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六十八章 蜈蚣好友

第六十八章 蜈蚣好友

  江汉珍明白事情的始末,一时间也让他难以做出决定,也不知道这葫芦山的藏的究竟是谁的魂魄,自己要不要破坏了他的重生。

  但一想,又摇了摇头,觉得没这个必要,毕竟也是修行了不知多少年的大能,已经身死,而且自己还想抽取他七魄中的先天五行,如何处理此事,一时也没了主意,准备随缘而行,若是他气运非凡,不介意推他一把,若是没那个重生的可能了,也就随他去了,该什么样还是什么样,也不准备多加干涉。

  就要离开的时候,穿山甲说道:“先生,我刚将这葫芦山挖穿之时,飞出去了三只妖怪,并伴随着三件宝物一起飞了出去,山神暗中出手,取了一个七色莲台,看了片刻,就给我安排了一件事情,因为事情忙,我还没来的及去办,现在说于先生,说不定对您有帮助。”

  江汉珍心头一动,说道:“什么事?”

  穿山甲有些生气的说道:“这山神竟然让我告诉传一个消息。”

  江汉珍来了兴趣,问道:“什么消息?”

  穿山甲将山神的话说了出来。

  “就是葫芦籽如果出生,就专门克制金蛇精,蝎子精,和青蛇精,而且葫芦籽长出的灵物还能炼制七星宝丹,还有这山中有个寒谭,里面有南极仙翁留下的炼丹炉,可以用来炼丹。”

  江汉珍目光闪烁,竟然如此,看来这山神真的想夺舍了,都还是谋划炼制仙道大能的三魂七魄了,本来不在意,忽然想到这是仙道大能的三魂七魄,而七魄本身就能藏魂,所以也能克制三魂,而七个葫芦娃的确能炼制到一块去,若是加入三个妖精之后,就更加完美了。

  而寒谭之中也的确有个炼丹炉,但这丹炉是不是南极仙翁留下的就不得而知了。

  江汉珍心头一动,刚出现随缘的念头,穿山甲就提出了此事,心中暗想,‘难道这仙道大能真的是气运隆厚?’

  心念电转,也就顺水推舟的对穿山甲说道:“山神说的这些都是真的,他并没有说错。”

  穿山甲大惊失色的说道:“什么?”

  江汉珍笑着对穿山甲说道:“山神的嘴里没说过一句实话,唯一的实话就是这些了,也真是一件稀奇事。”

  穿山甲也不住的感叹道:“真是稀奇,竟然有如此有意思的故事。”

  江汉珍目光闪烁的看着兴高采烈的穿山甲,暗道,‘能帮的也只有这些了,至于能不能重生,就看你自己了。’

  确定了心中猜想,江汉珍也有了一个想法,下次讲道就将藏魂术掺杂进去,当做一门护身之法来讲,只要这些小妖们学了,肯定会将自己的魂魄保护起来。

  若是有三魂七魄,就能施展此法,若是没有三魂七魄,藏魂寄魄之术也无从施展,自然就会出现种种疑问。

  江汉珍回到洞府,一边打磨自己的神魂,一边在探查着整个藏魂山的地脉,以确定初步方案,等待机会合适的时候,就将此事宣布出去,吸引一众小妖们开始修补地脉,将整个藏魂山改造成洞天福地一般的修行圣地。

  若是此事成了,地脉就会扩散方圆千里,此地也会变成一片能够生存的沃土,再有雷霆大道的传承出去,把握天地枢机,用来扶正天心,那气运就会滚滚而来,也算是一件大功德之事。

  但也没忘了葫芦藤的生长,其中的五行之气是他修炼的所需之物,若是要凝聚出神通,就少不了五行灵物。

  葫芦娃刚好有这五行天赋,等到生长出来,就能采摘凝炼五行了。

  葫芦藤在第一次讲道之时,长出一条藤条来,但之后就没了动静,江汉珍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原因来,只能作罢,等待下次讲道之时,看看能不能再次生长。

  随着时间的推移,藏魂山中出现了空前的宁静,就是蝎子精也躲在洞府,做他的山大王,也没出来搞事情。

  而其余的一众妖怪,见识了蝎子精和金蛇精的手段,也深感自身的不足,憋着一股劲,全部躲在洞中修炼,也没有什么妖怪出来瞎逛。

  唯一闲着就是蜈蚣精了,他被蝎子精坏了道途,没赶上仙人讲道,自然是心有怨气,趁着蝎子精这几日没工夫理会他,就独自跑了出来,去寻他的好友,穿山甲。

  穿山甲喜欢四处挖洞,而蜈蚣精也经常在地缝中钻来钻去,两人经常遇到一起,一来二去,两只喜欢在地底下生活的妖精也成了朋友,妖类大多都是独来独往,除了族群之外,很少与其他种类有什么交集,若不是这次江汉珍决定讲道,还有蝎子精想要做什么山大王,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多事情发生,就是见了面,也会远远的躲开。

  所以蜈蚣精和穿山甲成了这藏魂山妖众之中为数不多的朋友,两妖自有一套联络方式,蜈蚣精很快的就找到正在地底下凝练双爪的穿山甲。

  穿山甲看见是蜈蚣精来了,心中一喜,很是亲切的说道:“蜈蚣兄弟,你怎么来了,上次先生在洞中讲道,你为何没来,我发现你在蝎子精的洞府中待着,就在这凝练我的爪子,等凝练好之后,聚准备挖洞去蝎子精洞府找你呢,没想到你来了。”

  蜈蚣精看着穿山甲那一双散发着寒光的爪子,心中很是憋屈,就对穿山甲说道:“真是一言难尽啊,我也没想到听道途中,被蝎子精和金蛇精虏了去,还被那蝎子精神魂中下了咒,被他所控制,错过了听道的时机,趁着蝎子精没工夫理会我,才偷跑出来,找你说一下心中的委屈。”

  蜈蚣精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让穿山甲看着有些不忍,说道:“你被蝎子精控制的事情,我也听大红鹰说过,你也不必在意,我听了先生讲道,虽然记得不是很多,但我可以将我记住的讲给你听。”

  蜈蚣精先是一喜,接着又变得有气无力,对穿山甲说道:“我都已经被蝎子精控制了,以后再如何修炼,还得受蝎子精的控制,已经失去了自由,即使学了玄妙的道法,又有什么作用。”

  穿山甲感应了一下自己的神魂,自从修炼了十字天经凝聚了神魂之后,原本神魂上被山神下的法咒,已经被磨练的差不多了,只要再过些时日,就能将神魂的法咒全部化去。

  心头喜悦,自信满满的说道:“蜈蚣兄弟不用担心,先生所讲的道法之中,有凝聚神魂,而且善于化解诅咒的修炼法门,只要你按照此法修行,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挣脱蝎子精的法咒,重得自由。”

  蜈蚣精顿时眼睛一亮,开口而道:“真的?真有此法门?”

  然而,心中还是有一些不相信,仔细的看着穿山甲的神色,不像是作假,但还是有些难以置信,神魂在修行之中最为核心,不容丝毫差错,就是以前盲修瞎练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的,更何况被下了神魂法咒,从此连修炼都不敢,深怕在入定之中,被来上这么一下,轻则走火入魔,重则殒命。

  所以被下了神魂法咒的妖怪,一般都不敢修炼,数年之后,修为不但不会增长,而且还会倒退。

  穿山甲看着蜈蚣精还是有些不相信,就说道:“其实我以前也被方头山神下了法咒的,就是修炼了先生所传的凝练神魂的法门,才挣脱出去的,现在神魂中的法咒只剩下一点点了,只要再修炼几日,就能完全抹去,就连大红鹰以前也被山神下过法咒的,现在不都好了?”

  蜈蚣精一听穿山甲也被下了法咒,顿时怒了,说道:“这山神是何许人也,竟然如此残忍,待你将法咒完全化解之后,我就去找他算账。”

  穿山甲说道:“这个倒是不用,方头山神就是在山中生活的那个方头老汉,现在已经被先生给打死了。“

  蜈蚣精一拍手,神色愤怒的说道:“死的好,这种人就该死,还有那个蝎子精,待我凝聚了神魂,将神魂中的法禁化解之后,就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说起蝎子精,穿山甲互让想到了一个有趣的故事,说道:“说起这蝎子精,他身上还有个挺有意思的故事。”

  提到蝎子精,蜈蚣精心中一动,问道:“什么故事?”

  穿山甲笑着说道:“那个方头山神说蝎子精,金蛇精和青蛇精都是出自一个地方,还又先生洞府中那可葫芦藤,会长出七个娃娃来,专门克制那三个妖怪,还能用寒潭中的炼丹炉将他们炼到一起,你说好笑不好笑。”

  蜈蚣精听得有些荒谬,但穿山甲接下来的话让他上了心,将此事暗暗记在了心里。

  就见穿山甲说道:“这些话先生也听了,还说是真的,三个妖精和七个娃娃是一位仙道大能的三魂七魄,本来要复活,但被方头山神给破坏了。”

  穿山甲说着也是一阵大笑,他自己觉得此事非常有趣,但蜈蚣精可不一样,将这些事给记在了心里,目光闪烁着不知道想着什么主意。

  接着穿山甲就给蜈蚣精讲了一些它的听道所得,都是东一句西一句,混乱不堪,但也对蜈蚣精用处很大,最完善的还是那个能够凝练神魂,化解诅咒的十字天经修行法门。

  蜈蚣精神魂本就强大,只不过没有修炼过正统的修炼法门,并没有将此发挥出来,此时听到了凝练神魂的方法,就将此一字不落的记下,此时也不敢修炼。

  等到穿山甲讲完,就急不可耐的告辞离去,回到蝎子精洞府,找机会修炼,化解神魂中的法咒。

  穿山甲知到了蜈蚣精的情况,暂时也没什么危险,也就没继续凝练双爪,顺着地洞爬行而去,没多久,就回了山神洞。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