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五十二章 元帅传法

第五十二章 元帅传法

  灰蛟得到了安排,就去准备诸多事项,其余的一切正常,但上表文书的规格就有些怪异,不是金书玉简,也不是正常规格文书,竟然比平常的要小上那么几分。

  此些开坛事项他可都是去凡间查证过,但就是苦于没有心咒密符,没法做出上表送书之事,但所需的材料都是现成的,早就准备好了,取了文书之后,硬生生的裁掉了一节,等到江汉珍精神调整到巅峰之时,一并送了过来。

  江汉珍也不耽搁,当即开坛作法,书写表文,将近期遇到灰蛟之事的前因后果,又怎样得知灰蛟一家还在供奉马灵官的事情书写上去,甚至连花果山之事也提到了,盖了大印,步罡踏斗,一道玄光直射太虚。

  “成了。”

  江汉珍一阵喜悦,将文书已经上达天听,对着灰蛟说道。

  灰蛟自是感谢,但不知效果如何,盘成一个盘子在神位面前忐忑不安,硕大的眼珠子一下一下的眨着,等待着后续。

  江汉珍知道他是在等待天庭的回馈,就说道:“蛟兄无需心急,雷霆都司最近事物繁忙,文案堆积如山,只要上达雷府,马元帅迟早会看到的,不会那么快的,这几日我就留下来陪你一起等待,若是不成,我就带你去五雷院,最近兵将欠缺,以蛟兄的本事肯定能通过选拔的。”

  灰蛟虽然焦急,但江汉珍这么说了,也不再纠结此时,只能点头答应,从地上爬起来与江汉珍一起出了洞。

  文书飞上太虚,就到了雷霆都司的天部庭司,处理文案分类的仙郎看见此文书,神情一愣,这不正是那种奇怪规格的文书吗,记得上面交代要尽快处理,不可耽搁。

  赶紧拿去案头,准备盖上大印,但一扫文书的内容,却愣住了,竟然是一个故事,还是事关马元帅的,嘴角露出一丝古怪之色,交代了身旁的玉童玉女好好做事,就一阵风的离开天部庭司,向玉枢院而去。

  一进大殿,就看着马元帅正在忙碌着,但马元帅可是三只眼,就是两只眼睛用来处理公务,另一只眼睛还能看点别的,看见仙郎进来,就问道:“你来此可有什么事?”

  仙郎对着马元帅一礼,说道:“回元帅,又有那种奇怪规格文书上达雷府,请您过目。”

  说着就将文书呈递上去,马元帅说道:“不是告诉过你吗?遇到此类文书就立即办理,不用汇报。”

  仙郎说道:“非是下官不想处理,而是此事我也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事跟元帅您有关,下官不敢怠慢,就送来了。”

  “哦?”

  马元帅一阵诧异,说道:“那我倒要看看。”

  仙郎虽然对此事好奇,想着其中内幕,但也不敢再马元帅眼前放肆,就说道:“下管告辞。”

  说完就退出殿外,回返天部庭司而去。

  马元帅这才打开文书,扫了一眼,已知事情始末,掐指一算,说道:“还真跟我有一份百年的香火请,既然救了我雷部弟子,而且德行不差,家中有老人赡养,等老人百年以后,就收入门下吧。”

  忽然一想,觉得有些不对,想到文书中提到的花果山一事,就又打开文书仔细看了一眼,顿时两只眼睛微眯,第三只眼睛瞪着滚圆,冷森森的说道:“好大的一个局,尽然还遮掩天机。”

  顿时开始推演起来,周身的法力蒸腾,瞬间整个玉枢神殿都变得雷光闪闪,惊的一众真伯卿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纷纷上前查看,但都被阻挡在殿外不得进入,焦急的在外面来回的转。

  此时花果山一个菩萨忽然感觉头顶凉飕飕的,下一刻就要出现雷霆之祸降于头顶,但来的快,去的也快,只是一瞬间就消失不见,正在奇怪,暗想应该是错觉,也没在意,继续盯着猴子在山涧玩耍。

  而大殿内的马元帅收了法术,变得面无神色,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说道:“这里无事,你们都退下吧。”

  然后取出一块玉圭,打了一道心印法诀,玉圭闪过一丝光华,又恢复平常,随后将玉圭放在手中不停的把玩着,片刻之后,将玉圭扔了出去,就继续处理面前的诸多文书。

  玉圭速度极快,几乎眨眼消失,东海玄蛇府之内,江汉珍正在劝说着旁边一脸失落,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的灰蛟,也在想着是不是带他去雷府一行,应征雷兵招募。

  忽然察觉旁边一道微光在灰蛟头上亮了一下,接着灰蛟就不对劲了,身体不停的在颤抖着,两眼一副往上翻的样子,眼看着就要抽过去,江汉珍吓了一跳,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一眨眼就变成了这样。

  急的他是不知所措,下意识的想到想到掐人中可以用来急救,就掰着灰蛟的脑袋,准备掐他人中。

  但灰蛟的头太大,人中也大,而且皮厚,手指头掐上去根本没反应,就心念藏兵诀,都天雷鞭出现在手上,直戳灰蛟人中。

  灰蛟只感觉一股钻心的疼痛遍布全身,一下子惊醒,疼的眼泪都掉了下来,一个摆尾就挣脱出去,说道:“江兄你戳我干嘛。”

  “你刚才差点抽过去,我才戳你人中来救你。”江汉珍说着还上下打量着灰蛟,看着有没有什么后遗症,还是经常犯病。

  灰蛟不但没有生气,而且喜悦的说道:“多谢江兄,刚才是得师尊传法,是我太高兴了所以才那样。”

  江汉珍一愣,有些难以置信,问道:“是马元帅收你为徒了?传了你道法?”

  灰蛟在原地来回的转着,连走路都一跳一跳的,根本没有了往日的稳重,有些兴奋说道:“这还要多谢江兄,若不是你,我也不会得如此法缘。”

  江汉珍听得感慨不已,灰蛟母子百年的祈求,就是记得一份恩情,香火供奉不断,终于得偿所愿,也为他感觉高兴。

  说道:“那就要恭喜蛟兄了,一朝得偿所愿,步入大道之门,从此逍遥三界,大道可期。”

  看着神情还在激动的灰蛟,江汉珍也放下心来,觉得也是可以离开了,就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也就可以放心的离开了,若是有什么事,尽管传唤与我,若是得到消息,定不会推辞。”

  “江兄且慢。”

  江汉珍不明所以,疑惑的看着灰蛟,就见灰蛟说道:“师尊交代了我,说你一人在外,身边没个照应的人怎么行,让我以后一切听你行事。”

  江汉珍问道:“这是为何?”

  灰蛟说道:“师尊说我们雷部弟子,都有一个毛病,这毛病听着让人感动,但事后就让人生气,甚至愤怒。”

  “什么毛病?”

  江汉珍也是好奇,想听听马元帅发现了什么。

  灰蛟想了一下,说道:“就是咱们雷部弟子,出门在外,一直是报喜不报忧,遇到好事,就是连连上报,一个比一个勤,但是遇到祸事,灾难,就喜欢死扛,哪怕就是身死道灭,也不会上报雷府,给雷府添麻烦的。”

  江汉珍听得频频点头,说道:“大丈夫顶天立地,出门在外,有什么事自己扛着就成了,何必说给家中,让家人担心,这不很正常吗?”

  灰蛟也连连点头,说道:“我也觉得很正常,只是师尊他交代的,让我听你行事。”

  江汉珍说道:“那不就结了,听我行事你就在这好好修炼,你天生自带本命天赋,而且自身已经很强大了,只要练出金丹,就能出现神通,力压群雄,这事等你修炼成金丹以后再说。”

  “可是···”灰蛟还在纠结之中,竟然爬过去挡在门口深怕江汉珍离开一样。

  江汉珍说道:“没什么可是的,我又不跟人拼命去,哪来的那么多危险。

  灰蛟虽然被说的哑口无言,不知道该如何作答,但就是不让路,一副管你怎么说,我就是挡着不让你走的架势。

  耗了半天,江汉珍言语上虽然占了上风,但灰蛟将头埋进身体,一副听见也看不见的架势,就是堵在门口不让你走。

  最后江汉珍还是无奈的说道:“好吧,你赢了,我就在这修炼,你也回去安心修炼吧。”

  “真的?”

  灰蛟这才将脑袋从身体中抽出来,等着一双眼睛看着江汉珍,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江汉珍无奈,说道:“还能有假?我现在准备闭关,打磨神魂,你也别再这待着了,现在有了传承,就去修炼吧,争取早日成就金丹大道。”

  “好的。”

  灰蛟答应的很好,但身体还是卧在门口,就是不动弹,盯着江汉珍回去关闭房门,他还在那卧着,直到一天一夜之后确定江汉珍不会离开了,才放下心来,也就告知了蚌婆婆一声,让蚌婆婆在门口盯着点,这才找了个地方,去参悟传承道法,准备修炼长生大道去了。

  江汉珍回到静室,就开始静养神魂,调整心境,等到觉得差不多了,才心神入内,进入飞碟玉佩之中,非得玉佩内部空间,还是一个硕大的雷字立在其中,周围犹如雷达一般,探索着诸天世界,本来的怒晴湘西世界,已经亮到了一个极限,其上雷光闪烁,而且与中间的雷符隐隐相连,很是不凡。

  而另一个新的世界,只是白光亮起,有些晦暗,江汉珍心神沉入其内,触碰到葫芦娃世界的几个天篆之文上,飞碟从灵台中飞出,将它的身体都吸入其中,白光一闪,就消失在玄蛇府内。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