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四十章 话气运下崖收冤魂

第四十章 话气运下崖收冤魂

  陈玉楼自是意气风发,指挥着手下在地宫内四处探索,一边搬运着地宫中的宝物,一边寻找那真正的墓穴,正在春风得意之际,两手叉腰的看着众人忙碌,颇有些看大好河山的样子,但眼角余光忽然看到一个黑影,反应也是不慢,看了过去。

  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什么,他自信目力惊人,相信不会看错,隐约的感觉有些不对,就在四周黑暗之上四处的查看着。

  一旁的罗老歪看见陈玉楼的异常,问道:“陈大当家的,发现啥东西了。”

  陈玉楼神的凝重的说道:“刚才我看见有东西从横梁上跑过去了。”

  “呵呵。”

  罗老歪笑了一声,试探的问道:“是不是这两天累了,黑咕隆咚的看花了眼。”

  陈玉楼摇了摇头,说道:“不会,我最厉害的就这双眼睛,又跟随师父在山上修炼过眼力,绝对不会看错的。”

  罗老歪看着不像是作假,心里也不禁有些担忧,说道:“不会是山神庙那江先生说的这地宫中有修出内丹的妖邪吧,那乌兄弟可是经常挂在嘴边念叨着。”

  本来两人跟乌大的关系还比较紧张,但见识了五彩神鸡的手段,且乌大伸手也是不凡,甚至将罗老歪救了一把,罗老歪虽然是个混人,但脑子不傻,与乌大这种身怀绝技之人交好,对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就强拉硬拽的与乌大开始称兄道弟起来,关系也一度的开始融洽。

  作为搬山魁首的陈玉楼,即使再怎么样,也觉得不能失了气度,也就借着罗老歪的道,称了一声乌兄弟。

  陈玉楼目光闪烁,对江汉珍的手段他难以猜测,但从乌大的手段不凡之处来看,江汉珍手段绝不会差的。

  就是乌大这一身本事,出去外面随便就能混出个名堂来,由此观之,他对乌大所说的地宫之中有内丹妖物之事,由此而不得不相信了,神色有些凝重的说道:“这个不好说,乌兄弟说是江先生说出来的,虽然我不知江先生手段,单凭能培育出与怒晴鸡齐名的五彩神鸡,就绝对不会简单,地宫妖物之事说不准还真有可能。”

  罗老歪听完就觉得不好了,就是小蜈蚣都整的他们够呛,再冒出一只蜈蚣精来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拉杆子跟人拼命他是行家,但这摸金倒斗他真的是个外行,其中奇奇怪怪的事情看着眼花缭乱,一时也没了主意。

  只能看着陈玉楼问道:“那咋整?”

  陈玉楼思索了片刻,说道:“通知弟兄们,都小心些,若是发现异常不要擅自查看,赶紧汇报,别丢了性命。”

  “妥。”

  罗老歪一听觉得合适,应了一声就对着忙碌的众人喊道:“兄弟们都听清楚了,我跟陈大当家的发现地宫之中有修成内丹的妖物,大家若是发现异常,就赶紧汇报,不能擅自行动丢了性命,你们可都是我罗老歪的兄弟,不能折在这,等出去之后一起大块吃肉,大碗喝酒。“

  说完还看了旁边的陈玉楼,见他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罗老歪干笑两声,说道:“当然还有陈大当家的,都听明白没。”

  “明白了。”

  乱混混的声音响起,罗老歪满意的点点头,转生对着陈玉楼笑着说道:“陈大当家的,你看这样安排怎么样。”

  陈玉楼内心对着老老歪是连连摇头,就这么个混人,但也不是傻子,不过办事还算利落,就笑了一声,学着罗老歪说道:“妥。”

  罗老歪眨巴着眼睛,干笑两声,说道:“大家不愧是兄弟,连说话语气都差不多。”

  此时众人都在各忙各的,鹧鸪哨一行人也在四处探索,但就是找不到墓穴所在,但找了不知多少年雮尘珠了,几人也没有丝毫焦急。

  山顶之江汉珍的身影出现在了蜈蚣挂山梯之前,守在上面的红姑见江汉珍背一个小木房子,拿着一个奇怪的长幡,也不敢怠慢,说道:“月亮门红姑见过江先生,不知江先生来此何事。”

  江汉珍对红姑点点头,说道:“我想借你们的蜈蚣挂山梯下崖一趟,不知红姑娘能否行个方便。”

  红姑说道:“这个我可以做主,江先生请用。”

  江汉珍对红姑道了一声谢,忽然见红姑面相带着一种异样的富贵,而且气运不低,用神魂稍微观察了一下,隐约的有一种百鸟朝凤之相,但有一股煞气在其中,觉得奇怪,就多看了几眼,红姑被看的不自在,就问道:“怎么了江先生?可有什么不对?”

  江汉珍没有说话,又看了一下瓶山气象,又与面前的红姑对比一番,只见瓶山之中也是一种朝拜瓶山之相,而山中也是有些煞气,却在隐隐消散,而又与红姑对比,只见她身上的煞气也在隐约的消散着。

  此时才觉得恍然大悟,这哪里是百龙朝宗,分明就是百鸟朝凤,原来全部应在了这红姑身上,按照龙经解释,此种命格之人,待在谁身边谁就会有资本压服群龙。

  此时再回想原著中的事情,陈玉楼本就是湘西的无冕之王,意气风发之辈,也有了干一番大事业的想法,其中原因应该就是被红姑的气运所影响的。

  但到了瓶山,红姑跟鹧鸪哨看对眼了,从那开始,陈玉楼就一直不顺,瓶山之后,手下损失的太多,身边的得力干将几乎都死绝,也失去了红姑的心,那时候甚至连魁首的位置都有些不稳。

  想要翻盘,就去东南之地去挖掘一座新的墓穴,没想到那次还被毒水弄瞎了眼,自觉无颜面对世人,就失踪了,自从陈玉楼的失踪,诺大的搬山也就分崩离析,消失在历史长河。

  可见气运之道的精微奥妙,也非一言可以断之,许多事难以定论,几乎是神一般的巧合。

  红姑越发的奇怪,不知江汉珍神神秘秘的做什么,因为跟蓝二姑相熟,也听过江汉珍的一些事情,隐约的有些畏惧,一时也不敢动怒。

  此时红姑还算陈玉楼的人,所以陈玉楼做事还算顺利。

  江汉珍明了之后,这才说道:“姑娘之相貌贵不可言,竟然有真凤之相,不知姑娘可明了此事?”

  红姑这才明白,原来是这事,松了一口气说道:“好叫江先生得之,陈叔父精通面相,也说过这事,说我有凤鸣之相,而陈玉楼也看出我的这种面相,但他对此嗤之以鼻,只说是江湖术士的把戏,不可全信。”

  说话之际也听出她对陈玉楼有些埋怨,这陈玉楼就犹如榆木疙瘩,就是不开窍,但哪想到陈玉楼有远大的理想,想要做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业。

  江汉珍也是点点头,红姑所称的陈叔父也就是陈玉楼他爹,上代搬山魁首,从此可以看出,此人也精通相术之道,而陈玉楼也知道,但就是不相信,看来事情都是他爹给他安排好了。

  只要陈玉楼按照他爹的安排去做,干一番大事业也不是不可以,就对红姑说道:“原来姑娘面相早就有人看过了,是在下冒昧了,但有句话还是不得不说与姑娘。”

  “江先生请说。”

  红姑有些疑惑不解的说道,也不知要说什么事。

  江汉珍想了一下,觉得这红姑也算一个能拿住事的人,又与兰二姑交好,有必要提醒一番,就说道:“红姑娘气运不凡,是人中龙凤,但眼下这天下黎民百姓生在水生火热之中,若是红姑娘有平定乱世之心,就慎重考录一番,你自身气运又与这瓶山气运相合,若是愿意,瓶山气运自会助你称事,若是不愿,瓶山气运自会另行选择有志之人,就当我没说这事。”

  红姑听得不甚明白,心头疑惑不解,但还是说道:“多谢先生提醒,红姑记住了。”

  江汉珍点点头,言尽于此,至于能否听进去,就看她自己的了,也不想多说什么,随即将引魂幡绑在背上,攀折蜈蚣挂山梯下崖而去。

  所过之处,自有冤魂被引魂幡吸引出来,进入藏鬼屋之中,而且随着越接近崖底,冤魂越来越多,江汉珍以神魂观察,几乎铺天盖地的向引魂幡飞来。

  心中暗自惊叹不已,这瓶山不知道死了多少人,看着连他都有些惊叹,这些都是历代所杀之人,不光有元人祭祀所杀的洞民,还有邪道之人抓来炼丹的童男童女,年轻女子,整个是一个冤魂无数的鬼窟。

  但这些都被镇压在原地,不得动弹,所以也没产生什么厉害的鬼王之类的,此时被引魂幡引出来,才方得到解脱,藏鬼屋可以滋养鬼魂,鬼魂自知对自身有好处,就争先恐后的往里钻。

  江汉珍害怕自身雷气伤了鬼魂,就将全身气息内敛,顺着蜈蚣过山体一路到了崖底,周身黑气连天,连光都照射不透,只能听见无数的鬼魂在其中嘶吼着,为了避免吓到其他人,就自行遁入地宫之中,怕别人沾染此气,轻则大病一场,重则魂魄离体。

  离开之后就开始丈量地宫,收集阴魂,周身的鬼气越来越重,所过之处几乎一步一个冰花,毒虫退避,万毒皆消,有几个没跑掉的毒虫,就被冻成了冰块,轻轻一碰,就成了一堆冰渣。

  蜈蚣喜阴,但遇上这种鬼气也有点受不了,开始四处逃窜,江汉珍走的是没人的地方,这些蜈蚣为了活命,就开始向有人的地方跑。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