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四十二章 收阴魂中途出变故

第四十二章 收阴魂中途出变故

  罗老歪自然是得意,说道:“我就说乌兄弟不是一般人,你们看看,若不是乌兄弟的雷符,咱们今儿指不定全得交代在这。”

  鹧鸪哨说道:“多谢乌兄弟,若不是你出手帮忙,我们搬山这次真就危险了。”

  说着就对一旁的老洋人说道:“还不过来谢过乌大兄弟的救命之恩。”

  就在刚才,蜈蚣精就要将老洋人咬于口下,其余人都来不及营救,但乌大忽然窜出,一道雷符拍在六翅蜈蚣头上,六翅蜈蚣被打的一顿乱颤,乌大趁机将老洋人一把拉了出来。

  老洋人赶紧过来,往地上一跪说道:“多谢乌大哥救命之恩,以后若是有事,只要招呼一声,小弟就是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乌大赶紧将老洋人拉住,说道:“且不可这样,我见你也是德行高尚之辈,数年对你师兄鹧鸪哨不离不弃,我也是见你义气过人,所以才会出手救你,是你德行具足,我才会出手相救的。”

  一旁的罗老歪眼睛一亮,说道:“乌兄弟也是救过我罗老歪的,难道我罗老歪也是德行高洁之辈?”

  众人看着罗老歪这幅样子,都忍不住笑了起来,但罗老歪是什么人,脸皮厚如城墙,也跟着笑了起来。

  陈玉楼目光闪烁连连,想他自认为是人中龙凤,心高气傲之辈,尽然在此瓶山被一众人给压了下去,心中还有一番大事业要做。

  面前几人都不是简单的人,若是能当关系再进一步,以后说不定还能当个助力,为自己的大事业帮忙。

  当即提议道:“我们几人几次探索瓶山,而且互相扶持才一路到了现在,我有个提议,要不我们结为兄弟,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以后一方有事三家支援,在这乱世之中也能占据一席之地,岂不快哉。”

  “好,这个提议好,我罗老歪举双手赞成。”

  罗老歪第一个就同意了这个提议,不管怎么说,这些人一个个都是身怀绝技之人,对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而鹧鸪哨本来是不同意的,但一想搬山的现状,已经是势单力薄,独自去做事也没多大作为,也就点头同意了。

  几人就看向乌大,乌大对此结义没什么兴趣,想着一心修道,以后跟随江汉珍的脚步,陈玉楼脸色有些不好,鹧鸪哨面无表情看不出在想什么。

  而罗老歪笑着说道:“乌大兄弟,你看咱们都共患难了一场,如今这乱世之中,有我们四家联合,也能开辟出一块立足之地来,这事说到底是我们占了你的光,你在山中修仙问道,也不用理会俗事,但若有乌大兄弟你跟我们结拜,以后世道出了变故,有乌大兄弟在,我们也能有一条后路。”

  乌大本来不愿意,因为江汉珍说过,‘修行之人最中誓言,不会轻易许诺,若是许下诺言,就是浪费几世也得实现’,他从内心是拒绝的,但听到罗老歪说的乱世,就动了心思。

  结束乱世的想法他可没少听江汉珍念叨,想他乌大作为雷道弟子,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天下混乱,黎民百姓受苦呢,道门弟子有乱世下山救世的习惯,他乌大也不是差人,那份心早就成了一颗种子,此时听罗老歪一说,也动了心思。

  陈玉楼在旁边看的清楚,他可是善于察言观色之人,揣摩人心自有一套,早就看出了乌大所想,就说道:“如今天下大乱,我们摸金倒斗也是用来救助黎明百姓的,若是这次成功,定会举起大旗,做那救万民于水火中的大事,有乌兄弟在,我们若是失败,也能留一条后路,我等四人共同进退,何愁干不出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业。”

  一旁的罗老歪看着眼皮直跳,暗道,这卸岭魁首终于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心下暗自警惕。

  而鹧鸪哨目光闪烁,不知在想什么。

  乌大也对江汉珍的话记得很清楚,既然目的一样,再加上罗老歪的热情劝说,也就答应了下来。

  几人当即开始准备结拜事宜,斩鸡头,祭厚土,拜苍天,容鲜血,当即动了誓咒,誓言之中两个魁首说的真切无比,罗老歪狡猾,挑三拣四的说了一些,而乌大取出觉得合理的一些原则的事情说了,之人几人就以兄弟相称,各自谋算,也继续发掘瓶山地宫。

  并准备好了对付六翅蜈蚣的事宜,将已经恢复好的怒晴鸡找了过来,准备接下来寻找真正的瓶山墓穴。

  此时暂且不说,且说江汉珍四处转悠着收取瓶山冤魂,有引魂幡的助力和藏鬼屋的存在,收取的冤魂不下十万,也不知道为了死了这么多人。

  不过一想也觉得合理,从秦汉时期一直到元代,一千多年时间,积攒起来也是有这么多,只是历代瓶山之地将人杀了之后,都会用特殊的办法将鬼魂定住,永世不得超生,所以也没有出现鬼王。

  一路顺利无比,足足一个时辰,江汉珍也将整个瓶山之中的冤魂都收入了藏鬼屋,将藏鬼屋封住,但其中散发的阴气太过厚重,几乎不见光明,四周漆黑一片,让他自己都难以辨认路线,而且从鬼屋散发出的嚎叫嘶吼之声不绝,对周围动静也难以听清,只能慢慢的行走,顺着原路返回,准备带回去再进行超度。

  却不知身后阴影之处一直尾随着一个庞大的怪物,两只触角四处感应,对眼前的鬼气早已垂涎三尺。

  这怪物正是被众人赶回来的六翅蜈蚣,拿不下众人,又被乌大的雷符所克制,只能暂且退去,另寻他法,逃出之后忽然感觉四周的阴气少了许多,就循着阴气消失的地方寻了过来,就看见一团阴气在四处行走。

  蜈蚣喜阴,对这类气息正是大补之物,盯上之后就挪不开步伐,一路尾随,等待时机下手。

  江汉珍被浓厚的阴气遮的连路都看不清楚,耳边有传出万鬼嘶吼之声,对此毫无所觉,一直在辨别方向,准备离开地宫。

  当走到一处阴暗之处,六翅蜈蚣再也忍不住了,准备开始下手,身子呈现弯弓状,挥舞着六翅,一个弹射,就向江汉珍扑了过来,而江汉珍对此毫无所觉。

  但就在此时,五只五彩神鸡不知从哪钻了出来,见此情况,发出一阵急促的鸣叫之声,纷纷向蜈蚣精扑了过去。

  蜈蚣精自是不惧,一招摆尾,将四只五彩神鸡给扫飞出去,去势不减,但最大的一只五彩神鸡躲过了这一击杀,跳到了六翅蜈蚣头上,不停的啄着,并伴随着凄厉的叫声。

  背着藏鬼楼的江汉珍忽然感觉有些不对,隐约的听到一些鸡叫之声,这声音听得分明,就是自家所养的五彩神鸡发出的,声音中含着焦急,好像遇到了危险。

  江汉珍不敢怠慢,解下背在身上的藏鬼楼放在一边,走出阴气之中,这才发现,六翅蜈蚣正跟一只体型最大的五彩神鸡斗在一起,此时的五彩神鸡情况极度不妙,断了一只翅膀,身上也受了不少的伤,但还是一副拼命的架势跟六翅蜈蚣缠斗一,旁边还躺着几只晕过去的五彩神鸡。

  稍微一想就明白此事的前因后果,定是五彩神鸡看家六翅蜈蚣要偷袭自己,而五彩神鸡这才跟六翅蜈蚣拼命,江汉珍心中感动,没想到几只鸡都有如此灵性。

  但五彩神鸡又不是天生凤种怒晴鸡,哪里能是六翅蜈蚣的对手,这才争斗没有两个回合,就被六翅蜈蚣一口咬住,但五彩神鸡好似没感觉到疼痛一般,还是一如既往的啄着六翅蜈蚣,一副同归于尽的架势。

  江汉珍心中看的焦急,动作也是不慢,开始默运掌心雷,心念咒意合一,焦急之下竟然瞬间将掌心雷施展出来,身形向前一扑,就到了六翅蜈蚣身边,瞬息之间一掌就拍到了蜈蚣精顶门。

  怒吼一声:“畜牲尔敢。”

  蜈蚣精此时正将五彩神鸡咬住,眼看着就要将五彩神鸡全身献血吸干,忽然遭到灭顶之灾,一股暴掠的雷气进入身体,遇到阴邪之气就开始发生爆炸,身体被炸的不停的颤抖。

  江汉珍趁机一把将五彩神鸡从六翅蜈蚣口中夺了回来,又飞退一旁,一阵雷霆爆炸之声过后,蜈蚣精抽搐了两下跌落在地,不动了,全身上下冒着黑烟,却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这才将手中的五彩神鸡放在地上,检查起身上的伤口,只见五彩神鸡身体消瘦了不少,只剩下一把骨头,全身血液全部消失,翅膀也断了一支,耷拉在地上,而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的,往日光彩照人的五彩羽毛也剩下没几根。

  江汉珍输入一道元气,五彩神鸡睁开眼睛,但看起来已经毫无神采,但坚定的看着江汉珍。

  而其余四只五彩神鸡也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围着一边咕咕的叫着,好似在关心一般。

  而五彩神鸡又将眼睛闭上,接着一道魂魄就从身体飞出,江汉珍一阵焦急,知道这是魂魄离体,施展元气,将魂魄定住,重新压会身体中,但紧接着五彩神鸡的魂魄又飞了出来,几次之后,毫无效果。

  也暗自叹息一声,‘看来是真的活不了了,竟然是为救我而亡的,我也不能放任你不管,就先将你魂魄收回,等待我返回天界再想办法处理吧。’

  接着就四处看看了一眼,找寻存放灵魂之物,看见死了的六翅蜈蚣顿时有了主意。

  走到六翅蜈蚣身边,取出已经被雷霆之力给炸出来的内丹,对着魂魄说道:“你就在此物之中调养,汲取其中内丹之力壮大魂魄,其余不用多想,安心休养就成。”

  待江汉珍话一说完,五彩神鸡的魂魄就钻进内丹之中,内丹之中的六翅蜈蚣残余的意识几下被鸡魂给吞噬了个干净,随后就在内丹之中安了家,也就安下心来。

  接着对着一旁焦急的其余四只五彩神鸡说道:“你们可自行行事,清楚地宫之中的毒物,此事也通知乌大一声。”

  交代完之后,也不敢多做停留,重新背上藏鬼楼,拿起引魂幡就向离开的方向走去,周生阴气骇人为了避免这种麻烦,决定还是将此事尽快处理的好。

  需知世间万物都逃不出‘生,克,制,化’,才能循环往复,生生不息,公鸡就是蜈蚣的克星,而这些冤魂厉鬼的克星,就是僵尸这类邪物,这些冤魂的阴气能吸引来蜈蚣精,就能吸引来僵尸,所以一刻也不敢耽搁,赶紧离开瓶山地宫。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