,说道:“开坛。”

  伸手取出第一道符文,‘开坛符’。

  将符纸点燃,速念开坛咒,一符之后烛光过光大作,将周围照耀的通红,但被风一吹就来回的晃动。

  然后手中不停,取下三道结界符,手指翻飞,飞向周围三面,一道无形结界从虚空升起,将此地护在中间,然后起神之符连续三道,点燃飘飞与虚空。

  忽然坛前法想一亮,好似发出微光,很是神奇。

  接着打了祖师卦,都是上卦,江汉珍看的诧异无比,也感觉今晚也太顺了了吧,记得当初自己可没这么容易,磕磕碰碰的起了法坛就不下三次,最后也是好不容易此进入道门之中的。

  也不敢多分精神,继续开始在坛前步罡踏斗,凝神入太虚,披发仗剑,身形飘忽,神魂采集天罡之气,焚烧一道请愿文书,乘着天罡之气,化为一道虹光,直射太虚,消失不见。

  天罡是法术的源头基础,采罡炼煞无不修行此法,大多神通也来自与罡煞,故修炼仙道者不可不知。

  就在江汉珍做法之时,那道文书不知为何,顺着江汉珍来此界时的道路,借着天罡之力遁入虚空,消失不见,不到片刻,西游世界中的斗辰司中出现一道文书陈列,值班仙郎拿起文书,不敢怠慢,加急送往玉枢院内,长驱直入,送到了此时正在玉枢院中值班的马元帅手中。

  说道:“禀告灵官马元帅,此类怪异文书又上达雷府,下官不敢怠慢,就送来这里,还请马元帅定夺。”

  三只眼的马元帅三目一跳,说道:“雷祖已经交代下来,以后见类似文书就火速办理,然后再送往玉枢神殿,你做的不错。”

  仙郎点头应是,说道:“多谢马元帅。”

  马元帅说道:“这次就由我亲自处理,不可与外人说起,你且退下。”

  “是,下官告退。”

  说完就一脸疑惑不解的神情离开玉枢院,越想越是奇怪,片刻前就见到过此类文书,但规格与本来的金简玉书不一样,还小了数分,就以为这可能是凡间弟子因为传承缺失所才做成这样的,想着也是自家弟子,就为其换了一道金简玉书,但呈上去之后,马元帅一看名字就讨要原本的文书,还郑重的交代不可泄露,不知其因由,只能将此事放在心底,不敢丝毫泄露。

  说起马元帅,可是雷霆都司三十六大灵官之一,也叫华光大帝,又称灵官马元帅,马天君等,被尊为道门四大护法之一,其相奇特,掌管三界祸福之权,持万物生杀之柄,青面朱发,白蛇冠,三目,金甲绛袍绿鞋,背火飘仗剑,身后盘旋一白蛇,很是威严。

  他本主管南极天枢院,部领六天吏兵,降天下妖魔,也是一院主帅,但不知为何,雷祖忽然遁入混沌之中,只留一化身在玉枢神殿内,就让他们各部元帅天君院首一众,轮流在玉枢院内当值,而且暗中交代了一些事情,此事最为重要,也最为诡异。

  将大印盖入其上,才研究起此文书,让他也是有些好奇,就拿起文书仔细研究,觉得奇怪,其上所书地名竟然测算不到,而且施展出了观天彻地神通,也没找到这是从哪来的,但默运法术,循着源头四处巡查,不觉得加大法力。

  马元帅那边盖了印,江汉珍就感应到了,心中一喜,暗道,成了,没想到这次这么快,上次为乌大和蓝二姑上表文书之时了没这么容易,整整折腾了好几个时辰。

  赶紧说道:“今收弟子刘老六等人入门,鉴于十只五彩神鸡没有名字,你们得此恩赐,因瓶山而入道,也有司辰之功,你等十只,恰好为天干之数,可以姓陈,中间取字为平,其后按照天干只数而排位。”

  十只五彩神鸡也已灵性十足,纷纷咕叫两声,表示应了,江汉珍满意无比,说道:“撒法水,焚表文,宣弟子誓。”

  乌大将手中的长幡往地上一立,然后取来一个在坛前火盆中焚烧黄表,给刘老六示意一下,就见刘老六上前将文书焚烧入炉,而十只五彩鸡也不怠慢,都是灵性十足之辈,早就培育出了向道之心,从大到小的排着队,叼着文书一次焚入火盆之中。

  只见火盆之中飞出十一道光,冲入虚空,江汉珍看着诧异,也是心中不住的嘀咕着,怎么还没用天罡之气呢就自己飞走了?难道这次真是连雷霆都司都觉得我做的对?

  马元帅正在探查之际,忽然又感觉到了什么,心神一动,伸手从虚空中一捞,就捞出十一道文书来,神目探寻过去,但什么也没找到,也不在意,就用大印在文书之上一一盖了大印,转而研究起文书来。

  焚烧完毕之后,刘老六与十只五彩神鸡然后又伏与坛前,乌大就开始宣讲入门誓言,但都没有注意文书化成光芒飞出,只有江汉珍看了个一清二楚,隐约的感觉有些不对。

  一套程序下来,江汉珍又为十一位弟子封身护体,做出一道雷符送入弟子神魂,送了神,退了坛场,一看时间,前前后后也就是一炷香的时间,上次为乌大与蓝二姑上表文书之时,用了差不多三个时辰,中间磕磕碰碰的遇到许多麻烦,但不知为何这次却如此迅速。

  对此很是疑惑不解,心道,‘等返回天界之时,再跟神将陈驿问清缘由。’

  做完这些就随便说了几句,法坛暂时别撤,并让三人在旁边搭建一高台,将引魂幡挂在上面,香火不断,几日之后还有大用。

  然后悠然的回去继续打坐培养神魂了,乌大等人自是恭送,有些不舍的看着这些五彩神鸡,也知道这些五彩神鸡明日有几只就要去对付毒物,很可能有去无回,心情稍有沉重。

  乌大目光闪烁,不知道再想些什么,蓝二姑和刘老六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各自的开始忙碌。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