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八十章 转生池中转天人

第八十章 转生池中转天人

  江汉珍将事情交给林忠之后,就返回雷池,盘坐在平时打坐练功之地,心神入定,沉入丹田,见自己丹田之中越发的神奇。

  丹田内又是一番景象,丹田自成空间,不在虚空而充满虚空,其大无外,其小无内,极为隐秘,有先天生我者,大道本源之称。

  若用肉眼观看,根本就看不见,非修炼了法力的心念之眼不得观看,也称之为慧眼。

  有道是:‘慧眼观世界,惊醒世间人’,所谓慧眼都是明了内心之后的眼睛,心念修成神魂,神魂炼成金丹,金丹培育元神,有明心见性这一说。

  只有修炼心性,找回本心,方为入道之门径,故有‘教人修道,则修心也’此句真言。

  此时丹田之内金丹雷光内敛,并不出奇,上方悬着一物,正是他穿梭时空的根本,飞碟玉佩。

  此时的飞碟玉佩灵光闪烁,并且也在吸收着金丹吐纳的丹气,越发的不凡,上面的符文若隐若现,好似就要填满一般。

  心神进入飞碟之内,才发现飞碟内部的雷符之下,压着一个入圆球一样的物体,正好在飞碟玉佩的中间,一眼就看的明白,这正是玉佩的中枢,心中一喜,心神入内,发现一层法禁,心中大喜。

  ‘原来这飞碟玉佩也是一件宝物,也不知道是先天形成还是后天造就。’

  佩戴在身上时间也不短了,但一直没有摸着使用玉佩的方法,只知道玉佩神奇,却不知其来历,到了此时,才显化出来。

  以他此时的眼光自然发现玉佩是件宝物,但只发现了三层禁制,内部犹如混沌,根本看不清楚。

  但好歹也算是能够炼化了,当即心神运转炼宝诀,开始用炼宝之法炼化内部禁制。

  开阳星君的炼宝诀自然不是凡品,炼化第一层禁制也是很轻松,随着炼化的深入,也渐渐了解了飞碟玉佩的一些功用,第一层禁制只能是探查世界,至于穿梭世界,还不能自主控制,其余的用处,还没看清楚。

  将第一层禁制炼化到一半的时候,也感觉心神极度疲惫,这才停了下来,心中暗测,要施展飞碟玉佩的能力,此时还有些欠缺,但炼化了第一层一部分禁制,也能初步控住飞碟玉佩进行探索了,但消耗之大,却不是此时的他所能够承受的。

  还好玉佩会自动从虚空中摄取能量,而随着他的修为越高,摄取能量的速度也就越快。

  本来还想着要带人去下一个世界的,但带着自己一个人已经消耗了很大的能量了,若是再带一个人,在穿梭之时,就有可能灰发生能量不足,而停在混沌中的情况。

  若真到了那时候,没有能量补给,而本身的法力有不足以支撑飞碟玉佩飞行,就只能在虚空等死了,也只有将这种想法压在心里,决定还是一个人去探索世界,权衡天地,汇聚气运吧,若不然,自己也会当了诸天宣化雷神将军的。

  最后只能叹息一声,将自己这种不切合实际的想法压在心底,等待以后修为高了在想办法,又看了一下飞碟玉佩探索到的下一个世界,已经隐约的了大致的模样。

  心中知道,能够穿梭的下一个世界马上就探索完成了,而这个世界看样子,等级还比前两个世界要高,但他此事也是金丹修为,而且是身怀神通的金丹修为,就是遇到元神境界的也能有把握逃走,若是弱一点的,说不定也能斗上一斗。

  掐指一算,这次算出来了,林忠已经将怒晴世界的一干人等全部带回了雷府,此时正在转身池中转生天人之躯呢。

  想到转身池,江汉珍心中一动,再也坐不住了,起身施展飞行之术,向着转身池赶去。

  转身池旁,林忠带着从泰山府接引而来的一众轻灵之魂魄,正在雷池旁边给一个个扔进去,然后转身成一个活生生的人从转身池中走出来。

  这些轻灵之鬼,正是从怒晴湘西世界来的,生前拜入了雷门,并将名录上表雷府,登记在册,都是属于雷府弟子,若是修行有道,而且功德具足,就不归地府管辖,而是去泰山府报到,再交由各门派带回。

  所谓轻灵之鬼,又称鬼仙,五仙之下也,阴中超脱,神像不明,鬼关无姓,三山无名,虽不入轮回,又难返蓬莱,终无所归,止于投胎就舍而已。

  修持之人,不悟大道,而欲速成,形如槁木,心若死灰,神识内守,一志不散,定中出阴神,乃轻灵之鬼,身死之际,其一志阴灵不散,故曰鬼仙,虽曰仙,其实鬼也。

  雷祖怜悯众生疾苦,创出十字天经修炼之法,拜入雷门,录入仙籍,天经自有凝聚神魂之法,只要一心修持,或三五年,或十数年,功德具足,自然成就鬼仙,这样才能有接引至雷府,转身天人的资格。

  不然十字天经也不会称之为普传法门,有普度之能,而这些怒晴世界中来的弟子,大多都是以此法门在弥留之际,凝聚出了神魂,成就了鬼仙,自然的去了泰山府。

  从轻灵之鬼进入转身池,出来的却成了天人之体,简直是神奇莫测,让怒晴世界的一众弟子看的是目瞪口呆,心情激动,已经排了一长串的队伍,恐怕不下五百人之众。

  而第一个进去的自然是乌大,作为怒晴世界中的雷门派首,自然是第一个转身天人,重活而来,自然是喜不自胜。

  而在队伍靠后一点的位置,却站着一个意向不到之人,此人低着头,一副不敢见人的样子,自打来了泰山府之后,就一直躲躲藏藏,深怕被人看见一般。

  若是前面排队的一干熟人看见他的模样,肯定能够认识此人,此人正是堂堂卸岭魁首陈玉楼。

  陈玉楼自持英雄好汉,不输于任何人,在瓶山受了挫,就打听到一座汉王墓,带着一众手脚利落的手下,想在汉王墓找回失去的自信,何况心中自有一番大事业要干。

  哪想就在汉王墓出了岔子,一双神眼被喷出的毒液给毒瞎了,毁了一双招子的陈玉楼,心气被打压下去,自知无脸面对卸岭的兄弟,就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独自躲藏起来。

  但临走之前却不知为何,将卸岭的兄弟交给了当时正率领数几万大军,正横扫湘西给罗老歪报仇的乌大,有了卸岭十万盗众的加入,乌大自然是实力大增,没多久就平定了战乱,经过几十年的努力,也算打造了一片盛世。

  从那时起,雷门传承大兴,供奉雷神几乎成了百姓的日常习惯,相应的神将传承,和十字天经也传入民间,街头巷尾随处可见,而且得到了一定的发展,历史好像拐了个弯,文明朝着另一个方向去了。

  双目被毁的陈玉楼成了陈瞎子,但心里却明白的很,蹉跎几十年毫无所得,最后混入一雷神庙中,做了一个打杂之人,这陈玉楼也是不凡,人才到哪里都是人才,没几年竟然混到了庙祝的位置。

  从此陈玉楼开始安心修炼普传法门,平时打理雷神庙,而其本身手段不低,竟然还在方圆百里混出了一些名气。

  最后普传法门也成了他最后的希望,是他能重新抬头做人的唯一希望,生命最后的时光都在修行此经文,想他心中还有大志向,也不想输于任何人。

  直到死后,功德具足,神魂明朗,也到了泰山府,心思顿时活络了起来,但随后看见许多熟人,又躲了起来,但目光中的那种光芒,可以看出他的不甘来。

  被林忠接引至泰山府之后,看见一个个转身成天人从转身池中走出,只要从转身池中出来,这么多眼睛看着,肯定会被熟人认出来,就从本来还靠前的位置,一直往后躲,直到躲无可躲,因为他身后已经没人了。

  心思电转,思索着对策。

  ‘怎么办,怎么办,这一进入转身池,出来的时候肯定被人认出来的,到时候我颜面何存。’

  想他陈玉楼也是有头有脸之人,怎么可能如此丢了面子,但转身天人可是他唯一的希望,放弃是不可能的,就用手抹了两把脸,神色一定,决定还是厚着脸皮上吧,想他陈玉楼当年也是脸皮厚如城墙之人,这点小事还能应付的来。

  就在陈玉楼准备硬着头皮上的时候,天边传来一阵呼啸,只见一道人影从远处飞来,不到一个呼吸就站在了转身池旁边。

  此人正是从雷池敢来的江汉珍,想到转身之法,关乎穿梭世界的人手问题,才来转身池问问林忠的。

  林忠刚将一个弟子扔下转身池,就剩下最后一个了,看见江汉珍到来,有些喜悦的说道:“江师弟你来的正好,这六百零一人马上就能全部转身天人了,有了这一批,只要给我操练一番,不到百年就能成就,也可以为我雷府减轻压力,师兄还问过了,你那个附属世界还会有人陆续而来,源源不断的,师弟你可立了大功了。”

  林忠越说越激动,前方战事吃紧,他知道具体情况,那种囧境,让他也有些喘不过气来,现在有了人手,有了后援力量,他原本紧张的心也放松下来。

  说着就要对江汉珍行礼,江汉珍赶紧将它给扶住,红云的那一礼,可让他记忆犹新,差点将神魂都给拜散了,这林忠修为比自己高不少,虽然不如红云祖师,但拜下去绝对不好受。

  江汉珍扶住林忠,说道:“师兄你这是干什么,你这不是折煞我吗?”

  林忠神色激动的说道:“师弟,你为我雷府增添了后援,而且是源源不断的后援,解决了我雷府人手不足的大问题,为前线的祖师们减轻了压力,这些人虽然修为不足,但处理一些文案却是够了,也能腾出一些人手来,这百年的空白期就能解决,师兄这是感激你啊。”

  江汉珍心中一动,也觉得自己做的这事对了,但也不会居功自傲,说道:“师兄快别这样,你我同为雷府之人,当为雷府出力,很多事情还要仰仗师兄呢,你也功劳不小,你我之间也就不要这些虚礼了。”

  “好,听师弟的。”林忠高兴的说道。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