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五十六章 扎穿山甲

第五十六章 扎穿山甲

  半夜之时,方头老汉在他那个还没建好的房子中,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神色忧虑,一直在想着江汉珍从外面带了来的那两只兔子。

  这藏魂山的一草一木他最是清楚不过,知道什么地方有水,什么地方有树,甚至连山中生存的一些妖物都是了然于心。

  而有水草的地方,在藏魂山中就有两处,一处在葫芦山,而另一处就在山神洞了,其余的地方荒芜,就是有动物也不会生存下来的。

  越想越是觉得不放心,但就怕被江汉珍发现,半夜三更的出去肯定会被怀疑,只能忍着,等到天亮再去确定一下,看看到底发现了什么,究竟有没有发现他的秘密。

  方头老汉一夜都在辗转反侧之中度过,一直到了天亮,才装模作样的收拾行囊,做出进山的准备。

  当老汉背上药篓,备好柴刀,就要出发之事时,石屋的门也开了,江汉珍也装模作样的出来活动了一下身体,装作不经意的发现方头老汉整装待发的样子。

  呵呵笑着说道:“老头,这么早收拾东西这事要去干嘛。”

  方头老汉一看江汉珍出现,也被吓的一慌,还以为他发现了什么,但仔细观察了江汉珍的神色,好像没有什么异常,但心中杀意更胜,两只小眼睛在方脸上灵活的转着,一看就是在打什么鬼主意。

  对着江汉珍没好气的说道:“家里的药没了,我去山中采点药,玩意有个头疼脑热的也不会困住手脚。”

  ‘形象维持的不错嘛’,江汉珍暗道一声,‘既然你想玩,那我就陪你玩下去’。

  就说道:“那正好,我也要去进山打点猎物,走,咱们一起进山。”

  方头老汉心中暗骂一声,‘这人好不要脸’,但为了维持良好老爷爷的形象,还是说道:“山中道路难走,你年轻人没走习惯,就不要去了。”

  江汉珍鄙视的看了一眼方头老汉,说道:“不出去我要饿死啊,我可没有你那种不吃不喝都能活着的本事,不出去我在和山上喝西北风吗?”

  说着也不理方头老汉,走进木屋取出一根钟乳做成的短枪,提在手上来回的甩着。

  方头老汉看见江汉珍收中的钟乳短枪,眼睛就是一缩,隐约的漏出一丝杀气,但很快就消失了,来的快,去得也快,又恢复一副良好老爷爷的形象。

  以为自己做的隐秘,但还是被江汉珍给看了个清楚,江汉珍是干什么的,一天没事专门盯着他的,就是他的一举一动都不会放过,就想看出什么蛛丝马迹来,看到这个,江汉珍也就放心了。

  这钟乳就是在昨日打兔子的那地方找到的,混在干柴中,如果不是江汉珍捡柴火准备烧烤兔子,还真发现不了,觉得此物坚固,而本身有没有趁手的兵器,至于都天雷鞭却不适合此时拿出来,泄露他是修行之人的身份,就带回来连夜将此钟乳石打磨成了一支短枪。

  今日出来带着,没想到还有意外的收获,想到昨日方头老汉提出的山神二字,就明白了个大概,昨日那地方不是葫芦山,那就是山神所在了。

  回想葫芦娃世界的剧情,一只飞鹰带着老爷爷飞到了一座山洞处,老头刚到洞口,就见洞中某处地方,水草旺盛,岩壁上还挂着钟乳,接着一个七色莲花就从洞中飞了出来,落到了方头老汉的手中。

  钟乳都生长在灵气丰厚,气脉凝聚之地,而这藏魂山能产生钟乳的地方,只有两个,一个是葫芦山,另一个就是山神洞了,昨日去的地方肯定不是葫芦山,那只有一个可能了,就是山神洞。

  不过昨日并没有发现什么洞府神庙,但有方头老汉在,想到一个绝妙的主意,就顺着山路而行,路过方头老汉的时候,调笑着拍了拍方头老汉的药篓,说道:“看老头你也不愿意与我一起,那我也就不打扰了,我先进山了。“

  说着就甩着手中的短枪,顺着山路而行,一路向着去山神洞的路而去,方头老汉看着目光冷厉,杀气连连,眼珠子在方头上连连转动,不知又在想什么主意。

  江汉珍因为昨日走过一遍,今日轻车熟路,行走之间健步而飞,但就是走到一座石桥上的时候,忽然感觉石桥往下塌陷,一看之下,竟然是石桥断了,几个蹬步借力,跳到了另一边,趴在悬崖边上,石桥就从一边折断,掉落悬崖之下。

  江汉珍也不在意,准备继续前行,忽然感觉自己抓的一块石壁下方有碎石掉落,而且一整块石壁都裂开了一道口子,只要等上片刻,连整个石壁都要掉落一般。

  侧耳一听,就听见刨石头的声音,这声音让他听得熟悉不已,这不正是怒晴鸡世界中,搬山的分山掘子甲挖洞的声音吗?

  搬山作为一个盗墓组织,有一套绝招正是分山掘子甲,就是一大一小两只穿山甲,小的在前面挖,大的在后面扩洞,而且速度极快,是盗墓的利器,搬山的那两只穿山甲江汉珍也见过,所以感觉有些熟悉。

  这声音分明就是穿山甲挖土的声音,江汉珍心中一动,知道这就是能挖穿葫芦山的穿山甲,心道,‘没去找你麻烦,你还送上门来了,不管你在葫芦娃世界中有什么作用,既然敢放阴招,那就死吧’。

  当即一个借力跳到了崖顶,仔细查找石头中的动静,一处地方头挖土的声音,当即举起短枪,一枪就从上面扎入其中,只听地底下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好似在挣扎,弄得短枪都在晃动,片刻之后,就听见沙沙的声音,越来越远,好像是从地底下跑了。

  江汉珍还在想着怎么将石头破开石头,将它抓出来拷问一番呢,没想到给跑了,就将刺进石壁的短枪给拔了出来,一看之下,上面全是血迹,就知道这穿山甲是受伤了。

  同时暗自一番可惜,也没在意,就继续向着山神洞前行而去,对刚才的意外没有丝毫放在心上。

  而穿山甲之所以被江汉珍刺了一枪,也是它运气不好,挖洞的时候刚好翻了个身,才受了伤,若是没有翻身,以穿山甲的那一声鳞甲,基本可以说是刀枪不入,这样被刺伤只能说它运气背了。

  拖着受伤的身体,一路向仓皇逃窜,而逃跑的地方正是江汉珍来时的路。

  江汉珍一路也在猜想着方头老汉和穿山甲的而关系,穿山甲将葫芦山挖穿,就立马找到了方头老汉,两人就开始取葫芦籽,而后面的故事中,穿山甲也是一直跟着方头老汉的,最后再葫芦娃出世之时,穿山甲才被蝎子大王给捏死。

  但奇怪的是方头老汉以一个凡人的身份,竟然从开始活到了最后,最后山中一众妖物,甚至连七个葫芦娃都被炼成一个,就活着一个方头老汉,这方头老汉无疑是山中最大的赢家,江汉珍忍不住恶意的猜想着。

  但不管怎么样,他都做好了见招拆招的准备,也没有谁规定怎么做,什么人能杀,什么人杀不得,即使穿山甲和方头老汉再怎么重要,若是死不悔改的还要下害,那只有痛下杀手了。

  就像刚才穿山甲在山中打洞,目的就是想让江汉珍跌落山崖而摔死,若是江汉珍没事,将它揪出来,估计它也会学那个方头老汉说自己不小心,还会赔礼道歉。

  难道就不知道害人的时候被抓住是要被打死的吗?遇到杀自己的没有得逞,难道还有放过他,让他继续来杀自己?也不知道这两个家伙怎么就这么有自信,确信他们动手的时候,自己不会将他们反杀再此。

  此时的江汉珍都有一种回去将方头老汉制服,然后严刑拷打的冲动,但不知这老头究竟有没有什么底牌,没探查清楚之前他是不会动手的,这老头想弄死自己已经很久了,被制住肯定不会手下留情的。

  江汉珍到了昨日来的这个地方,就开始四处寻找山洞入口,既然是山神所在,肯定有洞府之类的建筑,还有生存的痕迹。

  但找了半天没有找到,但药材倒是不少,如曼陀罗,养魂草之类的药材随处可见,就有意的收集了一些,最后还是没找到什么山洞,但也不着急,就藏在山口的必经之地等着,一边处理采集回来的药材。

  他所要做的药物是一种香,也是在神将陈驿的那份杂篇法术上找到的,名为养神香,此香有安神养魂之功效,也是一个入门修炼的灵药,研究出这香的人认为,只有睡眠才是最好的恢复方法,让人睡着之后,经过此香的作用,在睡眠中进行养魂。

  所以这香有一个效果,可加速睡眠,闻到就会昏睡过去,药材也是常见之物,很容易就能寻找的到。

  江汉珍就是看中了这个效果,刚好这山中有这药材,就准备炼制一些,以备急用。

  就在他忙碌着炼制药材之际,忽然听到远处有说话声传来,从暗处的缝隙一看,才发现正是跟预想中就要来此地查看的方头老汉,但此时多出一个穿山甲,被了方头老汉抱在了怀中,身上的伤口已经处理过了,但还是有些虚弱。

  江汉珍顿时来了精神,就准备悄悄跟上去看一下,看着方头老汉究竟要做什么。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