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九十二章 以道化人 荒坟庄讲道万类至

第九十二章 以道化人 荒坟庄讲道万类至

  送走李化龙之后,陈玉楼尴笑了两声,说道:“先生,您为何突然改变主意了,没将李化龙留下来?”

  江汉珍瞅了陈玉楼一眼,说道:“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陈玉楼自然看的出来,只不过他心中鬼主意多,看的十分长远而已,而且江汉珍已经安排他去县衙帮忙了,自然是不想多生事端,只是一个劲的谦虚,连说不知。

  江汉珍说道:“从气运上看,这李化龙也是个人物,但我门所做之事所需要的是刚断果决之人,此人拜入其他门派,将来或许会有一番成就,但如果进入了雷门,这种性格即使修炼普传法门,心性不符,要入门还得下很大的力气,还需经历一些磨难才能成就,我们说不定以后还会被他这种性格拖累死,到时候只能后悔莫及了。”

  陈玉楼本就是擅长相术,而且心思灵敏,他心知江汉珍以后所做之事肯定惊天动地,若是他想干出一番成就来,就需要江汉珍的支持。

  本来江汉珍的意思是要培养李华龙,虽然也算出于同门,但同辈之间的较量肯定不会少,谁比较出色,江汉珍肯定对谁支持的越多,可他却将李化龙全身的弱点全部洞悉了,所以才心头暗喜。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想要改变性格,非常难,非得大毅力,大苦功不可改变。

  他陈玉楼本来也有一种心高气傲的自大性格,也是经历了人生的跌宕起伏才变得谨慎起来,其中苦难只有他自己知道。

  已经将此事定下之后,陈玉楼就笑着说道:“先生说的有道理,弟子不忘先生教诲。”

  江汉珍也是无奈,人到处都是,但要找一个能独当一面的也实在不容易,陈玉楼算一个,乌大算一个,蜈蚣精算一个,正所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若论帅才,陈玉楼此时的本事也能占上半个。

  随后江汉珍交代了陈玉楼做完该做的事情,就自行去县城去协助狗官,至于他如何走到狗官跟前,就看他自己了。

  有了动力之后,陈玉楼的速度自然是快了许多,花了一天半的时间将沙盘做了出来,又派家丁整理了一间大殿,做那传道之所。

  而且陈玉楼用这三天时间,简单的培训了几个机灵点的家丁,以备江汉珍日常使唤。

  就在这三天之内,却发生了一件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

  左千户杀了狗群,取了黑狗血,就上门准备破了陈玉楼的法术,所以在外修整了一夜,准备了一些金汁玉液,大清早就背着黑狗血就杀上门来。

  来时气势凶猛,在门口叫嚣着,陈玉楼出去一看,只见这左千户面目漆黑,似乎有大祸临头之征兆,嘴唇发青色,这分明就是中了毒,毒液入了五脏的征兆。

  陈玉楼就劝说道:“千户大人你已身中剧毒,还是先回去解毒之后再来吧,不然命不久矣。”

  左千户自然不相信,说道:“好你个邪道,我内力深厚,一些个小毒算得了什么,若是怕了就赶紧投降,免得我往你身上泼金汁玉液以及黑狗血,破了你的妖法。”

  陈玉楼一阵白眼,这金汁玉液就是粪便等物,虽然不怎么管用但能将人恶心的心境难以稳定,施展不出来法术,这是书生想出来为侮辱修道之人颜面的东西,端是可恶,心道,看来今日又是一场恶斗。

  对着左千户说道:“既然千户大人不听劝告,就放马过来的,有什么招全部使出来,我接着就成。”

  左千户心中一阵怒气,就要吩咐先破妖法,但心情一时激动,血液加快循环,身体中的毒素加快许多,一时间毒火攻心,开始在马上抽搐起来,一时间眼斜嘴歪的好不吓人。

  一头从马上栽了下来,一众手下赶紧围了过去查看,左千户已经被毒的神志不清,抓住一个手下就开始疯狂的撕咬,并且伴随着狗叫,直到将血吸干。

  几个手下极力反抗,但哪是左千户的对手,被一个个的抓住咬死在地。

  而陈玉楼目光闪烁,哪能不知道这事狂犬症,心中一阵暗喜,悄悄的取出一张凝神符,打在了正在咬人吸血的左千户头上。

  凝神符自有凝聚心神,安神养心的作用,意识模糊的左千户瞬间清醒过来,才发觉自己在咬人吸血,一时间难以相信。

  他本就是自认为正值之人,竟然开始吸同僚的血,一时间难以面对自己的内心。

  而陈玉楼也洞悉了这左千户的正直做派,就说道:“千户大人,你被狗咬了,而且是带有妖气的狗,中毒已深,症状不明,还是回去吧,以免伤及无辜。”

  左千户本就内心愧疚,伤了同僚,也不知以后会如何,就问陈玉楼,“那你说我以后会怎么样。”

  陈玉楼看着这左千户,本来想着将左千户留下来帮江汉珍,但心头一想,这左千户手段不低,他也不一定能完全胜过,眼睛一转,决定不留此人。

  呵呵笑着说道:“还能怎么样,就是清醒的时候是你自己,而犯病的时候就开始大开杀戒,见人就杀,不留丝毫活物,以千户大人的本事,若是犯病,怎么的也的杀死千八百人吧。”

  说着还在那数着:“这一天是千八百人,只要十日,千户大人就能做万人屠了,真是可喜可贺。”

  左千户神情闪烁,心中愧疚,瞬间举刀与面前,陈玉楼看着眼睛一亮,只见左千户拿着刀,大喊道:“我为官三十年,一心想要做个清正廉洁,为民请命的清官,今日竟然对同僚下手,无颜面对圣上,唯有以死谢罪,以谢圣恩。”

  说着对着京城的方向拜了三下,举着刀往脖子上一抹,切下了头颅,血喷如柱,倒在地上。

  陈玉楼心中一喜,暗道,终于死了,但还是做出一副伤心的样子,对着家丁说道:“左千户忠心可召日月,身中狂犬剧毒,为了不伤害无辜,就以死答谢圣恩,将他厚葬。”

  身边的几个被陈玉楼培训出来的家丁心中一阵白眼,分明是被你给刺激自杀的,这狂犬之毒虽然严重,修炼雷法也不是不可以解决,还说的这么堂而皇之,但也不敢表现出来,答应了一声,就开始收拾尸体,准备去厚葬这左千户。

  这事过后,李化龙回去发现狗全部死了,就追了上来,得之左千户最后得了狂犬病,而且是自刎谢罪的,也就原谅了这左千户。

  江汉珍听后也是一阵无语,不过这左千户也算是死得其所,杀了一群狗,被狗给咬成了狂犬病,若是没有救治,也活不过多长时间。

  但若让江汉珍去救治这左千户,他也不会出手,只能劝他另寻他法,还有这李化龙,江汉珍看的是啼笑皆非,竟然还以为是左千户杀了狗而愧疚的自杀的,也让他很是无语。

  狗县令答应的传道批文之事,办的却是很快,第三天就派人送来了一份公文,还有一些礼物,并且还在县内张贴了江汉珍开办道场,讲解道法的告示,也让他省去了一些麻烦。

  送信的差役走的时候,陈玉楼也跟着去了南郭县,而江汉珍这里,却步入了正轨。

  南郭县境内想修炼仙道之人,不管是人,是鬼,或者是妖,都闻风而至,来此听道。

  一时间荒坟庄不但热闹了许多,而且多了许多是非,但讲了三次之后,一些实在听不进去的,总感觉这里待着有天雷之气,怎么都不舒服,就破口大骂的说江汉珍想要将天下妖邪聚集在这里一网打尽。

  许多还没入门,半信半疑的人有的就信了,开始跟着闹事。

  但也有听道入了门的,他们听到此法,犹如醍醐灌顶,凝聚出了正统的雷道神魂,就自发的组织到了一起,开始维持秩序,镇压闹事者。

  有雷法在身,轻易地就将闹事者拿下,跳的最欢的自然是打杀了事,而几个帮凶却被赶走。

  一些墙头草又向这边倒了过来,开始服从安排,之后半年,整个黑山北侧为之一清,再也不见什么妖魔乱世之事,很是奇怪的和谐,让江汉珍看的是啧啧称奇,此时才觉的世界都安稳了不少。

  但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插过手,只管自己修行和每月初一十五的讲道,从不去管理这些听道者,都是任其发展。

  从效果上来看,这普传经文的凝聚力就是强,而且可以培育心性,对资质没有多大要求,全部在心性之上,而江汉珍在闲暇之余,也开始参悟十字天经,不光参悟红云的版本,而且,经过实践验证,以期待让此法更加完善。

  而这段时间却有一人过得十分不好,甚至可以说是凄惨,这个人就是山民李化龙,传道之始,不光是人来听道,还有大批的妖魔鬼怪,甚至还不知道从哪跑来一只僵尸。

  李化龙看见这么多的妖邪到来,自然是有一种隐约的担忧,觉得这些妖魔以后学了道法,就会祸害世间,自然是想去汇报江汉珍,让江汉珍将这些妖魔赶走,只留下几个善良的,比如那个小白兔精。

  可他还没见到江汉珍就被家丁赶了出来,最后在江汉珍讲道之时,站起身大义凛然的提出了这个问题,江汉珍只是说道,有教无类,万物皆可听道,只要心性能够持身正气,有一颗向道之心就行。

  又提出了万类平等,并没有高下之分的意思,这让一众妖魔鬼怪听的是十分感动,纷纷的仗义执言,压到了李化龙的声音。

  此事过后,李化龙就被一只大灰狼抓住吊在了树上,抽打一顿,其余的听道者见了此事,纷纷的开始吊打李化龙而表明向道之心。

  但李华龙就是不甘,继续的待在这里,就想盯着这些妖魔鬼怪,看看是不是能挑出错误来,而断了这些妖邪的道途。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