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西游之雷行诸天 > 第一百一十一章 耍蛇人说事

第一百一十一章 耍蛇人说事

  但该面对的事还是要面对,大自在菩萨去此界地府安排了鸠茶盘与污浊童子投胎转世之后,就去恢复跨界所带来的损伤,封闭了峨眉山,一心修炼。

  修炼之前却做了一件大事,寻到了此界气运最甚之地,在地脉之上建了一座寺庙,而且在寺庙之中立起一座塔,名为雷峰塔,就是为了镇压此界地脉之气,抑制此界发展,以免失去控制,而且雷峰塔却有炼化之功效,可将修士投入此中炼化,转变成佛力供养弟子修炼。

  江汉珍也听闻一个以耍蛇为生的人说过此事,这耍蛇人养了一跳大青蛇,取名叫大青,走南闯北的听闻了许多消息,而他的大青却越来越大,已经不适合当做耍蛇之用。

  耍蛇人到了青城山地界,就听闻青城山上有仙道之人讲道,而且来着不拒,就准备听一回道,将大青放回山中,再找一条青蛇做以后谋生之用的蛇。

  也许是缘分使然,刚将大青放入山中,就准备去听道,就见大青带着一条小青蛇到了他面前。

  与蛇相处已久,也知道大青蛇的意思,就将这条小青蛇收了下来,取名叫二青,但与大青蛇十几年的感情,不是说割舍就能割舍的,就想多跟大青蛇待一会。

  也恰好是江汉珍在青城山讲道,就带着大青二青两条青蛇去江汉珍道场听道去了,只是听了一回,大青蛇就产生了灵性,口吐人言的对耍蛇人说道“这讲道的先生是有道高真,而且有缘者皆可听道,你我何不在此跟随先生听闻长生之道,就不用经受那离别之苦了。”

  耍蛇人也有些动心,他也是多年流浪,至今孤独一人,从小就跟随师父四处行走耍蛇为生,后来出师之后,就寻到大青开始独自耍蛇为生,如今已经出道十几年,至今孤身一人,也没个归宿,而遇到青城山讲道,也知道是莫大的缘分,对大青所说的话很是心动。

  就点头说道“那就先在此停留一二,若是真能修得一些道法,也不枉我们吃了这十几年的苦。”

  大青见耍蛇人同意了此事,也高兴的摇摆这身躯,从那之后,耍蛇人就带着大青二青在山中留了下来,平时修炼之余就去附近的村镇耍蛇卖艺,赚取钱粮糊口,初一十五讲道之日,却从无一日缺席。

  江汉珍本来就是想宣化大道,当然不会拒之门外,瞅了个时间,将心性过关已经入了门的弟子收入雷门之中,而小白蛇此时修为最高,已经到了金丹修为,并且自身天赋不凡,江汉珍可没管小白蛇是什么来路,先上表雷府再说。

  至于后果却没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而在开了法坛,上表了文书之后,其余的弟子全部被盖了大印,回馈而来成了雷府弟子,可唯独小白蛇的上表文书却迟迟不见回应。

  江汉珍也暗道一声,看来雷府已经知道了小白蛇的身份,也没有收入门内,这让小白蛇也是无比伤心。

  等到几日之后,信息才回馈而来,但不是收为弟子的信息,而是一张可以自由出入雷府,并且在雷府之中挂名的文书。

  小白蛇的文书刚到天界雷府,就引起了值时元帅的重视,就立马通过雷霆玉枢将信息传达雷祖。

  雷祖在看到文书之时,也是一阵欣慰,心道,‘这弟子去事做了一件轰动仙道的大事’。

  但随即一笑说道“没想到真会给我找麻烦,竟然连天尊的弟子也敢收入雷门。”

  雷祖当即亲自书写了一道文书,传入雷府,这一来一去,在雷府的时间虽然很短,但在白蛇世界却过了好几天,等到回馈的文书返回小白蛇面前之后,小白蛇自然是喜不自胜,这几日的失落也一扫而空,重新变得活泼起来。

  而耍蛇人也就是这次成了雷府弟子,而且听道从不缺席。

  唯一的一次缺席是去了一趟杭州,来回将近一个月,而回来之时,却说出了西湖的见闻。

  找到江汉珍,说道“老师,弟子去了一趟西湖,却遇到一件事情,想要说与你听。”

  江汉珍喜欢收集消息也成了惯例,所门下弟子经常会下山修补地脉,为百姓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一来二去不但为雷府赚取了名声,也积攒了不少人气,隐约的有一种兴盛的迹象。

  而耍蛇人对此事更加上心,经常去周边卖艺,目的就是多打探消息,汇总起来,说给江汉珍听。

  这次去西湖境内,目的也是这个,等到回来之时,耍蛇人就来见了江汉珍,说是去了西湖,也让他来了兴趣,就问道“你都见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快详细道来。”

  耍蛇人还没说,竹篓里装的二青却探出头来,说道“老师,我们见到了神仙打架,凡人全部糟了殃,我跟我父亲还在西湖救人呢。”

  这说话的却是已经开了灵智凝练出神魂的二青,因为资质不弱灵性十足,也是听了几回道就进入了修炼之门。

  江汉珍看着二青笑了一下,而耍蛇人却将二青摁会竹篓里,但二青就是不进去,摁下去又探出头来,一副很好奇的样子。

  耍蛇人摁了几次都被二青钻了出来,尴尬的对江汉珍说道“先生,二青还小,现在还不懂事,还望先生不要责备。”

  江汉珍笑着说道“无妨,二青赤子之心,小孩子调皮一点是正常的,还是说说西湖的事情吧。”

  耍蛇人也是道谢一声,蹬了二青一眼,二青吓得赶紧缩回竹篓,但不到片刻又探出头来,耍蛇人对二青无奈的摇摇头,也不去管它。

  开口说道“弟子刚去西湖之时,就见到一个自称是观音菩萨的修士在建造一座塔,说是可以镇压一地,让西湖永远风调雨顺下去,观音菩萨弟子虽然没见过,但也知道传闻,绝不是这般模样,这也不是什么观音菩萨,很可能就是邪魔假扮。”

  江汉珍心中也对证一番,也确定了此界的观音菩萨已经被邪魔代替了形象而行走世间,那这人很可能就是西方教的大自在菩萨。

  而耍蛇人接着说道“果不其然,这塔刚建起来,取名叫雷峰塔,忽然之间西湖境内开始地龙翻身,一时之间电闪雷鸣,狂风暴雨肆虐,而且西湖水开始涨潮,造成了洪水泛滥,在加上地龙翻身,百姓却受了灾,弟子猜测这事与那假扮菩萨的人有关系,就让二青去西湖之中打探消息,而弟子就开始救济受灾的百姓。”

  江汉珍对这事也不陌生,西游世界西方教建立六道轮回的时候,整个四大部洲就开始变的多灾多难,事后也看了诸天宣化雷神令牌中的信息,却是地脉被抽取所造成的地龙翻身。

  果然,就听耍蛇人说道“弟子一个人势单力孤,虽然有先生传授的道法,但弟子修炼的也不刻苦,落木成舟的法术也是修炼的也不到家,好几次船都要被浪打翻了,还好遇到了刚好回家探亲的蜈蚣精师弟,它也是被地龙翻身给震了出来,看见弟子救人,也帮助弟子稳住船只,说这原因是地脉被抽取所造成了灾害,非天灾,而是。”

  接着眼睛一红,说道“弟子无能,没有好好修炼先生所传授的道法,就是洪水退去也只是救了千人而已。”

  耍蛇人说着,也觉得有些伤心,看见百姓受了灾难,而没有能力去救,难免会有些心痛。

  江汉珍点了点头,说道“这不怪你,你做的已经够好了,也没有堕了我雷门的名声。”

  耍蛇人并没有因此而感觉舒服些,接着说道“中途却发生了一件事,弟子也恳请先生看看一位仙道高真是否还活着,他却因为此事与那邪魔打斗,而被邪魔打落湖中。”

  说话之际就要准备从竹篓里取东西,而竹篓中的二青却从竹篓中叼出半截香来,耍蛇人将香拿到手里,随后交给了江汉珍。

  江汉珍拿到香之后,去而发现这不是香,外形虽然是香,去事一件宝物,心头一动,顿时也知道这是何人的仙器,心道‘竟然是天界捡香童子的仙兵,捡香童子怎么跑到此界来了?’

  心中也是一伙连连,仙道之中所用的法宝仙兵是五花八门,什么都有,而且还是独一无二,称为证道之宝,而捡香童子就是秉承香火而生,可以食用一切香火之物,所炼制的证道之宝就是三炷香。

  但忽然想到西方教的大自在菩萨都能降临此界,那捡香童子能降临也就不奇怪了。

  暗说捡香童子可是金仙的修为,可跨界降临没那么简单,不但危险无比,而且会有所损耗,捡香童子可能也是刚降临,发现邪魔祸害天地,当然那会出手,但他却大意了,被邪魔给打落了水中,生死不知。

  就问道“这究竟是这么回事,此人到底发生了什么?”

  耍蛇人说道有些奇怪江汉珍的态度,但还是说道“就在邪魔建立雷峰塔之后大笑之际,忽然天空中出现一尊仙童模样的人,大喊一声邪魔就攻了过去,但童子不是那邪魔的对手,被打的身死湖中,而那邪魔也不好受,好像是受了伤,就离开了。”

  耍蛇人接着说道“弟子和蜈蚣道友也刚好看见了此事,就赶紧去寻找那位仙童落下来的尸身,但怎么也也没找到,直到灾难结束之后,我与蜈蚣道友就去水中寻找,但找了好几天,只找到这半截香火。”

  江汉珍用神识在这半截香火上扫了一眼,发现其内大道凝聚,元神烙印犹存,顿时放下心来,就说道“你也而不必担心,他的法宝上所留的气息没有丝毫山区的迹象,最多就是生死,还有转世投身的可能,你也不必担心。”

  耍蛇人这才松了一口气,说道“那就好,那就好。”

  江汉珍对耍蛇人说道“此人也是我仙道前辈,如今却再次遭了劫难,既然你找到了他的随身法宝,证明与他有缘,那他的转世之身就由你负责引度回来。”

  说着就将手中的半截香递给了耍蛇人,耍蛇人看着连忙摆手说道“不不,弟子哪有那个本事,此事还请先生主持。”

  江汉珍笑了一下,说道“转世成长起码要十几年吧,你那是后修为肯定也会不凡,此时也能拿的下来,莫要推赐。”

  耍蛇人一阵犹豫,说道“敢问先生,弟子可否找一些帮手,去完成这件事。”

  江汉珍带了点头,说道“可以,我雷门中若是愿意的,你都可以拉过去做这引渡之事。”

  耍蛇人也松了一口气,接过了半截香火,说道“弟子就是身死魂灭,也定会将这仙道前辈引渡回来,还请先生放心。”

  江汉珍又是一阵仰天长叹,对雷府的这种死志是在无语,就说道“身死就不必了,只要能将事情做成就行,若是遇到麻烦,尽管来找我。”

  耍蛇人心中感动,说道“多谢先生。”

  等到耍蛇人将事情说完离开之后,江汉珍忽然心头一动,觉得还是给门下地自传授一些炼制法宝的方法才行,以免外出之际遇到了危险,而苦于手中没有法宝而吃了大亏,就有了一个想法,打算在下次讲道之时,讲解一些炼制法宝的方法,以避免这种危险。

看过《西游之雷行诸天》的书友还喜欢