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五十一章 伤势恢复欲报恩

第五十一章 伤势恢复欲报恩

  灰蛟为江汉珍介绍道:“此地隐秘,若无大神通者很难发现,待在这里肯定安全,你就放心吧。”

  灰蛟刚一进门,就见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太太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四处喊着:“小灰灰,是你回来了吗?”

  江汉珍听到这没有喜感的名字,奇怪的看了一眼灰蛟,灰蛟大窘,说道:“蚌婆婆,我都说了多少遍了,你就不要叫我小灰灰了。”

  老太太走路一摇三晃,江汉珍看的一阵紧张,深怕她走着走着就栽倒在地,但就是不跌倒,入不倒翁一般的走了过来,一边说道:“小灰灰是你娘给你取得名字,老婆子都叫了好多年了,改不了了。”

  走到跟前才发现灰蛟还带着一个人,说道:“原来是这样啊,你带朋友来了,怪不得不让人叫你小灰灰。”

  灰蛟越发的不好意思,赶紧说道:“我这朋友受了些伤,还得麻烦蚌婆婆给他治疗一下。”

  蚌婆婆拍了一下胸口,说道:“还好,还好,这次不是你受伤,你就是不消停,你娘在的时候就给你说过,不要跟龙宫的那些人做对了,你就是不听,每次去都是弄得一身是伤的回来,还得麻烦老婆子我给你疗伤,这次不是你受伤,而是别人受了伤,不管怎样,总得麻烦我一会,等我死了之后,我看你怎么办。”

  灰蛟被说的不好意思,说道:“那就麻烦蚌婆婆了。”

  然后会江汉珍说道:“蚌婆婆最擅长治疗各种伤势了,经过他的治疗,保证你待会活蹦乱跳。”

  江汉珍点点头,对蚌婆婆说道:“那就麻烦蚌婆婆了。”

  蚌婆婆摆摆手,说道:“不麻烦,不麻烦,老婆子我就会点这个了,能帮你们年轻人,我已经很开心了。”

  说着吐出一只蚌珠,对江汉珍说道:“你待好别动。”

  灰蛟赶紧将他扶着坐在地上,就见蚌珠上散发着羊脂白一般的光芒,围着他来回的旋转着,照耀着全身的伤口,所过之处,伤口尽数愈合,没有了丝毫受伤的痕迹,等到全身数道伤口全部愈合之后,蚌珠才离开向着蚌婆婆飞去。

  蚌婆婆收回了蚌珠之后,神色越发的苍老萎靡,看来此事也消耗了她不少法力,江汉珍心种感动,只凭着是灰蛟带来的人,蚌婆婆就不惜耗费法力为自己疗伤,感激的说道:“多谢蚌婆婆,如此大恩我江汉珍无以为报,若以后有什么差遣,蚌婆婆尽管吩咐,我江汉珍绝不二话。”

  蚌婆婆这才提了一下精神,说道:“老婆子我活了几千年了,也活够了,只要我死后你能在小灰灰遇到困难的时候,扶持一把,就算报答了。”

  灰蛟听了,赶紧说道:“蚌婆婆你说的这事什么话呢,等我修炼成仙,还要让您好好享福呢,别说什么死不死的。”

  蚌婆婆摇摇头,说道:“别再为老婆子我宽心了,没几天好活的了,若不是放心不下你,可能早就去了。”

  听到蚌婆婆的话,灰蛟神色一片黯淡,比刚才低落了很多,蚌婆婆有些不在意的摇摇头,对着江汉珍说道:“你这伤势我已经替你治好了,但失去的气血,要补充也非一日之功,还得你自己悉心调养。”

  江汉珍此时的确有些脸色苍白,也知道事实就是这样,对蚌婆婆说道:“多谢蚌婆婆提醒,晚辈记住了。”

  蚌婆婆点点头又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回去了,身形比刚才更家不稳,身上散发着一股奇怪的气息,江汉珍因为修炼的是雷法,雷法主生主杀,可知枯荣,他知道,这蚌婆婆身上散发的气息就是死气,就是寿命到头的征兆,就像她说的一样,‘没几天好活的了’,心中忍不住一阵叹息。

  灰蛟也目送蚌婆婆离开,这才睁大一双眼睛,看着江汉珍,说道:“你现在气血有些损伤,就在这玄蛇府中修养吧。”

  江汉珍想了一下,灰蛟救自己,明显是看在自己是雷府之人,还提到马灵官,若不是熟人就是有事所求,现在只字不提,江汉珍也不好多问,留下来养伤之际,再听他如何说,若是能办到,也能将此恩情报答了。

  点了点头,说道:“如此那就多谢了。”

  江汉珍在玄蛇洞中就开始养伤,期间脑中的飞碟玉佩也将新的世界探索完毕,江汉珍看见这世界名称,有种极为古怪之感,竟然是葫芦娃世界。

  对这飞碟玉佩也越发的好奇,究竟是怎么探索世界的,怎么探索出这等世界来。

  期间也将随身的都天雷鞭炼化,用藏兵诀藏了起来,若要使用,随着心念,就会出现在手上,非常神奇,江汉珍将藏兵诀修炼熟悉,这才作罢。

  灰蛟在他养伤期间,经常送来一些补充气血的药材,加上本身雷霆丹法的神奇,只花了一个月,就完全恢复了。

  而且经过那次恶战,神魂愈发的稳固,连自身的雷气也灵动异常,若是此时想要结成金丹,也就是一瞬间的事。

  但他不想就这么结成金丹,成为一个普通的金丹修士,雷霆丹经中的那套五行雷法神通,让他不甘沦为平庸,若是要达到更高的境界,能在同境界中力压群雄的,没有一个不是身怀神通之辈,就连灰蛟也是天赋异禀,不光力大无群,而且还有其余的天赋,若是有人指导,将此修成神通,绝对可以力压群雄。

  此事已经谋划许久,到现在还没有着落,想着能不能在新世界中看看,寻找一下机缘,不得不离开此地,找个地方去穿梭世界了,就准备跟灰蛟说清楚。

  灰蛟此时也是犹豫不决,本来救了江汉珍,出于好心,但明显还有所求,这样去的话未免有些携恩图报的嫌疑,就一直在犹豫,眼看着江汉珍的气血慢慢的充足,心中越发的焦急,不知怎么办才好。

  江汉珍决定之后,就找到灰蛟,正看到会叫一副焦急不安的样子,也就开门见山的说道:“在下多谢蛟兄救命之恩,也多谢蛟兄的照顾,此时伤势尽数恢复,想要报答蛟兄一二,蛟兄也不用跟我客气。”

  灰蛟一阵犹豫,几次想要开口,话到嘴边有咽了回去,还在为此左右为难,到最后只吐出一个‘哦’字,就在那继续挣扎着。

  一个月的相处,也了解一些灰蛟的脾气,把道义看的很重,一般不会拉下面子去求人,江汉珍知道,若是今日他不开口,以后就更加难以开口了,这样的话,这份恩情也不知道该怎么偿还,搁在心里总不是个事。

  就笑着说道:“咱们都是朋友,若是有什么事,尽管开口,只要我江汉珍能做到的,定不推辞,说不定我以后还有求到你头上的一天呢。”

  灰蛟听完,犹豫了一下,这才说道:“不瞒江兄,我还真有一件事想要求你帮忙,只不过一直不好意思开口。”

  江汉珍说道:“蛟兄请说,你我都是朋友了,何必这么见外。”

  灰蛟一咬牙,这才说道:“你也看你的出我这一身修为都是天生的,从没有修炼过任何道法,全凭我这一身本能和蛮力。”

  此事江汉珍也看的出来,是灰蛟本身天赋不凡,但身上毫无修炼的痕迹,也不得不感慨有些人就是天生强大,就问道:“那蛟兄为何不去修炼呢,或者拜入有道仙真门下,看到你的资质定不会吝啬传承的。”

  灰蛟摇摇头,说道:“道不轻传,只度有缘人,又何其艰难,见我是异类连门都进不去,更别说传承了,而我母亲的传承,又不适合我,也不许我修炼,说让我寻找机缘,不可浪费了这身天赋,出门求道无数次,也被拒绝了无数次,让我实在有些心灰意冷。”

  江汉珍静静的听着,这才明白灰蛟为什么很难开口了,就是因为被拒绝的次数多乐,变得不敢开口了,想来也吃了不少苦头。

  江汉珍也是连连感叹,道法难修,机缘就是一大关,挡了多少人在门外,就这灰蛟虽然天赋不凡,但气运有些弱了,多少次都不得其门。

  想到他问自己马元帅的事,就说道:“那蛟兄为何问我横天马元帅之时,难道蛟兄也去寻过他?”

  灰蛟摇了摇头,说道:“并非如此,而是是马元帅对我们母子有恩,百年前若不是他办事之事路过龙宫,我跟母亲就被东海龙宫给处死了,就因为他一句话,龙宫至今不敢动我,才让我逍遥至今。”

  “你跟我来。”

  灰蛟接着说了一句,就带着江汉珍到了一座洞内,内部空间高大,方圆空旷,只在内供奉着一大一小两个牌位,最上方最大的一个牌位,正是写着横天马元帅神位,而且香火不断,从排位的年头来看,也已经不短了,而且上面光滑无比,看来是经常有人擦拭。

  而下方很小的一个牌位,正是灰蛟母亲的,看年头也是不长,也没见年。

  江汉珍这才恍然大悟,没想到还有如此缘分,怪不得会听到马元帅会如此高兴,也是连连感叹,自己作为雷府弟子,遭逢劫难,竟然会有与雷府有关之人前来营救,也深感大道之奥妙,心中一阵明悟,知道该怎么做了。

  就说道:“蛟兄,此事我来处理,你且放心,还请准备好上表文书一份,我将此事呈递上去,此事如此玄妙神奇,你跟马元帅善根早结,相信会指点你修行的,即使不成,也会在他心中挂个名的,只要诚心祈求,定会如愿以偿。”

  灰蛟连忙摇头,说道:“我哪敢如此奢望,能多看我一眼,去马元帅手底下当个小兵我就知足了。”

  江汉珍拍拍灰蛟说道:“你就放心吧,此事交给我就行,若是不成,我去求别人,进入雷霆都司任职还是有几分把握的,定让你入了大道之门。”

  然后将文书的规格和准备的一切事项全部告诉灰蛟,让其去准备,而他就在静室安养精神,准备将此事上表与马灵关。

  虽然信誓旦旦的对灰蛟做出保证,但心里一点底都没有,这样说也不想让他继续失望下去,只有全身心的投入,认真的去上表此书,但不管成与不成,都要保证此文书能呈递在马元帅的案头。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