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一百章 大局初定 黑山君神庙理阴阳

第一百章 大局初定 黑山君神庙理阴阳

  其余几个也在喜悦的弟子被这种情况吓了一跳,如同头上泼了一盆凉水,浇出了一身冷汗。

  做为修行之人,对气运之道或多或少有些了解,被这一惊,才全部反应过来。

  叶知秋在弟子中间修为最高,感受比较深刻,对着诸葛我龙说道:“师叔,我们如今中了妖人的毒计,导致我们昆仑的气运与李化龙绑在了一起,李化龙是真龙先驱,注定不得成功,我们是否撤出去?”

  诸葛我龙本来在气头上,但叶知秋可是最优秀的弟子,说话还是有些分量,心中的怒火也平复不少。

  神色缓和的对叶知秋说道:“知秋你不明白,我们已经有了从龙之功,想要撤出去哪有那么容易,今年天下妖魔之中出现了太多异数,挣脱了我昆仑的掌控,这才导致我昆仑气运不稳,本来打算先除了这最大异数,然后谋取功德继续镇压乾坤。”

  转而,神色有些懊恼的说道:“错就错在我们鼓动李化龙,还假装投入了三千兵力和大量的人手,只是没想到妖人不顾百姓死活,将整个城郭弃之不顾,让李化龙大势已成,弄成了假戏真做,我们此时撤出去,不但这些反馈的气运会失去,而且还会有灾祸降临。”

  叶知秋这才听明白,到了此时也是身不由己了,既然要扶龙,那当然要扶持真龙了,就说道:“师叔,既然李化龙没有人主心性,做不得此位,我们何不现在就去扶持真龙,让李化龙的这一切基业转移到有真龙之资的人身上去。”

  诸葛卧龙也开始思索起来,他忽然想到一个人,就在金华县的时候,那个俊美书生气运也是不凡,也是有大气运之人,而且此人身上能牵扯出一份大功德,这人就是被他们用计谋支配到东郭县要账的书生宁采臣,想来宁采臣也应该到了,就等着宁采臣上山,将功德之事牵扯出来。

  就对叶知秋说道:“兰若寺的功德已经要被牵扯出来了,你去将这份功德收取了,将黑山老妖引出地府,最近京城也出现了异数,朝堂已经被毁的差不多了,你去将跟一个叫燕赤霞的剑仙联合,将朝堂的大妖除去,这些都是我们早就布置好的,是我昆仑的头等大事,你只要将这些事情做成,李化龙这里只要维持着就行。”

  叶知秋应了一声,就告辞诸葛卧龙,向着黑山之上的兰若寺而去,准备去破坏黑山老妖的融合,顺便赚取功德,相应的还有接下来的许多事情要做,肩膀上有些沉甸甸的感觉。

  就在叶知秋前脚走的时候,昆仑派的送信之人后脚就到了,诸葛卧龙接过信打开一看,神色变得异常难看。

  只见信中说道,昆仑派九层妖塔出了问题,开始变的不稳,就在掌门与几位长老联手镇压之际,忽然一道气运加持在九层妖塔上面,让本来不稳的九层妖塔变得稳定起来,信中掌门讲出了昆仑派遇到的问题。

  一个是气运不稳,昆仑派有气运反噬之相,先暂时扶持新龙,稳定昆仑气运。

  第二个是天道意志复苏,让他尽快的引出黑山老妖,将之杀了,然后毁了阴阳通道,让天地意志重新进入寂灭,以保证昆仑能够继续代替天道。

  诸葛我龙看着信件久久不语,这事情是越来越麻烦了,本来是安排好的,赚取功德毁灭阴阳,昆仑派就能继续做那天地至尊,可这时却出现了异数,破坏了能够增强昆仑底蕴的许多好事,让昆仑所有的安排全部打乱了。

  昆仑派长期以来都是那个先下手为强之人,何时这么被动过,此时遇到不按常理出牌的人,也难以想出好的解决办法。

  而在信中却没有提到怎么处理异数之事,想来是已经无暇顾及了。

  最后诸葛卧龙之能长叹一声,带着一众弟子,返回了城郭府,准备让李化龙尽快称王建制,以便于他们能增加气运,从而稳定昆仑。

  在叶知秋上山之时,就被一颗槐树精看到,不到片刻,消息已经传到了雷神庙,此时的兰若寺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座雷神庙。

  黑山本来就常年笼罩在黑雾之中,若是进山探查,是不会知道内部的情况的,也还在保密之中,并没有泄露出去。

  昆仑派在此界一家独大惯了,做什么是都是我行我素,而且会留下昆仑派的印记。

  在此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一般见了昆仑的印记都会绕着走,不然会被昆仑以异数论处,下场非常凄惨。

  话说异数者,就是数不出来看不明白,不受控制的数字,但道生万物,又哪有什么异数可言,道为万物之母,长养万物,生育天地,而不去支配万物,控制万物。

  异数之论只不过是一些控制欲强的修行之人,对不受自己控制之事的称呼罢了,江汉珍所修炼的雷霆丹道之中就是如此介绍的,而他也认为这才是本来面目。

  雷神庙中去阴间送信的众人都已经返回,其中也发生了一些矛盾冲突,好在一众弟子修为都不弱,最后经历一些事情,总算将信送到了黑山老妖手中。

  黑山老妖本就是秉承天地气运而生,身负调理阴阳之命,只不过被昆仑派打的残缺不堪,产生了极大的怨气,江汉珍的信件中,说明了他的身世来历,而且点明他的谋划和昆仑的阴谋。

  黑山老妖当即大怒,就要对一众弟子出手,但忽然念头转了,感觉到树妖被杀,他辛苦孕育的黑山之灵已经落入江汉珍的手中,这才控制住了杀心,隐约的从天道上感觉到这次可以帮他。

  作为阴间之主,当然不会畏惧什么,就跟着一众雷门弟子来了这雷神庙,刚开始黑山老妖自然是怨气冲天,喊打喊杀的,等到江汉珍拿出五道雷符来,黑山老妖狂躁的心态瞬间冷静下来,之后江汉珍讲明了所行之事,可以恢复天地。

  黑山老妖不愧是秉气运而生的大妖,天生万物,自然有其作用,若是没有了作用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结果,黑山果然是有作用的,冷静下来就想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当即做出了道歉,并且表态以后愿意听从江汉珍的安排。

  江汉珍也没有亏待与他,指出了他修行所遇到的关窍,就是调理阴阳,主持轮回,以后可以做镇黑山,建立黑山府,天地有道,本源自可恢复。

  江汉珍这才将聂小倩叫出来,讲明了事情的原委,她鬼脉中所存之气是属于黑山老妖的本源,还不还给黑山老妖让她自己决定,并不会强求与她。

  可还没过上几个时辰,小蝶慌张的跑了进来,看着江汉珍和黑山老妖正坐在那对弈,眼神有些不对,看着黑山老妖的眼神就躲躲闪闪的。

  江汉珍对着小蝶说掉:“发生什么没事了,黑山道友不是外人,有什么就说什么。”

  小蝶神色有些不对劲,最后看着江汉珍主意已定,还是硬着头皮说道:“先生,聂小倩她,她被一个额书生拐跑了。”

  黑山老妖听到这个消息,瞬间怒从心起,杀气散发而出,手中的棋子化为粉糜,被杀气震荡的变成在屋内乱飞。

  江汉珍一看就知道不妙,这聂小倩带着黑山老妖的本源,还跟着一个书生跑了,事关大道,不亚于生死之仇,也难怪黑山老妖会暴怒。

  也庆幸是刚才已经讲了其他的结诀办法,再加上这黑山老妖也是守信之人,并没有当场发作,已经很不错了。

  江汉珍赶紧对黑山老妖说道:“黑山道友还请息怒,待我问清楚这事之后,就为你制定一套最好的恢复本源修炼大道的方法,而且根基夯实,没有什么后遗症。”

  黑山眼神中的杀气这才有所收敛,说道:“江道友的话黑山自然是相信,可这聂小倩出尔反尔,即使不同意也可以说一声,在江道友这我还做不出强夺本源之事,这么一声不吭的就跑了,真是不识抬举,若是江道友不喜欢杀人,黑山愿意出手,将那对狗男女打杀了。”

  江汉珍闻言也松了一口气,原来这黑山不是担心本源,而且是在气恼聂小倩的所作所为,就在江汉珍给他指点了调理阴阳的法门,经过他的验证,也觉得获益匪浅,有他这个秉承气运而生的正主在,阴阳通道之事加快了不少,除了一些细节雷门弟子还在完善之外,大体的已经开始完善。

  而黑山也派人在冥界之中,重新建立地府,完善众生轮回之事,就这很短的时间内,自觉获益良多,前身的怨气已经化去不少,觉得这才是自己的道,从而也对聂小倩身上的本源也就不那么在意了。

  接着江汉珍就问小蝶道:“那书生是谁?聂小倩他一个修行之人,是如何被一个书生拐走的?”

  小蝶说道:“那书生是金华县来的,名叫宁采臣,没有地方可去就上了黑山准备借宿,本来都给他安排好了住处,但这书生说他害怕,聂小倩那种自以为是的病就犯了,就收留了那个书生于闺房之中,可哪知聂小倩却动了情,就藏在书生的雨伞之中,逃了出去。”

  江汉珍也是一阵无语,这聂小倩不知是不愿意舍弃本源,还是真的动了情,总之跑出去了,江汉珍神色愧疚的对黑山说道:“黑山道友,门下发生了这种事情,却让黑山道友见笑了,你的一切损失我来负责。”

  可黑山老妖却一脸羞愧,对着江汉珍说道:“经过先生的指点,我已经不需要那份本源了,黑山本源被兰若寺破坏之后,已经失去了灵性,沦为了一份灵物,现在灵物在聂小倩身上,我与这份本源同出一源,既然被聂小倩得到了,也不打算追回,本来打算在她交出灵物的时候,再拒绝她送出本源,然后认她做妹妹,也不枉我们都得了阴阳妖君的遗泽。”

  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是我一厢情愿了,灵物有灵,是我黑山德行不够,没有资格得到这灵物,既然被别人得到,那就随它去吧。”

  江汉珍点点头,也觉得黑山是心性恢复了,这样才有秉承天地气运而生的气度,也是明白了自己的大道,调理阴阳,完善天地轮回,才消除了大部分怨气,心境提升了很多,才会如此心平气和,与刚来黑山之时简直判若两人。

  江汉珍笑着对黑山说道:“恭喜黑山道友心境提升,大道有望,不过你放心,有德者道自来居,该你的也永远是你的,好事都会经历一波三折,才会成就,事情也不是没有转机。”百度一下“西游之雷行诸天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