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七十一章 灵脉恢复

第七十一章 灵脉恢复

  藏魂山恢复地脉之事还在一如既往的进行着,并没有因为小妖中出现的一些矛盾而停止,对于小妖之间的矛盾,江汉珍还是保持不闻不问的态度,任其发展。

  几个机灵点的小妖或许是发现了江汉珍的态度,只要做好修补地脉之事,还能为自己增添功德的这个双赢之事就行了,至于其他的根本就不会去管,修补地脉之事也更加积极,但同时,在山中行事也变得毫无顾忌,大打出手时有发生,至于有没有伤亡,江汉珍保持不予理会。

  增长气运的方法和护身之法都交给了他们,只要做成一件,就能保住自己的命,气运之道救更不用说,生命的显化就在于气运,若是气运犹在,怎么都不可能死了,若是遇到气运滔天之人,就是大罗金仙也得顾忌三分,更何况一众小妖,就是想死都难。

  江汉珍自忖对这些小妖已经仁至义尽,该做的,能做的都做了,这样还不能在山中生活下去,就只能怪他们自己不争气了。

  果然,在第三次讲道的时候,少了几个小妖,不知道去了哪里,还是有事耽搁了,就比如上次让江汉珍收拾蝎子精的那个小蜘蛛,这次就没有出现,大蜘蛛虽然来了,但全身是伤,时不时的怒视着蝎子精。

  怒视蝎子精的妖怪多了,但蝎子精还是稳如泰山的坐在那,身边有金蛇精,还有一群小妖拱卫,自然是不惧任何眼神。

  青蛇精却低调了许多,身边还是跟着三只蛤蟆,也不与其他妖怪说话,自顾的坐在那安心等待。

  此地却多了一个听道的妖怪,以前也是响当当的一个大妖,蜈蚣精,跟穿山甲,大红鹰坐在一边,也不说话,静静的打坐修炼。

  而蝎子精看见大红鹰这次没有坐在原来的位置,而是跟他一样坐在了下边,眼睛顿时亮了,目光不停的闪烁,记得以前大红鹰都有他的特殊位置的,离江汉珍最近,但这次却没有坐在原位,而是坐在了下面。

  心头思索,大红鹰也掺和进来了,加入了穿山甲和蜈蚣精,那就是说,只要被拉进这个矛盾漩涡之中,先生就不会管了,而是放任自流,蝎子精越想越觉得如此,一时激动,就开始不怀好意的盯着大红鹰三个妖怪看个不停。

  蜈蚣精自然是一声冷哼,表示回应,双手暗自捏着手中的板斧,一副就要曝气杀人的样子。

  江汉珍将这些妖怪这段时间的变化看的差不多了,这才显露身形,说道:“现在开始讲道。”

  接着就释放出自己的场域,开始从雷霆道经中的总纲开始讲起,接着就是十字天经,但比上次更加详细,更加完善,而且还讲了几门配套的法术,一众小妖听的是如痴如醉,形态各异,有大哭大闹者,有大笑不停者,有眉头紧锁者,又又喜笑颜开者。

  但他发现一个规律,凡是做了修补地脉此等功德之事的小妖,听懂的最多,感悟的也是最深刻,至于身上功德稀薄之妖,自然听得是痛苦不堪,难受至极,可以用煎熬来形容。

  有几个甚至听不下去了,怒骂一声荒谬,转身离开洞府,有些似乎是疑惑不解,神情两可,至于气运加身的小妖,自然听的是喜笑颜开,默默奉行。

  有道是:

  上士闻道,勤而行之。

  中士闻道,若存若亡。

  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

  根性本就相差不大,气运本来也是无所差别,但就在一次功德之事上,拉开了差距,气运如何,一眼而明。

  修行达到,需要的气运不少,按照原本估计,这些个小妖能够听他三次讲道已经是极限了,只有补足气运才能继续听取修炼之道,若是一味的消耗,而不知补充,只有等着气运消耗尽,灾祸降临。

  最后江汉珍又给这些小妖讲了一下气运之道的原理,和一点炼器之法,就隐去身形,消失在众妖面前。

  众妖自是答谢一声,纷纷离去,最后离开时,蝎子精看了一下除他手下的一众小妖以外的其他小妖,竟然走的就剩下了七个,分别是青蛇精和三只蛤蟆,还有蜈蚣精一伙,顿时眉开眼笑,带着一群小妖大笑离去。

  青蛇精刚开始还在奇怪那些个小妖为什么中途离开,想着回去问一下,但后来听道江汉珍讲的气运法则,也就将心压了下来,知道人各有志,气运不一。

  也不得不感叹大道无情,自有规律,非人力所能决定,也非随意就能改变,也消失了那份怨天尤人之心。

  江汉珍在一众小妖离开之后,也不得不感叹三妖的跟脚身后,竟然是一讲就通,一学就会,若不是此三妖只是一位仙道大能的一部分,都想收入雷门呢。

  葫芦藤在听了第三次讲道之后,又是一阵爆发似的生长,竟然基础七个葫芦,而且七色俱全,更神奇的是葫芦还有生命,竟然是一个活物,江汉珍也为之惊叹不已,深感道法的深不可测。

  但该做的还是要做的,用盘雷之法洗炼七个葫芦,以便于沾染雷霆属性,方便自己以后抽取先天五行。

  山外随着几个带头小妖的上心,整个藏魂山的地脉也恢复的差不多了,剩下的一些没恢复的,全在混吃等死的小妖地盘上,但这些妖怪自然是不愿意将功德让于他人,但它们自己也懒得做,青蛇精和穿山甲自然是不会与他们相争,一直都是谈判。

  但蝎子精可不一样,他早就对这些妖怪看不顺眼了,好不容易找到个机会,怎么可能放过,当场就带人杀上门去。

  也是这些妖怪气运不足,还有阻挡了地脉成就的大势,导致自身业力缠身,灵台不明,虽然一个个的手段还是不俗,但比起蝎子精带着群妖围攻还是不够看,一夜之间就被各个击破,无一幸存。

  蝎子精也是连夜开工,修补地脉,等到天亮之后,其余的几个妖怪才发现整个藏魂山的灵气都已经复苏了,而且山中下起了细雨,早就干枯的藏魂山竟然出现了嫩叶。

  蝎子精做完修补地脉之事,感觉修为提升的速度都加快了,神魂越发的灵动,也知是做了大功德之事,气运增长的缘故。

  蝎子精做完这一切之后,江汉珍心中一动,觉得自己跟这方天地的联系更加紧密,更加亲切了,好似可以随意控制一般,顿时大喜,源源不断的气运降落在他身上,神魂越发的圆融自然,神魂沉入灵台,发现飞碟光芒闪烁,心中明了,只要自己心念一动,就能离开此界,返回西游世界。

  可五行灵物还没长成,心中也在犹豫,就将此念头压了下来,等到将好不容易遇到的五行灵物弄到手,让藏魂山的传承走入正轨,再离开这里,此时还不是时候。

  随着藏魂山地脉的完成,七个葫芦娃也应用而生,不是隔几天一个,而是几个呼吸之间,就排着队掉了下来。

  一个个粉雕玉琢的娃娃出生之后,就对着江汉珍行了大礼,口称先生,江汉珍看的是脸都黑了,本来不想理会,这样没什么关系,也容易办事,但一个个的叫自己先生,以弟子之礼对他,就让他一时难以下手了。

  雷道修行,修心为主,修为次之,法术再次,心性如此,本来就生的护短,内部团结,对自己人下手的事情也做不出来,江汉珍本来就从心性德性上得到仙缘的,让他对自己的弟子下手,还真有点为难他了。

  虽然从没有承认这些事雷府的弟子,但哪想普传之法的高明,只要修炼了,就被打上了雷府的标签。

  一怒之下,将七个葫芦娃赶出了山神洞,让他们自行去藏魂山开辟洞府,只有每月初一十五讲道之时才能回山神洞,其余时间不准在此停留。

  最后也是一叹,‘莫不是我功德不够,没修炼神通的福报?才与这五行灵物失之交臂的?”

  “罢了罢了,我就以此结成金丹,底蕴早已深厚无比,有没有神通并不是主要问题,有穿梭诸天的能力,也不会被那些个气运之子比了下去。”

  也许是他气运深厚,福运绵长,就在江汉珍放弃凝练神通,准备结丹之时,长出葫芦娃的葫芦藤忽然出现一道光亮,虽然是一闪而逝,但还是被看了个清楚。

  江汉珍赶紧将葫芦藤拿过来仔细观看,顿时大喜,个个葫芦娃身上的先天五行,还有那个隐身和空间的的先天之气竟然在葫芦藤上有所残留。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竟然还有次造化,这些先天之气虽然弱了点,但以后慢慢培育,花费一些时日,也不是不能成长。”

  当即不敢耽搁,后开始吸收起葫芦藤上的几样灵气,都是份数先天的本源之气,他可不敢浪费,乘着没消散之前,就将此些先天之气收入体内。

  金气归于肺,土行归于脾,水行归于肾,火行归于心,目行归于肝,与胆府中雷气感应道交,竟然开始了自行循环,而剩下的那两个,一个隐身,一个空间,却没来的及吸收,自行消散于虚空。

  隐身之道,江汉珍没看出是什么法则,但那个空间的法则,他可是感应了个清楚,竟然与自己穿梭世界之时那种力量极为相似,而起本身就有那种气息,只不过察觉不到,遇到那种空间的先天灵气,才感应了个清晰。

  暗道一声可惜,没了也就没了,也就是无缘,但得了先天五行之气,虽然有些弱小,只有那么一丝,但就是这么一丝,就像一颗种子,只要给他时间,迟早能培育成参天大树。

  看着还没完全枯死的葫芦藤,有给重新种在了灵池边上,想着葫芦嘛,自然是一个藤上一大串,万一还能长出几个呢,或许就赚了。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