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五十章 拼死之时灰蛟现

第五十章 拼死之时灰蛟现

  一切原因就是那个虾兵动了歹心,一副要夺宝杀人的样子,若不然他要行那土匪行径,江汉珍也不会出手,只是高估了他的争斗能力,不小心放跑了一个,才遇上这档子事。

  又猜测到西游背后的阴谋,心想离开之际还在开阳星君那领了一道任务令剑,东海封锁花果山,而且花果山内还有大神通之人守着,与天庭凌霄殿,南天门这些是非之地何其相似。

  从种种情况推测,雷府也是在暗中查证,此时还不知其中原因。

  江汉珍暗道,‘且不说今日能不能活下去,今日哪怕就是身死东海,也要将此消息传与北斗征伐司,免得雷府被蒙在鼓里,等到事情开始,被打个措手不及。’

  争斗之际分出一道心念沉浸入任务令剑,将事情始末传输与其上,将一只分水叉扔出去砸在一只虾兵身上,将其砸翻在地,一手取出任务令剑,默念咒语,令剑雷光闪烁,接着化为一道雷光,飞向天际,很快的消失不见。

  蟹头将军一看不好,怎么看着都感觉熟悉,在仔细一看江汉珍全身雷气旋绕,心道不好,莫不是天界雷霆都司之人?

  心中隐约的有些担忧,想着只能将此事上报龙王定夺,但也在纳闷,雷霆都司的人不是都被调往别处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莫不是发现了什么。

  上层的决定虽然他不知道,龙王的决定让他也猜出一些蛛丝马迹来,知道这事不小,何况人已经伤了,结成了仇怨,为了避免后续麻烦还不如弄死。

  心中一狠,决定先来各杀人灭口,消除痕迹,问起来就死不承认,也免得被活着回去,等修炼好了再来寻自己报仇。

  当即挥舞着两只分水钳,积蓄法力,大吼一声,冲向了江汉珍。

  江汉珍一看,暗道不妙,刚才看了识海中的飞碟玉佩,也探索到了一方世界,但光芒暗淡,还不能立即穿梭,连世界的名字都看不清楚,名字犹如密咒密语,只有念出来才能进行穿梭,但字迹模糊不清,还无法辨认。

  看见蟹头将军冲过来,明知不是对手,但也不准备让他好过,挨了两刺,积蓄了大量的法力,准备来个拼死一击。

  忽然一只灰蛟从海中窜出,却刚好撞到了飞过来的蟹头将军身上,一声碰撞,将蟹头将军给撞飞出去。

  随即对江汉珍喊道,“快躲开”。

  江汉珍闻言,也知道是这条灰蛟出手相救,不敢怠慢,当即立断闪身飞退数丈。

  只见灰蛟一个摆尾,将周围的一众虾兵尽数扫飞,一群虾兵竟无一个是他的一合之敌。

  江汉珍此时才看清楚,这蛟龙全身上下呈现一种灰黑之色,犹如枯草,头长一只独角,活像一支干枯了的树枝,四只爪子强壮有力,在空中飞腾灵活,很是精干。

  而修为也是不高,也只是个鬼仙境界的修为,凭着一声蛮力,一个神魂期的修为,竟然比起妖丹修为的蟹头将军可要厉害不少。

  蟹头将军被撞的七荤八素,半天才反应过来,一看原来是灰蛟,顿时大怒,说道:“你这丑蛟因为长得太丑,被龙后给赶出了龙宫,仗着龙宫不跟你一般见识,还得寸进尺,天天跟我们东海龙宫作对,平时忍让你也就算了,但今日这人非得交出来不可。“

  灰蛟在空中转了个弯,盯着蟹头将军上下的打量着,蟹头将军被吓得赶紧举起两支大钳子,严阵以待,这灰蛟虽然长得丑,但天赋异常,天生力大无穷,而且速度极快,龙宫上下对其都是头疼不已,赶又赶不走,抓又抓不住,而且还有天赋神通在身,不是他所能对付的,而且经常犯混,整个一个二愣子。

  灰蛟轻蔑的看了一眼蟹头将军,说道:“这人我还真就救下了,你能拿我怎么样。”

  蟹头将军略带威胁的说道:“这人是龙王必杀之人,你若这次出手,定会惹怒龙王,若是龙王出手,你也难逃一死。”

  “哦?”

  灰蛟瞪大眼睛,略带好奇的看了江汉珍一眼,怎么看都觉得不像,就看着蟹头将军问道:“他做了什么事,尽然热的老龙王都会出手?”

  “这···”

  蟹头将军就要解释,但忽然停住了,一时真不好解释,依着灰蛟的性子,若是说出封锁花果山的事情,那花果山周围肯定永无宁日了,但要不说,这灰蛟定会寻个究竟。

  灰蛟呵呵一笑,说道:“答不上来了吧,你们在东海霸道惯了,定是想对人勒索敲诈,才被反抗的吧,我这么多年都没见过你们干过什么正事,竟是做一些勒索敲诈的事,海鸟从东海头上飞过去,都能被你们撸下三根毛来,何况是人。”

  蟹头将军一阵气结,这灰蛟说的也是事实,本意就是要勒索点东西,这都是东海的惯例,若是知道规矩的交上点灵药上供,若是不知道规矩的,就抓住将全身财物全部搜刮干净才能离开,若是遇上敢于反抗的,直接打杀了事,甚至抽魂炼魄都不足为过。

  但今日之事真的与此无关,而是有不能说的理由,有口难言,只能指着灰蛟说道:“你别再此胡言乱语,若是真坏了龙王的大事,你定难逃一死。”

  灰蛟睁大眼睛,越发的明亮,说道:“你这么说我还真有点兴趣了,此人我救定了,我看龙王能拿我怎么样。”

  蟹头将军心中发苦,怎么就遇上这种二货,打又打不过,还记仇的很,只要惹了就不停的捣乱,让人烦不胜烦,若是触动大批的虾兵蟹将来围攻他,又跑的不见影。

  但花果山一事可是龙王亲自交代的,事无巨细的都要汇报,若是死伤一两个虾兵,装作不知,也能瞒过去,但死了的虾兵不下十个,伤者更是不少,不上报根本就不行了,只能威胁的说道:“你可想清楚了,这事可不是小事,你若是做了,定难逃龙宫的追捕,到时候被抓住抽筋扒皮可不怪我。”

  灰蛟眼光闪烁,怒视着蟹头将军,到了此时也察觉事情有些不对了,平时做点捣乱之事,也是没什么,但如果真的将龙宫给得罪了,肯定不会饶恕自己,此中风险他不是不知道。

  江汉珍看的分明,也看出了灰蛟的难处,就说道:“这位壮士,在下知道了不该知道了,此事牵连盛大,不是现在的你我能够承受的,好在我已经将消息传回雷府,就是被他们抓去,亮他们也不敢对我怎么样,就是丧心病狂将我杀了,也会有人替我报仇,你不用管我,自行离去就成。”

  灰蛟听得一愣,问道:“你是雷府之人?”

  江汉珍点点头说道:“正是,我本想在下界游历一番,不想碰到这等龌龊事情。”

  灰蛟眼睛一亮,问道:“那你可认识横天马元帅?”

  不知这灰蛟如何问起这个,马元帅他没见过,但是听过,听说最近在玉枢院内当值,对灰蛟此话有些疑惑,但还是说道:“马元帅我没见过,但听说最近几日在玉枢院内当值。”

  灰蛟闻言一阵激动,说道:“这就好这就好。”

  连续几声感叹之后,怒视着蟹头将军,说道:“这人我今日就是救了,若是有什么不服,尽管去汇报龙王,让他派兵来剿我。”

  蟹头将军一看,这灰蛟是铁了心了妖插手此事,但此时已经无法,只能撂下一些狠话,带着一众虾兵,进入水中向龙宫而去,准备将此事汇报龙王,待龙王定夺。

  看着一众虾兵走后,江汉珍才感觉一阵疲惫袭上心头,却是受伤严重,有点乏力了。

  灰蛟赶紧用爪子扶住江汉珍,说道:“你这情况有点不妙,得找个地方疗伤,若是不嫌弃,就去我家吧。”

  江汉珍感觉却是有点严重,刚才争斗之时,被捅了几个窟窿,虽然都避开了要害,但失血过多,若不是天人之体的强大,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只能点头答应灰蛟的提议。

  灰蛟为江汉珍简单的止了一下血,好似在犹豫着什么,最后一咬牙,说道:“你到我背上来吧,我驮你过去。”

  江汉珍也看的出灰蛟内心的挣扎,竟然让自己乘坐,刚才救了自己,是自己的恩人,又怎么能骑在他的背上当坐骑呢,连忙说道:“不了不了,我现在没多少力气,也坐不稳,你还是用抓着我吧,这样也能让我省点力气。”

  灰蛟心中感动,暗道这个人没白救,果然不愧是出自雷府,心中那早已灭绝的念想又活络了起来。

  灰蛟点点头,将江汉珍小心翼翼的抓在手中,身子一摆,带动长长的蛟尾在空中盘旋一圈,一头栽入海中,施展御水之术,在海中极快的游动着,但江汉珍却感觉很是平稳,没有那种王灵官带着狂飞的颠簸之感,也暗道是这灰蛟上了心。

  暗想他问到了马灵官之事,应该认识马灵官,或许还真是雷道弟子也说不定,就在江汉珍胡思乱想之际,灰蛟忽然停了下来,说道:“到了,这就是我家。”

  只见一个黝黑的洞口呈现在眼前,上面用天篆之文写着玄蛇府三个字,灰蛟说道:“这就是我家了。”

  说着就抓着江汉珍进了洞口,进去之后豁然开朗,整个是珍珠铺地,珊瑚做墙,看着江汉珍是眼花缭乱,虽然地方不大,但很是精致,竟然在海中打造了这座精致的洞府。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