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九十章 一波三折 迎客来突变狗当官

第九十章 一波三折 迎客来突变狗当官

  最后一只巴掌大的小狗迈着蹒跚的步伐,龇牙咧嘴的想要冲过去,而另一只稍微大一点的狗却忽然一爪子,将前面的小狗拍的翻在地,小狗太小,晕头转向的站不起来。

  而稍微大一点的小狗一摇三晃的走到了左千户跟前,这狗太小,左千户没有在意,但接下来巴掌大的小狗一口咬到了左千户脚腕被磨出的那个小洞上。

  左千户只感觉一阵钻心疼痛,顿时大怒,瞬间出刀收刀,将小狗切成了两半。

  但这小狗也是个狠角色,拖着半截身子就是咬着左千户的伤口不放,左千户又是一刀,将小狗切了一刀,小狗顿时命丧黄泉,但狗牙却留在了左千户的脚腕上。

  左千户忽然感觉有些发晕,运转内气将这种感觉压了下去,对此也没有在意。

  取出刀将埋进脚腕的狗牙全部剜了出来,上了一点止血药,看着剩下的几个手下也收拾好了东西,随即跨上了马,一声令下,向着荒坟庄而去。

  被拍翻的那只小狗呜呜的叫着,想要追上去,但无奈跑的太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左千户带着狗血离开,转头看着一地的狗尸体,呜呜叫了两声,嗅了一下气味,顺着气味摇摇晃晃的追了上去。

  此地离荒坟庄少说也有三五十里路,依靠小狗的速度跑过去,估计得十天半个月,原地只剩下一个屠宰场。

  江汉珍和陈玉楼已经准备好了宴客的一些东西,还有打点的银子,正在庄内等候。

  而这时候何子萧和黄九郎两人也坐着轿子姗姗来迟,身边带着几十个县兵,好像是出来游玩的一样。

  而陈玉楼在门口摆了一口大箱子,箱子上放了一杯酒,等待着县城来人。

  他给这县官安排了三关,若是都答应,那每一关的银子都是他的,只要有银子摆在面前,又有几个人能控制得住自己呢。

  等到一群县兵簇拥着一顶轿子靠近之后,轿子落了下来,县太爷何子萧和黄九郎把臂而出,只见一人对着他们一拱手,说道:“县令大人来临,有失远迎,我家先生已经备好了薄酒,等待县太爷大驾光临,还请县太爷饮酒入内。”

  县令盯着大箱子,心头疑惑,他出来可是要帮黄九郎赶奏邪道,夺回庄子的,怎么弄出了这一手,而这杯酒下面的箱子是干什么的。

  但一旁的黄九郎却认出了箱子,顿时眼睛都红了,面色扭曲的对着何县令说道:“何郎,这就是我家装银子的箱子,你快将这恶人拿下,替我拿回银子。”

  听到银子二字,何子萧顿时眼睛亮了,他在借壳重生之前,本是一个落魄书生,死因就是与黄九郎欢好,行了那旱道稀泥之礼,中了妖毒而死,重生归来,虽然也忍不住与黄九郎欢好,但也有个度,毕竟借的这壳可是个官身。

  ‘千里为官之为财’已经成了印在读书人骨子里的东西,何子萧也不例外,借壳重生,这原身喜欢养狗,钱财全部花在了养狗之上,所以也没给他留下多少钱银,此时手头上还是有些拮据。

  而这银子正是他所需要的,一时间犹豫了起来。

  而一旁的黄九郎去不管不顾的摇着何子萧,说道:“何郎,你快让人动手啊,你是官身,他是邪道,他不敢动你,你快让人动手啊。”

  这么一摇,让本来还在犹豫的何子萧内心有些烦躁。

  陈玉楼本就是个人精,对着情况一眼就明,呵呵一笑,对着县令说道:“何大人,这箱子中有现银万两,饮了这杯酒,就是你的,而我家先生在这庄内准备了三关,第二关是两杯酒,第三关三杯酒,还请大人入内。”

  何子萧越听眼睛越是发亮,有些控制不住的手都在抖了,一杯酒一万两,那一共六杯,那就是六万,听着都让他浑身颤抖。

  就要上前饮酒,而一旁的黄九郎却一下急了,说道:“何郎,你这是要去看什么?”

  何子萧对着黄九郎敷衍的说道:“我们先去见见这家主人,看看是个怎么样的情况,等探明底细,我再为你报仇。”

  黄九郎哪还能不明白何子萧的意思,顿时变得泪流满满,又是扭腰又是跺脚的对着何子萧闹腾,还说什么‘你不爱我了’。

  弄得何子萧越发的烦躁,陈玉楼看到了何子萧的为难,说道:“何大人,我们男人在一起商量事情,让一个妇道人家在这里搅和,有些不合适吧。“

  顿了一下,接着说道:“这种妇道人家在京城多的是,想必大人上京赶考的时候应该见过吧,像这种货色只能待在街边小馆中,花个十两银子任你怎么玩,若是有了这三关的几杯酒,何大人大可以花钱从京中寻个高档的玩,这种货色还是算了吧。”

  陈玉楼这话一出,黄九郎顿时怒气上头的指着陈玉楼,加上这几日的惊吓和伤心,面色变的非常差,有些枯黄难看,让一旁的何子萧看的是连连摇头,好像黄九郎已经没有了以前的那种光鲜,心中一阵叹息。

  但陈玉楼说的京城,他是借壳重生,根本没有去过京都,以前也只是个参加了县试的落魄秀才,京城的小官人长什么样子,他还真不知道,但想来肯定比这里的好,但也不好表现出来。

  说道:“你说的有道理,是本官的不是,我就自罚一杯。”

  说着就要上前去饮酒,黄九郎一看情况不对,叫来给自己报仇的人怎么被仇人给收买了,又是跺脚又是扭来扭去的哭诉,让这何子萧越发很烦躁,甚至有些厌烦,觉得这事在挡财路。

  陈玉楼心头一转,说道:“何大人,这位以前也在这庄子中,大人以前那么落魄,又何曾见他出过什么力,而我这银子也是出自这个地方,谁对大人支持力度比较大,我想大人自有决断吧。”

  何子萧顿时神色阴沉的看着黄九郎,他以前过的十分落魄,就是现在也十分拮据,想要用银子铺路都很难,而这黄九郎以前有银子,就是从没资助过他一分。

  黄九郎看着何子萧的样子,使劲的摇着头,说道:“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何郎你变了。”

  陈玉楼适时的时候说道:“还请何大人饮酒。”

  何子萧神色中带着坚定,上前端起酒杯就饮了下去,接着陈玉楼打开了箱子,只见里面冒出一道白花花的银光,何子萧的眼睛再也挪不开了,至于黄九郎在后面的哭闹早就抛到了脑后。

  黄九郎自是伤心欲绝,大吼大叫的狂奔而逃,一时两人都没有再提黄九郎。

  去了一个黄九郎,气氛顿时融洽不少,陈玉楼也松了一口气,暗道此事却是成了,能够免去许多麻烦,也为雷门减少很多麻烦,心头顿时一松。

  忽然异变突生,一道黑影从远至近,瞬息而至,一声狗吠之声过后,就见一个大黑狗将何县令叼起,向着远处跑去,陈玉楼心中大惊,暗道不妙,但刚才一个不留神,就发生了这事。

  抽出bi shou就追了过去,而一群县兵也傻了眼,自家大人竟然被狗叼走了,呼喊着也追了过去。

  等到陈玉楼追到一处密林之处,听到里面发出嘻嘻索索的声音,陈玉楼悄悄摸过去一看,饶是他见过生死,也惊出一身冷汗。

  只见大黑狗犹如人立,拿着一把刀在给吊在树上的何县令开肠刨肚,手法飞快,不时的就将县令的皮剥了下来。

  将何县令的人皮套在自己身上,接着穿上了县令的官服,整理了衣装,将原地的血肉全部掩埋,这才从林中走了出来,俨然一副人模狗样的狗官形象。

  陈玉楼也松了一口气,说道:“县令没死就好,只要县令在,这事还有回转的余地。”

  顿时跳到了县令前面,对着先令一拱手,说道:“在下陈玉楼,见过何县令。”

  大黑狗神的冷静,看着陈玉楼,说道:“你为何挡着本官的去路,你有何冤情,说出来本县为你做主。”

  陈玉楼一阵差异,觉得这大黑狗还真当自己是县令了,想到‘易妖’之说,一些跟人居住的动物,沾染了人气,就学会了人的一举一动,若是变成人,就是连至亲之人都发现不了。

  心头一动,说道:“是有一事,要相求与大人,还请大人回到庄中一叙。”

  大黑狗,摇了摇头,说道:“本官身为朝廷官员,也不方便进入民宅,何况本官还有许多公务要去处理,你若有什么冤情,就到县衙中来,本官定会为你讨回公道。”

  这时一群县兵这才追了过来,看见县令没事,也是松了一口气。

  陈玉楼忽然心头一动,说道:“我家先生有一册普传的修行法门,想要麻烦大人带回去品鉴一番,大人若是觉得此法能利国利民,我家先生愿意在庄内开办学堂,讲解道法,让此法广为流传。”

  说着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册子,这正是加强版的十字天经的入门卷,大黑狗听到修行法门,就有些动心,它成妖都是靠着本能采集月华之气,这正是他所需要。

  犹豫了一下就接过了小册子,翻看一看,就瞪大了眼睛,这正是他此事所需要的修炼神魂的法门,震动不已,激动的手都在发抖。

  但想到自己的为官之道,要保持威严,就对着陈玉楼声音颤抖的说道:“此法门本官带回去详细观看一番,三天之内定给你回话。”

  陈玉楼对此心知肚明,对着县令一礼,说道:“多谢大人。”

  县令和善的对着陈玉楼点了点头,说道:“代我向你家先生问好,若是以后有时间我定当登门拜访。”

  陈玉楼笑着说道:“好的大人。”

  县令将小册子入如宝贝一样的揣进怀里,还捂着不放,带着一群县兵坐着轿子就回了县城。

  而陈玉楼送走县令之后,对这事也是啧啧称奇,竟然发生了如此奇葩之事,这县令的位置也是一波三折,但不管怎样,对他们去没什么影响,只剩下一个左千户,但他还不怎么畏惧,就转身对到庄内,准备将此事汇报与江汉珍,等候定夺。百度一下“西游之雷行诸天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